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劫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2本章字数:4799字

    “也行!”刘管事只略一思索后,就很爽快地答应了。“你们今日只为到我这里来道谢么?还有旁的事没?若有的话,你们先去忙,等回去的时候找二虎领马车就是了。”

    “谢谢刘管事,还有一件事想向您打听一下。您知道朱茂成吗?”宋亦宣将自己今日来明城要办的正事问了出来。

    “自然是知晓的。”他们从商的,怎么可能不认识前县令的傻儿子,不过后来不知怎的恢复正常了,但听说跟宣娘有关,他一直还想着要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只是常忘记。

    “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在县令大牢?”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和熙儿如今应该是被关在县令大牢里,他们二人也算对自己有恩,宋亦宣觉着自己有必要帮他们一把。

    “对,朱茂成的家也被抄了!宣娘这么在意他们二人?”刘管事问出自己的疑惑来。

    宋亦宣没有隐瞒,将自己如何阴差阳错将朱茂成从一个傻子变成正常人的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刘管事听了唏嘘不已,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嘛。

    “我有点不明白,前县令大人去世后,为了给新任县令腾出府邸,朱茂成和熙儿早早就从县令府邸搬了出来。就算罗刹国想杀鸡儆猴也应该找现任县令,不应该找朱茂成才对。怎么朱茂成和熙儿被关进了大牢?”

    “大概是因为现任县令太好听话了。”提到现任县令,刘管事的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的神态,“罗刹国不懂大庆的人情世故,他们刚打下明城,这新任县令就跑去献媚,自愿替罗刹国管理明城,那罗刹国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同意了,所以杀鸡儆猴的对象换成了前县令一家人了。”

    “怎会这样,上次处理我们和村长的事,现任县令不还是很公道的吗?”因为他的判决,她还因此对了那一百两银子。

    ”傻孩子,你怎么不想想跟你站在一起状告的他的人还有谁!”刘管家轻声笑了一下,宣娘有时间看着聪明,有时候还是很迷糊的。

    刘管事这么一提点,宋亦宣才恍然大悟。看来自己那次能够状告成功,又是多亏了文华阁的帮助。、

    “刘管家此言差矣!”默默听着他们两人对话的霍钰凌开了口,凛冽的目光在刘管家和宋亦宣的脸上一一看了过去,说出了自己所想:“还有一点,这罗刹国的君主比金国的人要来得更聪明。”

    金国是大庆另一边的游牧民族。

    “此话怎讲?”刘管事不解,难道还有什么是他忽略掉的?

    “往年金国攻打我大庆的城池,占领后第一件事便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今轮到罗刹国后,除了正常战争炮火、大规模扰民搜查之外,你们有见过他们有做过什么特别无恶不作的事?”霍钰凌说这话的时候,黝黑的瞳仁熠熠发光,好像一切都已经被他看穿。

    他的问话得到刘管事和宋亦宣两人的摇头回应。

    霍钰凌又说道:“这便是他们的野心高明之处,往年金国之所以战败,最后城池都会被大庆收回,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让百姓厌恶,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这句话流传千百年来不是没有道理。现如今罗刹国显然已经明白金国屡战屡败的原因。他们大概是想在不动声色之下,慢慢将大庆的国土一点一点的吞并。”

    “我明白,三皇子英明!”刘管事朝霍钰凌行了一个大礼,然后看向宋亦宣说:“这罗刹国之所以挑选朱茂成的原因,和之前之所以秉公断那我们的案子,其实可能最大的原因是看上了两家的财产。”

    “村长是罪有应得,但是朱茂成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宋亦宣也明白了,但是还是觉得这对朱茂成不公平。

    “朱茂成没有做过坏事,但是他的父亲前县令,朱青山可是鱼肉多少年这里百姓?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所以也没有什么人站出来为他说话。”明城的情况,还是刘管事更了解一些。

    “那朱茂成就只能这样了?有没有什么办法把他们二人从牢你弄出来?也算还他们当初一个人情!”宋亦宣一向有仇必报,有恩也是必报的。她一向信奉用拳头说话,迟疑了一下,她想到影视剧里遇到这种情况,最容易采取的做法,便小声问:“需要劫狱吗?”

    霍钰凌凉凉地看了一样宋亦宣,看不去地建议道:“劫狱倒不至于,如今正是罗刹国缺钱的时候,我想你有足够的银子,应该是可以将他们赎出来的。”

    “那需要多少钱?”宋亦宣对这里的行情不了解,现代社会想要赎一个人,基本都是百万起跳的。不知道古代社会的行情。

    霍钰凌立马就不说话了,刘管家想了想,给了一个保守的回答:“几千两应该是要的。”

    这下宋亦宣有些为难了,她看了看霍钰凌,他一个三皇子每天吃喝都是自己的,没法指望他能突然拿出一大笔钱来。宋亦宣的目光又看向了刘管事,文华阁跟朱茂成无亲无故更不可能帮忙了。只能靠她自己,可是她得的那一千两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真的不能劫狱吗?”宋亦宣不甘心地又问。

    霍钰凌忍不住白了宋亦宣一眼,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竟然要冒这么大的危险。

    “这个忙,我可帮不了!”刘管事立刻也摆手,他可不能让文华阁扯上官司。

    “这样吧,刘管事,银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但是麻烦你帮我打听究竟要花多少银子,可以吗?”宋亦宣同刘管事打折商量,以她侦查能力从牢里放出个人是没有问题的,但宋亦宣也觉得不值得冒这个险。毕竟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牵无怪的宋亦宣了。

    “这事没问题,我会替你打听的。”只要不牵涉到文华阁,一切好说话。

    “那谢谢刘管事了。”

    站在二楼又聊了一会关于说书的事后,宋亦宣和霍钰凌就告别了刘管事,出了文华阁。

    “现在要去哪?”站在文华阁的门口,霍钰凌骨节分明的大手在额头处搭了个凉棚,看着太阳的方向估算了一下时间。大概已经过了辰时了。

    “去买点过年的新衣服吧!”宋亦宣也学着霍钰凌的样子看了看太阳,但她就没有算出时间来。

    “好!”霍钰凌点了点头,示意她前面带路。

    明城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宋亦宣常常跑明城,所以对明城已经在熟悉不过了,她带着霍钰凌在明城最有名的簋街逛了几圈,买了点年货,直到霍钰凌的手上已经拿不下了,才带着他转进了卖衣物的地方。

    “你不是说要给朱茂成给赎出来?却还这么花钱?”霍钰凌从怀中大小物件后探出脑袋来,没好气地看着宋亦宣两手空空。

    “是啊,但我不愿为了他委屈我两个弟弟。”

    “姑娘,给相公买衣?”店里的掌柜的看到有客人,热情地招呼。

    店掌柜的话让宋亦宣脸刷的就红了,她想给子真和子奇买衣服的,但她的手不自觉就摸上了店里男装上,那是掐丝金线暗云纹的袍子,单看做工就知价格不菲。宋亦宣第一眼看见便知这件衣服很适合霍钰凌。

    宋亦宣干咳了二声,红着脸收回了手,冲那掌柜地说:“不是,我要给我弟弟买衣,请问你这里有六岁左右孩童穿的么?”

    “有啊,有啊。”店掌握连连点头,为了不错过这单生意,招收小二去拿,自己则留下来热情地推销着宋亦宣看上的那款男袍:“姑娘,这款男装可以九秀坊最新款啊,你看看着花纹,看看着绣工。百八十里地都找不出这样手艺的绣娘来。过新年来,给您相公买一件,公子他长得那样俊,这衣服最适合不过啦。”

    “他不是我相公!”宋亦宣解释,霍钰凌已经占了她未婚夫这名称的便宜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在占用相公这个名称。

    “我是!”霍钰凌再次探出头来说道。

    “不是!”宋亦宣瞪了他一眼。

    “两位不要吵,来看看这些衣物怎么样!”店掌柜可不想两人在他店里吵了起来,看到小二托着几件衣服走了过来,忙招呼二人查看。

    “这件有二件吗?”宋亦宣做的作罢,转身去看那些衣服,选来选去,选中了两套藕荷色的长外袍。

    “有的,”

    “那麻烦给我包两件一样的。”子真和子齐是双胞,穿一样的最合适不过。

    “好嘞!”店掌柜喜欢这样爽快的客户,立刻就让店小二去准备了。他眸光又瞧了一下那件刚刚差点引起矛盾的男袍,心想毕竟是一单生意,琢磨了一下,他不死心又问了一句:“姑娘,可想好了,男袍可只有这一件了,卖完可就没了。”

    宋亦宣迟疑了一下,扭捏了一番后,最终还是说道:“那您也我包起来吧。”

    “好嘞!”又成了一笔,店家笑得眼角褶子都出来了,又开口说:“姑娘,要不要给自己买几件,九秀坊的女装也不错的。”

    宋亦宣暗道这个店掌柜真是厉害,放在现代也是推销的一把好手。宋亦宣接过店小二用纸包好的衣物,拿在手上说:“不用了,谢谢。”

    店掌柜见她要走,就没多说了,直道:“欢迎下次再来。”

    宋亦宣边点头就边出了门,又去粮食铺买了做腊八粥的材料,两人才转回文华阁。二虎这回没有蹲在门口咳瓜子了,而是认真的招呼客人。有客人认出宋亦宣,远远地就人问:“宋先生,您什么时候回来说书啊?我们这些老顾客可都念着您呢。”

    “是啊,是啊,您什么时候回来?”他的话也立刻得到其他人的附和。

    宋亦宣有一种成为被人追捧的明星的感觉,这个年代没有电视机,不识字的百姓只有听听说书这一简单粗暴的娱乐方式。有些学识教养的呢,可能还有诗词歌赋之类的别的爱好。

    说到诗词歌赋,宋亦宣脑子里灵光一闪,当然她不会写诗啊什么的,她也不愿意去剽窃别的诗人的成果来让自己出名,因为这种迟早还是要穿帮的。宋亦宣想到的是她可以写话本小说来赚钱。

    这个赚钱法子有待考究,宋亦宣将这个点子记在心里,回去的时可以跟霍钰凌商量一下。话说,她为什么要跟霍钰凌商量?

    这个问题,宋亦宣没深想,就被聚集过来的客人给围住了。

    “宋先生,你怎么不说话?几时时候回来啊。”客人们见宋亦宣没回答,又催促问。

    “明日,明日就有我的场次了,到时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宋亦宣忙挂上职业化般的笑容拱手致意。

    “那就太好了,没问题,我明日一定到。”领头问的那个瘦高青年一听,立刻激动的表态要到,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同样瘦弱,穿着打败像书生的人纷纷附和。

    客人们不进场,都围着宋亦宣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二虎真替宋亦宣捏了把汗,如此吵闹,得亏她脾性好,耐着性子一个一个的回答。二虎从文华阁门口走过来,替宋亦宣解围道:“各位,各位,徐铁嘴的场次已经开始了,大家快进阁内听书吧。宋先生说明日来,自然会来的。你们暂今日且先放过他!”

    “是的了,各位先请进阁内,有什么问题明日再问也不迟!我保证年二十八之前天天都会来。”宋亦宣感激地看了一眼二虎,在这样耗下去,她担心到午时都不一定回得了宋家村。

    子真和子奇还饿着呢,虽然有李副将看着,可是李副将的手艺跟自己有的一拼,家里唯一厨艺好是霍钰凌。让子真子齐吃惯了霍钰凌做的饭菜,肯定宁愿饿着也不迟李副将,所以她得赶紧回去。

    有了宋亦宣的保证,那些客人也不好一直围着她,互相行了礼后,就往文华阁进去了。还好他们不是现代社会的那种疯狂粉丝,宋亦宣看人走光了,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你们是来领马车的吧!跟我来!”刘管事将事情都准备好了,吩咐二虎如果看到两人,就直接领他们去后院拿车。

    刘管事也没有给宋亦宣准备什么特别好的马车,就是简单的一匹马和一个梨花木打的车厢,里面空间也不大,但是坐二三个人是没问题的。

    “刘管事说太豪华,你们那个村里的人肯定又会说闲话。这个你们暂且用着,以后再给你们图谋一个更好一点的。”二虎将刘管事的话原封不动地告知。

    “还是刘管事细心,麻烦你替我谢谢他。”能有马车,宋亦宣就已经很满意了。这样以后想要买什么东西也方便。也不用老是背来背去。

    “刘管事说你不用谢他,他只求你最近的故事要说地得更精彩一些,乘年关给他多挣点银子。还有那头骡子,刘管事说你也不用怀了,留着替你拉磨!”

    所谓大恩不言谢,宋亦宣张张口也没说什么感激的话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明日会准时来上工的。”

    二虎冲她笑着点了点头,“我前头还有事,我去招呼客人了,你们自便啊!”

    “行,您忙您的。”宋亦宣忙示意他去忙。

    “走了!”霍钰凌已经站到马车上了,他半蹲着身子,伸出一只手给宋亦宣。他将买的东西都已经放进车厢了,骡子也被他拴好在车尾。

    宋亦宣给了霍钰凌一个赞赏的眼神,主动伸出手来,让他将自己拉上马车。宋亦宣掀开车帘坐了进去。忽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来。现代的车她会开,但是马车她好像没有赶过。

    “霍钰凌,你会赶车?”连带着宋亦宣也怀疑霍钰凌的能力来,他贵为皇子,赶马车这种粗鄙的事情应该轮不到他动手吧。

    霍钰凌没有回答,但是他用行动说明了一切。他没有跟着进马车,而是坐在车辕上,拉着缰绳,轻呵出声:“驾!”

    马儿也听他的话慢慢地走了起来。

    霍钰凌的赶马车的技巧很好,宋亦宣坐在车厢里也没感觉到颠簸。她将今日买的东西整理了一番放好,觉得无事可做后,便也从车厢走了出来,她坐到霍钰凌的身边,轻声问道:“霍钰凌,要不你教我赶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