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谋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8本章字数:3268字

    近来几日天气倒是也挺暖和,宋亦宣这边手里拿着敲诈村长的银子给家里的物件算是都给置办好了,只不过还是觉得家里缺了点什么。

    “你俩没事就多吃点东西,看看锅里面整天炖的鱼汤,渴了就拿着那个当水喝,身子骨确实也是应该好好的补一补了。”

    站在水井边上一边打水一边瞄着这俩小子,虽说原主的身子骨不太好,按照先前训练的手劲儿,估摸着宋亦宣自个都能给这俩一块给拎起来了。

    “阿姐,太好了,不过阿姐可是千万别出嫁啊,不然以后我们连水都喝不上了。”

    庭院里的嬉笑声站在门口都能听到,宋翠翠今个过来倒是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是想着合计合计,这宣娘在她的眼中也就是一个黄毛丫头,要说想法子应该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除非就是临阵脱逃。

    确实如此,眼下只有这个法子是最实用的,所以她就过来明面上带了点玉米面说是过来给他们几个做点窝头,家里也没个馒头什么的,实际上也就算了算日子近了,要不了几日这姐三就要走了。

    “翠儿姐,明个早起跟我们一并去锻炼吧,你看看这几日我的身子可是好多了。”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看的宋翠翠也是楞了一下,先前很少看到宣娘在外人面前笑的,还笑的这么灿烂早前村儿上的人都还说人家宣娘那一笑就是标准的大小姐的表情,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笑一下还要用手掩着,笑不露齿的。

    “你说的是这个?”

    宋翠翠看着庭院里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几个木桩子霎时间可就傻了眼了,这宣娘正一只脚独立一只脚底放在木桩上面,这架势就跟练武功似的。

    身后的俩小子也跟着一块学着阿姐的动作,这两天早上都一直听见这宣娘院里传来什么一二一一二一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我们早上五更都起了,跟着阿姐一块跑跑步,回来之后小齐说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汗水淹死了。”

    小真趴在石磨上气喘吁吁的样子也着实是可爱,这也不过几日的功夫小脸上都能掐得出肉来了,宋亦宣差点没忍住又掐一把,不过看着这俩能这样,心里倒也是无比的知足,毕竟都是自个一手的功劳。

    “你翠儿姐可是没这个福分,什么锻炼的,你翠儿姐五更起来还要给男人做饭呢,想想,谁让生了这么个贱命呢。”宋翠翠心里也是暗叹命运待人不公,这丫头别看经历了生死,日子倒是也过得不错,还真是没怎么亏过,哪里像她那么命苦。

    寒暄几句之后就进入了正题,原本宋亦宣也就想趁着她过来之后一块再去一趟集市,看看买点肉回来,这开了荤可是不一样,顿顿都少不了,更何况小孩子也更是馋的紧。

    “翠儿姐,不如你跟我一块再赶个集呗,这半晌的还有卖肉的不,小齐跟小真也是馋的紧,看看弄点五花肉回来给他们炒肉片。”

    听着肉这字眼她都馋得慌,不过这个点卖肉的肯定也是没有了,一个早集上卖肉也就那么两家,这儿周围方圆几公里都是这样,饭都快要吃不上了谁还有那么多闲银子花在这上面,除非是逢年过节的。

    听闻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宋亦宣意识到这不就是一个生物链的问题么,生物链顶端出现了问题,这下面的百姓也是跟着一样的跟着遭殃,看来这个国君也不过如此治国一塌糊涂。不过也只是她的片面想法而已。

    “宣娘啊,以后要是嫁人了,别忘了你翠儿姐就成,不说别的逢年过节的给你翠儿姐带点肉回来尝尝鲜你翠儿姐就满足。”充满欲望的双眼盯着宣娘家的厨房,一阵阵的香味儿扑鼻而来,本来倒是也没觉得有多饿,这不,提了想吃肉的这个念头之后她倒是馋得很。

    “翠儿姐,也不知道咱们这周围都过的怎么样啊,都跟咱们宋家村似的,民不聊生啊?”

    她这句话说完宋翠翠脸上明显是有几分疑惑,这哪里算是民不聊生,除了那些官宦子弟跟皇亲贵族之外,像他们这样的老百姓不都是这样过日子的么。

    “就是不知道这绸缎得多少银子一匹呢?”

    想来家里这些碎步片凑合一块做的衣裳也缝缝补补穿了这么久了,倒不如做几套新衣裳,不过看着村民穿的也都是这样的棉麻布,绸缎应该是价值不菲吧。

    “这个你翠儿姐还真是不知道,但是呢,咱也买不起就粗布衣裳凑合着穿不就成了,你说这也只是一件衣裳,再说了乡里乡亲的,谁看你啊是不是。”

    一下午宋翠翠带给自己的这些信息量是不少,听闻说东边的那个镇子要好一些,比起这边是要稍微富裕些,但是也都只是听说也没有真正去过那里,谁能知道说的是真还是假。

    “阿姐你赶紧睡觉吧,再不睡觉的话一会就起不来跑步了。”

    小真跟小齐一直推搡着让她赶紧睡觉,她还有个毛病这睡觉的时候不点着蜡烛也更是睡不着,俩小的也当真是心疼这买蜡烛的银子啊。

    一觉睡醒之后宋亦宣觉得这两天跑步的范围确实是太小了,今个也就准备扩大范围,更是准备去宋翠翠说的那个东边镇子的方向跑跑看,到了隔壁村应该能打听到一点什么风声。

    要怪也就只能怪她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在这个连地球是圆的都不知道的世界中,村民口中所说的邻居都要走上一会子,更何况这口中所言的隔壁村更是遥不可及。

    走到张寡妇门前的时候她还刻意的绕了一圈,这两天锻炼锻炼身体,发烧什么的都渐渐地有所好转了,比起之前动两下都要生病这确实是好得多了,走路也不觉得太过于吃力了,当然想要一两日就恢复好这原主的身体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阿姐,咱们小点声吧,赶紧过去吧。”

    三人跟做贼似的贼溜溜在那转悠一圈,宋亦宣带着俩胞弟都走到了日上三竿也没到所谓的隔壁村,她也实在是没有那个力气了,赶紧回去做点吃的填饱肚子这才是正经事儿。

    “小齐小真,你们知道不,那个他们说的隔壁村究竟是在哪?”

    实在是口渴的受不了趴在不知道谁家水井边上打了一瓢水一口气咕嘟咕嘟的喝下肚,三人面面相觑都只知道就是这个方向,谁也不知道确切的位置,更何况现在背后还有一双眼睛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宣娘啊,这身子可是养好了,跑的还不近乎呢,这可都跑到这边来了啊。”

    说话这人是村长堂弟,宋奇,平日里看谁也都是笑呵呵的一副好人脸,实际上最会打如意算盘的人也就是他了,要宋亦宣嫁给县太爷家傻儿子的事儿也有他的一份,自然上次去她家抢钱也是少不了他了。

    “三叔,可不是就这么巧么,拉着俩胞弟想着出来转悠转悠,身体不好多出来锻炼锻炼才行啊。”她一手拉一个打算往回走。

    刚还没走回去呢,前院宋奇媳妇也闻讯走了出来,当真是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这个宋老三媳妇长得也是一脸精明算计,她自个心里也更是清楚的很,这儿可是狼窝。

    “宣娘啊来的正好,我就准备包饺子呢,可别走了啊,听说马上就要嫁人了,不如赶紧的趁着眼下这个机会就当给你践行了。”

    不由分说拉着宋亦宣就进屋了,一点反驳的机会都不给他们三。

    这家条件看上去倒是比起宋翠翠家要好上不少,走进院子看倒是也没有,只是房子好歹还是红砖房。

    “宣娘哟,听闻你要嫁给那傻子,唉,可给婶子心疼坏了,你说说看这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的,唉,再说了我二哥拿的彩礼钱听闻不少哟,给你分了多少咧?”刚一进门就拉着她开始絮叨。

    明面上看着像是关心自己,其实她也不是一个傻子,心里清清楚楚这就是想算计自个能拿到多少银子,再想法子空手套白狼呗。

    实际上她想错了,以宋亦宣的智商是足以在这里生存的,但是按照她的情商这还是一件难事儿。

    “宣娘啊,不是我说你,小小年纪,这么大的事儿你不跟你阿爹商量一下就做决定,这也太草率了吧。而且要我说就算是嫁,好歹咱也得风风光光的是吧,我二哥那儿你再想想法能多要回来一点是一点。”老三媳妇一边和面一边看着这俩人的脸色,俩人脸上的脸色都不太好。

    不知道为什么这宣娘一不说话宋老三有点发毛,谁知道这憋着什么坏呢,更是生怕宣娘还是跟早前一样的一根筋,回头把桌子一掀起来转身走人,把今个的事儿都告诉村长这可就坏了事儿了。

    “其实啊,你们不说我心里也是一清二楚的,我唯一一点能做的也就只有嫁人了,只是我爹娘都不在家,我这不也就是为了俩胞弟才迫不得已的嘛,但凡我要是还能有点别的法子谁会这样做啊。”

    倒是演技派说着说着潸然泪下,这眼泪可就五味杂陈的流了下来,一半是她自个想要靠这个获取信任硬逼着自个哭出来的,另一半倒是觉得是原主的残留的意识。

    “宣娘,好孩子可别哭啊,现在这事儿你就算是哭也没法子啊,这世道,现在也就只认钱,不认人啊。”

    他假好心的给宋亦宣倒了一杯水,这小黄毛丫头嘴里说出的话他还是比较信的,就按照她这性子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撒谎,更何况这也都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很快宋老三就开始意会这鱼儿是马上就要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