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院前反唇相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119字

    这样的察觉让她又羞又急,如今都到了火烧眉毛的程度了,若是不去弄点银子和粮食,她们母女二人真的会活活饿死在这间空无一物的屋子里,偏偏村长媳妇不为所动,连一个正眼都没有望去,与从前护着宝贝女儿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宋小玉红了红眼,伸出手揪了揪一直不说话的女人。

    “娘,别再想了,你这样下去,爹也不能回来。咱们的米缸里的米见底了,能不能想想办法,小玉不想饿死……”

    一句话,让村长媳妇突然的抬起头来,宋小玉见她终于肯动身子了,喜极而泣,以为她终于能够听的进自己所说的话。岂知她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放置在桌上的一碗清粥,脸色突然一变,阴鸷恶狠,伸出手就将粥扫到了地上。

    宋小玉一声尖叫,想要挽救那一碗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散落在地上碎成碎片的瓷器,还有一地仍然散发着热气的白粥,心内一阵绞痛。为了让她母亲吃点儿,特地取了为数不多的米,没想到她如此的不珍惜,竟然一手打翻。

    一股怒气从心窝里“腾”的一下猛蹿起来,她站起了身子,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村长媳妇看,似乎要将她那双空洞无物的眼眸看穿,头一回因为吃饭的事情而动怒。

    “娘,这是你这几天打碎的最后一副碗筷,若是再被你这么不加节制的摔下去,恐怕你就得和旺财抢碗了。”

    宋小玉冷冷的说着,若是有旁人在场,听了她的“不加节制”四字,定然会笑掉大牙。这是那个无知蠢笨嚣张跋扈的村长家大小姐宋小玉吗?莫不是大病了一场转了性子,竟然会头头是道的说出这一番话来?而且瞧着,对地上散落的粥极为痛心的模样。

    这人平时眼睛都能够望上天了,那还有心思看地下?

    村长媳妇受刺激久久的未缓过神来,听到宋小玉的愤怒声,情绪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点,一巴掌就朝着宋小玉的脸上招呼了去。用了力道的巴掌来的快去的也快,留下一脸不可置信呆愣的宋小玉,直到眼泪模糊了视线,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宋小玉这才伸出手,捂着被扇的脸颊,竟然肿起了一块。

    村长媳妇不但没有看到她脸颊高肿的一块,反而对着她骂骂咧咧指责了起来。

    “宋小玉,娘教你多少遍,这样的东西是我们吃的吗?宋喜有钱,咱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何必自降身价?看来为娘平日对你太疏忽管教了,你竟然做出这一番事情来!”

    村长媳妇的模样有些魔怔,宋小玉听了她的话以后,愣了愣,反倒是哭出了声来,一头扎进了她娘亲的怀中,哭哭啼啼着。

    “娘!你说爹会不会回来了?小玉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娘……我们该怎么办?”

    村长媳妇这几日总是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方才那一副模样只不过是巨大的愤怒掩盖过了悲伤的情绪。如今被宋小玉这么一提,伸手环着扑倒在自己怀中的女儿,同样也是哭的凄凄惨惨。

    两人就这么相拥哭着,屋子外突然传来了男子交谈的声音。他们的嗓门极大,母女俩听的是一清二楚,宋小玉本来哭的正欢,耳朵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他们言语间至关重要的内容。

    文华阁的老板来宋家村雇佣农民种地?每月薪酬,竟然是如此之多的数目!?

    村长媳妇也不再一个劲儿的发愣,自然是听到外头那些男人讲的话,她同样陷入了沉思。眼角无意间撇到了散落一地的白粥,,她叹了一口气,扶起宋小玉,声音平淡。

    “小玉,你再帮娘做一碗白粥来,吃完了,咱们去看看。”

    宋小玉很是艰难的点点头,刚要转身进后厨,从屋外扔进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正扔中了旺财的狗盆里,它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屋外猛吼着,只是那叫声里不同寻常一般洪亮,虚弱的很。

    母女俩都吓了一跳,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即便隔着一堵围墙,眼神放火,几乎快透过墙外。听到他们落荒而逃的声音,那一股不甘之气才勉强压在了腹中,只不过久久徘徊着不曾消散。

    当宋小玉与村长媳妇站在宋亦宣的院子门口时,脸色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两人一心只想着赚银子买粮食,便沿着其他人所说的路线走,一路上只觉得路线很是熟悉,以为待在宋家村久了,便时常产生这样的一种错觉,如今,二人总算是知道了为何有这样的熟悉感。

    这不是她们日思夜想,恨不得把里面的人抓出来抽筋剥骨的人家中吗?为什么!

    来来往往的村民见着村长媳妇与宋小玉母女二人,眼神皆是惊诧,极快的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鄙夷之色。都堕落成这副模样了,终于肯伸出她们那双娇滴滴的手,不过她们两人苗都没插过,怎么会干农活儿?

    既然来了,那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宋小玉脸皮上臊的很,怎么着都不肯开那个金口。犹犹豫豫半晌,嘴皮子张了又张,半天愣是憋不出三个字来。村长媳妇站在她的后头,眼神如同刀子似的直戳向宋小玉,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也不知宋亦宣是否感应到了,她从屋内走出,快到院子大门时就瞧着两个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后意味深长的望着两人,直看的二人窘迫不已。宋小玉是个心性高的,受不了被自己讨厌的人看着,语气里诸多不耐。

    “喂,你看够了没有,我是你这双眼睛能看的吗?”

    宋亦宣冷冷一笑,看都不看她,语气里毫不留情的反讥讽。

    “不知两尊大佛为何肯屈身于此,宣娘家地小,怕是容不下你们二位。你们还是哪儿来的,打哪儿回去吧。”

    这句话一说,两人顿时就哑口了。她们今日来是想寻一份可以拿银子的工作的,不是来斗嘴皮子的,宋小玉显然很快的想到了这一点,偏偏不肯对宋亦宣低头。于是扬起了下巴,又换上从前那一副轻蔑不可一世的模样,像是施舍般看着宋亦宣。

    “喂,听说有报酬的活儿是在你这儿寻得,快把那什么契约书给拿出来。”

    语气一如既往的嚣张,村长媳妇也不制止宋小玉摆出这一副姿态,因为她自个儿到了宋亦宣家门口的时候,目光从始至终恶狠狠的瞪着,如狼似虎的神情像是下一秒就要冲上来与她同归于尽一般。

    宋亦宣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嘲讽地一笑,落落大方的直视了回去。将村长媳妇气的浑身发抖,宋小玉的注意力全在她身上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娘怎么了,她不耐烦的开了口,等了又等,宋亦宣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她还当她是从前那个娇娇弱弱一大声吼就啜泣不已的软柿子,于是又开口催了一遍,言语里还带着可笑的威胁。宋亦宣环胸而立,目光怪异的看向眼前的两人,这宋小玉于她娘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成,都到这样的地步了居然还在她家门口对她摆起了架子?

    成王败寇,自古以来天下人都知晓的道理。偏这两个人极为的不自觉,明明从高处狠狠的跌落到泥地里,还总是对人不依不饶,惊奇的宋亦宣几乎想出声唤霍钰凌也来看上一看,这两人的脸皮厚到了什么程度,才有如此恬不知耻的模样。

    还不等宋小玉怒火发作,宋亦宣出口提醒了她一句,语气冷冽,却使得宋小玉的脸色一僵,蓦然发白。

    “看来,二位的生活依旧过得滋润。想必是前村长留下了许多丰厚的东西,你们二人竟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来到我家门口颐指气使的,可怜前村长待在牢中,一辈子花钱养着两个不中用的东西。明明都这副模样了,却还是狼心狗肺的忘恩负义之辈。”

    不仅是宋小玉,就连村长媳妇都气的浑身发抖。宋亦宣这个罪名扣的不小,什么留下丰厚的东西,两人一想起那日就连她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被人无情的夺了去时,哭的是撕心裂肺。此刻听来,宋亦宣口中嘲讽之意愈发的浓烈了起来,宋小玉狠狠的瞪着她那一张如花似玉的脸,手指头紧紧的握在了掌中。

    宋亦宣将二人的神情逐一的看在眼里,此下也没有跟两人磨耗时间的意思,兴致怏怏的敷衍了几句话。宋小玉一听,气的肝儿火都快烧起来了,什么叫不收无用与心肠歹毒之人?她宋小玉竟然被人当面侮辱到这种地步?扬起手一巴掌就要扇下去,宋亦宣早就料到此举,轻松的一避,宋小玉骤然扑了个空。

    “你……宋亦宣,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宋小玉眼眶红通通的,表情狰狞,冲着宋亦宣吼的模样扭曲骇人。宋亦宣面对她的滔天怒火,最终也只是“哦”的一声,说了句走好不送后,转身进了屋子,当着两人的面“嘭”的一声关紧了大门。宋小玉母女俩脸色一白,若不是一群人围在一旁看好戏,她们早就克制不住的砸烂她的大门。

    “呸,有什么好稀罕的!”村长媳妇朝着屋子前呸了一口,拉着宋小玉黑着脸逃难似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