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说书的遇上唱戏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9本章字数:3360字

    随后的事儿宋亦宣也没有参与,更是对什么宋家祠堂也不感兴趣。

    后来宋翠翠告诉她的是那天晚上一个村儿的人都去了,因为三人还是来回的推辞,村长还收了张寡妇的银子,随后也就是一人打了二十板子意思意思就成了。不过这脸丢的也确实是够大的。

    “今天晚上真的是吓死我了,阿姐你下次出门之前可是要交代清楚了怎么一回事,不然的话,我们这也不确定你的安危,真的是要吓死了。”小齐拍着自己的胸脯子,笑的时候还能看到鸭蛋脸上肥嘟嘟的,宋亦宣忍不住上去掐了一把。

    这件事过去之后整个宋家村都安逸的不得了,谁见到宋亦宣都是巴不得敬而远之的,谁都想不到这小姑娘城府如此之深。

    说白了大家都觉得她不守宋家村的规矩,作为一个外来人竟是如此的嚣张,众人都觉得她迟早有一日会被赶出宋家村的。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没有一个愿意跟她来往的。

    这样的日子她倒是也觉得过的清净,文华阁那边是不允许她请假的,但是可以有事儿晚点去或者早点走,越是下雨天文华阁的生意就越是好。

    趁着今个天气不错,宋亦宣就想着晚点过去带着小真跟小齐一块下地去给麦种给种上得了。

    “听他们说好像是村里来了一个什么跳大神的,驱邪祟的,阿姐咱们也过去一块看看热闹吧。”

    小真祈求的眼神看着宋亦宣,着实是让她也按捺不住好奇心,对于这跳大神她也觉得好玩。问清楚是在谁家就带着小真跟小齐一块过去了。

    这请人跳大神的不是别家,就是张寡妇家里。

    站在门口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很久的,一直都在想究竟是要不要进去,可是耐不住小真跟小齐这俩人吵着闹着非要进去一看究竟,她也是无可奈何。

    “要我说,这村里肯定是有女子做了不好的差使,给这宋家村的风水都给坏了!”说话那人带着一张花色脸谱根本看不清楚脸长得什么样子,似乎是看到宋亦宣过来二人对视了一番。

    里面跳大神那位说话的腔腔还跟唱戏的似的,也不知道是谁请来的,不过宋亦宣这个时候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那女子八成是做了说书的,这样的女人在村里会给宋家村的人带来不详,若是不信的话,日后再看,你们村里的人会一个接一个,接二连三的病倒。”

    说到这里,宋亦宣楞了一下,嘴里说的那个说书的女子可不就是自己,还用这人说,现在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知晓了宋亦宣在文华阁做说书的。

    可是想不到的是这也碍了谁的眼了,直觉告诉她,这什么跳大神的也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法师,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啊。”

    张寡妇忧心忡忡的看着这法师,有人说是张寡妇收获的粮食都放在家里去年倒是也没事,今年打开一看全部都坏了,那可是几十袋子的粮食啊。

    更奇怪的是,不止是一家,有两三家都是这样的情况。

    大致也是因为封建迷信才会找了这么个人,宋亦宣的猜测就是在这节骨眼上有人故意要针对她,可是这么多人中究竟是谁视她为眼中钉的。

    一开始的时候也是有人猜得出法师说的这个人是谁在,只是没人敢张罗出来,在法师说完那女子并非祖籍就是宋家村的,随后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语。

    “法师说的这人不就是宣娘一家么,小宣娘不是在文华阁当差,之前还有人说她在城里说书。”那媒婆宝儿站在里面吆喝的可是最起劲儿的一个。

    虽说那日宋亦宣是昏迷着被人给送到县令府上的,可是那呛鼻的桂花油,那味道到现在她都觉得是记忆犹新着呢。

    隔得这么远就闻到她身上那气味儿,没有猜错的话那手帕应该就是她的。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法师你可是要知道你嘴里说的每一句话可能日后都会对这宋家村造成很严重的影响的。你说我是那邪祟,你有什么证据?”

    她站了出来,当众指着那跳大神的,宋亦宣可不相信什么鬼啊神的,即便是真的有神灵存在定然也是要教导人们往好的学,更不是这样的草菅人命。

    “你年幼就克了你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爹才会抛下你们姐三,现在家中无长,自然是要出来克村里的这些乡里乡亲的,你这样的邪祟倘若要是还这样留在宋家村的话,这个村子,可都是要被你给毁了!”

    那人指着宋亦宣说道,还都是理直气壮的,毕竟人家是被请来跳大神的,说的话又句句属实,大家都被这人给蒙在鼓里。听着他说话的语气,还有一举一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跳大神的。

    更像是一个唱大戏的。

    没有确凿的证据,现在整个村里的人都认为她是那邪祟,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当做是来看一场笑话,走吧,咱们回家去。”

    宋亦宣拉着小真跟小齐就回去,心里一直都在琢磨这件事。那个幕后指使者肯定不会这么的善罢甘休。

    对于那些粮食,宋亦宣仔细的观察过,最近的天气很是异常。有的时候会连着下几日的暴雨,若是那些家里的地坪做的比较低的水可不都顺着进了屋里,反反复复肯定会发霉了。

    不禁的也是叹息,这古人一点脑子都没有,有了问题就只知道相信这鬼神的。

    文华阁那边向来是对她很敬重,尽管是女子,文华阁的伙计也没有因此轻浮她。虽年幼,但是还都叫她一声宋先生,这个也是这一行的惯称而已。

    也就只有二虎看着她还是习惯叫宣娘,毕竟两个人的革命感情如此深厚,当初不是因为二虎的引荐她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差使。

    “二虎你可曾听说过,跳大神的?”

    文华阁喝茶的人走的也都差不多了,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自己虽说没见过。可二虎在这城里见多识广,总归会晓得的吧。

    二虎楞了一下。

    “你说的那是法师吧,之前在青云观,依云道长,我倒是见过他做法事,只是嘴里念念有词,有的穷人家去了道长不收银子帮人家做法事。我就见过那一个。”

    听闻二虎这么一说,她似乎也是明白了些什么。

    “那法师是不是说话都跟唱戏的似的,还带着面具啊?”

    宋亦宣很费解,毕竟因为自己第一没有见过,第二无凭无据现在还不能妄下定论。

    “你说的那是唱戏的,你是不是傻了啊,人家不管是道教还是佛教的,做法事都没有带面具这么一说。那乡下找的神棍也不会带着面具,顶多蹿腾两下,骗点银子了事儿。”

    他这么一说,宋亦宣的头绪更加的清晰了。

    既然有人要幕后这样针对她,倒不如来一个以牙还牙。

    “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依云道长人怎么样,我现在遇到一点棘手的事儿。还想请他帮帮忙。”宋亦宣抿了一口茶,听二虎嘴里说的依云道长似乎是人不错。

    “你去青云观找他吧,真要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我想道长的为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问了二虎大概位置之后宋亦宣就出发了,好在这个青云观的位置不算偏远。

    在文华阁也算是有一段时日了,这城里的大街小巷虽说是没全走过,但是青云观门口有一颗千年古树,上面挂了不少的姻缘绳,不过门口就只有一个男娃娃穿着道服在扫地。

    “小师傅,青云道长在吗?”

    宋亦宣从骡子身上下来,那小家伙看到骡子跑的比马都快。

    脸上也是肉乎乎的,看着这年纪,应该没多大,可能也就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师父,在里面。”

    他带着宋亦宣进去,到了一间小屋的门口他止住了脚步。

    “师父,外面有一女子,说自己遇到了麻烦想请你帮忙。”

    进去之后不知道那小道士在里面呢喃什么,不出一会出来一个头上挽着发髻的道人。

    看着他穿的衣裳也更是朴素寻常,倒是那眉毛都快要赶上宋亦宣的眉毛那么长了,果然这修道之人,就是跟寻常人不一样。

    “贫道就是依云,不知道姑娘有什么难处,这么着急的来到我青云观。”他说话倒是也很正常,跟在前世电视剧里演的道士可是截然相反。

    宋亦宣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来龙去脉全部都告诉了依云道长,她的要求也不算是过分,虽说人家是修道之人不能撒谎,但是宋亦宣也是不想让宋家村的那些人被奸人利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道长我知道要您说这样的话很为难,但是眼下我真的是没有别的法子了,村里面的粮食受潮是因为反复的连夜雨,都是情理之中,他们却相信那人说的鬼话。”

    几乎是祈求的语气,一来是为了她跟俩胞弟的平安着想,二来是觉得那些不知道事实真相的傻子被骗了,粮食都被糟蹋了也确实是太可惜了。

    想不到最后依云道长竟是答应了,他们二人约定好了明日上午依云道长会到他们宋家村传教祈福,名义上说是做善事,实际上就是跟村民们说她不是邪祟,是宋家村的福星。

    依云道长可是远近闻名的,他说的话那些人肯定是会相信的。

    再加上那些粮食,倘若是趁着这两日天气好拿出来反复晒晒,有的还能吃。要是再晚几日几场雪过后就彻底的甭想了。

    “谢过道长了。”

    别提回去的这一路上宋亦宣是有多开心了,原主去世的早,这些人并不知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到她头上,这次她且不说以牙还牙还回去,也要大家都知道,谁究竟才是那个邪祟。

    快到村口的时候看见前面好多人,手中还都拿着篝火,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目的。但是直觉告诉她,那些人就是在那里等着她回去的。眼下左右逢源,若是不回去还有小真跟小齐在村里,要是回去,接下来会面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