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亦真亦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3005字

    睡了一觉之后打开门外面一阵冷风扑面而来,低头一看地上的雪已经是有三尺深了,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坑。

    “我说昨个怎么就那么冷,原来晚上下雪了。小真小齐来出来堆雪人了。”

    她喊了一声,屋里俩小家伙兴高采烈的披着大棉袄蹦了出来。唯独之后霍钰凌一直站在后面黑着一张脸,就好像是谁欠了他几百两黄豆钱似的,看着他那张脸宋亦宣就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心生一计,既然上次他那样报复自己,就趁着他思考的这会功夫,宋亦宣的手里团了一个大雪球。

    朝着霍钰凌的脸蛋上径直丢了过去,他反应过来也只是侧了侧身子,雪球砸在了门框上。

    “你这是对皇子的大不敬!回去我一定要治你死罪不可。”

    一边说着一边气急败坏的就跑了过来,跟着他们一块手里团了几个雪球,看着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起了打雪仗,李毅柒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自从从军之后,他就一直是在营帐中生活的,家中的妻儿现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更是没有像享受过一日承欢膝下的感觉。自从跟着霍钰凌来到了这宋家村之后他就越发的爱惜这个三皇子,虽说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有几分的担忧,可眼下这般场景还是让他觉得内心里暖洋洋的。

    霍钰凌的年龄也跟他的儿子差不多大,看着他的身影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想想也是一阵酸楚。

    “公子,饿了吧,不如属下去给公子做点吃的吧?”

    他走上前去一番询问,落得最后霍钰凌给他数落一番。

    “李叔,以后别总是叫公子公子的。在咱们回去之前也没有主仆之分你就是我的李叔,叫我凌儿,如果那样叫下去村民若是听到会暴露我的身份的。”

    霍钰凌知道李叔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说教一番,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想想那村长宋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倘若是罗刹国的人来到这儿搜查,知道实情第一个招供的肯定就是他。

    “这人真的是不识好歹,;李叔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小真小齐,咱们做饭去走。”

    临走之前还不忘丢个雪球过去,霍钰凌一路追赶到了灶火旁。

    “宣娘,这件事你也必须要帮我,因为除了你没人能够做到了。”

    语气如此的沉重,宋亦宣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儿,连忙的站起来看了看门外,也没有官兵啊。这个小疯子究竟是疯言疯语的说啥呢。

    “以后跟村民们最好还是说我就是你的未婚夫,是你爹当初跟我爹相识指腹为婚。我叫做霍凌。那些村民,我还是有几分担忧。”

    他忧心忡忡的看着宋亦宣,别说是他担忧了这会宋亦宣也挺担忧的,自己替他这么说了,到时候大家都知道她嫁给过村长家傻儿子一次被退婚,还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日后还怎么嫁人呢。

    末了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还是磨磨唧唧的答应了。

    搜城的时候宋亦宣也在场,当时是文华阁刚开门开始准备整顿,伙计们一直都住在文华阁,压根就没出去。

    她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回去的,在城门口的地方还有人进行实名登记,每个进城的人都要带着每个村给的书信,用以证明是他们村里的人才让进去。

    这些对于宋亦宣而言也都是小意思,找宋喜盖个章的事儿,他心里有一百万个不同意也没法子。

    “宣娘啊,你可不知道我都快吓死了。外面大炮一声接一声的我的娘哟!”

    二虎看到宋亦宣的时候眼泪都出来了,这才是患难见真情,想不到都这个节骨眼上宣娘居然还会回来文华阁看他们。

    “我来这里就只是想看看你们,要是都没事儿的话我就要回去了。”她抓起桌上不知道放了多少天的瓜子,七七八八的磕了一地的瓜子皮。准备离去的时候被刘管事给叫住了。

    “这事儿还真是有些难为情,不过宣娘你放心只要是这几日那些罗刹兵来听说书,咱这工钱五五开,行吗?”

    刘管事跟宋亦宣商量了好大一会,一直都担心宣娘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谁会没事给自己找这事儿啊,毕竟这可是事关人命。那些罗刹兵要是一个不高兴,现在可是他们做主,那可不就是想杀谁就杀谁根本就不用上报。

    “行,刘管事这件事就按你说的,我留下来帮忙,毕竟都是自家人,也不必这么的客气。”

    她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

    一直吧唧吧唧的嗑着瓜子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罗刹兵,他们一时半会的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东城门更是不可能会打开。只是宋亦宣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实名制登记,而且只要是周围乡里村里的,都不能在城里过夜。

    “不过刘管事我晚上肯定得回去,不回去的话都没有客栈敢收留我,这些事儿你就看着安排好了。”

    宋亦宣正说着话呢,外面一群罗刹兵可就闯了进来,只要是年纪在十一二岁之间的全部都被带走。街上要饭吃的乞丐都不放过,还有一些像她那样长得机灵点的小姑娘,也都给带了回去,就是以防万一这个三皇子来个女扮男装。

    她站在县衙的大堂上看着面前的那个管事儿的,他也没有一个具体的画像,这个老头一直嘴里嘟囔着说皇室的人不一样,跟他们这些凡夫俗子都不一样。

    过去一批被赶走一批,嘴上是不说要做什么。其实宋亦宣的心里也有数了,十有八九肯定是找霍钰凌那小子。

    “你,抬起头来。”

    老头走到宋亦宣的身边指了指她。

    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周围,大家都在盯着她看。

    “您是说我吗?”她说话的时候故意佯装害怕,装作是不敢抬头看他的样子。

    不能够在这些人的面前露出自己的小聪明,不然的话一定会引火烧身的,宋亦宣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自己都伪装成胆小如鼠的样子,那人看了她一眼之后不知道嘴里嘟囔着什么,转身又离去。

    从县衙出来的时候宋亦宣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拿出身上带着的小铜镜,佯装自己照镜子看了看背后。万幸的是那个老头并没有真正的怀疑到她身上,也没有跟踪她。

    按照自己原本的路线回去文华阁,先是工作了一会喝了点茶,吃了些蜜饯糕点什么的。只要是现在给时间打发过去,晚会找个时间出城就妥了。

    “宣娘我还以为那些罗刹兵会直接到你们村上去,没想到听他们说的是李将军被扣留之后就直接攻城了,他们看到李将军被人扣留下来,都不敢抗衡。明城就这样白白的送给人家了。”

    二虎躲在后面跟宋亦宣窃窃私语,从他的嘴里宋亦宣得知最近几日的战况。

    回到家中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霍钰凌,他看到宋亦宣回来赶紧给李毅柒使了个眼色给大门关上。

    “别看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他们都不傻,知道你现在肯定没回去上京呢。你要真回去这边肯定带人过去打起来了,都在派人找你呢,要是三两日找不着你估计就该到周围的村子上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喘气,连口茶都不给喝还想知道自己打探的消息,这个小疯子还真是够没良心的。

    霍钰凌拿着草纸潦潦草草的不知道写的都是什么,随后交给李毅柒的手上。

    “属下这就去办。”

    看样子神神秘秘的,不由得叫宋亦宣心里一阵恼火,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收留这个小疯子居然还对自己不放心,玩什么神秘。

    “不用告诉我,我也不想听。”

    霍钰凌正准备张嘴说些什么,却被宋亦宣直接给拦下了。

    “我们来的时候不是李叔跟我二人,还有几个铮翼军,只不过现在都在各个村子上,如果说没有听说抓到铮翼军的话,肯定是村民替他们保密了。各个都已经是身负重伤,怕就怕,若是被抓一个,这周围的村子都要不得安宁了。”

    想不到霍钰凌竟是如此的老谋深算,宋亦宣也实在是佩服的不行,看来已经不能拿他当做是孩童看待了,这心思之缜密程度足以堪比自己了。

    “所以刚才李叔就是去安排那些铮翼军快速想法子撤离?”

    他点了点头,没有做声而是一直在纸上不知道是在画什么东西。

    小真跟小齐两个人看了也觉得很好玩就凑过去也跟着一起研究,宋亦宣站在一边上看了很久,都不知道他画的那些小方块什么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齐指了指上面那块大圆圈。

    “凌哥哥,这个是不是村口的小河啊,你画的这个该不会是地图吧?”

    正在执笔的霍钰凌顿了顿看着身边的小齐,想不出他竟是如此的聪慧。

    站在他们那个角度,宋亦宣仔细看了几眼,好像还真的是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