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相当于北上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2本章字数:3625字

    宋亦宣捉摸不出,直接开口问,宋翠翠一愣,羞恼着拍去她的手。

    “哪儿有什么纠葛,你翠翠姐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去趟县城也是采购东西补贴家用,哪儿有时间去文华阁。”

    “那你为何如此兴奋?”

    “宣娘,你天天待在文华阁里,见着那些人,自然是习惯了。对于翠翠姐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从京城来的,京城是什么地方,翠翠姐不说,你也知道。”

    宋亦宣沉默,京城……就相当于北上广吧?

    宋翠翠见宋亦宣不出声,也不介意,翘首盼着来人。马车缓缓停下,车夫“吁”的一声,对着车厢内的人开口,“刘管事,章先生,宋家村到了。”

    车帘掀开,走出两个人,身着灰色绸缎,衣袍间绣着竹节纹,细长蜿蜒,节节攀升,象征君子气节。宋亦宣微微一笑,暗地里朝着正经的二人挑了挑眉,笑意带着几分调侃,刘管事一本正经的脸一抽,回瞪。

    ——废话,作为大老板,怎么也得摆出一副老板该有的模样。

    宋亦宣一笑,不顾刘管事横眉怒目的模样,对着二人引路。

    “既然到了,就跟翠翠姐走吧,村里人等着呢。”

    宋翠翠顺势做了个自我介绍,刘管事与章先生点头,表示记下了。听到宋亦宣的话,宋翠翠疑惑的开口,“咦?宣娘你不同我们一起?”

    “我还得回去一趟,家里还有人呢。”宋亦宣柔声道,拍了拍宋翠翠的肩膀。宋翠翠即刻了然,原本有些兴奋的脸突然耷拉了下来,趁着二人没注意宋翠翠走到了宋亦宣的面前,压低了声音开口。

    “宣娘,这可是两位大老板。若……若是我招待不周该怎么办?”

    “没事儿,翠翠姐尽管放心。别看他们二人难以接近,不过是为了面子而摆出一副庄重的模样,实际上,他们是很和蔼可亲的。”

    宋翠翠怎么样都不相信,宋亦宣看她着急的摸样,轻声安抚着,最后见她揪着自己的衣袖不放,果断的说了一句。

    “翠翠姐,实际这幕后的老板,是我。他们二人不过是受我所托,替我扮演这个角色罢了,你放心,平日怎么招待就怎么招待,不必太过于刻意,放轻松点。”

    宋翠翠闻言,突然松开了她的手。同宋亦宣所说的,没有了先前的紧迫感,一路平和,偶有几句交谈,都是围绕宋亦宣的。而她答的顺畅,大大方方,给刘管事与章先生留下极好的印象。

    两人眼中的宋翠翠,平淡不惊。实际上,她一路都沉浸在宋亦宣带给她的震惊当中,久久不能回神,在路上,她特意从两人口中打探了一些事情,知晓宋亦宣所说属实后,一颗心扑通乱跳,久久无法平静。

    宋亦宣回到屋中,推开门,迎上来的便是小真小齐两兄弟。

    “阿姐,你怎么才回来?”

    “阿姐,我方才闻到了好香的味道!”

    宋亦宣一笑,揉了揉两人柔顺的头发,“今晚村子里所有人都会聚集在一起吃饭,那些婶婶们已经开始准备了,阿姐收拾一下,也得跟着过去。”

    “我们也要去!”

    “行,带你们去。”

    两兄弟欢呼雀跃,宋亦宣朝屋内走去,霍钰凌与李毅柒坐在桌前,低声商讨着。宋亦宣远远的站定,一眼就看到摊在他们面前的东西,知晓二人又在商议要事,没有立刻上前打扰。

    霍钰凌微蹙着眉,对于李毅柒的问题举棋不定,慎重的思索过后,低声说了些什么,李毅柒点头。

    “是,我知道了。”

    霍钰凌舒了一口气,仰头就倒在床铺上。李毅柒收了桌上的东西,仔细的装进一个木盒子内,做完了这件事后,转过身去,便看到远远站定看着他的宋亦宣,一愣。

    “宋丫头?”

    霍钰凌睁开了眼眸,转过头去,乌黑的瞳孔倒影着娇小的身影。

    宋亦宣微微点头,渐渐走到二人面前,试探道,“你们二人谈完了?”

    “是啊。”李毅柒以为宋亦宣来找霍钰凌,憨憨一笑,“宋丫头来找霍公子的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了。“说完,就要从宋亦宣身旁经过。

    “李叔,等等。”宋亦宣连忙唤住即将离开的李毅柒,李毅柒回头,询问何事。

    “村里摆了筵席,邀请所有人前去,若是可以的话,你与霍钰凌也一块去吧。“

    ”筵席?村子里可是有百人啊。“李毅柒在犹豫,要在百人面前现身,恐怕有些难办。

    ”李叔放心,虽说是宴请百人,但有些不会前来。这场筵席,实际上是为我而办。“

    ”为你?“李毅柒脑子一转,”莫不是因为开垦田地那件事?“

    “是啊,所以你们二人好好考虑一下,若是不方便,我也不强求。”宋亦宣留下一句话,看了一眼倒在床榻上的霍钰凌,转身离开。

    “这……”李毅柒有些犹豫,许久没有吃到好吃的东西了,他身为一个武将,除了一身武力,唯一的兴趣就是吃。可若是就这么在众人面前出现,他的身份兴许会暴露出来……

    李毅柒的眉毛几乎快皱在了一起,半晌,脑子一空,坐在椅子上发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霍钰凌。

    “想去就去,你那张脸没有什么分辨度,没人能够看得出来。”

    李毅柒沉默,憋了一会儿,终于问出话,“公子……你不去吗?”

    “我去作甚?徒惹一堆麻烦。”霍钰凌一手搭在眉眼间,完全遮挡住屋外照射进来的光线。懒懒的翻了个身,背对李毅柒,随意的挥了挥手。

    “去吧。”

    李毅柒本在犹豫,鼻尖突然嗅到一阵饭菜的香气。他咽了口唾沫,一下子摆正了立场,很是郑重的道,“我会替公子稍些东西回来的。”

    霍钰凌闭眼,伸手揉了揉眼眶,无言。

    宋亦宣赶到古槐树下的时候,早早到来的村民四处忙活着。宋李搬着酒缸,小心挪移着脚步,他偏着头,谨慎的看着下方,突然一双小巧的鞋子出现在他视野中,宋李一愣,以为是哪家女儿跑到这儿玩耍,粗着嗓子嚷嚷。

    “前面挡路的让一让,小孩子一边玩儿去,李叔搬酒缸呢!”宋李声音粗犷,乍一听,以为是个凶神恶煞的大叔,,时常把村里的小女孩吓得哭闹,为此宋燕也说过他不少回。他一发话,那双鞋连忙避开,那人却一声不吭,宋李以为他被吓着了,便没有继续开口,抱着酒缸蜗牛爬似的往前挪动。

    经过的男人看见了,走上前来一拍宋喜的肩膀,笑嘻嘻道,“宋李哥啊,莫不是老了,怎么这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这哪是人走的速度,感情您在模仿乌龟爬呢?”

    男人打趣着,丝毫听不出有什么恶意。宋李咬着牙,听完了笑骂男人一声,“呸!说什么混账话?我宋李身体壮的很!”

    宋亦宣站在宋李的面前,只不过因为太过于瘦小,整个身子被大酒缸挡着。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李撑着酒缸的手臂青筋暴起,一双健壮有力的的手臂泛着一片青红,细看可以看出突起的血丝。

    宋李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运足了力气,将酒缸再次抬了起来,大步的向前走着。“砰”的一声闷响,宋李将酒缸稳当的放在古槐树底下,男人看着,啧啧称赞,拍起手来,笑着朝宋李大呼。

    “宋李哥宝刀未老,小弟佩服!”

    宋李一把抹去额头上的汗,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大白牙。当他目光扫到宋亦宣那张写满了惊讶的神情时,咧着嘴的笑意僵持在了脸上。

    “宋李哥?”男人见宋李像突然被定住了身,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一愣。

    宋亦宣见两人的目光移到自己的身上,终于将震惊的表情收回,对着他们浅浅一笑。

    听到宋李的哟呵声时,宋燕正把着大锅勺搅奶白色的汤汁,锅盖掀开,一阵鱼肉的飘香萦绕。丁氏从后院进来,见了宋燕,对她道,“燕娘啊,你家宋李在外头喊你呢。”

    “宋李?他有啥事?”宋燕挽起袖子,屈肘擦了擦脸上的汗。

    “谁知道?你还是出去看看吧,那群男人毛手毛脚的,若是出了问题,那可麻烦了。”丁氏放下手中的盆子,接过宋燕手中的大锅勺。宋燕应了一声,转身去寻唤她的宋李。

    “怎么了?”宋燕急急忙忙出来,生怕他们打碎了酒缸,那可是村民们家里酿了几十年的好酒,好不容易篡使他们抠出一点儿,可别搞砸了。

    她一眼就瞧见了宋李,直径走上前,一掌就朝他后背拍去,瞪着眼睛,“宋李,你是傻了?出了啥事儿?莫不是你把酒缸给摔了?”说着,一只手做出欲揪起他耳朵的姿态,宋李连忙唉哟一声,牢牢护住自己的耳朵,眼神朝着一旁瞥。

    “你眼睛进沙子了?老往那儿瞅做什么?”

    宋李苦了脸,他都做的这么明显了,怎么她还是不转过头去?宋燕绕过他,视线盯在那坛酒上,松了一口气,白了宋李一眼,“没事儿就去后院砍柴火,我忙着呢,没空理你。”

    后头的人突然开了口,“燕婶儿,你转头看看那孩子。”

    宋燕急冲冲的走了出来,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有人。男人的声音一出,宋燕吓得一愣,后知后觉顺着他的话望去,对上一双水润般的眸子。

    宋燕惊讶,一瞬间把刚才话抛到了脑后去。她细细打量着静伫微笑不言的女子,似月下的昙花,清美绝然。宋燕以为出现了幻觉,揉了揉眼,继而“呀”的惊出了声。

    她拉了拉宋李,低声问道,“这孩子是谁家的?怎从来都没见过?看那模样,瞧着不像是宋家村的人啊。”

    宋李搓了搓手,往身上一抹,同样压低了声音,“我怎么知道?要是晓得了还能叫你出来?我说,这该不会就是那个宋亦宣?听闻宋家宣娘生的似天仙下凡,我瞧着那女子八成就是了……”

    宋李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宋燕,她定了定神,走上前去,斟酌了一下,开口,“敢问是宋家宣娘?”

    宋亦宣站了许久,嘴角一直保持着微笑。见对方终于开口,轻启朱唇,脸颊倏然蔓延一阵酸麻,“正是,宋家宣娘,见过婶婶与两位叔叔。”

    宋燕一顿,立即笑开了眉眼,连忙伸手抚住她瘦弱的肩膀,骨头磕着手心,她暗暗心疼,面上却不表露丝毫。

    “听闻宣娘生的好,久闻不如一见。如今啊,更是咱们村里头的小老板,要是我家的丽儿有你一半出息,燕婶儿我可就知足了。”

    燕婶?宋亦宣想了想,似乎没有见过此人。却是对她的话哭笑不得,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还会成为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