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捡来的皇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39本章字数:3005字

    见到眼前的人儿李毅柒快速的跳下马儿,给另一匹马儿背上的少年给抱了下来。

    “姑娘,我家凌儿跟我现在身负重伤,后面还有官府的人追来。不知姑娘能否带我们回去躲一躲,在下必当牛做马答谢姑娘。”

    说着李毅柒给身上的一块玉佩取了下来,军营之中本就不需要带钱财之类在身上,事发突然身上唯一值点钱的也就这些东西了。

    见状,宋亦宣并不打算收留这二位。一开始的时候看着面前这男人很是眼熟,想了想一时半会的也没想起来。但看着他们来的那个方向,现在边境正是烽火连天,这俩人要是罗刹国的人,自己岂不是引狼入室。

    加上他怀里的那少年虽说是看不清楚脸长得什么样,这衣裳料子,况且身上那把佩刀一看就是非同一般的货。说不定这小子是罗刹国的什么皇子将军之子呢,想了想宋亦宣还是觉得这件事不妥。

    “你们不如顺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俺娘死的早,家里也无依无靠的,我也没法收留你们啊。现在我自己的生计都是问题。”

    她说着还给李毅柒指了指那个方向,顺着那边往前走就有官兵驻扎,倘若是铮翼军的人的话,他们也能获救。如果不是,那就可想而知了。

    李毅柒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怀里的少年浑身瑟瑟发抖,血一个劲儿的顺着自己的衣裳往下淌。

    “姑娘,我求求你。我是铮翼军的副将,李毅柒。这位是来自上京的公子,眼下身份尚未明确。我等也不好乱做猜忌,我们主仆二人现在要是被后面那些罗刹国的追兵给追上了,这后果可想而知。”

    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语气叫宋亦宣心里慢慢的放下了戒备。

    太阳渐渐地升起,眼前这主仆二人的脸也稍微能看的清楚些。就是在哪里见过!

    “你说的这些话可是有证据?”

    宋亦宣虽说看不下去也想要救了他们二人,但是起码也得给她十足的证据相信他们不是罗刹国的人吧,更何况这周围可是离边境也就跟进城没多大的差距。

    谁知道他们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又没见过皇子。

    忽然李毅柒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块带血的虎符。

    “这是李泓彦,李将军的兵符,现在边境形势潦倒,我军已战败。这上面印的有我大延的标志,姑娘一眼就能看得出我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居然给虎符都交给他们?宋亦宣的心里咯噔一下,想来那个李泓彦也是凶多吉少了,上次那个宋天明回来想必就是要做逃兵准备第一个逃走的。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这少年究竟是何等人物?

    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不过宋亦宣已经想好了,这件事可是万万不能叫村里人知道的。就不说别的,就那个宋小玉现在要是知道,估计要闹得满城皆知。

    “我家里还有我爹的衣裳,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就回去换上。至于他,也给他随便找一身凑合着穿吧。切记万万不能暴露你们的身份,就说你们是之前文华阁的朋友,现在城中遇难,连夜逃窜到我家的。”

    走在路上的时候宋亦宣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家里原本一个屋子够他们睡觉了,现在不得不给另外一间也给收拾出来,要是谁来屋里一看这血流成河的,可不是要出大事儿。

    李毅柒一直都在打量着这个小姑娘,恍惚之间好像是想起之前在河边,似乎她与自家公子是见过的,就是那一次在河边遇到的那个姑娘吧?

    宋亦宣给他们两个带回去,至于那两匹马。这要是给放在院子里未免会有点太招摇了些,到时候大家肯定都能猜得到这俩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到时候肯定也会惹来不少的是非。

    更何况这城里已经开始动荡不安,难保什么时候罗刹国的官兵就会查到这里来,如果这小子真的是什么了不起的角儿的话,肯定是要引来杀身之祸的。

    “这两匹马我给你找地方给藏好了,切忌白天不能喂养。”

    她给两匹马藏在了灶火旁边,还好这原主的爹盖这院子舍得花银子,厨房本来也就不小,更何况还有一个门,这样的话站在外面就看到不里面的动静了。

    折腾半天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还好是趁着没人这个点他们回来的,一路上的血迹也已经被她给清理干净了,如果真的是如同他们口中所说是那样的话,村民们应该会很快就从小道上赶回来的。

    那些强盗土匪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了的。

    “姑娘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刚一进门李毅柒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自己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若是真的有人问起来他应该怎么说。

    “你跟他们一样以后叫我宣娘吧,一定记好了。城里的文华阁,你们之前是在那当差的,来到宋家村逃难的。”

    宋亦宣转身走了出去,给他们二人找寻两件能穿的衣裳。

    看着她的背影,李毅柒思索了很久。这人还真是古怪,生的样子也不过十一二岁,可是这心思已经不止二十了,说话的语气方方面面都能看得出二人是一样的心思缜密。不过他家公子显得更有些浮躁,可这个宣娘却显得更加的稳重。

    家中还有两件她爹临走之前穿的衣裳,宋亦宣就拿了进去给他们二人换上,一生盔甲跟虎符她可是强制性的拿了去,这屋子里能藏东西的地方也就只有她最清楚,想要大家一起活命也就只能够这么做。

    李毅柒还是比较信任她的,从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她。

    恍惚之间宋亦宣好像也想起来这个李毅柒怀里抱着的小子是谁了,不就是上次在河边打自己的那个小混蛋吗。

    不过现在人还没醒,宋亦宣自然是不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报仇,显得她有些趁火打劫的成分了。

    衣服换好了,家里还有一些备用的药,深度疗伤的倒是也没有,宋亦宣给自己上次买回来的止痛散拿了出来。

    “本来这是防止家里两个胞弟调皮摔伤什么的用的,就是不知道对你家公子的这伤口有没有用。先消消毒吧。”

    快要到年关,她买了一点女儿红回来本来打算过年的时候喝的。这会都拿了出来给那小子清洗伤口了,没有酒精,这高纯度的女儿红应该也能代替的。

    李毅柒看着她娴熟的包扎手法,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姑娘,平常人家的姑娘要是看到他们的话不说吓坏了,起码也不会给两个素不相识大男人给带回家去。

    “姑娘是之前经常受伤吗?这包扎的手法,可不像是一年两年能够练的出的。”

    被这么一问,瞬间宋亦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归不能告诉他自己就是穿越过来的,其实前世是雇佣兵吧,要是这么说的话兴许人家还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得了失心疯,是不是傻子。

    就在这个时候那床上的少年缓慢的睁开了双眸,长长的睫毛上下一眨一眨的。

    小真跟小齐两个人也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铁锹什么的工具。

    “阿姐,咱们的地道现在啊可算是完工了。昨天逃跑的几个还都跑回来了呢。”小真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可他却没看到侧屋躺着的两个人,还以为阿姐在里面是在忙活什么。

    “他们是谁?”

    小齐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跟这个男人,居然还穿着阿爹的衣服肯定是经过阿姐允许的,只是他们究竟是谁能值得阿姐这么做的,看样子那个小哥哥身上的伤口还不浅。

    “他们是,我一个朋友。不要出去乱说话,知道了吗?”

    二人点了点头,床上的少年注视着宋亦宣,目光一寸也不曾离开。嘴里一言不发就那样坐着,看的宋亦宣的心里也是发毛这小子该不会是傻了吧?

    “阿姐之前阿爹给家里留下来的还有一个小竹篮,里面都是药材。”

    说着小齐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那个小竹篮一直都是被他当做是宝贝似的珍藏着,也更是一直相信只要自己给这东西收藏好,阿爹一定会很快就回来的。

    “这可是上好的五凝散,愈合伤口更是奇效,不过这药三年前就已经没有卖的了。”

    正准备说下去忽然少年一个眼神打断了他。

    “李叔我口渴,有没有水。”

    李毅柒听着自家主子还好生生的还知道渴,赶紧的起身出去找水。

    宋亦宣给刚才包扎好的伤口又给拆了下来,本以为他还会哭天喊地的,从始至终他都是咬紧牙关连半个疼字都未吐出口。

    “居然会是你。”

    他的语气很是奇怪,宋亦宣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了,还被他这么说,什么叫做怎么会是你。这话说的叫她的心里很是不爽。

    “怎么,要是觉得不想让我救了你,你也可以直说啊对不对,我多稀罕给你带回来似的。”说完她就要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