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三皇子的威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2本章字数:3091字

    待那神秘男子走了之后,霍钰凌拂去袖上被他触碰的一角,嫌恶的像是拍去沾上的泥垢,继而转过身去面向宋亦宣。宋亦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衣裳被划破几道缺口,霍钰凌蹙眉,走上前去仔细查看,只有几道浅浅的伤痕,看来那个男人并没有真正对她下手,也算是怜香惜玉了一回。

    只不过……霍钰凌不满了,从他方才唤她小猫咪这样暧昧不清的称呼时就暴怒,他一个年纪大的快入土的老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不嫌臊得慌。

    走在罗刹军前方威风凛凛的首领,突然脚步一个踉跄,脚尖一踮,寻得一个支力之后,连忙稳住了身子。伸出手来摸了摸鼻尖,皱着眉头朝着后方扫了一眼,顿时让那些好奇探着头腹诽的将士们缩回了头,眼角偷偷瞥了一眼,不知道这位不过十八的少年首领怎么突然生起气来。

    瞧了半晌,也没什么异样,他揉了揉发酸的鼻尖,想起了在文华阁内见到的那个有趣的小东西,不由得一笑,心情突然一阵大好。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除了行军整齐的罗刹军,踏地时盔甲沉重的清响,每个人的脸上带着铁血煞气,令十里之外的人也闻风散胆,仓皇遁逃,避之尤见蛇鼠狼豺,唯恐避之不及。

    而文华阁内,二虎蹭蹭上前将大门关紧,隔绝了外头探头看热闹的百姓,回过头去,心内一阵沉重。倒不是因为屋内狼藉一片,怎么说今日罗刹军闹事,东家也是亲眼所见的,不用他们来赔偿,只是,他正承受着比赔偿还要刺激动人心魄的事情,他掐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肉,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传来,他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生之年,他居然看到了皇室中人!且不论此,眼前的少年居然是传言中带兵打仗的天纵之才,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出征所拿下的战役不次于军中副将,更是铮翼军中地位远超李将军的人。本以为是个少年老成一副小老头的模样,没想到今日一见,五官若天神精铸,鼻梁精致高挺,眉眼若墨画浸染,一笔一划皆是灵气逼人,眸中似黑漆点睛,亮的灼人。

    他负手而立于众人面前,一股霸气威慑与天成的贵气矜持相融而成,竟生出奇异的融洽,宋亦宣曾以为话本上的“龙气”都是作者太过感性,为了突显主人公气势绝佳才特意虚构出来的,今日一见,着实有人不枉这二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不仅是二虎不可置信,章先生与刘管事二人面面相觑,从对方眼眸之中看到了同样跳动的炽烈火焰。双手掩不住的颤抖,出卖了他们此刻兴奋的情绪。

    范姐最先回过神来,双膝一弯,跪在地上清声请安。

    “臣妇范芝兰见过三皇子。”

    她这么一跪,那些人都反应了过来,连忙磕头有模有样的喊着,唯独宋亦宣,呆愣愣的站着。刘管事看了一眼,急了,揪了揪她的衣裳,示意她赶紧请安。宋亦宣则回了一个意味难明,难得糊涂的神色——

    他三皇子再怎么尊贵,还不是死皮赖脸的待在她家里头蹭吃蹭喝。宋亦宣懒懒的抬起眼皮,说起来,她还是他的房东,这么想来,气焰又嚣张了些,她扭头避开刘管事抖得如抽筋似的眼神,就是不跪!

    刘管事急的头脑发胀,这宋丫头平日里看着脑子挺精明的,怎么就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手指抠在地上划呀划,满脑子想着要怎么替宋亦宣的大不敬找个合理又不荒诞的理由搪塞过去,偷偷看了霍钰凌一眼,立马就哭丧着脸。

    这臭丫头哟……他从来都没接触过这等高高在上的人,又捉摸不透他的性格,若是弄巧成拙可该怎么办?

    相比刘管事的焦灼,章先生显得平静多了。宋亦宣的大不敬起先让他心猛地一跳,继而发现霍钰凌不但不怪罪,那双灼灼的明眸望向她时,有着一闪而逝的柔情,心头当下了然,意味深长的打量着两人,范姐显然也注意到了突然变得有些微妙的氛围,触到霍钰凌眸光一愣,眼露担忧。

    “都起来吧,在这我不是皇宫里的三皇子,只是悠闲在乡间的霍钰凌而已。”

    在众的都是机灵的,一点就通,连声道是,未曾见过三皇子屈尊纡贵的来到穷乡僻壤之中。霍钰凌满意的点点头,宋亦宣对一群人异口同声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连连称奇,闻所未闻。

    既然三皇子不在,他们也就不用委屈膝盖跪在冰凉的地板上了。范姐满腹疑问,刚想出声,霍钰凌就朝着宋亦宣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然后柔声安慰,她如果少了一根头发,他就要把那个男人的头发拔个精光,讲的是一本正经,欲出手数她头发有没有短少。

    在他们目瞪口呆心内揣测桃色纷飞的情况下,宋亦宣神色平静的避开了霍钰凌的手,带着疏远而又适当的距离,眸中对他的态度时刻保持着不远不近。午后日光淡薄,天色一线阴沉灰蒙。霍钰凌的手一僵,淡笑着落下,毫无尴尬之意,背影同那淡薄的灰蒙相印相衬,阴郁的同石沉静湖,沉甸甸的落下。

    “你怎么来了?”宋亦宣觉得方才的举动可能伤到了他的自尊心,于是开口转移气氛。

    “当然是来接你的,小真与小齐见你久久未归,担心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所以便派遣我前来接驾。”霍钰凌那会不明白宋亦宣的意图,乐的接受。

    “我平日里也经常不能按时回去,他们自然乖乖睡觉,今日怎么就焦急了起来?莫不是村子里又有人去寻他们的麻烦?”

    霍钰凌始终淡淡的笑着,宋亦宣一看,心内的担忧才得以落下,若是真出了事,霍钰凌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没有人找他们的麻烦。”

    “我来此,是因为我也担心。”

    宋亦宣一愣,显然不知周围投来遐想的目光,心内猛然一跳,别过头去,装作没听到的模样。他也不恼,插科打诨的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原本还肃穆的场面顿时瓦解,气氛也愉悦了起来,无意间博得了众人的好感。

    范姐也放下了原来的心防,看着霍钰凌越看越喜欢,她在京城也时常随着她夫君进宫参加盛宴,时不时的会被太后叫去宫里头谈话,见过不少皇子,唯独传闻中年幼就有纵横经纬之奇才,领兵打仗屡战屡胜,被封为当今皇朝最年少的战神始终不见踪影。

    她曾好奇打听过,得来的是宫闱莺歌燕语糯糯的铃音中,吐露出来如蛇蝎魍魉淬着毒汁的言语,幸灾乐祸的告诉她,早就被分派到不知道哪儿的山疙瘩,卷沙带土自生自灭了。

    她心带惋惜,长年淫浸家族争斗,哪儿不懂她们话里的意思?这些在世人面前光华靓丽的皮囊下,早已是腐烂的尸骨,一颗残缺的寒心。

    所以,当她在这个小县城内见到她执着想见的少年时,何尝不激动?只不过良好的教养让她没有显露出来,可眼中兴奋的神情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这样的目光很快引起了霍钰凌的注意,他转头一愣,微微一笑。

    “原来是邱夫人,久仰。”

    “三皇子……霍公子记得我?”范姐眼眸一亮,霍钰凌淡笑,风度翩然,挺立的身子有青竹毅然隽秀之势,眉宇泛着清淡温和的光泽,易让人觉得他是温润上好的玉璞,和而雅漾。范姐却注意到了,那如玉笔挺的鼻梁上,蕴含着氤氲的黑暗下隐藏的风暴,如同蛰伏的猎豹,精待时机一跃而起,与那温润的外表冷热交击,尖锐如戟。

    “幼时在宫中见过一面,而且邱夫人如今的身份,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范姐的脸色陡然一变,肃然同风化僵固凝胶,面色一下板了起来,神情之严肃令在众的人一惊。范姐静默半晌,眼神突然诚挚,庄重的行了一礼。

    “多谢霍公子提点告知。”

    宋亦宣眯了眯眼,即便她没有参与到其中,但从他们二人寥寥无几的句话中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二虎迷茫不解,但也感受到了气氛又一次凝固了起来,抬眼看了神色各异的众人,相比较范姐突然铁青着脸的模样,霍钰凌与宋亦宣二人着实过于轻松淡然。

    “时日也不早了,文华阁里的宋先生,我就先接走了,诸位告辞。”

    霍钰凌发话了,他们哪能不从,就差弯着腰亲自将宋亦宣送到门口。霍钰凌心情甚好的领着宋亦宣赶着骡子车,两人上去后,霍钰凌一手拉着缰绳,连挂在骡子上的马鞭都不曾抽出,发出一声,两只骡子就像是听懂了人话,蹄子一扬,拉载着他们车子滚滚驶动。

    宋亦宣一奇,他还有这样的本领?

    等送走了二人,他们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身子舒畅的像是卸下了千斤巨石,回过神来,后背衣襟早已湿了大半。二虎见着三人的模样,大吃一惊,不就是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像是绕着县城跑了一趟回来,他好奇的转到他们背后,就连章先生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