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家丑外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2001字

    脑子像是撞了南墙上,眼睛犯浑,头昏眼花的。她男人全身软塌在地上,一时半会儿使不出劲儿来,张晓霞得了这个机会就指着她男人破口大骂。

    “好你个贼汉子,老娘成日辛苦下田,养活你们一家子。让你舔着脸去老刘头家蹭酒,你怎么不说,看上他家媳妇儿了哈?真是一口饭养大一只白眼狼,你挖挖你的心,我哪一样对你不好,你如今竟然当着外人的面打我,我看你出去,良心一并被那狗给吞了!”

    张晓霞骂人可谓是一句句直戳人要害,她男人被嘲讽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竟然同张晓霞方才一个模样。他最痛恨别人拿着他无所事事说事,怎么了,他满腹学问,是那些下地干粗活的人比得上的吗?

    张晓霞听着,反而笑的更是离谱,白了他一眼,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他留下。学问?学问能够当饭吃?行,你有能耐,你就拿着那点儿能耐啃土去吧!

    她男人见状,一股气没地撒,怼着张晓霞吵吵囔囔,宋喜早就顶着一头包被宋小玉搀扶着离开这里,张晓霞夫妇两人吵的愈发的大声,突然一声重响,把两个吵的火热的人吓得不轻。

    “张婶儿,张叔,你们两夫妻吵架,感情是没地处儿,竟要借着宣娘的屋子来叫囔。莫不是胖婶儿生气,将你们赶了出来?”

    张晓霞脾气虽然不好,但是近十里的乡亲街坊邻居谁人不知,这胖婶儿比张晓霞更是厉害的很,那一身肉也不是白长的,持着菜刀眯着眼,硬是能够不喘气的追人十条街。彪悍的出了名了。

    正所谓山大王一阶压着一阶,如果说宋喜是土皇帝,那胖婶儿就是那武官,占山的夜叉。

    “小贱蹄子,我看你就是个犯煞的,瞧着晦气!”

    张晓霞听了宋亦宣的话,这才想起她还在别人的屋子里,这于礼法来说,太过于不合,哪怕她再怎么撒泼,宋家村大半的人都挤在这儿,她也不好发作,只得将宋亦宣瞪了再瞪,半晌还不解气。

    小贱蹄子,别以为就这么算了,若是你不给我个交代,有我张晓霞在的一天,就没有你的安宁日子过!

    张晓霞撂下一句狠话,拉着她男人的衣领就拖着往家的方向走,众人看也没什么好戏了,瓜子磕完了,也就纷纷散了去。今儿个虽然没有看到想看的,但是听了意料之外的事情,倒也不枉费他们站在门口许久。

    宋亦宣除了张晓霞进门时回了几句话,借着众人的口堵上她的那一张不干净的嘴,基本就是一句话也不曾说。

    一张脸惨白的模样,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见那些村民们走了,她默默的收拾那把被砸的残缺的椅子,清扫一地的瓜子壳,一言不发。

    小齐与小真二人也气的不轻,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让这两个小孩儿突然摸不清头脑,本来以为他们势必得跟张婶儿打闹一场,没想到她却先跟自家男人打了起来,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他们两人倒是打的火热。

    此刻瞧着自家阿姐默不作声的模样,两个小孩儿心内也是直打鼓,内心只觉得她受到委屈了,不说话。

    两人年纪虽小,但是脑子却聪明的很,再见过这么多丑陋的人心,比起寻常小孩儿来,明事理的很,两人从对方黑黝黝的大眼睛里看到了担忧,于是两人上前,一人揽着宋亦宣一直胳膊,另一人抢走她手中的扫帚。

    宋亦宣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小真手里拿着比他还高的长扫帚,扫着地吃力的很,拿在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儿都不含糊,虽然看着滑稽了些,将那地上的瓜壳准确无误的扫进了簸箕内,身子摇摇晃晃的,跑出去倒在了外头,然后笑眯眯的对着她露出了一口白牙。

    “阿姐,我把那些都扫出去了,咱们不忙活,先坐下来休息成不成。”小真比小齐年长一些,说话的口气故作老成。小齐听到哥哥的话,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宋亦宣看着两人乖巧的模样,心中的不忍逐渐涌上心头,原本忍耐强压下心头的情绪,此刻像开了闸一样。

    前世她行走在刀锋血口上,无牵无挂,每日只需要面临着枪林弹雨,踩过无数的尸体,见过无数的生死,内心都不曾有过半点儿松弛。

    她可以啃树皮,生吃随处可见的爬行动物,只需要虫子来补充蛋白质,亦可以用皮带上汗煮水补充身体日益渐失的盐分,什么苦她都受过。

    但是换做现在,有了牵挂,需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为了生计谋划日子,她不行,却在慢慢学着,她欲忘记过去,忘记那个在刀尖上舔血的她,甘心勤勤恳恳的从农家女做起,她相信依靠她的能力,也能够撑起一片天。

    可是,老天爷对她太过于苛刻,即便是这样,她也认了。四面楚歌,每个人都在针对她,觊觎她的家产,更是连两个尚幼小的孩童都不放过……宋亦宣闭上了眼,蹲下身去,突然紧紧的抱着眼前两个还在为她着想的孩童。

    眼泪沾湿了睫毛,顺着脸颊流到了小真的衣襟背后。

    霍钰凌从始至终负手站在身后,看着宋亦宣总是一副淡然的模样,此刻看见她无声的抱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想也不用想,也知道她在偷偷的流眼泪。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

    内心突然被猛的揪了一下,霍钰凌紧紧的皱着眉头,一手抓了抓隐隐作痛的心脏处,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开始疑惑,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

    李毅柒并未看见霍钰凌不太正常的神色,他的目光也定在宋亦宣的背影,并没有错过她一颤一颤的的后背,不忍的别过了头,默默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而此刻,宋翠翠正站在宋亦宣家门口的不远处,神色复杂的望着里头。她们家门大大的敞开着,里面的情况能够教人看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