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咄咄逼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2017字

    张晓霞这样想着,面子上却仍然是过不去。她板着一张脸,泼辣的架势和她嫂子胖婶学的是有模有样的,这小子她惹不起,可宋亦宣她可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饶了她,一手撸起袖管,颇有不给个交代就不走了的撒泼劲儿。

    宋亦宣看了眼堵在门外的村民,这些日子,村子里发生种种不好的事情,都跟她搭上了关系。

    先前即便有大师当着所有人的面称她是宋家村的福星,可这事儿明眼儿摆在台面上,那些成日无事嚼着舌根的,看着宋亦宣这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没想到是个手脚不干净的主儿。

    村民们想什么,宋亦宣自然是知道的,她冷冷一笑,敢情那人编排了这么多事情,这是要将自己一步步推向死地。想着想着,心内就升起一股烦躁,这场闹剧,她陪着那人演了许久,莫不是真当她是个容易拿捏的软柿子,他来踩一脚,所有人就跟着前仆后继。

    看着张晓霞那一张凶恶的脸,宋亦宣也就渐渐没了跟她磨蹭的耐心。这些日子,她在这宋家村里吃的苦头加起来也能够把整间屋子给填满了,她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的跟这些人周旋着,人有私欲,她也毫无计较,没想到他们还是步步紧逼,得寸进尺。

    这些日子,宋亦宣扪心自问,无一对村民做出不好的举动,就因为她家本是富足的,惹得众人眼馋,心心念念的冲着她家,三天两头不搞出些事情便不消停。

    “你这个短命的丫头,活该你爹把你扔到这间破屋子里,亏你还跟守着什么稀罕玩意儿似的。这般手脚不干净心黑的主儿,谁还敢要你?要我说,你就跟你那两个小癞猴崽子早早的收拾东西,滚出宋家村。”

    “咱们宋家村,养不起你这个白眼狼!”

    张晓霞咧着一张嘴,咄咄逼人,一口便是一个畜生,宋亦宣站在一旁,一双乌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小齐于小真两人缩在霍钰凌的身后,肉嘟嘟的脸上也显出几分怒意,小真捏了捏拳头,恨不得冲上去将张晓霞那张丑陋如猪的面孔揍得鼻孔朝天。

    霍钰凌板着脸,一张俊逸的面孔沉得像是一块寒冰,不由的渗人。

    那些挤在家门口的人越来越多,胆子大的,直接走到屋中。他们都晓得了张晓霞的暴躁脾气,和胖婶的如出一辙,目光不由得看向站在中间瞧着瘦小的宋亦宣,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心内纷纷一怔。

    哟,看这样子,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霍钰凌也将目光挪到她的身上,小齐龇了龇牙,跑到宋亦宣身旁,张牙舞爪像是挥着爪子炸毛的小兽,“阿姐才不是这样的人!”

    “哟,贼还不喊自己是贼呢,宣娘是不是白眼狼,这大家伙儿心里头跟个明镜儿似得,清楚的很,还用得着你这个小畜生来说?”

    张晓霞一张嘴可是厉害的很,瞧见小齐站了出来,看都不看一眼,嫌弃的别过头去。

    就在这个时候,宋亦宣突然笑了笑,张晓霞一愣,皱着眉头看着她,不明所以。

    宋亦宣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对着她肥肿的脸就是两个巴掌,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每个人的耳畔。那些摆着看好戏架子的人,嘴巴张的跟活生生塞了个鹅蛋进去似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张晓霞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扇的脑子嗡嗡轰鸣,她慢半拍的捂着脸,突然反映了过来,像是掐着嗓子尖叫出声,锐利的像是指甲划过玻璃刺耳。

    宋亦宣用手堵了堵耳朵,神色怪异的看着眼前面色扭曲的女人。

    “你这个贱丫头!老娘今天不抽死你我就不姓张!”

    张晓霞随手抄起身旁的凳子,红着眼就朝着宋亦宣的那张脸拍去。她早就看这张狐媚子一样的脸不爽许久,一板凳挥下去的时候,脸上是她都不晓得的狰狞,宋亦宣始终挺直着脊背,冷冷的看着那些冷漠围观的人,心内一寒。

    霍钰凌心一惊,脚步一踏,伸出手抓着宋亦宣的手臂就朝着自己的方向拉来。张晓霞的凳子扑了个空,极大声响的响了一声,那凳子的四个角顿时断了三个,凳角木块朝着上空飞去,直直砸到匆匆赶到这间屋子的人。

    “唉哟!”

    吃痛的一声叫唤,张晓霞本就因为宋亦宣好命的躲开了而心里不快,听到后面突然一惊一乍的叫声,板着一张脸转过身去,看到来人的时候,脸色一僵。

    只见村长拧着一张脸,神情痛苦,伸手捂着额头,而在他身旁的早已经蹲下身子将头抱的紧紧的人,不正是他的宝贝女儿宋小玉吗。

    “村……长……啊。”

    张晓霞突然的一阵心虚,她看着宋喜那一张铁青的面孔,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跳。眼珠子转了转,看着宋亦宣那一张什么表情也没有的冰块脸,突然想出了什么法子,先是捏着嗓子对着宋喜嘘寒问暖的,最后才进了主题。

    “村长啊,此事可不怪我,是那宣娘。她将我娘家为我陪嫁的上好绸缎给弄成了这一副模样,我今儿个便是来讨理儿的,没想到那死丫头竟然不承认,我一怒之下,才想着吓吓她,这可不当真,不当真。”

    张晓霞话里都是为自己开脱,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村长一家子,那她今后还怎么在宋家村里活哟。且不说在那些爱嚼杂碎的女人面前自己会被说成什么样子,想起家里那个大嫂,她就不由得一阵发抖。

    村长本来是闻声赶来,听说宣娘这儿又闹出了一件事情,问了宋小玉,宋小玉却说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心内疑惑,披起衣服就匆匆忙忙的赶来宋亦宣家里一看究竟,没有想到才刚一进门,就被一根木头桩子狠狠的砸到了脑袋。

    宋喜一摸头,活生生的肿起了一块大包。看着所有人瞅着自己额头上的包时,他狠狠的瞪了那些人一眼,一股怒火硬是从肝上腾的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