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切磋情谊升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215字

    像一只灵巧的猎豹般,宋亦宣朝着霍钰凌冲了过去,霍钰凌察觉眼神一闪,身子极快的避开她的攻击,宋亦宣自然是不会将刀刃指向他,而是手握着匕首的刀柄,侧身回旋一个前踢,招招迅速,霍钰凌不曾见过这样的招式,很奇怪却能够拦截她每一次的动作。

    宋亦宣仔细的观察着霍钰凌的每一个动作,当她的眼神极为敏锐的捕捉到霍钰凌露出的一个空隙点后,匕首果断挥过去,眼看就要划过霍钰凌的脖颈,身子却蓦然一怔。

    霍钰凌面对着不过分毫距离的匕首手柄,嘴角轻微的勾起,两人的距离极为接近。他凑到了宋亦宣的耳畔,对着她轻轻的开口,语气轻柔的像是一片羽毛划过,惹得她一阵无端的痒。

    “我赢了。”

    宋亦宣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极快的收回了一颗心。匕首在指尖舞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她利落的收起了匕首,转身看向霍钰凌的树枝直指她的心脏,她丝毫不怀疑,若是真刀真枪,她早已经毙命在他的手下。他的速度,敏捷度,还有力量,远远的超过了她。

    明明在她的招式下霍钰凌应该无法展开招式,眼看命悬一线,却能够冷静的抓住她的破绽,这样的天赋,实在是令人望尘莫及。

    看着宋亦宣望向自己可谓是心甘情愿拜服的模样,霍钰凌心情不由的一阵大好。

    李毅柒在一旁,作为一个武将,对于两人不过短短时间的交手却分出胜负极为的感兴趣。尤其是宋亦宣,让他真是大开眼界,原本瞧着那瘦小的身子,不过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没想到施展起拳脚来却不逊于一个男人。

    他习武成痴,对于新鲜的事总是十分的热爱。两人一望一笑之间,他几乎把方才对小真与小齐意味深长的诱导给抛的一干二净,站起身来两三步就走到了二人面前,霍钰凌本来心情大好,突然被人打断了,心内有些不虞,顿时僵着一张脸看向了求知欲旺盛的李毅柒。

    看着李毅柒全然不自知的模样,他眼角抖了一抖,这一次是真的想教训人,而且还不需要……怜香惜玉。

    “宋小姐,我有一事不明。方才你的招式,我在军中多年,在江湖混迹也看到了不少的人,没有一人是使出你那般利落的手脚,敢问师从何人?”

    李毅柒这一番话,真是应了霍钰凌心中的疑惑。他方才也在猜测,她这样的身手到底从哪儿来的,瞧着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家里会招个习武先生来教武的。

    宋亦宣对这二人不解的模样,很是坦然的笑了笑。她方才在提出比试的时候,早就想到了他们会疑惑,清了清嗓子,拿出了早就酝酿好的一套说辞,虽说听上去漏洞百出,但若是真深究起来,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眼前两人的素养极高,面对她的私事,也定然不会深究。

    “之前稍小的时候,遇见过在山野隐世的老者。当时我年幼体弱,他怜我身子孱弱的很,便传授我一些拳脚功夫以御伤病,还能够保得自身性命。从那往后我便日日修习,身子骨才恢复些精气,不至于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这一番理由说出,李毅柒明显的失落,问了一句那位老者今在何处。宋亦宣笑了笑,只告诉他那名老者她也多年不曾见过,不过是有几面之缘的恩人罢了,李毅柒有些颓丧的摇了摇头,突发奇想的想和宋亦宣切磋一下,宋亦宣本想应了,霍钰凌站在一旁早已经不耐烦,冷冷的插了一句话。

    “李叔,在与她切磋之前,不妨先与我过几招。”

    李毅柒浑身一个激灵,后知后觉的对上他似笑非笑的模样,恍然惊觉自己方才做了什么。挠了挠头,对着宋亦宣愧疚的一笑,讪讪的退出了两人之间。

    宋亦宣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询问霍钰凌他怎么了。霍钰凌撇了撇嘴,朝着李毅柒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用管他,我们两人继续聊。”

    “……”

    宋亦宣一直都奇怪,霍钰凌瞧着沉稳,不同于那些稚嫩的幼童,可怎生的个稀奇古怪的性子,偶尔还耍耍小孩子脾气…真是令人招架不得。

    自胖婶儿想要嫁祸给宋亦宣那事儿失策了之后,村子里到处流传着胖婶儿心肝极黑,最毒妇人心等等的话。平日里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唯恐一个不小心说走了嘴,就被人揪了把柄去,怕被胖婶儿一家给惦记上。

    嘿呦,这下倒好,胖婶平日里的所作所为竟然惹恼了村子里一半的人,一时之间流言蜚语铺天盖地的压过来,传着传着,竟然变成了胖婶儿偷男人,被宣娘发现了,倒打一把将脏水泼到了她身上。

    一时之间,宋亦宣的形象在众人的眼中美化了许多,大家伙儿纷纷都说她心性同样貌一样讨人喜欢。反观胖婶儿,这事儿在每个人嘴里过一遍,就像是清水点了墨似的,那是越描越黑,流言离谱的都能够传到天上去了。

    宋亦宣从宋翠翠口中听得这些话,慢慢的笑了起来,这情况倒是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要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不是她将自己描述的太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秤,胖婶儿平日里太得罪人,一但厌恶的种子在人心里播种下,即便萌芽的时间太过于缓慢,而深扎在地底的根早已蔓延千里。

    如今,是到了胖婶儿自食恶果的时候了。从今以后,这村子里不再有张牙舞爪的张寡妇,也没有恶言恶语的胖婶儿。

    至于她们一家……且看是否真的那么不知趣,没脑子的硬往枪口上撞。若是来了,她宋亦宣也来者不惧,只看她们招架不招架的住。

    宋亦宣抬起头看着日头,刚升起来的太阳,光还不是照耀的那么刺眼。算了算时辰,应当是启程进城的日子,她在文华阁的假期也到了时日,去了马槽旁牵了骡子出来,两只骡子慢慢踩着蹄子,宋亦宣看着觉得有些奇怪,脑中浮起一个人的影子,蓦地噗嗤一笑。

    这不是翻版的霍钰凌吗?宋亦宣越想就越是感觉想像,绕着骡子走了两圈,这半朦胧的眼神,慢悠悠的步伐,简直是一模一样。

    难得找到一个乐趣,若是被霍钰凌知晓,兴许他又会气的炸毛,看着个动物指着它振振有词的找出与自己身上相像的地方。

    宋亦宣兀自想着,她坐上了铺满稻草的板车,骡子一声长嘶,向前拉动着板车,车轮滚滚,慢慢的行驶了起来。

    宋家村距离县城的路程不长,骑着骡子不到一个时辰就抵达了文华阁。宋亦宣下了车,任由骡子被门口候着的小厮牵到了后院去了。

    她第一眼便抬头看了看挂在大门中央的牌匾,自上一次被那些流氓地皮砸了之后重新换了一副。飞鸿的字迹极为霸气流利的落在牌匾上,鎏金细细粉刷过每一个字,尤若换了新装。整座文华阁都焕然一新,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与之前的相比,更为令人眼前一亮。

    宋亦宣仔细的看着牌匾上的字,暗暗赞叹老板不知从哪儿找的书法名家,她不懂字画方面的,却仍然对美有种敏锐的赏识。牌匾上的字虽仍有些稚嫩,但是从中透露出来的一股傲世睥睨的气势,令人望之便觉心潮澎湃不已。

    她朝着屋内望去,里面早已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她微微一惊,今儿个是文华阁休整后开张的第一天,不过一大早便有这么多的人前来听人说书。

    往常,似乎不是这样子的。文华阁的声望在整座县城之中那可是响当当的,但也不至于令那些人狂热成这副模样。她好奇的探了探头,一名小厮原本端着茶水穿梭在每一桌之间,见到是宋亦宣,眼睛一亮,打了声招呼。

    “宋先生,今日来的可是早。”

    宋亦宣本身是一个不会太过于惹人注意的存在,但是她在文华阁里,可谓是一鸣惊人。放在现代,通俗的话便是“一夜成名”,她说书受人追捧的火热程度,在县城之中可谓是家喻户晓,人人都说她古灵精怪,脑袋里面装的都是精彩的故事,嘴上功夫也是了得,舌灿莲花不过如此。

    于是小厮这么一声吆喝,那些耳尖听到的听客都齐刷刷的回过头去,朝着小厮望着的方向望过去。

    无数的目光突然聚集在宋亦宣的身上,她僵了僵,只得露出完美无瑕的模样,招牌式笑容一一的打了声招呼。

    那些人都沸腾了,没有想到来一趟文华阁,第一个见到的便是第一名嘴。凡是听过宋亦宣说书的,无一不是惦念至今,从她口中听得的情节精彩扣人心弦,人物栩栩如生。

    宋亦宣声音本就清脆悦耳,又惯于在不同的情景转变声调,于是众人听书就尤若看戏,凄惨的场景时听着她断肠般哀愁的低声哀诉,心也跟着被揪成了一团,潸然泪下;讲到柔情处,深情款款,细语呢喃,化成一根羽毛轻飘飘的拂过每个人的心间,令人心尖上发痒。

    所以,她很容易得了人心,一时之间名声大噪,甚至连县城外的大都有人慕名前来,只为听得传说中“女说书先生”的一讲,至少在县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好不容易躲过了众人的热情,宋亦宣几乎是提着一口气到了后院之中。确保自己的身影远离了他们的视线之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