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无畏迎战寻分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0本章字数:3033字

    “好,那今晚咱们便见个分晓。”

    宋亦宣笑的极为坦然。确实让胖婶儿不免心生疑虑,她表面上看着是气势汹汹的,其实心里头也渐渐的没有了底气。她有些狐疑的看了宋亦宣几眼,愣是没有从她的表情上看出来什么奇怪的,自我安慰说她不过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强撑着不让自己露馅儿,看好戏似得笑了一声。

    宋亦宣亲眼看着胖婶儿扭着膀大腰圆的身子回去了,那些准备看热闹的一脸兴奋的摩拳擦掌,回去的步调都是一蹦一跳的,看那神情恨不得将全村人叫出来欣赏这一场闹剧。宋亦宣木着一张脸,本来姣好的面容上有了一丝冷意。有的人心里还是存着些良知的,有些担忧的看了宋亦宣一眼,面面相觑,叹了一口气。

    他们自个儿都清楚,胖婶一家子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能够跟村长一家子扯上关系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平常见了也像是遇了瘟神一样,走在路上远远地瞧见了,也都转过头去自己忙活自己的,恨不得连影子都不要被他们碰到,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他们同情的看着宋亦宣,只能是摇摇头,觉得一个女孩子家生的再好,守着这偌大的房子,孤零零的在这村子里面,不惹人眼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一看就是城里来的大户人家,自从他们进了这个村子,就已经让那些恶狼给盯上了,自己要进这狼窝,还能够如何?

    总归一句话,这一家子,命不好诶。

    他们叹息归叹息,却是没有一个人肯为她站出来讲出真相。今儿个在门外瞧得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胖婶儿分明就是胡扯掰出一个理由,明眼人都看得明白,那些人却偏偏不敢上前为她证明些什么。只有一个,宋亦宣将目光转移到还站在原地,表情欲言又止的小哥。

    “这位小哥,多谢你出口相助。”

    那名男子听了宋亦宣的道谢,红了红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本来心里头有些愧疚,没想到宋亦宣突然朝着他说了话,小哥惊讶之余,有几分内心的惊喜,想起方才她竟然对着胖婶儿临危不乱,甚至还能从她眼神之中看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反倒是胖婶,被她的眼神看的一愣一愣的。

    “不客气,胖婶儿平时在村里头就作福作威的,狐假虎威,仗着自己长着一副彪悍的模样装模作样罢了,实际上不足为惧。”

    那男子摇了摇头,宋亦宣本来没有多在意,只想道一声谢再让他出去。此刻难得在这个村子里头见着一个敢真正对上胖婶儿的人,虽然刚才他好像被胖婶儿强势的话语给堵着了,但能够有这份心着实是难得,此刻也不由的多看了他一眼。

    “我平日里未曾见到你,你是这个宋家村的?”

    男子点点头,突然想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红了红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宣娘……我应当可以和她们一样这样叫你吧?我是隔壁村子的李二,听闻你是从外地过来的吧?不知道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宋家村儿和我们村离得不远,只是平日里两村人很少往来罢了。我有一个近亲在宋家村,小时候就常常跑到这里,对宋家村也熟了,小时候没少见过胖婶,她少有消停的时候。”

    噢,果然胖婶这样的性子是从前就有的。宋亦宣听完,只觉得一阵稀奇,听闻胖婶也不是这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不过是嫁给了欢叔才搬了进来,这样暴躁的性子怎么还能被村长给按捺着,在村里头安然无恙的?

    像是看出了宋亦宣的疑惑,那男子本来就不太想这么早就离开,脚底下像是沾了胶水似的,见状像是找到了留在这儿和她“促进交流”的契机,一张嘴就开始喋喋不休了起来。

    “这胖婶儿啊,原来还真不是这宋家村的。她同那张寡妇一样,都是从别的村子里嫁过来的,这不,张寡妇原本还是我们村的人。”

    “哦?张寡妇是小哥你们村的?”

    宋亦宣极快的捕捉到李二口中说的关键的字眼儿,李二自然是没有察觉到她语气里的异常,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来刚才胖婶儿说眼前的女子跟隔壁村的李屠夫有一腿,他就想笑,他怎么不知道,他的二叔和这个人有什么来往了?

    在场的人,唯一看明白整件事情的围观者就是他了。他本身就是胖婶儿口中李屠夫的近亲,李屠夫便是他的二叔。而那个张寡妇,原来在村子里也是颇有姿色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的二叔好上了,两个人如胶似漆,本来看着快要成亲了,却没想到张寡妇是个不守妇道的放荡女子,定了亲之后,没几天就跟了宋家村的男人跑了。

    这让他们一家子听说了,气的差点儿拿着菜刀追到宋家村来宰了张寡妇。可宋家村是谁的地盘?张寡妇也是个机灵的,知道宋喜在这村子里有权有势的,是这儿的头,一到宋家村就拿着从李屠夫家里骗来的银子哗啦啦流水似的送到他手上,这李屠夫一家子追到宋家村大门口的时候,才被不少人挡着拦着。

    据说张寡妇那天,还抱着胸,看好戏似的看着村门口闹腾。可惜好景不长,张寡妇跟的那男人突然暴毙了,吓得全村人一个措手不及,明明平日里瞧着好好的,这人怎么就说去就去了?一时之间每个人都怀疑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情,所有人都怀疑到了张寡妇身上。

    可张寡妇在她男人走的那一天,哭的哭天抢地,那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到了头七那一日,整张脸像是被恶鬼吸了精气,瘦了整整一圈,整个人看起来憔悴的很。

    她跪在灵柩面前,任人怎么说怎么劝都不肯起来。那些本来还怀疑她的人,都纷纷迟疑了,这张寡妇虽然名声不好,倒是现在这一副痴情的模样,让人想要怀疑也很难说的出口,你现在对着人家说她男人可能是栽在她的手上,谁信?

    后来,也不知道张寡妇是走了什么好运气,竟然挖到了玛瑙石,举起石子透着阳光,里头丝丝缕缕的脉络分明,美得很。张寡妇说曾经见过这个东西,若是放在外头,那些有钱的高官人家定然有看上眼的。

    果不其然,真有人瞧上了那一块玛瑙,掷了一百两银子,当时轰动了整座宋家村,这可是不得了的数目啊!听说当时张寡妇在村里走路,眼神都不带看人的,傲的几乎要翻上天去。她花钱的手笔也是极大的,重新选了一块地儿修缮了新的屋子,便用去了一大半银子,但这样也足够村里人眼馋了许久,比起不防风还漏雨的,多少人对张寡妇家望穿秋水。

    “那张寡妇……可还与李屠夫有什么联系?”

    宋亦宣听完李二所说的那一句话,总觉得其中应当是有什么联系的,想了想,便试探的问出了口。她对李二是否会回答这件事情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若是寻常人,一听到这个几乎是掏家底的问题,肯定会立马警觉起来,能够得到方才那一番线索,已经是在宋亦宣的意料之外。

    她是如此想的,在李二的眼中,却是截然不同的想法。宋亦宣年龄虽然小,但却是长了一副活生生的美色胚子,他李二在村子里待了那么久,何时见到过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一看到美人儿目光恨不得粘在人家身上,哪还有什么理性在,面对人家的问题,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嗨,那个女人,还时不时的来寻我二叔,两人天天在房子里墨迹。这不,最近又突然不来了,二叔生起了气,以为张寡妇又负了他,那几天都关了铺子,只有人家上门来讨肉的份哩。这不,放眼四方就只有我二叔是个屠夫,那些人那几天还得看着我二叔的脸色,着实好笑的很。”

    李二说话不知轻重,说着说着就朝着其他的方向去了,却不碍宋亦宣将这件事情理得清清楚楚,她谢过了李二,李二傻傻的笑了笑,心里反而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摆了摆手,很是谦谦君子的告辞了。宋亦宣自然是巴不得他离开的,扬起笑脸目送人家离开之后,立马冷了嘴角,转过身去,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霍钰凌斜靠在墙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明明年纪不大,却十分稳重,此时看起来,竟有几分蛊惑人。

    呸!宋亦宣自我唾弃的摇摇头,她是什么人?前世今生年龄加起来都过了四十的老女人,居然还在对美色垂涎,眼前的人可是个小孩子啊,再怎么俊俏也不是自己能够妄想的,再者,人家的身份可是摆在台面上的,在皇城之中生的,那便是十分尊贵的,她的内心再怎么民主,也不过是在他脚下俯首称臣;若是败了,与他有所牵连的,无论交情深浅,都是性命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