• 第五章深深地爱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8本章字数:3127字

    宋亦宣上一辈子孤身一人,没有兄弟姐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很难理解到原主对于胞弟那么深沉的爱意,但是当原主的某部分记忆交付给她之后,宋子齐跟宋子真忽然就变得重要了起来或许不仅仅是因为原主,当有两个人,那么小那么软的孩子,全心全意的爱着你,你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多年来封闭的感情忽然有了发泄口,每一个感情细胞都叫嚣着想要冲出去,有那么一瞬间宋亦宣是真的有产生了照顾着两个孩子一辈子的想法。

    “阿姐。”刚刚哭过的嗓子还有些沙哑,宋子真爬上炕紧紧的抱着她,头埋在她的衣服中:“阿姐,阿姐。”

    “乖,不哭了。”宋亦宣心中叹了一口气,刚刚来到这里,何止是人生地不熟,连身体都换了一个,还得照顾两个小的,任重而道远啊。

    她倒是不怎么担心村长那一伙人。你能让一只狼把几只小猫的叫嚣放在眼里么?她现在也就是身体虚弱了一点,等有了力气,何必去讲理?打一顿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打一顿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是打两顿或者更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反抗是没有用的。

    就是这两个孩子,宋亦宣捏了捏宋子真的小胳膊,心想得补补钙,不然将来长不高啊。

    周围可算是家徒四壁的真实情况了,完好的东西所剩无几,大件家具基本没有,几个小孩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粗布,估计橱子里也没多少衣服,现在已经是初秋了,等再过几天天气凉下来,煤炭跟保暖的衣物都是个难题,更何况这窗户还漏风,等冬天一到,几个人非得冻死不可。

    还有身体,宋亦宣攥起拳头,她现在可是能够真切的感觉到这个身体的虚弱,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养起来的,至于身体好了但还是缺乏锻炼这个问题,宋亦宣到不是很在乎,她学的技巧可不仅仅是完全需要蛮力的,有些时候巧劲儿用好了,破坏力也不小。就是钱跟食物少了点,也不知道村长给的时间是多少,能不能让她把身体养好。

    她一遍哄着宋子真一边寻思着事情,过了一小会儿宋子齐端着两个豁口碗走了进来,一个碗里装的是嫩黄嫩黄的鸡蛋羹,另一个碗里是圆滚滚的熟鸡蛋。宋亦宣也不退让,把鸡蛋羹吃了一大半,然后放下碗来,把剩下的鸡蛋羹给两个小孩分着喂了。

    宋子真宋子齐也是饿坏了,先是看着宋亦宣吃完,口水咕嘟嘟往下咽,然后一人吃了一个鸡蛋,又把剩下的鸡蛋羹吃完。

    宋亦宣又剥开一个鸡蛋,随手塞到宋子真口中,示意宋子齐也一起吃:“把鸡蛋都吃完了吧,长身体的时候呢,饱一顿饥一顿得把身体搞完。”

    “阿姐,你是不是真的要嫁给那个傻子?”宋子真嘴里塞着鸡蛋,想要咽下去,但是好像又舍不得,只在嘴里继续嚼着。

    宋亦宣站起来,感觉身上力气多了点:“安心吧,我有打算,哪能随便找个傻子就嫁出去了?行了,吃饱了么?来,咱先把垃圾都扔出去。”

    她这时候其实还是比较迷茫的,初来乍到,身体又没完全恢复,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到赚到钱的方法,村长给的一两银子倒是不算很少了,但是长此以往也不是回事儿,难道真得等她身体养好再去把那三百两银子抢回来?

    这个想法还是等到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再说吧。

    宋亦宣带着两个小孩,踏踏实实的把东西屋子院子整理了一遍,这屋子比她之前看到然后在心中描绘出来的要破旧的多,三个小孩子身体又都虚弱,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也就勉勉强强收拾了个大体,两扇被拆下来的门还在那躺着。

    晚上的时候宋子真宋子齐一左一右的躺在她身边,两个小孩抱着她的胳膊,眼中慢慢都是依恋跟失而复得的欢喜这两个孩子比起同龄人,多出来的不仅仅是智慧,还有对人情世故的了解的通透他们之前未必不清楚他们的阿姐可能再也不会醒来,但就是愿意停留在原地,执拗的想,想宣娘会醒过来。

    宋亦宣的胳膊被紧紧地抱着,其实她并不怎么舒服,只是心中莫名的多了一点惆怅。上辈子她一生潇洒,从来不为情所困,也从来不会只停留在一个地方等待什么人,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就明白了,人嘛,总该有个归处的。

    你留给我的是烂摊子,是破旧的房屋跟不能遮体的衣物,甚至还有数不清的仇恨跟还不完的人情,但是我还是会感激你,毕竟这两个孩子还在我身边,他们即将给予我的,是现代的通达跟过去刀口舔血的生活不曾给予我的东西。

    宋亦宣闭上眼睛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宣娘,走好。

    第二天宋亦宣起了个早,她刚刚一翻身,在她左边躺着的宋子真就揉着眼睛醒了过来,右边的宋子齐有些模糊,感觉到两只手还环抱着自家阿姐的手臂,又安心的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

    “小真,继续睡吧,阿姐起夜。”宋亦宣活动了一下脖子,感觉力量恢复了不少,她这也算是因获多福,否极泰来,之前宣娘的身体虚弱,大病小病不间断,这么一撞已昏迷,反倒是让她捡了这个便宜身体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其实这时候已经凌晨了,鸡叫了一声,勤奋点的农妇已经起床做饭了,只是这两个孩子担心她担心的紧,宋亦宣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就想让两个孩子多睡一会儿。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溜进了厨房。

    他们昨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宋亦宣已经大体的把这个家看了一遍,一个不小的院子,三面都有房子,正对大门的是主屋,原主一家人在宋父离开前生活的确实不错,三间屋子都是漂漂亮亮的砖瓦房,先前来的人都是搬走或者毁掉了一些物件,房子本身倒是没什么损坏,补一下窗户住人倒是很不错。

    宋亦宣进到厨房,忙活了好一阵才把柴火点起来她之前在外边,再艰苦身上也带着军用的打火机,小小的东西在野外用处很大,携带又方便,古代的打火石她还真是用不惯以前出任务谁会放着方便的打火机不带去拿上两块笨重的打火石?

    她数了数鸡蛋,还剩下五个,宋亦宣摸摸肚子,也感觉不出很饿来,胃这时候其实也不应该接受一些非流质的食品,但是宋亦宣实在是懒得去弄了,她本来就不怎么会做饭,能煮个鸡蛋已经是极限了,更何况过会儿她还准备去找一下宋翠翠,还是挺赶时间的。

    煮鸡蛋倒是挺快,宋亦宣急急忙忙拨开一个蛋,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好歹填了一下肚子,然后把剩下的四个鸡蛋放在了锅子里,怀里揣着一两银子,就急急忙忙跑出了门。

    一两银子看着是多了,但是一次性买齐所有东西还是有点少,她这次出去是准备跟着宋翠翠赶一下早集,买一点能吃的东西。现在不管是她还是宋子齐宋子真,都是长个子的时候,补钙也不能少,她可不想让两个胞弟将来变成矮子,更何况上辈子她净身高一米七三,足以藐视大多数女性甚至包括一部分男性,这辈子被人俯视的滋味她可不想尝试一下。

    除此以外,宋亦宣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知道原主的长相跟她是不是一样的。

    宋翠翠家虽然说是在隔壁,但是山沟里即使相邻的两户人家之间的距离也不是那么近,两家人至少隔了三十多米,不像是平原上的邻居,基本上就是墙贴着墙了。

    宋亦宣过去的时候宋翠翠刚好提着一个小篮子出门,两个人迎头就撞上了,见到是宋亦宣,宋翠翠惊讶道:“宣娘?怎么这就跑出来了?身体好点也不能下地溜达呀,你身体本来就虚弱,应该在炕上多呆一会儿啊。”

    宋亦宣摆了摆手:“翠儿姐,我家粮食不够了,得跟着你干一趟早集,我手里还有点银子,多多少少买点东西,给小真小齐补一下身体。”她无意中一低头,却看见宋翠翠的篮子,比起昨天搁在他们家的那一个盛着鸡蛋的篮子,这时候她手中提着的一个破旧上很多,宋亦宣眼睛转得很快,宋翠翠倒是没怎么注意她在看她手中的篮子,麻利的带上门领着她往前走。

    “真的好点了,我手头好歹有点零散的钱,够我们吃上几天了。”宋亦宣跟在她后边笑眯眯道:“就是这几天还得麻烦你帮我们点忙。”

    宋翠翠也没问需要帮什么忙,满口痛快的答应下来,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一小段路之后,走在前边的宋翠翠却忽然停了下来:“宣娘啊,你是真的想要决定嫁给那个傻子了?”宋翠翠扭过头,往后退了一小点,两个人并肩走着,她皱眉劝道:“宣娘,有些事你得自己琢磨好,毕竟也是老大不小了,你父亲不在,虽说长兄如父而你是个女孩子,但是到底也是长姐,底下还有两个崽子,再怎么说终身大事也不能决定的这么草率,等你爹爹回来,你又该怎么交代?合着连我也得受你爹爹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