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事情解决遇范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1本章字数:3343字

    那些人不知道盯了多久,宋小玉始终不敢抬起头来,直到耳朵听着脚步声窸窣离开的声音,睁开了眼眸,确定跟前没有人站立之后,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舒了一口气。转头拍了拍晕倒在地上她娘的脸,叫喊了好几声后,村长媳妇才缓缓睁开了眼。

    两人同时沉默着,谁也没有先开口,两个人的脸上都是疲惫的模样,直到村长媳妇说了一句回去吧,宋小玉点了点头,在她的搀扶下起了身,两人回到了屋内。

    这一件事情简简单单的解决了,宋亦宣并不知情。她忙活着盯梢那些人将每一处的田地开垦,引入水渠,水源自山间流入,宋亦宣选择的田地所占的地理位置很有优势,既是光照充足的地方,又可以免去水源不足的担忧。

    整整盯了一天,待那些人彻底的完工之后,宋亦宣这才松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脊背僵硬了一天,总算得以舒缓一下,沿着疏松了的土壤田地走了一圈,心里突然充满了期望,像是突然有了什么令自己珍视的东西一般,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在乡间有了属于自己的几亩田地,这样的感觉,新鲜的令她愉悦。

    霍钰凌自屋内走了出来,他早早的就瞧见那群人完工回去了。只是到现在都不见宋亦宣回来,按捺不住心里胡思乱想,干脆直接出来寻人,走了不过短短的路程,就看到满村灯光之中缓步行走的身影,他暗暗松了一口气,此刻到也不同方才那般焦急,踏着脚步朝着她的方向,宋亦宣听见轻微的脚步声,抬起头,见是霍钰凌,微挑秀眉。

    “你怎么出来了?”

    “来看看你开好的田,怎么,兴奋的不想回屋了?”

    宋亦宣不疑有其他想法,听着霍钰凌略带调侃的话语,反倒是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了。

    “是啊,心里头高兴,便绕着田地走了一圈。”

    没想到宋亦宣倒是承认的十分爽快,霍钰凌低头瞟了一眼,这宋家村宽阔的很,如今被开了田,还是十分的显眼。宋亦宣指了指这些田地,主动的出声解释。

    “我将每一处田地都标上了数字,那一亩田分给谁种植,每一次保守估计能够播种多少,收成多少。种粮食是大家伙儿都熟悉的,想来结果并不会坏到哪儿去。”

    听了宋亦宣的一番话,霍钰凌点了点头。

    她购的都是平日里常见的,他也曾见到过宋家村麦穗等粮食作物生长的模样,生机勃勃,颗粒饱满,想来宋家村的人住在此地久了,不会不熟悉这里,更别说农作,若是连解决温饱的农作都把握不好,何以生存到了今日?

    “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看结果如何了。”

    宋亦宣回到文华阁的时候,受到了刘管事与章先生的“热烈欢迎”。宋亦宣一到地儿,刘管事就眼尖的发现了她,于是唤上了章先生,三人鬼鬼祟祟的走到了一处花坛,刘管事做贼似的瞧了瞧四周,低着声音询问宋亦宣事情办的如何,宋亦宣没有料到他做的如此小心翼翼,竟然是想问这件事情。

    于是她拱了拱手,做了一副十分恭敬的模样,微微屈身,一本正经道,“多亏文华阁刘大老板的身份掩护,此事……十分顺利。”

    刘管事笑了,十分感慨的拍了拍宋亦宣的肩膀,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

    “没想到啊……平常的女儿家长到你这样的年纪,还在向着父母撒娇,习女子该做的事情,你倒好,独树一帜,直接另辟蹊径做了商人这行。天下女子可没有几个如你一般大胆的,你兴许是当今第一人?”

    宋亦宣知道刘管事在打趣着自己,连连做惊慌状摆手摇头,“刘管事莫要取笑我了,不过是做些农活换取银子罢了,实在是谈不上什么。”

    章先生听闻,笑了笑,“你这件事情若叫做谈不上什么,那天下就没有几样是谈得上的事情了。”

    说完,三人笑了起来。宋亦宣年纪比起眼前的两人,小了他们许多,可是三人相处的模式却不是晚辈与长辈之间的拘谨,更多的像是朋友之间的相处,对于他们来说,因为年龄而产生的鸿沟差距并不存在。宋亦宣乐意与两人交好,章先生与刘管事也打心眼儿喜爱眼前这个小姑娘,总是十分的照顾她。

    很快的便到宋亦宣上台说书的时间了,二虎前来唤她的时候,宋亦宣这才走到台上去。待准备好的时候,她朝着台下望了一眼,又是座无虚席,每个人脸上都抱有同样期待兴奋的神色,在她的眼底,这些无一不是对她的肯定,抿唇笑了笑,清了清嗓子,音如空山新雨后般清润,随柔和的水淌过每个人的心间。

    在文华阁内的时间总是过的充实而又愉快,宋亦宣讲完了书,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参杂着几声口哨,她朝着众人微微躬身表示谢意,转身回到了后院,褪去了身上那一件说书先生的衣服,本想就这样赶着她的骡子车回到宋家村的时候,突然被章先生给叫住了。

    宋亦宣回过了身子,问道,“章先生,请问还有何事?”

    章先生笑了笑,“倒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宋丫头,范姐来了,点名说是要找你。”

    “哦?范姐来了?”

    范姐是文华阁背后的金主,虽有威严在,平日里对着大家伙儿也不端着架子,做事雷厉风行,于是都尊称她一声范姐。距离上一次见面也有一些日子了,没想到今儿个却来了,宋亦宣点了点头,打消了想要立即回去的念想,跟着章先生走了出去。

    刚走到院中,就看见范姐的身影,一个即将过三十的女人,皮肤却保养得同二十左右的小姑娘一般白嫩。身材玲珑有致,比之前瞧着实在是好看太多了,宋亦宣惊奇,就像是见了另一个人一般,不禁多打量了几眼,范姐见到她,笑了一笑,朝着她招了招手。

    宋亦宣走到她的身旁,范姐就拉着她的手引她入座,一张生的好看的脸也瘦了不少,此刻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极为欢喜的模样。

    “宋丫头,许久不见,你的听众却是愈发的多了起来,我来的时候,竟然连我的位置都被人定走了,要知道,那个位置的价位极高,寻常人是要不起的,我呀也就仗着是文华阁老板娘的身份坐上去过过瘾。没想到你一来,那位置倒成了抢手货。”

    宋亦宣被范姐说的微微脸红,连忙谦虚的应到,“范姐可别打趣我了,且不说我。范姐今儿个实在是美得很,比起之前来,脸色红润了,气色也实打实的好,可不像我,瘦瘦小小的。”

    范姐嗔了她一眼,佯装恼怒,“说什么呢,什么叫那像你?咱们宋丫头生的一副好皮像,就连那些京里的大小姐都比不了的。”

    宋亦宣一穿越就到了宋家村,对于天子脚下的皇城,人人趋之若鹜的向往之地,着实不了解,于是对范姐所说的话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笑嘻嘻的应了。范姐瞧着她不浮不燥的模样,对她的印象愈发好了几分,这丫头果真是不同寻常之人,普通姑娘哪儿有她这样的气质,她一眼瞧着就觉得喜欢的很。

    “范姐,您今儿个怎么有空前来?平日里可是瞧不见你。”

    不仅宋亦宣好奇,文华阁中的所有伙计都好奇。范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声音柔和,望着她的眼底满是欣赏,“这不是想来见见你吗?上一次匆匆忙忙的回了京城,也不曾好好的跟你说说话,如今逮着机会,终于可以到小县城里头来。”

    说着,突然闹起了小孩子心性,斜睨了她一眼,”怎么,还不欢迎范姐来?“

    ”怎么会,范姐亲自大驾光临,我就算是跪着接驾都唯恐怠慢了,哪儿来的胆子敢不欢迎范姐?“宋亦宣也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说起话来一点儿不跟范姐儿客套。

    范姐心里是越来越满意,她就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不虚伪敷衍,聊起天来一身轻松,总比京城那些披着人皮说鬼话,妖魔鬼怪横行的地方强,简直是一方净土。

    ”就你这小嘴儿跟抹了蜜儿似的,难怪章先生和刘管事这两个挑剔到天上的人,当时对着我推荐你几乎把你夸上了天,我当时就好奇极了,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那两个老家伙津津乐道,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小女孩儿。“

    没想到还有这一茬事儿,宋亦宣倒是未曾听他们说过。

    范姐是个心直口快的,宋亦宣的性子也不磨磨蹭蹭,两人聊着聊着,几乎是一拍即合,不过一个时辰,亲的就像同胞所出有血缘关系的姐妹似的。两人模样长的好,就算此刻出去,逢人便说是姐妹,也没有一个人会怀疑。

    范姐身份不凡,虽不得而知,但是从她的学识涵养谈吐,再加上干练的作风,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她对宋亦宣也很是满意,都说女子目光短浅,眼前这姑娘虽然生长在村落当中,但是从谈话中,她的远见与目光总是令她大吃一惊,即便是朝堂上的某些个大人都不及她思虑角度上的一半。

    “对了,宋丫头,最近我得了一本典籍,听闻这世上只有三本,一本在皇帝那儿,另一本在翰林阁那老头儿身上。我夫君无意间寻得一本,知晓我心念着,便带来给我,如今我来的途中正好看完了,你是否有兴趣一瞧?我敢保证,你一定会同我一样爱不释手。”

    宋亦宣这下有些惊讶了,她所意外的,不是那本书如何令人悦目观赏,而是它的珍贵。

    皇帝?还有当今学子趋之若鹜的京城大学士府——翰林阁?

    这……这样珍贵的物品,其中之一竟然在范姐身上……她与她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宋亦宣好奇,但却没有表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