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诡计多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3056字

    眼瞅着还有半个月就要年关了,宋亦宣倒是也不着急,可这小疯子也是一样的不急不躁。他是不着急,这宫里的人能坐得住么,好歹也是三皇子。有的时候宋亦宣也琢磨不透他的想法。

    “村长前两日还说要来挨家挨户的搜查找马,可这两日也没消息了,估摸着也是拿不住证据也就自然而然的消停了。”宋亦宣一边说着一边给被褥都拿出来趁着天好再晒一晒。

    李毅柒跟霍钰凌两个人拿着一张草纸一直都在涂涂改改的,也不知道他们画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可是毕竟是涉及到政治方面的事儿,宋亦宣也就不好插嘴了。

    不过倒是看样子小真跟小齐俩人对他们研究的东西还都挺感兴趣的,虽说他们不懂可也总想插上一两句话。这些宋亦宣也就没有多管了,若是他们信不过自己的话也不至于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研究这些东西。

    至于宋亦宣叫他们两个跟着多看看多学学,这也都是有好处的,起码日后对于他们不管是以后当官也好,还是做什么都能多个心眼。

    更何况眼前坐着这位可是当今宫里最受宠爱的三皇子,想来如果不是因为权势的问题,现在他也正在他爹怀里享受着万人侍奉的生活。

    “我说你倒是一点架子也没有,就你这样啊说出去也估计没几个人会相信你是个皇子的。”宋亦宣一边说着一边撇了撇嘴,谁让他总是说话叫人琢磨不透呢,吃饭还有平日饮食起居也没有什么挑剔的。

    日子久了她也开始怀疑这个三皇子究竟是真是假了。

    几日的时间村里人可都是对霍钰凌赞不绝口,他倒好,宋亦宣进城说书回来带回来一些吃不完的糕点。有的时候吃不完的他索性叫小真跟小齐俩人拿出去分给村民,一来二去的,可是在大家心目中树立下一个良好的形象。

    本以为村长要找马的事儿就这样过去了,宋亦宣也百无聊赖的骑着自己的小骡子往回家走。

    刚走到村口可就看见村长不知道在那拉着一匹大马,身边围观的人还有好几十号。

    宋翠翠一直尾随在后面跟着还有霍钰凌他们几个,现在宋亦宣算是看出来点眉目了。早就猜到迟早会有这么一日,只是想不到村长如此的心急火燎,这么着急想要这匹马,那就成全了他再一次叫他出出洋相好了。

    “这不是我家的马么,喜叔这是干啥啊。”

    宋亦宣站在身后吆喝一声,大家回头一看是宣娘回来了,都知道这肯定是要有好戏看了。

    “宣娘啊,我也不知道这马究竟是不是你家的,瞅瞅霍公子也不说话,这我也不好说啊。”

    宋翠翠拉着宋亦宣的胳膊,周围可这么多人看着呢,切不可莽撞行事。

    她人小是不假,可是脑子还好使。之前自己也压根没说马的事儿,村民这会肯定是要听信村长一人的说辞了,再加上宋小玉前段时日还出来说家里的马丢了,谁都肯定会相信村长现在说的话了。

    “这马是在你家里找到的,叔也不想追究啥了。一个村的都是,反正都得留点颜面,日后出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听着他信口雌黄的一本正经,宋亦宣也不恼也不怒,就算是自己现在再怎么生气能有什么用,宋喜也不可能就会如此善罢甘休把马还回来的。

    前前后后这么几次之后宋亦宣也就发现了,宋喜这人典型的欺软怕硬,自个要是一味纵容他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若不是这马是铮翼军的马的话,宋亦宣还当真就把这马送给他,养成他这臭毛病。

    到时候祸害的可不只是她一家,一个村子都得叫宋喜给祸害个遍了。

    “你说这马是你家丢的,之前的时候小玉还在说马不是棕色的么,现在咋又拉着我家的马说是你家丢的,这难不成还是我给马染了毛了不是。”

    她看了看,宋喜也就只是带出来一匹,这匹马成色还不错,想来他也就算是想把另外一匹也带走来着,可也没个证据啥的。

    老李头那会也在叫嚣着说自个给全部家当都拿出来买了一匹马也丢了,平白无故的就出了这么多是非,宋亦宣心里自然也是咽不下这一口恶气。

    宋喜给手里的烟袋子甩了甩,想要跟他斗还嫩了点,到最后不还是成了他案板上的鱼肉。

    “之前那是小玉胡说的,马就是黑色的。”

    他说着还准备把马牵走,宋亦宣走到大家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

    “婶子,叔,你们也瞅着。这马本来是我未婚相公来的时候带来的聘礼,集市上有人带着铮翼军的马出来兜卖,他本来是想着趁乱世带着我们姐三顺势逃走。可到了村长这儿又说是他的马,那可是花了我未婚相公一家所有的积蓄啊。”

    宋亦宣这一招也是无可奈何,他们倘若是知道了这是铮翼军的马,那可是烫手的山芋谁会要?

    “若是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看看,马的蹄子上还有字,这些都足以说明我说的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这马可是铮翼军的马,要是叫外面罗刹兵给发现了,这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说不准还会掉脑袋的。”

    话音刚落这人可就开始撤了,谁都不想搅和进来这趟浑水,可眼看着村长还想不依不挠下去,说了半天也没讲出来一个所以然来。

    “事实就是如此,我只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若是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自己看。”

    沉默许久的霍钰凌终于开了口,差一点宋亦宣都以为他要成了哑巴了呢。

    不说话还不打紧,一说话宋亦宣可是一肚子火。

    “我说你半晌了也不说一句话,一会他们要是真的把马带走了怎么办,你还真是心大啊。”走一路宋亦宣嘟囔一路,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该说他什么好了。

    即便是他再怎么没办法也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人家把马牵走吧,到时候被罗刹兵给抓着了村长定然是第一个先把他揭出来。

    “叫他给马牵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说完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人,只剩下宋亦宣一直杵在原地发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说什么好了。

    宋喜回去之后更是恼火,本以为这两匹马就是不知名的野马,看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好马,可是没想到竟然会是铮翼军的玩意。

    仔细琢磨这件事要给弄大了对他也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到时候罗刹军肯定第一个拿他试问,自己若是做了这卖主求荣的主儿以后在宋家村也是没有颜面再继续混下去了。

    “你说你,看的时候你也不看的仔细些。铮翼军的马你都看不出么,要是真的没什么问题的话,宣娘至于一直藏着掖着给藏在家里么。”

    宋喜对着宋小玉就是一顿责骂,要不是总因为自己的这个败家女儿的话,也不至于出了这么多的幺蛾子,现在谁也不能怪,只能怪自己了。

    好歹现在还没给事情弄大,宋喜也想着这件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罢了。可外面的流言蜚语又是不堪入目,更多的都是说宋喜不是什么好东西贪图钱财,一次又一次的对着人家无父无母的姐三痛下黑手。

    其实这些也都是宋亦宣一手策划出来的,若是不这样的话,宋喜在村里的地位一直都是很稳固的,再加上宋天明谁都别想给他弄下台。

    自己这次也算是顺水推舟给老三家做了个人情。

    “宣娘啊,你咋样了,婶子来瞅瞅你。给你们包了点饺子。”

    正在想着呢,外面可就传来老三家媳妇的声音,想来也是因为这件事觉得宋亦宣现在成了他们的人。现在可是一致对外,至于那敌人可不就是宋喜。

    宋亦宣披着大棉袄走出去,老三家媳妇带着一筐子的饺子,都是莲菜鸡蛋馅儿的。

    对于宋亦宣而言其实也没什么,可是他们也都是小门小户的,估计这是半个月的口粮了吧,想想她也实在是没办法收下人家这份情谊。转身把屋里的猪腰子割了一半给老三家媳妇。

    “婶子,你每次都给我们姐三带那么多好吃的,现在家里又添了两口人,这吃的上面你说说。这猪腰子给拿回去,回去叫我叔给你做个汤啥的。”

    宋亦宣也不想落人口舌,省的到时候又说自己好像是贪图他们多大的便宜似的,她可担待不起这个罪名。

    “瞅瞅我这二哥总是跟你们过不去,我心里也不是味儿啊,你们现在娘不在了,阿爹还不知所踪。想想唉,还真是命苦。要是以后没啥事的话就去婶子那玩儿啊。”

    说着老三家媳妇起身就要走,自己过来也就只是聊表心意,只要宣娘懂自己的意思就成了,要是坐的时间久了,难免会有人在背后说闲话的。

    正愁着自己不想跟这老三家媳妇共处一室呢,她可就找个机会要走人了,也算是趁了宋亦宣的心意了。

    坐着好半天宋亦宣也不说话,老三家媳妇也自然是明白是啥意思,肯定是不能继续自讨没趣下去。打声招呼也就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