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谁是幕后主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104字

    宋亦宣到了后院,三三两两的人穿梭在庭院之中,拐过回廊小道,伸手拂过沿着藤架垂延落下的花藤,藤上又萌发了新芽,却因天气渐冷,逐渐枯黄了。宋亦宣的目光探向了敞开着门的屋子,隐约听的几声叙谈,她迈步走了进去,里面的人瞧见是她,尤其章先生,立即显露出了笑颜。

    “宋丫头,果真是来的准时,那些人方才进来落座你就到了。来来来,先喝上一杯茶,二虎刚提来烧好的开水,热腾腾的很。”

    “诶,章先生,我来。”

    章先生见是宋亦宣到了,眉眼里尽是温和的笑意。他方才想倒一杯茶水给她,宋亦宣连忙上前接过他手里端着的茶壶,抢先一步倒在了杯盏里。

    章先生本是不介意自己亲自为她倒茶的,宋亦宣这么做,无疑是令他又添了几分好感,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粉嫩可人的模样,眼眸中不似他人浑浊,反倒是悦目澄澈如碧,娇憨的笑意着实讨人喜欢。

    “宋丫头,大老远的让你赶来,路上辛苦的很吧?”

    “不辛苦不辛苦,一想到可以见到章先生刘管事大家伙儿,宣娘乐的开怀,怎会觉得辛苦呢?”

    “你这丫头,嘴巴是抹了蜜怎的,尽说些讨喜的话。”

    “章先生,宣娘说的可都是真话。要不怎么说,最质朴的言语表达最诚恳的心,宣娘这可是由内而外的喜爱着文华阁的大家伙儿,对于我来说,这里便是容纳我的第二个家。”

    章先生没有想到宋亦宣会说出这一番言论,心震之余不由得感慨,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宋亦宣的身世,他通过打听也知晓的八九不离十,再加上前阵子有人为了让他将她赶出文华阁,专门寻了街头地痞来闹事,虽然他极快的将那些人都赶走了,但那件事始终烙印在他的心底,从未怪罪过宋亦宣,只是为这小姑娘的境遇而感到心凉。

    若是换做常人,早就崩溃寻了短见,亦或者成了失了魂魄的傀儡,在这世间浑浑噩噩的度日。而他从宋亦宣的眸中,丝毫找不出落魄的模样,她待人总是笑意盈盈,不会令人觉得虚伪不适,从中探出了自信乐观的模样。

    “好了好了,一大早儿煽情的,这倒是让宣娘过意不去了。”

    看到章先生眸中感动的神色,宋亦宣连忙开了口打消方才突然变的有些温情的气氛。章先生也是懂得的,找了其他的话题同宋亦宣唠嗑,两人一时之间聊的欢畅,二虎儿前脚刚迈进屋子,见到了宋亦宣,嘴角突然一咧,脸上笑开了花儿,

    “哟,是宋丫头啊,有几日未见到你了。难怪前厅的大家伙儿突然聊起你来,那场面可是热火朝天的,我原本不晓得是你,就暗暗寻思着,谁有那么大本领让一群人大早上的跟打了鸡血似得,果不其然,是你这个丫头来了。怎么,被人缠上了?来后院避避难?”

    “二虎哥尽是打趣宣娘,宣娘哪儿有那么大的能耐。我瞧着二虎哥倒是生了一张利索的嘴,倒不如去试试说书吧?说不定这文华阁的下一个名嘴,就有您的名号了。”

    二虎哥知道她在打趣自己,一张憨厚的圆脸流露出的神情很是配合,眉头一挑,憨愣愣的模样。惹得宋亦宣忍俊不禁,他也跟着笑出声来。

    “嘿,宋丫头,你还真别说,说不定你二虎哥我还真有几分天分。章先生,咱们文华阁的名嘴儿都这么说了,你倒不如考虑考虑,收了我算了,好歹我二虎也是在这文华阁中打了几年的长工,都说熟读诗书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说不准我还能混个有模有样的。”

    “哼,收了你,等着砸我文华阁的招牌啊?”

    章先生不屑的哼了一声,却没听出任何的埋怨或者不满,眉眼间皆是和蔼的笑意。二虎挠了挠头,傻傻的迎合着,这句话章先生说的还真是没错,他可没有办法在一群人直勾勾的目光中口若悬河的讲着书,光是让他站在上面,他就全身发麻,抖得厉害。

    宋亦宣笑的更欢了,此时门口一声响动,徐铁嘴一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场景,见到是宋亦宣,原本还算好的脸色突然一变,有些不虞的看着她。宋亦宣感受到了身后不怀好意的目光,回过头去,见到来人时眼角一扬,仍然有礼的打了声招呼。

    “我说那个女人一大早的在这儿叽叽喳喳,这不是我们文华阁新捧的名嘴儿吗?是我眼拙,望宋先生莫怪。”

    宋亦宣脸上无喜无悲,神色从方才的欢悦未消到此刻风轻云淡,仿佛没有听到徐铁嘴的冷嘲热讽,她当作是再寻常不过的对话,淡声应了一句,也不避开他的一番讽刺,对他后半句硬生生的接受了。

    徐铁嘴一噎,这种感觉就像是一股积蓄已久的力量直接打到了棉花身上,软绵绵的一点儿力度都没有。他很快的失去了耐心,但看章先生已经铁青着脸色的时候,才极为识趣转身离开了屋子门口,自他穿过花藤,除却站在门口那一会儿,从始至终都没有踏入房内一步,便气冲冲的走了。

    二虎朝着他离去的背影嗤了一声,嘟嚷着这人什么德性,总是这样一副唯他独尊的模样,恨不得所有人都围绕着他这个铁嘴儿转。听说这些日子他经常的跑到隔壁城镇去露露面,虽混得仍然不是很乐观,但好歹也算是凑来了几分人气,如今是小有名气。

    宋亦宣笑着安抚了二虎,去帘帐后头换了一身说书先生的衣服,一袭灰色的长袍,腰间一条窄腰腰带。章先生为了能够让这一身在宋亦宣身上看起来更为的契合,连做了两套设计的较为女性化的衣服以便让她更换,宋亦宣当时第一眼看见的时候,着实满意,寻常的衣服对她来讲,太过于宽大,穿在瘦弱的她身上很是笨拙。

    她手里拿起一把折扇,手指一摩挲,扇面尽数摊开,不见山水画,只有寥寥几笔题字,一看就知是今日新进的扇。宋亦宣怎么看都觉得缺少了点什么,直至后来才想起少了一副与诗词相配的画,便想着待她说书结束,便添上点墨,让这扇子多添分意境。

    心里有了一番思量,出了帘帐外,推开紧闭的门,章先生与前来的刘管事二人站在门口候着,见宋亦宣,两人和善的笑了一笑。

    刘管事呵呵的笑了起来,打了一声招呼,宋亦宣点了点头,他便继续方才与章先生未说完的话题。

    “章先生,上一次那些人来闹事,咱们可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了。范姐知道了这件事后,挺是生气的,她平日里就护着文华阁,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说也得揪出一个人讨个交代。”

    章先生有些犯难,“想讨个公道,也得找出那个在背后指使的人啊。”

    “是啊。”刘管事叹了口气,继而想起了什么,便转过头去问向宋亦宣,“宋丫头,那一日那些流氓地痞来,嘴里倒是有嚷嚷你的名字,是不是丫头你得罪了什么人?”

    宋亦宣看向了他,章先生在一旁听着,有些急了,伸出手一把将刘管事的袖子扯了下来。刘管事懵了,虽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有几分眼力的,章先生神色突然一变,他哪儿能看不懂那表情,当下便噤了声,不再询问些什么。

    两人之间的神色来往,宋亦宣都看在了眼底,对于章先生这番替人着想的举动,心内只觉得一暖。对于刘管事,她知晓他是无心的,这一番问话,她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难堪的,毕竟文华阁无缘无故的被人“惦记”上了,她自然脱不了这份干系,揪出幕后的人,她也义不容辞。

    “章先生,此事无妨。恰巧,宣娘正好知道这幕后之人是谁。”

    章先生原本与刘管事眼神拉扯着,听到宋亦宣的话,都不由得异口同声的开口问——

    “是谁?”

    “二位也知道,宣娘如今居住在宋家村。早时我们一家还算富有,惹来了村子里许多有心之人的虎视眈眈,直至后来母亲病逝,父亲携着母亲的骨灰回京寻丈人家,只留下宣娘与两名尚且年幼还需要照顾的弟弟守着偌大一间空屋,那些人见宣娘不过区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便开始肆无忌惮的对付我们一家。”

    宋亦宣说的平淡,仿若说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章先生蹙了蹙眉,刘管事则一脸忿然,极为愤慨的大骂了宋亦宣口中说的那些人。他们二人本就是文人,文人骨子里总是有一股世人常说的正义气概,面对这种事情,自然毫不加以掩饰对那些人的愤慨与不屑。

    “呸,都是群什么狼心狗肺之人,居然趁人之危,对着孩子下手,也不怕令祖上蒙羞,如此泯灭心性的事情也敢做的出来。”

    刘管事在一旁骂着,章先生并未出声,但是从他的面容上看,显然对宋亦宣口中那些与她做对之人也是极为的看不起,她一个单薄无力的女子,究竟是怎样才扛到现在的?如此想着望向宋亦宣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