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生存技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8本章字数:3256字

    哥俩点了点头之后心领神会大姐准备做什么了。倒是也不能算得上什么事儿,宋亦宣也就只是准备给自己乔装打扮一下,装的像贞子一样,也没打算吓死他,毕竟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只要以后不再来骚扰自己就成了。

    “宣娘,老子今天就是要告诉你,你们姐三啊,就是三只小绵羊就等着我们好好的宰割,不过你也别说,那傻子痴傻不说未必七八个婆娘能临幸到你,不如这样今个咱们好好快活快活。”

    李老汉醉醺醺的一步迈过去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小齐跟小真在一边开的门本来就个子矮,站在门后面更是看不到。

    宋亦宣脸上抹了不少灶台上的灰,坐在院墙上头发全部都捋在前面,故意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一直笑,笑的俩小的都在下面站的头皮发麻。

    “老李头,你还真是胆子大啊我是死了,但是我魂儿还没走,想欺负我闺女,下辈子吧。”

    眼前这李老汉已经吓傻了看着院墙上的人影那么高,加上酒精的作用,乍一看的还真是觉得跟那死去的宣娘她娘的身材还真有几分相像。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不是自个来欺负人家闺女,看到这一幕直接瘫软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什么都没做啊,弟妹可不能这么说啊,平日里我对你家的几个孩子可都不薄的啊。”

    一边说着一边哆嗦,这声音隔壁的宋翠翠都能隐约听见,不过也只是隐约听出这个李老汉去了宣娘家里,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倒是还不知晓。

    “受死吧李老头!”

    一声呐喊原本瘫软在地上的李老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鼓作气站了起来径直跑了出去,这一路上把鞋都给跑掉了不说还一身的冷汗,酒劲儿也是醒了。

    这种事儿也是说不出口的,他总不能说自个大半夜喝醉了跑去宣娘家想欺负人家,撞鬼了吧,所以也就只能是烂在心里。

    “真厉害啊!不过阿姐你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出来这个法子,不然他们也就不会经常来欺负咱们了,要是爹回来了一定让给他们都送去衙门。”

    小小年纪说的话倒是跟他们这个年纪有那么几分不相符,不过宋亦宣也着实是累了,折腾了一天且不说,现在这具肉身可是一个娇气的主儿,今个下河摸鱼的时候就已经是有所察觉了。

    “罢了,先收拾收拾给这床褥子给我先盖着,你俩先盖着那一床厚实的,明个我再去买一床。”

    虽说这银子是敲诈村长得来的,但是也是宣娘家里的啊,宋亦宣花着心里也更是觉得不痛快牙痒痒。

    一大清早宋翠翠就过来,送了两个红薯面馒头,白面的倒是别想了能吃上这个就算是不错的了,两家这也都算是礼尚往来了,这一点宋亦宣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懂呢,归根结底也就是谁也不想欠谁的。

    昨天遇到的那三个人来龙去脉全部都给宋翠翠说了一遍,听着倒是都让人觉得解气。

    “不瞒你说,昨个晚上我还是听到了的,但是后来没了动静,要说有啥事小真跟小齐也就过来叫我了,索性太冷就没出被窝。”

    “翠儿姐,明个跟我再一起去趟集市上呗,到时候再买一床被褥,这不是不够我们姐三盖嘛。”她叹息一声,就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拖多久去集市上打听打听消息倒是也是不错的。

    “宣娘啊,也不是翠儿姐说你,现在你看看什么节骨眼上了,你得好好想想,可当真是做好了随时出嫁的打算了?”宋翠翠多嘴问了一句自己不该问的,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到时候她拍拍屁股走了当着是去了享福去了。

    可是这俩胞弟当真是带不过去的,到时候也就成了自个的负担了,正所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也不想给自己找这么多的麻烦事儿啊。

    “翠儿姐,这件事也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了,你说村长那种人,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就算是真的有千百个不乐意我也抗拒不了啊。”

    宋亦宣也能够理解,这人嘛谁能够没有一点私心呢,谁又都不是圣人大家都是为了活着。

    瞧着宋翠翠走出去之后宋亦宣叹息一声,这样的人虽说是会来事儿,但还是不够聪明,瞧瞧这馒头做的这么好就算是去集市上开个档口每天早上去卖馒头日子也是要过得滋润些。

    不过这也都是题外话了,着实今个还要想法子给肚子填饱了再说。

    其实宋亦宣现在心里更是惆怅,自个这身子骨弱不禁风的。现在呢,即便是打得过一个村的人可是如何生存,眼下只能是先想法子养活自己,到时候当真要嫁给那个傻子自个再想法子回来不就是了。

    “阿姐,你千万不能嫁给那个什么县太爷的儿子,他们可都说了,那个人可是一个傻子呢。”小齐看着她的时候眼中的真挚是宋亦宣在前世从未看到过的。

    顿了顿她也没回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的深了他们也不理解,尴尬的笑了笑。

    “走,姐今个带你们一块下河抓鱼去,准保你们今个还有鱼吃,。”

    她一想到这个嘴角就情不自禁的上扬,能给这俩小的照顾好就是自己的本事了,殊不知此时此刻已经有无数双眼睛虎视眈眈的正在盯着他们姐弟三人。

    “可是我们也不会啊,阿姐不知道我们会不会给你帮倒忙啊。”小真说话的时候还挠了挠脑袋,脸上一脸的尴尬。

    末了还是一块拿着工具走出门。今个早上的时候宋亦宣一起床就找了一根竹竿,这样的话抓鱼要比昨个的效率不知道要高多少。

    “一会你们听我的只要给鱼放到这篮子里就成了,我负责抓,抓两条晚上咱们再去山腰那做几个陷阱指不定还能抓两只野兔呢。”她已经想明白了,既然这大鱼大肉吃不起,野生的动动手还是应该能吃到嘴里的。

    不知道这山上能不能抓到,还是一回事。

    三个人配合起来操作也就一炷香的功夫抓了五条鱼,模样也倒是比昨个肥嫩的多,有了工具当真是比自己亲自下河抓要好得多。

    “对了阿姐之前我跟小真做了一个弹弓,就是没敢用过,打个蚂蚁还成,不如给你试试,说不定能抓个鸽子鹌鹑啥的。”

    小齐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们俩也就没事琢磨着这些玩意,虽说没个正行的倒是也能打发个时间。

    看到小齐给拿来的这个弹弓,用的这个树杈倒是也挺结实的,上面不知道在哪扯得皮筋儿跟牛皮布,做的倒是也挺像那么回事的。这玩意到了她的手里那可是得心应手的,要知道这点野外生存技能她还是比较在行的。

    “不过,阿姐,你说你连扫地都拿不稳扫帚,这东西给你......”

    被这俩小家伙质疑的看着自己,这倒是叫她有些不爽了。

    瞄准树梢那一只鹌鹑,预判倒是算的挺准的,就在它预备起飞的时候对准就是一发,用的是小石子,杀伤力倒是也没那么高不过她的手劲儿,鹌鹑就直生生的落在树根下。

    “好棒,好棒,阿姐你真棒啊!”

    两个跟在屁股后面欢呼雀跃的,这下可好阿姐不仅仅是病好了,现在也不用等着爹爹回来接济以后日子也能过得滋润,再也不用馋肉了。

    “只是可惜了也就只是一只鹌鹑炖汤喝还行,想吃肉还是没有那些猪肉牛肉的有味儿。”宋亦宣不禁的有几分懊恼,一步一步来好了。

    刚走到村口,这张寡妇也不知道在哪带的两个壮汉站在村口,手里还拿着扫把铁锹什么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猎物似的。

    “小兔崽子可算是被我逮到了吧,昨个去你家说你家这俩小畜生偷鸡蛋不承认,今个可算是被我们逮着你们偷东西了吧?”张寡妇手里拿着铁锹就这样横冲直撞的站在他们面前挡着宋亦宣的去路,小真跟小齐还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下意识自我防卫俩人紧紧地攥起小拳头,只要是这个女人有任何一点轻举妄动,他们俩无论如何也会护着阿姐的。

    “你说这是我们偷的,你有什么证据?”

    宋亦宣一点都不懈跟这女人理论,真是寡妇门前难算账,现在自个可是村长的活祖宗,她说话可是理直气壮的,一点也不惧怕她。也不只是这一点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儿,至于怕她么,现在她说什么也只是来没事找事,狗咬自己一口也不能去咬狗啊。

    “还要证据么,你手里拿着的鸽子可不就是我家养的那一只么?小兔崽子,你张婶我今个可得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你娘不教你怎么好好做人,我替你娘教育你。”

    村口的这么一番激烈的争执可是引来不少人的围观,大家伙都围在一起盯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不过不敢多说什么,这世道谁敢多说一句话也是生怕得罪了什么人。

    “这是鹌鹑,不是鸽子,你要是不服就去找村长理论去。”

    拉着俩胞弟就走人,一句话也不想跟她讲,这个张寡妇昨天吃了闭门羹今个还想给自己来一个下马威,做梦去吧。

    小齐跟小真俩人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当然了这么多人看着她也当真是不敢做什么,要说证据她还真的是一点证据都拿不出来,张寡妇气的站在村口跟个泼妇似的骂街,这寡妇村长也是怵一头啊,招惹了到时候去你门口哭一嗓子,到时候看看谁最晦气。

    届时宋亦宣也是没了兴趣,本来还想回去好好露一手看看做个什么清蒸鱼的,这会一点心思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