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人不如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3792字

    瞅着她远去的背影宋亦宣的心里也是长吐一口气,终于算是走了,拿来的饺子也都让她给拿出去给倒了。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夜黑风高的本来宋亦宣是懒得下地去了,这家里几口子现在不都有那霍钰凌给照顾,饭做的确实是不错就是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就是了。

    家里的蒜苗也没了,前些日子给地里种了一把,宋亦宣琢磨着一会去地里抓一把回来就成了,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往前头找胖婶家的蒜苗。她家的比宋亦宣家里的好一些,毕竟是堆了茅粪长出来的肯定是要更加的壮实一些的。

    “你这个死鬼,白天你都不敢跟我说,你瞅瞅你这样啊,你家那口子要是瞅见的话可还不得拿着菜刀给我戳死啊。”

    说话的声音是一个女人,可是这宋家村的女人多了去了,一时半会的宋亦宣也听不出来究竟这个声音是谁,虽说是觉得熟悉不假但是也不能够就这么早下结论。

    宣娘家地里有一个芦苇荡一直都还没收拾,现在看来这里面也不知道是发生了多少苟且之事,暂且就这么看着那芦苇荡确实是一个适合办事儿的好地方,就是不知道他们怕不怕那芦苇荡里的洋辣子。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哪能叫她砍你不是,再过几年我肯定得给她休了。你瞅瞅她那样子又丑又胖的。”

    说这话的男声听着是有几分的耳熟,本来宋亦宣还想着自己大晚上的遇见这种事儿也算是晦气了,老人都是这说,遇到人家偷情的这种事儿就是晦气会倒霉的。

    可没想到竟是叫自己撞见了胖婶家欢叔,这声音一准就是他肯定是跑不了。

    尤其是说话的时候那个公鸭嗓,宋亦宣再怎么也不会认错的,想想这件事可不是一个小事儿,这种惊天秘闻。

    在宋亦宣的意识中这要是自己男人办出来这种事儿的话,她肯定选择先废了他再说,可在宋家村又不一样了。自己也不能贸然的就过去给胖婶通风报信吧,可是想想胖婶现在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也着实是替她觉得委屈,思前想后她还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法子。

    不如一会就过去敲开胖婶家门,等着她快开门的时候给纸条丢进去,自己走人就是了,这样一来也应该是不会被人察觉这件事就是她干的。

    想着回家她给蒜苗交给小齐之后就赶紧的写了一张字条,佳人有约,东边芦苇荡。

    这么显而易见的话,想来那个胖婶就算是个傻子也应该是能够看得出来这件事是怎么一回事吧?

    宋亦宣快速的敲了敲胖婶家的门,她家门还一直是虚掩着,就是不知道里面有人没有,若是一会人从外面回来大不了就说自己来找辣椒的。

    “谁啊?”

    胖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宋亦宣听着脚步声越发的近了,赶紧的给纸条丢进去,转身就走人。

    毕竟挨着她家地的也就他们几户人家,要是晚上没有什么动静的话外面的风吹草动都是能听的一清二楚的,趁着外面天气不错,她也就自己搬着一张小椅子坐在院子里。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外面也没有什么动静。她本来都喝完了鸡汤想着实在是没好戏看了,自己就要回去休息了,刚挪了挪椅子可就听到外面破口大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怎么了。

    声音八九不离十肯定是胖婶了,走了一路骂一路,听着这个声音还好像是越来越近了。

    “婶子,你这大半夜的弄啥呢。”

    宋翠翠先开门出去的,紧跟着宋亦宣也开了门走出去,只看见那胖婶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

    这种血腥的场面还是不适合小孩子观看,宋亦宣给小真小齐给轰进去。

    至于霍钰凌根本就不屑参与这些事儿,杵在屋里不知道一直在跟李毅柒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聊什么呢。

    宋亦宣也觉得自己这么做很有可能会伤害胖婶,但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起码胖婶也能够看得到这渣男的真实面目了,省的到时候被蒙混在鼓里还不知道人家是坏人,还替人家说话呢。

    “是你吧宣娘?瞅你这么晚了还穿戴这么整齐,八成就是你没错了!”

    胖婶也不知道咋的了,这会站在外面就跟疯狗似的,她也没去找宋翠翠的事儿,这会站在她家门口一口咬住就是宣娘跟她丈夫偷情的。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啊,宋亦宣心里更是想喊冤枉都不知道上哪儿去说理,纸条还是自个交给她的,这会居然说她是跟她丈夫偷情的人。只要想到欢叔脸上,一脸的麻子就跟一张芝麻大饼似的,她饭都吃不进去了,还偷情?

    “婶子,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本来从城里回来也晚,再说了,你是觉得我这没拜堂成亲的相公比我欢叔长得差还是咋?好歹人家要样子有样子,以后还打算考状元呢。”

    宋亦宣在这个时候不得以不把这霍钰凌给搬出来了,他要是再不替自己说几句话的话到时候胖婶说不定还真的就一刀砍了自己。

    “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啊,那东边芦苇荡也是你家地里吧?你说这件事还能是谁去?就你这会衣裳还没换呢,肯定是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还学着人家偷汉子!”

    说着胖婶还伸出手,一把准备给宋亦宣给推过去。

    本来霍钰凌出来的时候也就慢吞吞的,一句话也没说一直暗中观察他们两个的一举一动,就趁着胖婶这一拳过来的瞬间,霍钰凌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切莫因此误会他人,我相信宣娘,即便是对我不满。品味也不会差到那种地步,肯定是另有他人,胖婶明鉴。”

    霍钰凌说的也是头头是道的,姑且不说他说的话是不是有道理,现在他都已经快要成为村里的妇女之友了,大家都还是比较信任他说的话的,都觉得说的很有道理没错的。

    “你说的话可不能诳我,我可什么都不懂,跟你们这些城里人也更是没法比,你俩小兔崽子要是也诳我的话,我一定会跟你们同归于尽的。”

    说着怒气冲冲的拿着手里的菜刀开始挨家挨户的找,之前的时候张晓霞也不止一次的提醒她,可是她就是不听,自己还觉得自己芳龄十八貌美如花。

    眼下她谁都不相信,回去之后抱着自己家闺女哭了整整一宿,至于这欢叔一晚上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又是一次大动静,所有人都被请到了祠堂,胖婶跪在地上一阵的啜泣,这欢叔才更可怜,脸上被挠的都不像人样了,还要跟着一块跪在祠堂之上。

    “欢子,你就承认了吧,要是说出来那个人是谁,这你媳妇也就不闹腾了,大家都还有活要做呢,你说你们一闹腾谁都走不了。”

    一群吃瓜群众表示自己也不想等了,就想现在赶紧走人,都开始给这欢叔施加压力,叫他赶紧给那淫妇给交代出来。

    “你们打吧,就算是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们才是真爱。至于你也别闹腾了,我也不想跟你继续过下去了,至于闺女以后就归我,等你走了之后我俩就光明正大的在一块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正好。”

    欢叔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大难临头了,谁都没有自个更了解自个媳妇了。他也更是清楚现在她都已经给事情闹得这么大了,无非也就是想着叫那个人出来,可他就是要护着她,谁让那个人现在就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呢。

    仔细想想胖婶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转身又指着宋亦宣的鼻子。

    “宣娘肯定是你,绝对就是你,之前那个法师可不就说了,你生来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主儿,况且欢子还是在你家芦苇荡里,你们说说看这件事还能够有谁?”

    说说也就罢了,胖婶还准备一巴掌打过来。

    吓得宋亦宣也是后退了几步,昨天晚上的时候倒是也没事,自己解释完了她不也走了,今天早上作甚还要咬着这件事不放?宋亦宣开始觉得着这件事已经开始偏离自己想象中的发展趋势了。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给我说过,欢子就是没事喜欢进城里去,上次你们家霍公子不是还给我们送了点蜜饯。后来有一日欢子回来之后说是从城里带回来的,也是那种糕点。你们说这俩人是不是有事儿?”

    胖婶一直指着宋亦宣也不肯松口,一边上的欢叔更是连屁都不肯放一个。

    “胖婶,您要是这么说可是给我泼脏水呢,我对谁有兴趣也不可能会对我欢叔感兴趣啊,这村里哪个小伙不比我欢叔长得俊,不说这个我欢叔要啥没啥。霍相公哪点差了?搁谁看谁也能看得出来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啊。”

    说着宋亦宣还退了几步,这胖婶都能给自个男人打成这样,要是叫她抓着那小三肯定不会轻饶了。可她那么粗枝大叶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察觉出这么细微的小问题,还是说背后有人给她指点。

    被她这么一说欢叔也觉得挺没面子的,本来还想着反驳几句,愣是活生生的给话咽了回去。不能说宋小玉究竟是聪明过头了还是缺心眼,这事儿刚过去没一会子呢,她可就跑到宋翠翠家去,一直跟宋翠翠说一些有的没的,比如什么宣娘是不是平时都是喜欢打扮啊啥的。

    宋翠翠也听不出来这小丫头片子究竟是想干啥,她也不敢多说什么,万一自己一句话说错了,到时候可是要毁了宣娘不说村长一家也趁机好下手了。

    “小玉啊,你要是想问我的话直接问就成了,你问翠儿姐,她能知道啥。”

    手里的干果吃的吧唧吧唧响,宋亦宣刚才可是站着听了一会了,她也不懂究竟这个宋小玉的目的是什么,就是知道她肯定不简单,想的也肯定不少。

    冷不防的也没想到宣娘居然会在这个点过来,宋小玉转身白了她一眼,吓了自己一身冷汗不说还差点把话说漏嘴了,起身拿着小围脖就要走人。

    宋亦宣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叫她想走就走,想来就来,正发愁自己没地儿絮叨呢,可就赶着这个节骨眼上来了。

    被宣娘给叫住,宋小玉这么好面子的人肯定是不能表现出自己像是战败的小公鸡准备落荒而逃,可她也不能就这么站着啊,看着宣娘嘴里吃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吃的吧唧吧唧响的。

    “我娘可是说了,这瓜子吃多了以后容易龅牙,这龅牙可是嫁不出去咯。”

    一边说着一边伸开自己十根手指头看了看,心里对自己的这一双手一直以来都是很满意的,不说别人满不满意自己还是很知足的。

    若是能够一直维持这样下去的话最好不过,可是就怕这以后慢慢的手生了冻疮了,可就不好看了。

    “小玉啊,你娘难道没教育过你,人还是要往好了学,你说这要是天天心里没一个好心眼的,以后的日子能好过么,肯定是看谁都觉得谁不顺眼。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宋亦宣说了她几句之后宋小玉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转身走人了,本来就是好面子的人,被宋亦宣这么一番数落之后更是脸色难看至极,宋亦宣她也是被折腾的够呛索性回屋躺着歇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