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胖婶败落引众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394字

    李二这儿发生了什么,宋亦宣是不得而知的,她在与霍钰凌返回的路上,两人交谈着,根本就无暇去注意到其他的细节。在经过一片高高的麦穗时,她豁然停下了脚步,顶着比她高出许多的麦穗,突然怔怔的看着。

    霍钰凌奇怪,目光一扫这大片大片的麦穗田,似乎是想到了宋亦宣心内所考虑的,他可不认为宋亦宣突然盯着一处只是为了发呆,自然立马知晓了她的意图。挑了挑眉,伸出手指了指其中一个方向,若有所思。

    “你想要种麦苗?”

    宋亦宣点点头,跟他一路分析了宋家村这片地方的利弊,例如好处,按照现代地理所说的,便是纬度低,丰水地带,水源充沛,光照又充足,被宋家村糟蹋了这么好的种植条件,着实可惜的很,宋亦宣一直就惦记着这件事情。

    霍钰凌听完她说的话,虽然她的描述极为奇怪,不像是他们所使用的语言,但是她讲的每一个内容他理解的非常清楚,点了点头,虽然他并没有太多耕种农田的经验,但是在铮翼军中与不同身份的士兵相处,却是学习了不少的。宋亦宣说的耕种条件句句在理,既然她想耕种,他说什么都会支持的。

    “既然你想要做这件事情,那就先排除障碍吧。”霍钰凌双手环抱着胸膛,宋亦宣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而在两个人身后,躲在高高的麦田里的李屠夫与李二各自流了一身的冷汗,两人不说,自然是不知道对方现在的模样。李二眼神之中只有一些震惊,方才那个跟在宋亦宣身旁的男孩,手指准确无误的指向了他们掩藏身子的方向,若单是如此,那还可以当做不过是巧合罢了。

    可是李二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男子眼神直直的与他对上了。

    李二咽了咽唾沫,他哪儿见过这样的人,视线对视上的那一瞬间,仿佛全身上下流动着的滚烫的血液都停止了一般,半天过后直到被李屠夫摇晃着身子才回过神来。

    而宋亦宣与霍钰凌两人回到了宋家村,那时候人潮已经挤压的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透过人潮,能够见到几张熟悉得不能够再熟悉脸,正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味,盯着她的模样,总是有着看到猎物的时候势在必得的自信。

    宋亦宣丝毫不畏惧他们的目光,反之对其嗤之以鼻。这群人看来是迫不及待的想让自己身败名裂,最好永远滚出宋家村了,只可以,天不遂人愿,她宋亦宣不肯走,他们能奈她何?

    见着了宋亦宣,人群之中又再一次得沸腾起来了。

    胖婶儿远远的就看到了宋亦宣,抓起了在一旁蹲着,穿着破烂,畏首畏尾的张寡妇,哪里还有平日里光鲜亮丽的模样?在宋亦宣家来之前,村子里的男人无一不是对她虎视眈眈的,如今这一副模样,看着极为憔悴,估摸着是受到胖婶儿不少的“关爱”了。

    “哟,这不是宣娘妈?竟然还晓得回来呀?啧啧啧,我以为你听了我那些话之后,早早的拉着你的未婚夫逃离了宋家村,我就说,宣娘怎么会那么轻易临阵脱逃哦,抛弃家中的两个尚未长大的弟弟。”

    胖婶儿这句话说的好听,还不是暗地里阴着讽刺她,这都被设了套了,明摆着宣娘不想来也得来,胖婶儿得意洋洋,她现在已经十足的认为,无论宣娘怎么辩解,众口难调,再也不会像上次一样,一张嘴皮子就能蛊惑那些人。

    “大家伙儿听一听啊,这张寡妇说的话,句句实情啊!”

    胖婶儿向杂耍一样,转眼间,一群人被唬的头脑发热,一阵欢呼。张寡妇在众人“期待”的情况之下,这才颤颤巍巍的抬起了头,对上众人的目光,像是触了电一样,朝着身后缩了缩身子。

    胖婶儿等了半晌,皱了皱眉头,扭过身子看了张寡妇一眼,她自欢叔那件事情暴露了之后,日夜囚禁这张寡妇,吃喝都在她的控制之下,原本说好了的事情,怎么关键时刻愣是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她心中恼火,一脚就朝着张寡妇踢了过去,张着嘴骂骂咧咧,无非是不中用不成器什么的,不仅宋亦宣,就连其他人也皱着眉头,看不下去了。

    张寡妇被打怕了,甚至不敢对上胖婶儿那一张凶神恶煞肥硕的大脸,这才恍然想起了她在来之间揪着她的领子说了些什么,连忙像吐珠子似的说道:

    “我说!我说!那日……那日其实是宣娘找了我的姘头,也就是隔壁村的李屠夫,被我发现了以后,反倒劝我来找胖婶儿家的欢叔。我……我哪里敢,宣娘就威胁我,仗着她家男人和那个叔子有一身武艺,我一个弱女子能够干什么呀,就在无奈之下,受着她的胁迫……”

    她话说完,胖婶儿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她看向宋亦宣,认为她这下子没有办法辩解了。那些待在大树底下的村民,都不由得面面相觑,看着宋亦宣,再看看好像有些神志不清的张寡妇,没有胖婶儿想象之中闹的沸沸扬扬,反倒是一个接着一个朝着她投来了怀疑的目光。

    宋亦宣听完,几乎快要笑出声来。她还真是高估了这个胖婶儿,还以为她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出来,单凭着一个被她囚禁到神志不清的张寡妇能够做出什么?就她一开始打骂张寡妇那一番行为来看,就已经失了所有人的心。

    想着想着,她竟然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枉费她跑了那么远的路去隔壁村寻找李屠夫,看来这一番心思就这么白费了。依照目前这个情况,说不定李屠夫都不用出现,她单凭着嘴皮子就能够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霍钰凌打了个哈欠,根本就无心去理睬眼前这一桩混乱又愚蠢的事情,忽视掉那些粘在他身上令人不适的目光,寻了不远处一僻静地方,三两下爬上了树,在几个女子惊呼下,安稳的坐在树杈上依靠着树干,阖眸栖息。

    宋亦宣并没有理睬霍钰凌此刻做了什么,那些女子无端的惊呼也没能夺走她的视线,她冷冷的看着胖婶儿,伸出手指向张寡妇,嘲讽的一笑。

    “胖婶儿,敢情您折腾了半天,不仅把宣娘当做傻子来看,更是将这村子里的人都当做白痴一样随意戏弄,村子里谁人不知,张寡妇自被你撞见了她与欢叔的苟且之后,就被你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囚禁在一处地方。”

    “张寡妇从前是什么个模样,想必大家都清楚。胖婶儿你如今突然将她领了出来,告诉所有人,这个唯唯诺诺,眼神畏缩,已经是个惊弓之鸟的胆小女人,就是那个大嗓门张寡妇,她能够站在您面前任你踹骂,大家伙儿都想想,这可能吗?

    这可能吗?当然不可能?被宋亦宣这么一提,所有人倒是一致的将目光投向了站在胖婶儿身后蹲在地上蜷缩着的张寡妇,平日她要是被众人这么看着,早就站起来叉着腰把在场所有人一个个骂过去了,哪还能是这么一副模样?”

    “胖婶儿,你叫这么个神志不清的人来诬陷宣娘,宣娘着实受不起这份厚爱。”

    轻巧的几句话,一下子就彻底揭穿胖婶儿自以为完美无缺的计划。她感受到众人愤怒的目光,一向极为嚣张跋扈的她也有一瞬间的慌神,要知道,她再怎么彪悍,也抵不过下面几百只眼睛盯着她看。

    原本准备前来看好戏的村长,此刻也黑了脸。这胖婶儿一家脑子果真是长在了腰上,关键时刻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偷鸡不成反倒被蚀了米,脑子是有多愚钝才会办出这样的傻事,他愤恨的跺了跺脚,目光都没有看向胖婶儿,甩甩衣袖愤怒的离去。

    那些原本兴致勃勃前来看宋亦宣好戏的,没想到事情不过一眨眼就换了个风向,心中料想这下子什么好戏都看不着了,谩骂了几声,借着人潮拥挤,这才躲着众人的视线离开。

    独留胖婶一个人在大树下接受众怒。

    “哟,胖婶儿,不是我说你,您都老大不小了,还是赶紧消停一会儿吧,整天闲的慌,来折腾我们这一群人。胖婶儿,我们可没有你那么多心思,得了,农活还没干呢,就被你折腾一番,你不觉得有什么,我都替你臊得慌。”

    “就是啊胖婶儿,你这可就不厚道了,人家小姑娘好好的,你非要毁人家清白。”

    “你自个儿早早的嫁出去,人家宣娘还没出嫁呢。不能看人家如花似儿的小姑娘,你就看不上眼处处针对吧,这人心啊不能太黑,瞅瞅张寡妇那副样子,说不定就是前面自个儿兴风作浪作的,指不定下一次啊,风水轮流转呢……”

    台下一群起哄的都是早早就看不惯胖婶儿平日里作风的,如今见着了张寡妇的模样,心里渗的慌,好好一个人,要怎么才会成了现在这一副鬼样子的?

    胖婶儿那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平日里只有她吼别人的份儿,那有自己被众人怼的理儿?她越想心里就越不平衡,虽然说她是彪悍,但毕竟还是个在三纲五常压迫下的女子,骨子里总是有几分卑劣,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

    下头的人批判的越大声,胖婶儿一双眼眶红的越快。她那受过这样的气,心中慢慢憋着,耳朵里充斥的都是那群人毫不留情的嘲讽,突然不知道谁,从人群之中举起一只手,拿着个臭鸡蛋就往她身上砸,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

    胖婶儿自个儿也愣了神,她目光有些呆滞的,眼睛缓缓朝着胸前望过去,当她看到那蛋白夹杂着蛋清从她衣裳上一滴一滴滚落下去的时候,终于忍受不住,尖声大叫。

    这一声尖叫吓坏了不少人,在胖婶儿身后的张寡妇四肢都贴在地上。胖婶儿突然一声尖叫,张寡妇一个激灵,从地上窜了起来像是疯了一样抓着脑袋绕着大树下跑着,两人这“一唱一和”,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