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断张寡妇后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100字

    他不知道?他竟然不知道?他……难道不是知道了以后,愿意原谅她所以才赶过来见她的吗?难道事情不是这样的,李屠夫前来宋家村,不是关怀,而是来……质问的?

    张寡妇的心一下子慌了,她原本在想他是知道的,所以才赌李屠夫这份“感情”能够为她所用。却没有想到出了岔子,李屠夫竟然对此事全然不知情?她倏的抬起了头,看到的是李屠夫眼眸中无尽的失望,眼皮狠狠的一跳。

    张寡妇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像是被什么堵着一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一副模样落在李屠夫的眼底无异于默认了此事,他一时之间怒火中起,这个女人把他当做什么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一个可以领到银子挥霍的手段?

    李屠夫的怒火在心中燃烧着,看着张寡妇现在衣衫不整,顿时想到了别处去,脸色突然变得铁青,他沉着脸,出声问张寡妇之前不在的那些日子去了哪里。张寡妇何曾见过李屠夫这一番模样,阴沉沉怪吓人的,便哆哆嗦嗦的说出在胖婶儿家,结果话还没落下,脸上结结实实挨了李屠夫两巴掌,嘴角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一张脸高高的肿起。

    张寡妇被扇的头昏眼花,分不清东西南北,天地都好似在她的眼前一阵晃动。她抖动着身子,此刻的她像一只惊弓之鸟一样瑟瑟发抖,生怕李屠夫再落下一个巴掌来,她定会一命呜呼。连忙后退了好几步,明明此事是她的错,此刻偏要死鸭子嘴硬,强撑着面子怼上了李屠夫。

    “李大哥,你莫不是忘了咱们两人之间的旧情。你这巴掌落在我身上,也不怕我伤了心。”

    “我呸!张玉儿,我先前怜你孤身一人真心待你,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是狼心狗肺?那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啪”的一声,又是清脆无比的巴掌声,继而传来张寡妇又哭又骂的声音。

    躲在一旁房屋转角的宋亦宣听着这响声,咂了咂嘴,摇了摇头。回头望向倚靠在墙角打着哈欠的霍钰凌,顿时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霍钰凌今日东奔西走累了,睡意朦胧的很,感受到宋亦宣不怀好意的目光,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脸防备的看向她。

    宋亦宣却是笑了笑,难得讨好的模样,询问着他为何能够料到此事根本就不需要李屠夫出现在众人眼前,只需要在最后一刻知晓张寡妇的“野心”便好。

    没料到霍钰凌听完之后,眼角微微上挑,很没有风度的白了她一眼,挑了挑眉,一副全天下傻子都知道的事情她居然不知道的模样,让宋亦宣恨的一阵牙痒痒。

    好在霍钰凌最后开了金口,向宋亦宣解释这件事情。

    “一开始我就在猜测胖婶会怎样去陷害污蔑你的名声,既然说的出口,那就必须有证据,想来想去,能够让她利用的无非就是村子里的那几个人,他便在出去散步消食的时候,顺便去胖婶儿屋中一探究竟,没想到,却看到她鞭打张寡妇那一幕。”

    后来想起,张寡妇已经连续十几天都没有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原来早早的就被胖婶儿逮到关在自家的小黑屋里头折磨了。

    “那么你早就发现了张寡妇的疯疯癫癫是装出来的了?”

    “废话,她那么一丁点儿拙劣的伎俩,连入眼的资格都没有,也就骗骗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罢了。”

    宋亦宣眨了眨眼睛说道,是,所有人在大名鼎鼎声名显赫英勇无敌的霍三公子面前都是庸俗之辈,不值得一提。

    “咦,你竟然看出来了?”

    霍钰凌兀自说着,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颇有些惊讶的看向宋亦宣。宋亦宣面无表情,霍钰凌这才感慨了一句——

    “看来你也就比她们好上一丁点。”

    “你还是快说吧,我怕我忍不住会突然动起手来。”

    “发现了胖婶儿屋中囚禁了张寡妇,就能够轻易的猜出胖婶儿那种没有脑子的人会干的栽赃是什么事儿。让你找李屠夫,不是为了帮你解那个胖女人的拙劣圈套,而是让你断了张寡妇这个人会惹来的后患。”

    霍钰凌慢悠悠的说着,最终才摸了摸腹中,转过头来,一张精致的俊脸此刻显得有几分委屈。

    “话说完了,我们可以回去吃饭了吗?”

    宋亦宣原本还在他那一句“断了张寡妇这个人会带来的后患”而一时晃神,直到对上他那一张面容,才回过神来吓了一跳。

    这才后知后觉的点点头,看着他很是满意的朝前大步走着,一点儿皇室子弟的架势都没有了,在这些乡村生活的时日里,活脱脱变成了乡野少年,唯一不同的,就是骨子里那与生俱来谁人也模仿不来的高贵气质。

    回到屋中,小真与小齐两人跑了上来,今儿个胖婶儿来找他们阿姐麻烦这事儿两人也听的八九不离十了,连忙围在宋亦宣身旁嘘寒问暖的,事无巨细的问了一遍,让宋亦宣是哭笑不得。当她走进了屋中,看见桌子上摆满的菜色,一时愣怔,看着一人抱着她一只胳膊的两小孩,有些疑惑。

    “小真,小齐,这一桌子菜……该不会是你们做的吧?”

    宋亦宣指了指桌上的菜,小真与小齐摇了摇头,宋亦宣还有些茫然,继而突然恍惚大悟过来——这应当是宋翠翠前来帮忙弄的。霍钰凌已经坐在了桌子前面,筷子夹起菜尝了一口,显然已经知道是谁准备好的这一桌饭菜,夹了一片菜叶,对着宋亦宣晃了晃。

    “有时间多和人家学学,瞧你做的那一堆东西,那是人能够吃得吗?”

    若是往常霍钰凌逮到机会就会出口刺激宋亦宣那么一两句,小齐与小真总是要帮衬着几句,而如今听了这句话,却是极为一致的沉默了起来,默默的松开了抱着宋亦宣的手,朝着霍钰凌的方向挪了挪,小眼神望着宋亦宣,很是诚恳。

    “阿姐,别怨我……其实霍家哥哥说的,还是有那么一些道理的……”

    小齐没有出声,只是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霍钰凌早就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直指宋亦宣做的饭连自家亲弟弟都嫌弃的很,宋亦宣抖了抖手,直径将所有菜盘子都拢到自个儿面前来,看着霍钰凌一时僵住的脸,笑的得意。

    小齐与小真两个人也是见风使舵的,谁占了上风两只脚噔噔噔就跑到谁的身旁。霍钰凌看过去时,两个小家伙已经正襟危坐在宋亦宣的身旁,抬头迎上宋亦宣略带挑衅的神情,霍钰凌一颗较真的心又被激了起来,拿起筷子在桌面上开始‘风卷残云’,气势利落,凡筷子经过之处,尤若蝗虫过境,惨不忍睹。

    一顿饭吃的像是大战三百回合了一般,霍钰凌满意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虽然他只抢到了一半,但是眼前这个丫头的武艺倒是精进了不少。他于是很快的归结于自己教导有方,才使得她进步飞速。

    宋亦宣没有理睬霍钰凌的自娱自乐,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时兴起,有些好奇的问道。

    “霍钰凌,你我第一次见面时,你说过,你曾经见过我。此事,我为什么没有印象?你是什么时候见到我的?”

    霍钰凌听闻,懒懒的抬起了眼眸,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一个轻微的饱嗝。在宋亦宣略显嫌弃的目光下,慢慢悠悠的,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半晌才挪动了一下手指头,一副极为高深莫测的模样,宋亦宣心中一动,朝着前方凑了一凑。

    “这个嘛……不告诉你,等你自己想起了,再说。”

    宋亦宣几乎栽倒在桌面上,双手有气无力的撑在桌面上。她自穿越过来了之后就几乎没有了以前的记忆,不用说与他相识的场景了,就连这幅身子的爹娘长什么模样,在来宋家村之前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但是即便这样,她还是能够以年龄太小在宋家村受了刺激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为由,如此想来,若是霍钰凌或者其他人问道关于她以前的事情时,也能够敷衍一二。

    只是……从前?宋亦宣想了想,霍钰凌乃当今圣上所出的三皇子,幼时势必是养在皇城之中,再便是最为繁盛的京都了。她与他见过?那就代表着从前宋亦宣的身份应当是不低的,至少能够在京都内生活,据宋翠翠先前所言,她的娘亲似乎是一个大家所出的闺阁小姐。

    看来这一副躯体的身份,着实不低啊。只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个姑娘来到这荒山野岭之中,被不少人天天惦念着,恐怕是连觉都睡不安宁。好好的放着大小姐的日子不过,非要来这里受苦受罪,这不是看上了男人私奔,还能够是什么?

    宋亦宣摇了摇头,不论怎样,现在这些事情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目前最主要的,是如何养活这一家子,赚够足多的银两,送小真与小齐二人上私塾。想到这里,宋亦宣脑中突然划过今日出李屠夫家门口时,那一片金黄的麦穗地,心中顿时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