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秉烛夜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3本章字数:3016字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宋亦宣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霍钰凌听到她呼吸声平稳后,站起来就要走。手却被拉住了,垂眉一看,霍钰凌发现,宋亦宣不知什么时候拽住了他的衣袖。他修长的手指伸过去,想去掰开宋亦宣的手,但目光触到她沉睡如婴儿般的恬静面容,便停顿住了。

    霍钰凌坐在床边,目光没法从宋亦宣的脸上移开。他从没有像今天这般仔细地观察过宋亦宣的模样,她比自己脑海里的印象要更美。乌黑亮丽的秀发随意地散落在枕头上,颜色衬托着宋亦宣的肤色比上好的白瓷还要细嫩几分。有一丝长发调皮落在宋亦宣的红唇上。霍钰凌伸出手,将那一丝调皮的发丝别到宋亦宣的耳后。霍钰凌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喉结不由自主地动着。修长骨节分明是手指别好头发并没有移开,霍钰凌轻轻刮了一下宋亦宣的鼻尖。

    她还太小,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么想着,霍钰凌的眸色收紧,他低头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宋亦宣的额头。这个行为让宋亦宣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她没有醒过来,而是翻了个身面朝床里,手也因此放开了霍钰凌的衣袖。

    宋亦宣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子真和子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洗漱好上床了,两个孩子睡得很香。房间里留了一支蜡烛,宋亦宣撑起半边身子去看门缝,客厅里有光亮透过门缝照了进来。没有钟表,宋亦宣也不知什么时辰,她蹑手蹑脚地披了一件衣服爬了起来,

    她先换掉那只烧的只剩半截的蜡烛,将衣服穿好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果然,霍钰凌还在挑灯夜读。

    “你怎的起来了?”霍钰凌从书里抬起头看向宋亦宣,不知为何,目光不由自主地停在她的红唇上。

    “现在什么时辰了?我睡太多了,有点睡不着!”宋亦宣在酸枣木的桌边坐下,问着时辰。

    “刚敲过三更!”霍钰凌说道。

    “你每天都这个时辰还不睡?”宋亦宣感觉有点冷,一边将手放在蜡烛旁边取暖,一边问道。感觉从霍钰凌住进她家之后,他每天起的比自己早,睡得比自己晚,可精气神一直很好,也没见过他犯困。

    霍钰凌收回目光,低头继续看书,就在宋亦宣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他突然来了一句说道:“我天生少眠。“

    天生少眠?宋亦宣想了想,好像确实有一种说法,说有些人天生少眠,有些人天生缺觉。

    “你冷的话,还是回床上躺着吧,过一会天也就快亮了,你若不睡,明日必定更犯困。”霍钰凌瞧见她瑟缩着用蜡烛的火取暖,看不过去地催促她赶紧去睡觉。

    宋亦宣看了一眼霍钰凌,乌溜溜的眼珠子狡黠地转了转,她找借口说道:”我今日刚跟张掌柜说好要给他供文章的,我现在文思泉涌,睡不着,我要写文章。“

    霍钰凌放下手中线装书,没有拆穿宋亦宣,顺着她的话问道:“你要写什么文章?”

    “这个?”宋亦宣楞了一下,其实那是她想多陪霍钰凌一会找的借口,不知为何,她以前不知道他天生少觉也就罢了,今天她知道了,就没有办法看着他一个人独自待着。

    霍钰凌摇了摇头,他一问,宋亦宣就露馅。他虽然还是个少年,但这个他还是能懂的。只见他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留下宋亦宣一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

    什么情况?他自己回去睡了?那她是不是也要回去,可她刚刚还说自己文思泉涌要写文来着。就在宋亦宣左右为难之际。霍钰凌很快就回来,怀里抱着一床被子。

    霍钰凌用被子将宋亦宣整个包了起来,沉着嗓子问道:“这样就不冷了吧?“

    宋亦宣红着脸点了点头,霍钰凌也没离开,因为被子太大了,如果让宋亦宣自己裹着,那么她就没有办法写字,但是宋亦宣不裹着,被子就会掉到地上。

    “你写你的。“霍钰凌帮宋亦宣拿过纸笔。

    既然话都说了出去,宋亦宣真的拿起纸笔来写,可是霍钰凌在身后替自己笼着被子,感觉她写的每一个字,他都看在眼里。有了这个想法,宋亦宣脑子的思绪乱乱的,反而不知道从何下笔了。

    宋亦宣想起有一次,她跟霍钰凌有聊起“野心”这件事。霍钰凌很直白地将他的野心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可是想要坐上那个位子,单单有野心是没有用。别的暂且不提,他被派来跟罗刹国的对战,这城池一座接着一座被罗刹国占领,可他自己却被困在这小小的宋家村里。想要实现自己野心,这样可是不行的。

    虽然宋亦宣自信自己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雇佣兵,肯定对霍钰凌有所帮助,但是她不可能就这样抛下两个弟弟离开的,所以宋亦宣在心里渐渐思索着,该如何不动声色地帮助霍钰凌,还不用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在想什么?”霍钰凌见宋亦宣迟迟不落笔,换个姿势,也跟着坐到宋亦宣的旁边,望着她漂亮如水的眼睛问道。

    “我构思怎么把故事写的更精彩。”对于霍钰凌的靠近,宋亦宣没有太大反应。继续认真思索该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霍钰凌望着她认真思索的样子,没有在说话了。

    良久,宋亦宣转头看身边的霍钰凌,迟疑了一下,将手中的毛笔放了下来,看着霍钰凌说道:”要不说段我新想的说书吧。“

    霍钰凌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这段故事年月出具已不详,真实性也有待追究,所以你暂且就随便听听,不要当真,好么?”宋亦宣把话先说在前头,主要是霍钰凌太聪明了,她怕霍钰凌察觉出哪里不对劲,万一他问什么问题。她也好拿话来说。

    "好!”霍钰凌爽快地答应。

    两人独处的气氛太过美好,这时候宋亦宣说什么,霍钰凌都会答应的。不过宋亦宣比较迟钝,感觉不出来霍钰凌露骨的眼神,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关于三国鼎立的故事,不过我得先交代一下背景,三国鼎立之前,只有一个国家,姑且叫东汉吧。东汉末年,山河动乱、宋汉王朝江山气数将近,王朝内还有常侍颠倒黑白。霍乱朝纲……“

    是的,宋亦宣将三国演义的故事讲给霍钰凌听,她打听过,大庆的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过什么三国时期,所以她放心大胆地说了出来。但为了避免霍钰凌想太多,她尽量抹去了一些残酷的政治内容,说到兴起的时候,宋亦宣也没顾得了太多。总之,直到村里鸡鸣声响起。宋亦宣才将整个三国时期的人物故事都说给霍钰凌听了。

    宋亦宣望着霍钰凌若有所思的俊逸面庞,心里有些忐忑地问:“你喜欢这个故事里的那个人物?”

    霍钰凌听的认真,目光一直望着燃烧着的蜡烛,听到宋亦宣的问话,侧过脸来看向她,望着她有些担忧的眸子,或多或少猜出她说这个故事的原因。

    宋亦宣见他迟迟不回应自己,心想着他可能跟自己想的那样,便自顾自地下着定论说道:“我知道你肯定喜欢曹操,他跟你一样野心蓬勃,才华横溢,但是你仔细想想,其实刘备也挺好的。他只是看似糊涂、中庸,其实他才是里面最聪明的那个。你看啊,连最后皇帝都是他当了。所以你想,像他这样韬光养晦,不那么锋芒毕露的人才活的最长久。常言不是说嘛?欲速则不达,凡是有野心总是好的,但最重要的是让人瞧不见你的野心才是最高明的。”

    “所以,你究竟想说的是?”霍钰凌认真的看着宋亦宣努力解释的样子,心里涌上一股暖意,他就开口打断宋亦宣的长篇大论、

    “啊?我哪有什么想说的,只是想跟你讨论一下里面的人物罢了。”宋亦宣忙解释,怕被看出什么来一样,猛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慌里慌张地说道:“天亮了,我去烧些热水,等会正好可以用。”

    宋亦宣起来的猛。霍钰凌没有察觉,连人带凳子摔倒在地上。只听见“砰”地一声,霍钰凌脑袋撞到地上闷响了一声。

    这瞬间的变故让宋亦宣一下愣住了,没有人护着的被子也耷拉掉到了地上。搭到宋亦宣的小腿肚子,她才反应过来,忙跑到霍钰凌的身边,迭声说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霍钰凌只觉后脑勺一阵阵的抽痛,他本想发脾气质问宋亦宣怎么如此粗心,可目光一接触到宋亦宣微红的眼眶。所以的话都被他咽了过去,他反而出声安慰宋亦宣说:“我没事!”他这么一说,宋亦宣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带着哭腔骂道:“什么叫没事?后脑勺都肿了。”

    她为自己难过,这一点让霍钰凌很满意,他微微向前,倾身吻去她眼角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