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暗箭难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8本章字数:3324字

    “叔,我也是没法子,要是搁您闺女您能不心疼啊,这也只能先保着家里的根儿,我的希望也都在两个弟弟身上了。”宋亦宣的这一番话也就是故意这么说给他们听的,也就是想让他觉得自己现在确实是已经走投无路了,至于眼前这人一看也就是明白人,已经打上自个的小算盘了。

    小齐跟小真听的也是云里雾里的,但是阿姐先前有交代过了出门但凡是没有她的允许是不许插话,只能在一边上乖乖的待着,所以他们也不敢插话。

    “要我说,不如让你叔做主去找县太爷去,就说这亲事儿要成也行,不能经村长手,到时候那聘礼钱可不都落在你手里了嘛。”

    宋奇媳妇眼睛都快要乐开花了,眼看着宣娘就要上钩了,但凡只要是她现在脱口说同意这样干,宋奇还就真敢去找县太爷把那二百两礼金给要过来。

    按理说这乡里乡亲的成个亲有的花二十两都不少了,多一点的也就是五十两,这二百两银子都够买个小楼找几个丫鬟养活个姨太太大半辈子了。

    “那行,这件事啊就这就说,明个就让你叔找关系跟那县太爷说道说道去,咱可是黄花大闺女呢,再咋说这也得风风光光的,这外人能算什么啊,凭啥拿着咱成婚的聘礼逍遥快活去,你说婶子说的对不?”眨巴眨巴眼睛看了宣娘一眼,不知道她若有所思的想什么呢,魂儿估计都飘上九霄云外去了。

    自然也是生怕自个说错什么话了,赶紧的刹车不敢再说下去。

    “他婶娘赶紧给饺子放锅里煮好了,宣娘也不知道下次回来是啥时候了。”

    两口子合起伙算计自个这倒是也没啥,重点是这可是村长的堂弟啊,宋奇当真跟村长闹起来,再给闹腾到县太爷那里去,没准这县老爷嫌麻烦说不准可不就不娶了么。再者说这件事越乱越好,到时候还能给她更多的机会。

    谁都想不到她的心里会是这样想的,瞧着阿姐哭哭啼啼的这哥俩心里也不好受,三尺男儿也站在外人面前抹着眼泪。

    事儿也就算是这么说定了,至于这饺子也肯定不会是大肉馅儿的,能吃上白面包的素馅儿饺子都已经算是不错的待遇了,宋亦宣也压根没想着过来是蹭吃蹭喝的,赶紧脱身走人回家继续想法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到了第二天早上可就来了消息,说的是县太爷那边并不管这件事,说是只要宣娘乐意,谁安排婚事都成,至于彩礼钱自然也是要如数奉还给宣娘了。

    至于有多少银子这可就成了未知数,堂堂一个县令大人总不能摆明了说给了多少银子,把这闺女买回去给自个儿子做小妾吧。

    “叔,你说的这个可是真的?就是不知道我走了之后我俩弟弟怎么办,要说能给带过去也是最好不过了,毕竟那人不也是痴傻,家里也就只是多两碗水的事儿。”

    事儿也算是给摆平了,宋亦宣估摸着要不了一天半晌的村长那边就得闹腾起来,到时候自个就坐着请好就是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宣娘啊,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县太爷家里规矩也不少,且不说给小齐跟小真一块给你带过去是不是个事儿,到时候咱嫁过去就给人感觉低人一等的,在那边也不好受啊,保不齐还要到时候让俩娃子跟着你再受什么委屈了。”宋奇挠了挠头,这件事当真要是跟县太爷硬碰硬的去说十有八九还能给说下来。

    不过,到时候彩礼钱说不定也会给大打折扣,这些都不能够确定,眼下还是先安顿好自个再说。

    “这没有别的法子了么?我要是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娘家一趟,阿爹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唉,可怜了我的弟弟哟。”

    说着没几句可就哭起来,脑海中微薄的意识中,原主生前似乎也就是这样,遇到事儿之后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够是以泪洗面的,学也倒是应该学的像一点别露出什么破绽了。

    宋奇有些急恼,但是也没有别的法子眼前这可是一摇钱树啊,当真事儿成了彩礼钱二百两银子,自个拿去一百多两给她点零头就说只有这么点,谁敢胆大包天嫁过去之后还真的就傻乎乎的去问县老爷给自个多少彩金。

    贪财是不假,宋奇要比起来那位堂哥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他可从未想过赚死人的钱,那位可就不一样了只要是能赚银子就不择手段,听闻说结阴婚那位还是给礼金打了个折给人送回去的,说是孩子受到了惊吓要补一补。

    “行,叔先回去合计合计,一有消息我就过来通知你啊。”

    望着宋奇远去的背影,别提宋亦宣的心里面有多高兴呢,现在能看到狗咬狗的场景最好不过,自个就只用做好两手准备,成了自己就想办法带着小齐跟小真逃走,不成自个也就不用嫁了。

    自然如意算盘打得不错,这姜还是老的辣。

    下午正午睡呢,外面可就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来的人是村长家的二姑娘,叫宋小玉,长得模样也就是普普通通,在这山沟沟里村长可不是一个小位置,搁他们眼里那可是在村里面土皇帝一样的待遇的。

    宋小玉打小起,做什么都喜欢跟宣娘攀比,一来二去的看着她也就是横看鼻子竖看眼的不顺眼,这件事外人看来都是要重亲分离的大事儿,可是在她的眼中还觉得是一件肥差,这当真嫁给县太爷家儿子岂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宋亦宣,宋亦宣,我爹说让你赶紧的去我家一趟。”冷不丁的还给宋亦宣一记白眼,弄的她心里也很不自在,自个这是招谁惹谁了,至于么。

    宋亦宣瞅见她的时候还打扮的跟城里人似的,编了一个麻花辫子走路还一颠一颠的带着风。

    宋子真跟宋子齐俩人也就在家里守着就成了,新添了点物件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不值几个钱但是她也会心疼花的那点银子。

    “宣娘啊,你说说你,彩礼钱叔啥时候说不给你了,这不是都给你已经准备好了么,我如数奉还,别听宋老三在你那瞎说,叔会真的稀罕你的那俩钱不成。”

    村长坐在家里的太师椅上,优哉游哉的还喝着乌龙茶,这日子过的还真不是一般的逍遥舒坦啊,不过宋亦宣心里暗骂道,这也潇洒不了多久了,慢慢的可是有的他受得了。

    “村长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啊,我这也不是不懂啊,就觉得谁说的都是对的。”

    装作自个就是一只单纯的小白兔什么都不懂,一脸茫然的看着村长,表情上更是入戏几分像是怕自个说错什么话得罪了什么人,都不敢直视任何一个人。

    当初村长看上宋亦宣也就是看上了她的这个胆小怕事儿的性子,若不是这样的话谁敢选了这么一个女人,搁谁身上不还得给自己大闹一场。

    “行啦,叔也不会坑你害你的,东西你就先拿回去,至于嫁妆这边叔也已经给你安排妥当了,嫁人虽说是小妾也要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的。”他给一边上的女人使了一个眼色,麻溜的过来给宋亦宣到了一杯水,脸上的笑容堪比自个嫁闺女那么兴奋了。

    “可是我这俩弟弟的事儿我还是担心啊,俩胞弟都还小呢,我要是拍拍屁股走了去享福了,这俩小的还咋活啊。”宋亦宣眨巴眨巴眼睛,脑子快速的转悠一圈,想来今个村长找自个也应该是鸿门宴之类的,不过他倒是也没生气,这就让她看不明白了。

    瞧着宋亦宣还没喝那杯水,村长起来又拎着大水壶给她添了点。

    “宣娘这天气啊也够冷的,先喝点水暖暖身子,这件事咱们慢慢说。”

    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这个眼神让她毛骨悚然,说不出的感觉,不过宋亦宣从一进门开始就觉得这整件事情都不对劲,按照自个合计的,村长这个时候正是应该大发雷霆才是,为什么还对自己如此的客气呢。

    本来是想找机会开溜,在俩人眼皮子底下抿了一口茶水,坐在这里也是提心吊胆的,万一这会出来七八个人把自个五花大绑的给绑起来她可是叫天天不应啊。

    “宣娘啊,你说你,为什么还要让我这么煞费苦心呢,本来也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

    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宋亦宣只觉得自个双耳开始嗡嗡作响,手脚跟不听使唤似的,想动弹都动弹不了,又好像是很困,脑海中最后一幕就是村长站在自己眼前,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爹啊,你说咱们这么做,又不是宣娘自个乐意的,到时候人家爹从城里赶回来知道了,这还不得翻天啊。”村长媳妇虽说贪财却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遇到这样的事儿心里也是提心吊胆的,巴不得这个时候她爹最好是死外面,这样的话,这件事也就没人知道了。

    屋子外面来了七七八八的人,扭着屁股大肚子的那个婆娘是宋家村里面有名的媒婆,叫宋宝儿,这名字倒是不错倒是安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搁谁看着都挺别扭的。

    “宝儿姐,赶紧的给宣娘好好的拾掇拾掇,今天晚上连夜就要给县令府上给送过去,还真别说,好说歹说都不行倒是不如这个法子来的更有效果。”村长双手背在后面心里也正是嘚瑟,这宋奇想跟自己斗,未免有点嫩了些,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就把宣娘嫁了么。

    毕竟说是娶小妾,这八抬大轿就给省了也就四人抬轿,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到了在外面候着呢。

    按照礼节来讲,不是正房娶小妾晚上成婚倒是也在理没什么不妥的。宋小宝这回可是收了一两银子堵着她的嘴,这件事自然是不能说出去的,逢人也就只能说是宣娘这孩子事先就知道自个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