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计划进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2964字

    霍钰凌没有想到他不过是站在宋亦宣身后看到了整个过程,准备在她回过头来的时候作弄她一番,没有想到她看见自己的眼神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极为复杂的情感,像是在考虑着什么,他敏锐的感觉到,她望向自己的下一个眼神,开始有了异样的变化。

    这种发现让霍钰凌浑身上下就像是被火烧似的,非常的不舒服。他虽然搞不懂为什么宋亦宣的情绪变化会突然这么大,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他被她这会儿的复杂情绪所影响,极为的不痛快。

    宋亦宣心里变化极大,连带着目光也开始有些不同,她并非是讨厌或者排斥霍钰凌,他是她在这里交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友。只不过身份地位过于悬殊,考虑到他的背景还有势力,她只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多的趟这浑水比较好。

    只是……霍钰凌这突然铁青的面孔是闹哪样?宋亦宣忽然的就摸不着头脑了,他这性子也转变的太快了吧?宋亦宣有些疑惑的转过了身,刚刚关紧的大门,空无一人,眼瞧着也不像是遇见了什么事情,莫不是问题……就出在自己的身上?

    宋亦宣叹了叹气,她堂堂一个二十世纪优秀的佣兵,如今竟然要为这些无聊的事情感到烦恼。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不争的现实,缓和了目光,又如平时的模样。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站在这儿?”

    霍钰凌从始至终就这么看着她,宋亦宣一直保持着的笑容被他一双眼睛盯的险些现了原形。她僵硬的扯着嘴角,心里却在冒着冷汗,霍钰凌的眼神怪怪的,根本就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心中不由得暗骂,这小子未免也太精明过头了,估计自个儿这副模样十有八九都被他看出来了。

    眼睛溜溜的转了一圈,心想伪装既然被他识破,倒不如来个转移话题。想了想,决定把今天正午胖婶来闹到傍晚的事儿同霍钰凌说了一遍,霍钰凌的神色果然缓和了许多,不在用那令人后背发凉的眼神看着她,微微低着下颔,认真的思索着。

    宋亦宣只觉得十分的难得,若是平常,霍钰凌根本就不会受她的影响,势必会将方才那件事追究到底。

    没想到她的一个话题,就让他轻易的撇开了刚才那件事。这样想着,心里也有一些愧疚在,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实意的在帮助她,而她自己呢?

    好像只顾着自己,若是说回来……他也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自幼就被送往离皇城千里远的铮翼军中,被逼着成长,鲜少有与同龄人在一块,反而多了几分英雄气魄。

    宋亦宣自这一世有了家庭,有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前世一颗无所畏惧的心也渐渐的被这些温暖所包围。看霍钰凌时,虽然先用了最理性的想法去思考其中的利弊,但终究是感性让她开始不忍,只觉得自己不应当如此。

    于是看向霍钰凌的笑容,的确是发自内心的...

    只可惜霍钰凌却没有注意到,他想着宋亦宣方才所说的话,皱着眉头。欢叔与张寡妇苟且,胖婶闹的全村人不得安宁这件事早已经过去了,如今胖婶儿为了找宋亦宣一家的麻烦,好让村长出钱替自己还债而重新搬用了出来。

    霍钰凌下意识的看了宋亦宣一眼,宋亦宣有些疑惑。她的模样的确生的好,若是放眼京城内,是属于那种在百花丛中也要多看一眼的类型,在这个全是下地种田手握镰刀锄头的地方,有一个长的白白嫩嫩如花儿一样的姑娘自然惹人妒忌。

    这儿的人没有多大的想法,最容易别人说什么,一起哄,一下子就觉得事情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宋亦宣即便行事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但是,一旦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哪怕是晚上睡觉翻了个身也会被人家添油加醋在村子里大肆宣扬。

    宣扬……?霍钰凌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立即一拍手,双眸放光,欣喜的抬起了头,突然想这副模样与他方才刻意板着一张脸太过于维和,于是咳了咳,意图掩饰过去。宋亦宣将他一系列难得孩子气的动作尽数收进了眼底,并没有戳穿他,只是笑眯眯的看着。

    风水轮流转,反倒是霍钰凌被她看的一阵心虚不已,面子上总还得硬撑过去,两人都装作谁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样子,笑的笑。

    “咳咳……既然那个胖婶想要借那件事的余温未褪就此污了你的清白,势必要在全村人面前吆喝一嗓子。你不妨将计就计,找出其中一丝不对的地方,不管对还是错,只要添点墨,把它渲染一下,再放大到众人的面前,这件事情就会不攻自破。”

    说完,他还有一些担心。只觉得宋亦宣从来没对那些欺负她的人还手过,只是一味的辩解,让自己脱离险境了之后再独善其身。这样明哲保身的方法,霍钰凌曾经对此嗤之以鼻的很,这样的办法实在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在这个狭隘的山村与恶人斗智斗勇,为自己赢得一方天地才能够得到平静的生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霍钰凌自认不是那博爱极善之人,连自己的性命和一生都无法完全掌控,还有什么资格去守护其他人,可是在他眼里,宋亦宣不同,似乎是个好性子的,从来不想去伤害别人。

    可让他十分意外的是,他这一番极其委婉的话,宋亦宣不仅听得一清二楚,反倒还问他具体应该要怎么做,惹得霍钰凌抬起眼眸看着她,不由得问出了心里憋了半天的疑问。

    “你真的下了决心去对付他们?要知道,你平常都是避开与他们争吵的。”

    “明哲保身固然好,但是抵不住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麻烦,总不能一直忍气吞声,还被人当软柿子捏吧。”

    霍钰凌听完后点点头,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惹得宋亦宣有点想发火,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撸起袖子把眼前笑的一脸得意的小子痛打一顿。

    但是在她听完了霍钰凌的计划之后,斜睨了他一眼,不由得心生赞叹,哪里还有刚才不平的情绪,笑脸相迎都来不及。

    果不其然,胖婶儿一出了宋亦宣的家门,就站在村子口的大树下嚷嚷着嗓子,不一会儿那颗大树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宋翠翠听了,又气又急,连忙来到宋亦宣家门口,敲了敲门,家里头却只有小齐与小真在,两人都说刚刚宣娘和霍钰凌骑着骡子出门去了,她看了看天色,连忙赶到了村门口,总算见着两人的身影,只不过追是追不上了。

    她望了望两人的身影,宋翠翠一边疑惑着,又探探头瞧着村口大树下挤堆的人群,耳朵听着大家谈着胖婶家那档子事儿,原本对宣娘不利的事情突然又转了个风向,说是张寡妇自己不长心,本来勾搭别村的人,又勾搭到欢叔身上,不清不楚的很,宋翠翠稍稍的把心放下了一些。

    这个时候了,瞧着宣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应当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了。再者,她身旁还有霍钰凌,那可是她未来的夫家,依她最近对霍钰凌的打量,也不像是个薄情的男子,瞧着有本事的很,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袖手旁观。

    宋翠翠暗自心里想着,像是吃了一枚定心丸,

    两匹小骡子拉载着人,蹄步踏前,晃悠悠的沿着黄土泥地走着。霍钰凌嘴里叼着不知从哪儿来的狗尾巴草,唇齿微动间草根上下晃动,毛茸茸的,看着很惬意。

    宋亦宣的目光从他嘴唇边移开,看向他,想起了不久前他说的那个点子,忍不住开口,“咱们现在是要去找那村里的李屠夫?”

    “要不然呢?”霍钰凌嘴里含着草,一句话说的模糊不清,他神色从来没有变换过,对于此事他压根就没有将其放上心。

    宋亦宣看了他一眼,却是低下了头。

    “从李二的口中听着,我就瞧那张寡妇那件事情不对,李屠夫听着似乎还不知道她与欢叔苟且的事情。而且此事是胖婶儿无中生有编造的,若是说成了,张寡妇也能恢复些清誉,往常若是出了这档子事儿,哪怕是井水不犯河水,张寡妇也总是头一个冲上去叫囔。”

    可是,这样一箭双雕的好事儿,张寡妇怎么没有出现呢?不过这样正好,给了她顺利进行计划的正当理由。

    宋亦宣光是想着就很开心,脸上有了笑意。看向霍钰凌的目光越来越满意,果然,好吃好喝伺候着眼前这个小祖宗也不是白做的,至少关键时刻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用处的。宋亦宣自动忽略了从前霍钰凌出手为她挡去的那些事情,将今日列为他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