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鬼不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3367字

    众人散去只剩下村长杵在原地不知所措,宋喜根本不知道原因,究竟是为什么现在村民都开始不相信自己了。他更为担心的是自己村长的这个位置以后会不会岌岌可危,日后若是大家不再信服于他,那可该如何是好。

    “以后你可少跟喜叔说话,我跟你说他可精明着呢,十个你也玩不过他的。”

    宋翠翠开始数落着宋亦宣的不对,说她刚才不应该那么公开的跟村长叫板,但是宋亦宣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村长实在是太过于欺人太甚了。

    “翠儿姐,我没事的,你先回去吧,我要是有事儿这不是吼一嗓子你就能听到么。”

    说着她推搡着宋翠翠的胳膊开始催促她叫她赶紧回去,宋翠翠这会可没有这心思,她现在心思完全都在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跟二喜和好上面了。

    出门的时候走的也局促,当时二喜说了不让她掺和这件事,可是她就是不听,就这样两个人绊了两句嘴。本来这件事也就跟她没什么关系的,能不管这闲事儿最好,可是宋翠翠既然已经插手进来也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宋家村的村民可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宋喜俩人抬杠呢,谁不知道这件事。

    回去之后宋喜也是已经恼羞成怒,可是他现在一时半会还不敢说什么,毕竟事情刚发生,尤其是宣娘跟他对持说的那一番话,不然到时候他就成明面上的想要侵占人家家产了。

    实际上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可是他也不能堂而皇之的就这么认了吧,一时间倒是也没有引起什么轰动之累的,无非也就是众人开始看村长觉得他不怎么顺眼就是了。

    “要我说村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回去可都防着点,上次祠堂那回事儿你们都还没看出来还是咋,摆明了就是村长想摆宣娘一道。”

    一群村妇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这个说那个说什么的都有。

    宋喜这接连两日都不敢出门生怕人家议论到他头上了,倒是宋小玉还整天笑呵呵的跟没事人一样。

    “你们可小心点说什么可得有证据,要是给村长听见了,那还了得。”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压根没有注意到宋喜正从她们身后走过去,现在宋喜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扎着似的难受,无论如何这一次他也要找到证据把宣娘从这宋家村给弄出去。

    到时候看这些人还怎么在他背后说他。

    回家之后宋喜交代了宋小玉最近一定要密切关注着宣娘最近的动向,一般的事儿她不上心,可是关于宣娘的事儿她可是比谁都上心。

    宋亦宣刚从城里回来,最近城里查的也比较严实,想要买点东西回来还要在城门口接受大搜查只要不是粮饷之类的就给带出来,要是粮食就得给扣下。她的心里也开始犯嘀咕,这可不是一个好苗头,罗刹军倘若是把粮饷都扣在自己手里头。

    吃亏的也只能是明城的百姓们,饿的也只有他们,城中的百姓暂且能够顾上温饱就行,可是一旦开战这可就是谁也都说不准了。

    “宣娘,宣娘。你家地里的麦种都给种完了,你快去瞅瞅。”

    刚走到村口就被宋翠翠给叫住了,宋亦宣跟着她一块到了地头。去的时候看着霍钰凌那小子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往回走,小真跟小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脸上一脸的灰,宋亦宣看了心里不禁的有几分酸楚。

    “快过来叫阿姐瞅瞅,我不在家你们就少干点。等我回来咱们搭把手一口气给干完不就成了。”心疼的责备起来这俩小的,无非都是为了他们好,都还只是孩子而已身体上也承担不了这么多。

    更何况她还没想过要指望这俩小的种地为生,无非是怕有些人不安好心想要占了家里的这块地才种的麦种。没想到小真跟小齐俩人还居然挺上心的。

    小真跟小齐两个人面面相觑,本来还以为这件事阿姐看到之后一定会高兴的,可是没想到却换来一番责备。

    “真是好心没好报。”

    霍钰凌站在一边上冷冷的说了一句,他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一天下来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不过宋亦宣不知道的是今天还得多亏村里几个婶子一块帮忙才把这地给捯饬完。看着她那样子霍钰凌也没打算告诉她。

    回到家里没一会这宋小玉可就溜达着过来了,站在门口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是跟宋翠翠聊什么呢,宋亦宣本来也没多大的兴趣也没想着要出去偷听。

    可瞄了一眼看着宋翠翠似乎是脸色不太好,顺势看了过去宋小玉的手里不知道比划着什么。

    宋翠翠无助的看着宋亦宣示意叫她出来,看到宋小玉的时候她板着一张脸好像是全世界都欠她似的,看着叫宋亦宣的心里也很是不爽。

    “哟,这不是宣娘么。刚好你来了,我也就顺口一问。前两日我爹在城里买了一匹马,叫人给送回来了,这不刚送回来还没两日可就不见了。村里问了个遍也没有看到那马儿的行踪,你可看到了?”

    看着她的时候宋小玉一脸的质疑,本来这件事倒是也没什么,上次的教训之后宋亦宣琢磨了很久,八成是他们知道了家里有两匹马。

    宋亦宣怔了怔。

    “小玉你说的那马儿是什么样儿的,我给你留意一下,要是看到了到时候也好告诉你。”

    这一说不打紧,刚说完宋小玉的脸色可就更难看了,倒是直接给她一记白眼。

    “那马儿就是常见的棕色的,还没长成呢。叫声也不大,你要是瞅见了可是要跟我说一声,我爹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

    说完她扭扭身子转眼就不见了,看见宋亦宣开始就跟耗子看见猫似的。

    这消息很快就在整个宋家村传遍了,大家都知道村长丢了一匹马。自然宋亦宣也是故意叫她说那匹马大概有多大,外貌特征等等,要是以后真的来家里搜查的时候也好说。更何况家里的这匹马跟宋小玉口中说的那可是天壤之别。

    第二天早上开始村长可就亲自出马了,挨家挨户的说要搜查,还说什么自己买的马是之前县令府上打下来的。现在要是县太爷出来的话,到时候找不到马大家都得被叫去审讯一番。

    谁也都不想担待起这个责任,大家也都知道村长这人不好惹,不过至于这马还真的是谁都没有看到过。唯独只有宋亦宣心知肚明这就是摆明了针对她。

    可是宋家村的人谁都不知道宣娘家里还有两匹马的事儿,村长又是如何知道的?

    “小齐小真,你俩是不是最近出门割草的时候叫人给盯着了?”

    琢磨了许久也都找不着个原因,要不是因为这个的话那宋小玉他们又是如何发现宣娘家里有马的事儿。

    他们二人摇了摇头,因为天气开始逐渐的变得越来越差,这草很是难找,所以他们平日里也都是遇见干草什么的能割一点是一点的都给带回去了。

    若是就凭借这么一点的话根本是不可能会察觉他们家里多出两匹马的事儿的,想想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是一时半会的也想不出来。

    “这两匹马也并非是什么哑马,平时是不怎么叫。晚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叫了一声,万一被有心人听了去。你没听那村长家的闺女说的马儿的特征一点都对不上么。”

    霍钰凌的双手背在身后,装作是小大人似的,看着都叫宋亦宣的心里来气。

    “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了,这件事咱们一定要做到保密,及时到最后不能够保密。就说马儿是他们二人从城里来的时候带来的,一来是图个方便,二来这两匹马还可以算是聘礼了。”

    她也知道现在正是处于战乱的时候一马难求,真要是给这两匹马给拉出去卖可也未必能够卖的上价,说不定还会惹来杀身之祸,村长一家并非知道事实的真相,能防着一点算是一点吧。

    一出门就听到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村长家丢马的事儿,宋老三一家打从宣娘那档子事儿过来之后就跟他二哥不怎么来往了。更是背地里讨论的更加的欢实,明面上看似挺团结的一家,实际上都各有各的小如意算盘。

    “要我说啊这就是故意的,你说这马儿在咱们宋家村丢的,红口白牙这么捏造一个,到时候岂不是每一个宋家村的人都要出来赔他一匹马不是。”

    老三家媳妇说的也是头头是道的,但凡是有一点能够成为他们击垮宋喜一家的利器他们都会运用上。当年村长选举宋老三落选的事儿,到现在对于他们而言还是一个疙瘩,只不过这个疙瘩永远都解不开。

    当时也正是因为宋喜使用了不一般的手段,叫他的侄子宋天明给人家送了礼,找了关系。就是因为这件事后来老三家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再搭理宋天明一家子,闹得也是不可开交的。

    宋小玉站在他们的身后双手叉腰,气的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本来宋亦宣也没想过来凑热闹的,想跟她们学学怎么打毛衣的。可是没想到一出门可就遇上了这么一出好戏,叫她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还不是。

    “三婶,你说这话可就有点不讲理了,你也更是无凭无据的,你怎么就知道人家说的就是假的了。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也未必是真的。”

    她的语言组织能力也是叫宋亦宣很是钦佩,说了半天还是自己没理理亏,所以说什么都是支支吾吾的。

    倒是这宋老三家媳妇嘴也巧,瞅着她那样更像是捡着什么笑柄似的。

    “小玉儿,我也没说啥啊。这可不就是茶余饭后的大家唠唠嗑,你也不至于这样说是吧,要知道村里人可都在看着呢。大家这也不都是怕到时候你爹叫大家出来赔这马的事儿,你们说对不对?”

    老三家媳妇这么一说倒是大家达成了共鸣,宋亦宣察觉自己这一趟可是来的值得了,站在一边上捡了这么一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