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有一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9本章字数:3296字

    末了还是叫了两个小厮一并给这位大少爷抬上床去的,至于宋亦宣也就美其名曰的守夜,趴在桌子上眯一会罢了。

    次日早上就被这翠红丫头给带走了,宋亦宣想不出,自个还能怎么着她家大少爷了不成,不过走了倒是也不错,最起码这儿也算是图个清净,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

    “瞧瞧,这八房就是不一样,果真的是乡下来的毛丫头,也不着急,虽说大少爷是一个傻子,可是待在这儿可不就是跟在皇宫里的深宫大院似的,谁不想博得多一分宠爱,好在这儿立足呢。”

    说话的女子谄媚的笑了笑,模样跟宋亦宣比起来,虽说她现在尚且年幼还没有长开,但是那张脸当真是生的惨不忍睹。

    迎面而过,面前这二人怔了怔。

    “这就是八房那位吧,先前还没见过,我是三房刘氏,她是四房朱氏。”

    先开口的那人就是刚在宋亦宣背后嚼舌头根子的那位,虽说长得丑了点,但是那个傻子也分不出美丑啊,只要是给他好吃的那可不就跟亲娘一样。

    “原来是刘姐姐啊,这不是大少爷在玩蹴鞠,叫着一块过去瞅瞅,不如一块?”

    宋亦宣打量了这二人一眼,岁数也不大,瞧着脸上的稚气还没褪去呢,不过在这高墙大院里也活的不怎么滋润,脸上的气色也很是沧桑。

    被这么一说瞬间二人倒是来了兴趣,听闻说最近这大少爷总是没事喜欢跟六房的那个宋氏走的近乎,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虽说未得准许去找大少爷是会被其他几房瞧不起的,但是这野丫头在这儿自然也就有了台阶下了。

    “倒也是无聊的紧啊,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不来了,大少爷,你就不能踢进去一个嘛。”说话的是一个小姑娘看样子也就八九岁的样子,宋亦宣也是大吃一惊,为了给这个傻子冲喜县太爷可是给这上到老下到小的姑娘都给弄进府上了啊。

    宋氏瞧着这边又来了几个人心里正是高兴不已,在这这么久一直看着大少爷踢球可是半晌了也没有进去一个,自然是心里闹腾的慌。

    “几位姐姐们来的正好,不如咱们一起玩吧。”

    瞧着人多,这傻小子倒是不乐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还不起来。

    “我的球,我的,给我。我,要。”死活都不肯起来死死的坐在地上谁都不许碰那个蹴鞠,也不知道他是心里怎么想的,不过这一幕倒是叫宋亦宣觉得挺好玩的。

    “来啊,跟我抢啊,要是抢到了我就把这颗糖给你。”说着还拿出掌心的糖果,这两日自个也不是没有意识到,总是这样还是不行的,要是能跟这个傻小子玩到一块的话,兴许到时候自个出去的事儿还能多几分着落呢。

    “要!要!”

    起来就开始追着宋亦宣跑,身后的翠红站在原地直跺脚,先前有大夫看过少爷的病之后就一直说要安定情绪慢慢疗养,这还要跟一群疯孩子似的在这后院跑来跑去的,她自然是担心的。

    不久之后这个队伍里就出现了翠红的身影,越是翠红跟的紧,宋亦宣就越发的跑的快。

    这丫头气喘吁吁的趴在那里,那三房可是看的双眼都直了,早前来的几个小妾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能得罪这个小丫头,虽说是一个丫鬟,但是本事可是大着呢,她们三个也就只能干瞪眼。

    “大少爷现在有病在身,怎么能跟你一个野丫头疯来疯去的,赶紧的快站着!”

    跑了这么久了宋亦宣着实也是跑的累了,朝着身后随手一丢,大摇大摆的可就准备要回去,一会得洗洗澡多喝点茶才是。

    也就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背后传来一阵撞击声,她回头看去蹴鞠就落在那个傻小子的身上,后脑勺重重的摔在大理石圆桌上,眼睛紧紧地闭着。

    瞬时间身后的人蜂拥而至,翠红可就开始哭起来了,在场的这几个可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虽说是来的比较久了点,毕竟嫁是给这傻小子做小妾,家里也定然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倘若是这大少爷真的出现什么意外闪失之类的,她们一个个的也全部都是难辞其咎。

    “妹妹啊,你瞧瞧你,太冒失了,我的天啊这还了得,这么多的血。”

    三房站在宋亦宣的面前一直都是捂着自己的嘴巴,面部表情也是瞠目结舌的,包括宋亦宣现在的心情也是无比的忐忑,不知道这要是出了大问题到时候自己别说什么想要出去了,想活着都是问题了。

    抓紧时间跟着几个小厮搭把手给这傻小子抬回去,也就刚回房的功夫,县太爷着急忙慌的从外面赶回来,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穿的可是无比的妖艳,仔细看看身上的衣裳还带着金丝呢,估计在这府上的分量肯定是不轻,但是绝对不是这傻小子的亲母。

    早前就已经听说了这傻小子的亲母在他出生之后就病逝了,这个县太爷自从坐上这个位置之后也不是什么安生的主儿,府上的小妾估计自个都想不起来哪个叫什么名字了,当真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你!你们就是这样照顾大少爷的么?还有你这个宋氏,也不过只是看在你长得水灵的份上叫你来冲喜,可倒好谁想到你就是一个煞星,告诉你,要是大少爷现在有什么闪失,到时候下去了你也得跟着一块去伺候他!”县太爷看着气色可是不差,膀大腰圆的,比起这傻小子可是要胖上一倍,肚子比怀胎十月的孕妇都要大上一圈,发过脾气之后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好在宋亦宣现在庆幸的是这个县太爷还没说直接给自己打入大牢,现在只顾想着自个儿子了,据说这县太爷自从生完他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一儿半女的。

    当真也是怪可怜的,倘若是自己真的给这傻小子害死了岂不是伤天害理到极致了。

    不过目前看来大概他是不会做的这么绝情的,尽管如此防人之心不可无,她还是应该想好对策,倘若这傻小子要是命大的话自个兴许要是没事哄哄他倒是也没事,怕就怕到时候傻子当真是醒不过来了。

    看到大夫过来的时候宋亦宣手心里着实是捏了一把汗,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一会大夫会怎么说。

    “少爷这病目前还看不出来,之前大脑受过重创,所以说这一次应该是引发了旧疾才导致如此的,若是静养两日醒过来就没事了,好好调养倒是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不知道唉,还是先观察两日再复诊吧。”

    大夫说的也是很含糊其辞的,说来说去跟没说基本上也没什么区别,这宋亦宣的心里面别提有多难受,好不容易想出一个法子跟这傻小子拉好关系到时候找办法出去,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这几日都得天天烧香拜佛祈祷,千万别有事儿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宋亦宣实在是困的不行想要休息,这不是到了子时,要换人守夜伺候那傻小子了,没辙她又穿好衣裳去了那别院。

    站在门外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好像是有动静,是女人,一个女人在啜泣。

    “成哥,你说说你,打从你十二岁受了伤之后你就再也记不起我来了,为了跟你在一起我来到你家府上做了丫鬟,你还没有兑现给我的承诺,你要是真的就这么的去了,我以后,我以后怎么办啊。”

    女人一直在啜泣。

    窗户纸被她捅了一个洞,放眼望去这里面坐着那姑娘可不就是翠红么?

    看来真的是跟宋亦宣的猜测一样,他们确实是有一腿的,具体什么情况她现在也能猜出一个一二三来了,原来这俩人是小情人啊,但是想想这十一二岁开始就对人家情定终身了,这古代姑娘也当真是思想开放啊。

    “谁?”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自己总不能一晚上都呆在外面听着里面俩人热乎吧,起码进去装装样子也成。

    坐在床榻上的人立马就站了起来,看到宋亦宣之后可就是换了一副嘴脸。

    “原来是你,是自己发觉良心过不去了,这才想到来看望大少爷不成?”伶牙俐齿的说话也是满嘴的刁蛮,更是让人不得不多猜测,更何况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出卖了她,他们一定有什么故事。

    “我做错了事儿自己也知道,用不着一个下人来教育我呢,倒是你守着自个的心上人还居然是一口一个少爷的,真的就不觉得你虚伪了?”

    她知道也许面前这个翠红,可能就是自己的一线生机,打从一开始见到这丫鬟的时候她就开始犯嘀咕了,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为何脸上那么大一块的胎记,大概也就是怕自个的家人找到又或许是怕被人察觉吧。

    既然如此,她是真的很爱这傻小子,她表明自己的心声的话兴许还能有点用的。

    “你怎么觉得都成,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的是,你的大少爷我并不感兴趣,我只关心我能不能回去,能不能见到我的家人,不如我们做一场交易如何?”

    这场交易确实也是挺冒险的,昨见过自个的就有那三个了,庆幸的是没有旁人见过自个,仔细看来这个翠红脸上的胎记做的还挺逼真的。

    “你说的交易是什么?”翠红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小丫头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也不会跟她瞎扯的。

    “你的胎记应该不是真的吧?若是大少爷醒了,你必须要答应我,跟我交换身份,更何况现在府上大少爷没有一个正室,就这么一群小妾也成不了气候更是连县令大人的面都见不着,当真你冒名顶替我,给你的胎记去了,这还不容易。”

    事实上她想的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