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诡计失策落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111字

    村长媳妇拉扯着宋小玉回到了家中,抓着她的手因愤怒愈发加大了力道。宋小玉的手被捏的一阵发疼,脸色微微扭曲,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村长媳妇这才回过神来,一下子松开了手,坐到屋前的长椅子上,一言不发。

    宋小玉揉了揉手臂,挽起袖子,脸色有些难看,原本算的上微白的手臂硬是被她狠狠掐了一道淤青出来。偏偏奈何不了她,只得自个儿捂着那处伤,暗自祈祷不会留下什么难看的痕迹。

    “那个小贱人!我就知道,她和她娘两个都是不安分的主,长着一副狐媚的脸将所有人迷的神魂颠倒,也不知道使了什么魅惑的手段,一个个的,倒是好本事啊。”

    村长媳妇丝毫不留情面的冷嘲热讽,粗俗的模样让宋小玉皱了皱眉。平日里村长媳妇在宋喜面前装成一副大度善解人意的模样,此刻骂起人来,泼辣的程度足以比得上当初的胖婶儿。

    宋小玉看着她娘如今的模样,面色狰狞,衣衫与头发微微凌乱,全然不似平时极爱干净的模样,这一对比,更像是大街上叉着腰谩骂的泼妇了。

    心内这样想着,面子上可不敢表露出来。她抖了抖心内升起的古怪的情绪,半蹲在村长媳妇面前,好声好气的安慰着,一股撒娇劲儿全都使了出来。

    “娘,为了那种人气着自己,着实不值得,您先消消火。咱们想一想,怎么对付她。”宋小玉这一番话也全然不是只为了帮她娘出气,更多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当她看到宋亦宣风头正盛的模样时,气的火冒三丈,整个村子里,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宋亦宣过上好日子,总得让她凄惨无比,自个儿才会开心。

    村长媳妇也不骂骂咧咧的了,她突然盯着宋小玉的脸,询问怎么对付。

    平日里针对宣娘一家子,都是宋小玉跟在宋喜的身旁去做。她只是呆在家里头静静地等候消息就好,从来都不参与两人之间的谋划,如今宋喜不在,村长媳妇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宋小玉身上。

    宋小玉对她娘亲这样依赖的眼神感到极为的满意,心内的一块地方立即被填充了一般,洋洋得意。

    “这还不简单?宣娘她不是在帮着文华阁的老板做事吗?咱们去对她给那些村民的东西动手脚,即便她可以狡辩说是被人下了手,口说无凭,不仅要为此赔上银子,也会失了村民们的信任,等明日来人开田,种子却没法播种下去,看她还能够嚣张到什么时候。”

    宋小玉说完,村长媳妇眼睛一亮,连连说这个方法好极了,夸着宋小玉头脑聪明。屋外一颗大树上,一个身形微微一晃,树叶窸窣,枝叶茂密交错间,隐隐勾出一个较小的轮廓,那人轻身跃下,碰了碰倚靠在树干打哈欠的人。

    “果不其然,宋小玉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要对我下手。”

    一道明月高挂于山间之上,皎洁的月色倾洒着银色的光芒,如溪水粼粼化作如梦翩幻的薄纱倾覆在人身上,半身淋漓在月华之下。一道精致的眉眼尤若染了好看的白粼,扑烁直教人痒到心底。

    宋亦宣的脸色同这夜色下带着几许寒意的夜风一般,吐露而出的话几分凉薄,霍钰凌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

    “不喜欢就解决她。”

    “嗯。”

    两人简单的对话,言语里简洁的像是在商讨怎么切一颗白菜一样,仿佛在说什么根本就不屑思考的东西。

    而在另一端,宋小玉母女在屋内精神抖擞的说着如何实行计划,而外头墙下,一道人影一顿,手中快速捡起遗落在地上的锄头,猫着腰,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这处地方,朝着灯火通明的地方奔去。

    翌日,宋亦宣起了个大早,她特地朝文华阁请了个假,等人前来开垦田地。为了买下这大片的地,再加上昨天分发给村民的东西,宋亦宣将一千白银花的只剩二百两,可为家中置备的物品却屈指可数。

    果不其然,等了没有多久,从县城而来的人驾着马车滚滚前来,下来几个男人,宋亦宣朝着他们一笑,“大早上的幸苦各位了,文华阁的刘管事对我介绍的你们,说是精通于此,我便放心的雇你们前来。”

    一名男子下来,见是漂亮的女孩子,也不知是否因为她的年龄,愣了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该回她的话了,便点了点头。

    “我们寻常并不随意接人的生意,只不过与刘管事有交情。既然是他亲自前来拜托,我们兄弟等人自然是不会推辞。”

    宋亦宣看着他的模样,知道眼前这些人是精通农事的,她原本愁于此事,还是刘管事出手相助。宋亦宣对于他抱有极大的感激,听闻眼前这些人是因为刘管事才前来的,笑容绽放的愈发热情洋溢,招待了众人之后,将田地缩略图呈给了他们看。

    那些人接下这活儿,对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在话下。废话不多说,抄起家伙浩浩荡荡的就去开田了,村子里突然蹦出一阵响动,那些早起的人们纷纷探出头来,见几名身材的大汉站落在不同的地方锄着田,力道之大,手中的工具几乎埋没在土中。

    “这位大哥,你们开地费这么多力气,难道不怕土壤损坏,种不了东西?”

    宋亦宣自然也看出了他们动作极大,倒不是真正的担心,这些人一看就是精晓得,不会什么都不知道。那个被宋亦宣称呼的大哥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小姑娘,这宋家村的土地在山间长着,土层比京城中的厚上许多,咱这种田,不能光靠着表皮上,深扎在土里才能长得好。”

    宋亦宣倒是不知道有这个理儿,一时兴起,一边看着他们劳作,一边同他们搭话,这些活儿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千篇一律干的熟练的活儿,此时多了个娇俏的小姑娘柔声问着他们问题,一个一个的倒也不嫌的烦闷,很是耐心的解答了,一来二去的聊着,宋亦宣又学到不少东西。

    宋小玉随后醒来,穿好了衣服,欲叫醒村长媳妇去购些不好的东西,准备实行昨日的计划,没有想到前脚才刚踏出门,一群男人围堵在她家院子门口。自从上次家里头出事闹的沸沸扬扬的,宋小玉就极为害怕有一群人围在她面前,更别说现在板着脸凶神恶煞的在她面前的大汉,一点儿表情都懒于吝啬。

    一大早上的就看到这样的阵仗,宋小玉还不等他们出声,吓得腿脚一软,直直坐在了地上,神情有些不安,仍旧开口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

    一人不屑的嗤笑出了声,言语里满是对她的嘲讽。

    “能干什么,一大早上的,比不上你急冲冲的想着给人家的种子下毒。我说小小年纪,怎么总是干这些为人不耻的事情?也不怕被人知晓污了名声,到时候只怕是嫁都嫁不出去,谁家敢娶一个黑心肠,成日想着怎么陷害他人的可怕女子?”

    “你住嘴!”

    旁边的人七嘴八舌的应和,宋小玉被说的面色通红,她紧紧的揪着衣摆,脸色因羞恼而涨的绯红一片,夹杂着怒火抬起头来。村长媳妇本起的晚,左右折腾了一番这才慢吞吞的走了出来,一出门就看见宋小玉软坐在地上,一抬眼,几个大男人围在了她面前,表情似是在嘲弄,疯了一般冲过去将宋小玉护在了身后。

    “你们干什么!”

    尖锐的声音似指甲划过玻璃,着实刺耳。那几个男人皱了皱眉,不悦的看向村长媳妇,宋小玉被她护在了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他们沉了沉气,一大早就听到这样刺耳的嗓音并不让人舒服,语气也不同方才那样,而是更为的凶悍。

    “你们两个,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得出来。心里想的倒挺美,怕是还不知道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晓得你们的诡计了,如今将那些东西护的小心翼翼的,一人手中拿着一柄锄头,防贼一般。怕是你此刻前去,也同样落不到什么好处。“

    宋小玉倒在地上,听完了眼前大汉的话,血液一凉——她们昨夜方讲的话,不过一个晚上,怎么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一夜之间人人都知道了去?

    不仅是宋小玉,就连村长媳妇听了也没反应过来。半晌,突然对着大汉骂骂咧咧,叉着腰做足了悍妇的模样。

    “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大早上跑到我家门口血口喷人,我们不过是早起散个步罢了,怎知到你们这群人发的什么疯……啊!”

    村长媳妇骂骂咧咧的,不料一个男人直接将手中的锄头甩手砸到了她身旁,村长媳妇吓得尖声了一叫,下意识蜷缩着身子抱着头,半晌没有感觉到什么,颤颤巍巍的抬起了头,低眼一看触及到近在咫尺的锄头,吓得两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宋小玉也被吓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她娘比她更早的晕了过去,这下只能够强撑着身子,慢慢挪到了晕倒在地的村长媳妇前,头上顶着被他们目光狠狠注视的压力,看了村长媳妇半晌,竟然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