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寻李屠夫破伎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081字

    霍钰凌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也不管宋亦宣在想着什么,靠着堆积起来的稻草,竟是阖上了眼,小息了起来。

    骡子没有鞭子赶着,行走的步伐是慢慢悠悠的,宋亦宣担心这样走下去都过了正午,用力的朝着骡子屁股一拍,骡子叫了一声,骡蹄子踢踏声渐渐急促。

    车轮子本来缓缓滚着,碰到石子也没什么晃动。这骡子一被驱赶,轮子也快速转动了起来,乡间农道上的碎石子多,车身一下下的磕碰霍钰凌唰的睁开了眼,背上像磕着什么,倚靠着不舒服了,起身挪了挪位置。

    他看着宋亦宣从驴屁股上收回来的手,顿时了然。

    宋亦宣看着前方,耳朵却听到了身后男人悠悠的一句——

    “女孩子家太悍了不行,这骡子是有多遭罪啊……”

    宋亦宣没有回头,手却是狠狠的掐了霍钰凌的手臂一把,霍钰凌嘴角一抽,也便没了声。

    到了李屠夫所在的处所,宋亦宣拉了拉骡子身上的绳子。骡车一停,宋亦宣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霍钰凌倒是不紧不慢的,缓缓跟在她的身后慢慢走着,只有视线离她远了些时,他才稍微加快了脚步。

    宋亦宣有些气喘着走到一户紧闭的农房前,从窗子外朝内望着,黑黝黝的一片,看不出什么门道来,只得敲着那扇大门。

    “李屠夫!李屠夫!你在家吗?我是隔壁村的宣娘啊!”

    一直敲着没人应,宋亦宣却也是不管不顾的,她方才瞧见从房屋后缕缕飘出的柴火烟,料定李屠夫一定在家,一边喊一边敲着。

    兴许是被敲喊的不耐烦了,从屋里头传来一个男人很是不耐烦的声音。

    “来了来了,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安生。要买肉,到街口等着,来这儿吵什么吵……”

    李屠夫心里不爽,开门时骂骂咧咧的,当他拉开门看到宋亦宣的脸时,面色有些怪异。

    “这不是隔壁村的宣娘吗,今儿个怎么早早的来了?”

    “李屠夫,这一大早的来叨扰,是宣娘的不是。但是此事关乎宣娘的性命,还请施以援手,帮宣娘一个忙,宣娘感激不尽。”

    原本以为是什么事情,没想到却扯出了性命二字来了。李屠夫尽管睡的有些神志不清,更像是被那两个字泼了一盆冷水,神情异样。看着眼前这丫头,好歹也是个懂礼讨人喜欢的,听一下也无妨。

    宋亦宣晓得了李屠夫的意思,心内一喜,但面上涌着几分愁容,突然变得委屈了起来。

    “李大哥你有所不知啊,前日宣娘不过是想去家里那块芦苇地散散心,却不晓得突然撞见了欢叔同张寡妇苟且,便好心的跑去提醒了胖婶儿。”

    “没想到胖婶儿竟然一口要定是宣娘,宣娘便是百口莫辩,这不,我未来夫君也恼了,知晓平日里李大哥好心接济张寡妇,就随着宣娘要来问个清楚。”

    宋亦宣将两人的关系说的好听隐晦,但李屠夫一听,哪有不知道的道理。听着她的话,顺着她颤颤巍巍的目光望去,果然有一名男子站在她身后,此时也不顾什么她未来夫家不夫家,一听到张寡妇同欢叔鬼混,声音马上大了起来。

    “什么!你说她居然跟那个老男人鬼混?”

    也不怪李屠夫惊讶,他屠宰生意做多年了,拿刀的活儿多了,身体便壮了些。而欢叔整日无所事事,在胖婶儿的菜刀下绕着村子抱头东跑西窜,一身肉又老又垂的,哪家女人愿意多看几眼?宋亦宣低了低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啊,千真万确,宣娘亲眼所见。”

    李屠夫气归气,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一副委屈模样的女子,低着嗓音,“宣娘,此事我帮不上帮你什么。”

    “李大哥先别急着拒绝。宣娘知晓李大哥不信,但是事关清誉,若是宣娘名誉不保了,便随拿个三尺白绫去了也罢,但李大哥真心实意地养活张寡妇,却看着她狼心狗肺,就算李大哥忍着,宣娘也觉得不公平啊。”

    李屠夫的心事被宋亦宣舌灿莲花样搅得愈发的心神不宁,想起本来在他怀中的女人,突然转身跑到别的男人身下……他是个急躁性子,被别人这么添油加醋的一提,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宋亦宣心想着事儿估摸着就快成了,李屠夫举棋不定,犹犹豫豫的也不知道在顾虑个什么劲儿。于是宋亦宣决定朝他扔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越早逼迫他此事大半就能成了。

    “李大哥,宣娘倒是想了一个法子。宣娘也知晓李大哥不尽相信我说的话,要不然咱们如此……李大哥你这样这样……然后……”

    待宋亦宣嘀嘀咕咕的跟李屠夫说了些什么以后,李屠夫这才顶着一张半信半疑的脸,他没有多少脑子去想这些东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好还是不好,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坏处。于是点了点头,这才答应了。

    宋亦宣这才真正发自内心的笑了笑,朝着李屠夫颔了颔首,理了理衣角,准备转身就离开了。没想到李屠夫屋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继而听到了锅碗瓢盆乒乒乓乓摔落在地上撞击的声音,紧接着几声哎呦哎哟的痛呼声,宋亦宣听得眼角一抽。

    李屠夫原本站在门口也准备朝着屋内走去,正巧撞见了屋里头的“惨景”,他立马黑了脸,朝着屋内大跨步走去,伸出手揪着摔在地上摸着屁股喊疼的人,低沉着嗓音呵斥,只听到里面的人说了什么,李屠夫这才松开了揪着他领子的手,脚步声噔噔跑到门口,见到宋亦宣还没有走,一双本来已经暗下来的眸子又重新亮了起来。

    “宣……宣娘啊……原来是真的来了……”

    宋亦宣回头一看,原来是李二,她突然想起了李二就住在李屠夫的家中。因此对他笑了笑,看的李二又是一阵脸红,支支吾吾愣是蹦不出什么话来。宋亦宣本就赶时间,见李二这副模样,看是要搭讪的样子,此刻也没有多大的耐心陪着他浪费时间,再一次朝着李屠夫告别。

    她摆了摆手,直接转过了身去,李二见宋亦宣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唉!唉了几声都没能说出一句挽留的话。李屠夫在后头看着眉头紧皱,他看着李二长大,哪里不知道李二在想什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走上前去狠狠的给了李二一个暴栗,李二疼痛的一阵乱叫,挥舞着拳头反抗。

    李二这一点手紧哪里是李屠夫的对手?李屠夫反手一抓就把他的胳膊牢牢扣住让他动弹不得,看着李二有些恼怒的模样,一下笑出了声。

    “连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想学老子找女人,小样的养你这么多年,一点儿出息都没有。”

    李二被李屠夫这一番直白的话呛得红了脸,这下真的哑口无言了,想着有些恼怒的挣开了被钳制的手,突然有些颓败,气恹恹的摇了摇头。

    “是,不比二叔对那早就跟了别的男人跑了的张寡妇,藕断丝连。”

    李二和李屠夫有时候一时兴起,也会跑到村子门口听云游的说书人说书,一来二去文绉绉的词语学了几个,李二这么一说,李屠夫哪有听不懂的道理,他脸色一变,有些难看的看着明显颓废的李二。

    “这事儿就只有老子被蒙在鼓里?”

    “二叔,我也是昨儿个去宋家村听到那村的胖婶儿说的。”

    如果是胖婶儿,那这事估计假不了了。李屠夫铁青着一张脸,目光时不时的瞟向不远处立在木桩子上的斧头,李二无意间瞧见李屠夫的视线,吓得从地上一蹦三尺高,连忙跑到那根木桩子旁,脸色唰的一阵白,连连摆手,一张脸又被涨的通红,那还有什么萎靡不振之像,吓都被李屠夫吓精神了。

    “不可不可……”李二断断续续的说着几个字,李屠夫没有反应过来,哭笑不得,拍了李二的头一下,笑骂他想的太多了。李二摸了摸头,讪讪的回了一个苦笑,李屠夫看着宋亦宣离开的方向,再看了李二一眼,李二疑惑,李屠夫叹了一口气,拉着他就朝着宋亦宣的方向走。

    李二一愣,又惊又喜,连忙对李屠夫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这人平时看着一本正经,身材魁梧,任谁都不敢靠近,但说到底还是他的二叔啊……

    李屠夫感受到李二的目光,抽了抽嘴角,大步的朝前走着,不过一会儿就追上了离开的宋亦宣。李二本来还挂着微笑,顺着李屠夫的目光转过了头去,结果看到宋亦宣身旁的人时,脸上显然没有原来那样欣喜,而是皱了皱眉头,问她身旁的男子是谁。

    李屠夫斜睨了李二一眼,告诉他这是宋亦宣的未婚夫。李二的脸瞬间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不可置信,李屠夫又拉着他窜过已经有两米高的麦田中,窸窸窣窣一阵摩擦的声音,两人走到了行走在小道上的宋亦宣与霍钰凌前面,李二不死心,拨开了一点缝隙,透过一看,见着霍钰凌的面容以后,呼吸一屏,一时之间竟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