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来者不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2本章字数:3063字

    无奈的揉了揉额头,看来今日免不了纠缠。她暗中示意着刘管事,让他去遣散尚在文华阁的人,刘管事一愣,憋急了一张脸,说什么也不肯回去,若是他走了,那群人对范姐做出什么事情,他该如何对那个人交代?无论范姐怎么使眼色,他都别过头去不再理睬,只是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一群人。

    宋亦宣此刻,已经早早的跑到大堂,低声跟二虎说了些什么。二虎脸色骤然一变,沉着脸,对着宋亦宣点头,转身便开始遣散那些听着动静好奇不已的人,他们本还想杵在原地,没想到二虎板着一张脸,他身材本就长得魁梧,摆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抄起长凳子就开始赶人。

    那些人哪儿还敢呆着,转过身噌噌跑得没影儿了。二虎松了一口气,抹了抹汗,方转身亲自送宋亦宣回去。没有想到回过头,一个人影都没见着,以为她也跟着那些人逃了回去,便放下手中的长凳,也跟去门口堵罗刹军。

    当他走到门口时,宋亦宣娇小的身躯也在门口,脸色煞然一白,急急的走了上去,低声呵斥着,“你怎么还不回去?待在这儿做什么!”

    二虎喘着气奔过来,见到宋亦宣心内一惊,声音的大小控制不住,吸引了屋外人的目光。

    “头儿,里头似乎还有人。”

    罗刹军里有一人敏锐的听到了声音,凑上前去跟站在前方的男子低声报告着。那男子轻声一应,方才为首叫囔的罗刹军接到了男人的眼神,鼓了鼓气,朝着范姐吼着。

    “你们后面还藏着什么人?”

    范姐蹙了蹙眉,缩在袖间的手指掐在掌心上,保养极好的手明显的捏出几道红痕出来。若是寻常人瞧见了,看上一眼都觉得疼,而她像是无事一般,面容上风轻云淡,内心却波涛汹涌。

    “我文华阁小厮说书先生有多少,难不成还得向阁下报备?”

    范姐根本就不愿再多看他们几眼,心中盘算着要如何脱身才是。为首的罗刹军一愣,气势汹汹的走上前去,冲着三人后头吼着。

    “藏在门后头的,若是再不现身,就休怪我们不客气!”

    躲在门后的二虎一僵,脸上苍白一片,原本酝酿着一肚子教训宋亦宣的话,此刻都堵在了嗓子眼上,僵硬着身子,犹犹豫豫的。眼前一道身影闪过,他还没来得及露面,被宋亦宣这么一扯,反而朝着里头退了几步,眼睁睁看着她淡然的走了出去。

    罗刹军的人扫视着文华阁的装饰,听到为首的一吼,目光不自觉的朝着大门里头望去,里头窸窸窣窣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定睛一看,所有人都笑出了声。

    宋亦宣抖了抖肩膀,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就她这身板儿,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就不错了,悠闲自如的走到刘管事身旁,果不其然,刘管事一看到她,脸色又耷拉了下来,若不是碍于眼前的情况特殊,他已经揪着她的耳朵一番教训。

    章先生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低头问道,“屋里头还有谁?”

    “还有二虎哥,其余的都被遣散了。”

    章先生闻言,松了一口气。站在前方的范姐也听到了后头的嘀咕声,知晓文华阁内的人几乎散了之后,便没有多大的顾虑了,此刻的神情,颇有些英勇就义视死如归的感觉。

    “看来文华阁还真是没人了,只留下一个小姑娘。”

    枉费他们顾虑着文华阁背后的人,特地喊来十几名兄弟助阵,没想到这文华阁弱不禁风,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难闯。这下便开始肆无忌惮了起来,罗刹军也没了方才进门时整装以待,有的甚至嫌弃盔甲太过于笨重,三两下卸了扔在了地上。

    范姐看着他们大剌剌的就想从她们身旁经过,脸色一暗,身后的几名侍卫护在了她面前,神情冷谟,手放在腰间的佩剑上,若是罗刹军走过来,他们随时能够出手。

    罗刹军的人走的松散,但总体上还是保持着同一队列。宋亦宣小小的身子从三人间探了出来,根本没人会在意,她扫视了众人,目光突然定在了一名男子的身上。

    不同于为首站出的人嚣张跋扈,也不同其他人一般懒散至极,身上仍将盔甲穿戴的整齐,似乎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面容,将半边脸都掩了起来。注意到一道眸光在自己身上久久停留着,蹙了蹙眉,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姑娘。

    兴许是年幼心性,好奇罢了。他虽是不虞,却也不能够表露出什么,有些不耐烦的看了身旁的人一眼,那人身体一僵,知道这位爷是心情不悦了,连连对着方才出头的使眼色。

    “兄弟们,今儿个想搬多少就搬多少!”

    为首的罗刹军接受到眼神,立马下了命令,殊不知这一幕被宋亦宣完全收进了眼底,她打量了几眼,愈发觉得那名男子可疑。

    “放肆!”范姐怒了,一声呵斥,那几名侍卫将别在腰间的长剑抽出,身子朝前一跃,手中的长剑利落的刺伤了欲冲上来的罗刹军。那些人回过神来,持起刀剑跟那几名侍卫交锋,场面一时混乱,章先生将范姐护在身后,一步步退到了大门处,刘管事紧紧的揪着宋亦宣,审视着局势慢慢将她揪回了屋内。

    那几名侍卫武功高强,罗刹军也不是吃素的,几轮下来竟然被缠住了,脱不开身。其他人见着有破绽,提着刀朝着宋亦宣的方向走了过去。杵在中央不动的人见状,面容上闪过一丝不满的神色——

    不是说好不对妇孺老人动手,怎么出来一趟便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本想出手制止他们,没有想到一个身影闪的更快。只听到一声闷响,那人被踹飞到他脚下,男子诧异,看着地上憋红了脸咳嗽的人,抬眸望去,满脸是不可置信的模样。

    宋亦宣甩了甩手,笑意盈盈。她身后的人呆怔在原地,像是没有反应过来,范姐张着嘴巴,揪了一把手上肉,确定这不是做梦之后,惊奇的看着她,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宣娘……你竟然是会身手的?”

    方才她似风一般蹿到她面前,抬脚利落的一踢,一个比她高出一半的罗刹军就这样被她踹了出去。这些可是被她看的清清楚楚的,再怎么不相信,此刻也只能够瞪大了眼看着她,将一肚子的疑问咽了下去。

    宋亦宣淡抿唇瓣,对上了一双极为深邃的眼眸,她像是打招呼一般,眸光流转,轻轻莞尔一笑。那名男人一愣,她的身影就在那一瞬间逼近了他面前,脖子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男子不用看也知道。

    自己被威胁了。

    兴许是头一次被这样威胁着,还是一个个头矮小的小姑娘,他竟然没有慌乱,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他微微低着头,近距离的看着她的模样,才发觉她长得十分精致,多一分则妖,少一分则清,除却瘦弱这一点外,其它竟挑不出什么差错来。

    原来,在这样的小县城里,也有模样生的如此之好的人,倒是比那些宫廷里的贵妃顺眼了许多。

    宋亦宣拿着匕首抵在他的脖颈上,却看到他出神的模样,不由得一阵气急。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被人拿刀威胁了,还能够魂游天外。她看了看分散在周围的罗刹军,明明眼光时有时无的朝着这一处瞥来,却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担忧的神情,更多的反而是对她不自量力的嘲讽。

    思及此,宋亦宣的又郁闷了几分,怎么真没人把她当回事儿?再怎么说,她也是前世以一敌十的佣兵,在这儿挥弄匕首,反倒被人当作过家家。

    男子见到宋亦宣的模样,难得的笑出了声来,拿着匕首抵在他脖颈前的小丫头愁着一张脸,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苦恼的是什么。看向她怒着的一张脸盯向自己的模样,竟然还考虑着自己是否要配合着表现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来。

    宋亦宣见他还有走神的精力,顿时气短,持着匕首的手也弱了几分力气。

    “将匕首抬起来,哪有挟持人,自己先弱下了气势的。”

    男子说话的声音温醇低厚,像极了一坛陈酿的美酒。他微微压低了声音,似龙泉寺塔楼上晨钟暮鼓,低沉悦耳,宋亦宣一怔,突然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这是在教自己怎么威胁他?

    没想到竟然被看轻到这样的程度,宋亦宣似笑非笑,男子却看的清楚,她一双若琉璃光宛转的瞳眸里,氤氲参杂着几分怒火。

    “你的心还真是大,被我威胁了,竟然还有几分心思在这边指点,莫不是真的以为我对你造不成威胁?”

    宋亦宣带上几分怒意,按压着匕首的力道加大了几分,男子面不改色,不顾脖颈上的威胁,居然伸出了手抚了抚她的头发,青丝柔滑,摸上去的触感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这下,不仅宋亦宣呆愣了,就连那些本在挥刀舞剑的罗刹军,愣是将手中的武器摔在了地上,手里仍摆弄着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