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漂亮的少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8本章字数:3202字

    但是能够为她铺好一条路,指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能够走上去的路。

    “叔,我想买把匕首。”宋亦宣抬起头来勉强笑了一声:“叔,你别多想,我就是拿着防一下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里现在那种情况,没个能看家的大人,我这边日子好歹好过了一些,有把武器防身我也能安心不少。”

    那大汉想了一下,看着宋亦宣的脸色也不像是要寻短见的,就干脆站起来抽了把小巧的匕首,又满地找了块结实的布料,栓一下递给了宋亦宣。宋亦宣接过来扫了几眼,这把匕首看色泽纯度倒是不错,刀口钝了一点,她得自己抽个时间磨一下。

    大叔人倒是挺淳朴,没收她多少,一把小匕首还没有宋亦宣手掌长,意思意思要了她一百文,也是因为这匕首是在太小,用不了多少铁。

    宋亦宣寒暄了几句就背着东西离开了,不需要去管事情究竟会不会像是她预判的那样发展,原本嘛,一件发生了对她有益、不发生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事情,就不该放在心上去记挂那么多,至少这一场交谈,让她便宜的了一把匕首,不管怎么想都是件好事儿。

    她离开之后,铁匠铺的大汉在原地唏嘘了一会儿,转身走进去收拾掉碗筷,正准备点火打铁的时候,木屋外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嚣声。

    宋亦宣在他这小小的屋子里边哭哭啼啼了好一会儿,这时候外边的集市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大汉原本在屋子里边忙,原本没有在意外边逐渐变大的声音,只以为是散户商人收拾东西的声音。

    直到有人敲开了他的门。

    大汉擦了把汗,冲外边吆喝了一声:“进来吧!门开着!有什么需要的自个看,找不到的东西就来问问我。”

    外边有一瞬间是静寂的。偏偏这种静寂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木屋的门吱哑哑的被打开了,高大的影子推开门,遮住了外边的阳光,屋子里便灯火通明,燃烧着的火焰即使在初秋也显得热烈非常,爆开的柴火噼里啪啦作响,进来的是个成熟稳重身上透着血腥气的中年男人。

    大汉眯着眼睛,从桌子上抄起一块汗布,抹了一把额头到底是个饱经风霜的成人,看得出来客的身份气质那种战场厮杀下来才能拥有的血性跟骨气,不是隔壁杀猪卖肉的韩老头能有的。

    “爷,要点什么兵器?”他赶忙凑过去,随手从货架上拿下来几把上好的刀具他跟这群人已经合作过很长时间了。大庆真正的铁骑,这一段山脉的墙壁,铮翼军,大庆唯一一只全军拥有高纯度武器的军队。“来看样品的换人了么?以前倒是没见过您。”

    铮翼军的武器都是高纯度的铁器,在这个时代精炼铁是件比较困难的事,如果全部由大庆官方供养铁匠,那么所需要的资金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说大庆地广武博,在调动国库这件事上不是很难,但是大庆现在可谓是四面受敌,只有铮翼军现在所镇守的这一方是稳赢的,其他三面需要的银子粮食的供求度高的吓人,所以反倒是功劳最大的铮翼军,收到的限制最多。在这种情况下,铮翼军的李将军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他命令人去找了一些周边村子里靠谱的铁匠,定期来收一些高纯度开刃的兵器。

    这个方法虽然说不比军中豢养的铁匠来的方便,但是在资金上节省了非常大的一部分,京城那边,应该也是默许的。

    铁匠铺子的大汉拿着一把大刀,恭恭敬敬的对来人奉了上去,却没想到中年人后退一步,低头冲着门口,又迎进来一位。

    大汉一愣,却只看见一个矮小的身影迈着款款的步子走了进来漂亮的少年背着光,慢慢走了进来,看两人的样子,这位竟然才是正主。大汉心想难道不是铮翼军的人?只是周边一流的粗野村民,哪能养出这么漂亮的少爷?

    真的是个漂亮的少年,瞧着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身上穿的也是柔软的小料,偏偏又是极为沉重的玄色,上边用银色的线够了几处复杂的花纹,衣服样式又是简单至极,袖口收住,是个便于行动的样子。浓重的重色反而衬的少年肤白如雪,圆溜溜的眼睛忽闪着一双长睫毛,像是冰天雪地中盛开的一朵寒梅,鲜艳的红色点缀在嘴唇上,整个人也是冷着脸,笑也不笑,瞧着是个冷淡的性子。

    “哟,不是铮翼军的爷啊?”大汉讪讪的笑了两声,不动声色的把刀放回了远处,铮翼军驻扎在这一片很多年,跟乡村百姓相处的倒是不坏,但是离着这个小县城不近,他手艺好,当初跟铮翼军合作的时候也是兴奋过一段时间的,这么大的人了也知道好歹,明白什么钱该赚什么钱不该赚。

    “说笑了,我家公子年幼,吵着要替军中的人来看看精铁的刀具,下官无奈,只能带着公子来瞧瞧。在下乃是铮翼军副官李毅柒。”中年人从怀中掏出块令牌,往前走一步,若有似无的挡住了后边的小少年:“这位,你便随我喊一声凌公子吧。”

    铁匠铺的汉子定睛一看,中年人手中拿着的正是铮翼军特有的军令牌子,上边拴着的也是他娘子之前接的络子上次来采办的军官要的,说是做个记号。他也听说过,铮翼军的副官,听说是李将军赐姓,也的确是叫李毅柒的。

    汉子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圈,又问道:“大人跟公子,是何处来?”

    “哎,还是不信啊。”汉子问题多,李毅柒也不气恼,倒是他身后所谓的凌公子,抿着唇一言不发,一双眼睛也不看人,直勾勾的盯在货架上的几把刀盾上。李毅柒笑道:“我跟公子,是从河边来的。”

    大汉呼出一口气,彻底放了心,引着两个人去看刀剑。

    他跟铮翼军合作久了,也就知道一些事情。离着这里不远有一条河,串连这很多村子,铮翼军驻扎在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县城的旁边的一座城池,说实话距离也不算远,如果不是他手艺足够好,也不值得铮翼军的人来找他。也正是因为路途不近,所以铮翼军的人都会沿着河走也是巧,这条河刚好途径铮翼军常年驻扎的地方,来回也方便,久而久之就成了个约定俗成的习惯。

    他在前边说,李毅柒含笑点头,几炷香的时间过去,两个人也是准备走了,临走前李毅柒正色道:“照着这几把的样子打吧,过几日军中会来人取的。”

    大汉自然是满脸堆笑:“成,成!到时候您尽管来就是,我这几天也不接活了,先管好这一批。”

    李毅柒道:“还有一件事,你这里可否有短一些的匕首?我家公子在军中,将军不放心,但是多少也得历练一些,军中大刀大枪耍起来虎虎生威,却不适合我家公子,将军就想给公子找把好匕首,听闻你手艺最是靠谱,就特地带着我家少爷来寻寻。”

    “这可不赶巧!”大汉摸了摸头发,有些为难道:“我这里原来倒是有一把好匕首,虽说没开刃,但是确实把精铁匕首,不大,给公子刚好合适,也不怕丢了脸面,就是事情不赶巧了,刚刚来了个小姑娘买走了。”

    “无妨,没了便没了吧。”李毅柒笑道:“就是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买把匕首刮鱼鳞么?”

    “哎,这事儿可不好说。”大汉有些为难道,倒是李毅柒也没追问,小少年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淡的神色,仿佛匕首有无都可,听闻大汉推拒,也不吵闹,点了点头就转身迈出了门。

    “公子慢些。”李毅柒无奈的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大汉送了几步就留在了门口,刚才他知趣,没敢问出口。只是这小少年的身份实在是稀奇李将军是谁?开国功臣之子,驻守边疆十几年,威望甚至可以与并肩王相提并论,是少数位高权重又没有受到皇帝削减实力的将军。能让李将军亲命副官带着来寻把匕首,只怕这少年的身份……

    铁匠铺的汉子抹着汗暗地里猜测,这一对人却是一人在马上,另一个人在马下,两个人不急不缓,慢慢的沿着河往回走。

    “公子莫要伤心,这王家汉子虽然说是手艺数一数二,但是周边也能找出不少手艺不错的铁匠,到时候量一下您的臂长,买把现成的匕首,咱也不差那一时半会儿。”李毅柒牵着马,冲马上粉雕玉琢的小少年扬声笑道,却看见这位公子扭着头,一脸冷淡的看着河水,瞧也不瞧他一眼,一时半会儿他也有些迷糊,不知道他家凌公子究竟是伤不伤心、有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别扭。

    过了好大一会儿,少年才扭过头来,垂着眼睛冷道:“匕首不重要,世叔想要找把好匕首无可厚非,但是更多的还是要给别人看的。”

    他坐在马上,一番话说得风轻云淡,牵着马的李毅柒却瞬间吓了一身冷汗。别人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小少年的身份,他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这位从京城中来,打的什么名义他不知道,李将军也不会让他知道,但是就算是边境远离京城中的是是非非,有些事儿他这个副官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个少年的身份、来意,背后牵扯住的势力,以及遥远京城中即将停歇的波涛暗涌。

    这少年口中的世叔正是铮翼军的将军李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