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糊涂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3本章字数:2998字

    农活基本上都是体力活,宋亦宣和霍钰凌都是聪明人,看过别人怎么垄田地后,自然知道怎么做了,但是知道和做到之间永远有一道鸿沟。

    日头渐渐升上来后,地里的冰也融化了,田里满满都是水,大冬天这样下去垄地是会死人的。所以两人在田埂旁边蹲了一个上午,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将田里的水给放掉。得亏之前宋亦宣让霍钰凌有挖过一个池塘,田里的水全部都流进了那个挖了一半的池塘里,所以放水这件事情还算顺利。

    田里的水放完,宋亦宣要去明城说书的时辰也快到了,她抬头看了下日头,又看了下站在自己旁边就算拄着的是锄头也丝毫掩盖不住气质的霍钰凌,打着商量道:“要不今日开垦田地的事就交给你了,我还是骑骡子一个人去明城?”

    霍钰凌漂亮的眼眸望着就算放干了水还依旧泥泞的水田,眉头皱得跟一座座小山似的。半响才缓缓点了头。

    宋亦宣瞧他勉强答应的样子,心里可乐了。只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也没点破霍钰凌有些洁癖的事,谁让他刚刚莫名其妙发脾气呢。宋亦宣同霍钰凌简单说了一下宋翠翠讲过的要点后就回家了。

    临走前,她将自己之前画的那些压水井的图纸给揣在了身上。

    刘管事给宋亦宣在年前安排的说书时辰都在午后,这样不仅方便宋亦宣来回,也方便文华阁的酒食买卖。

    说完两场书后,差不多到申时一刻左右,宋亦宣跟刘管事简答打过招呼便揣着自己的图纸去了之前买匕首的那个铁匠铺。从他给自己的那个匕首的锋利程度,宋亦宣心想大概只有他能够帮自己打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哎!小姑娘,好久不见!你家里情况好些了吗?”上次宋亦宣在这里又哭又诉苦的模样显然给铁匠铺的老板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大冬天的,粗壮汉子光着半边膀子做在马扎凳子上拉着风箱,听到有客人来的动静,侧目一瞧,没想到是熟人,忙热络地打着招呼。

    “谢谢您关心,县太爷已经为我做主了。”宋亦宣一边从骡子上下来,将骡子系在门口的木桩上,一边解释着,

    “换了县太爷果然好,没想到罗刹国占领明城也不是什么坏事嘛,连县太爷都公道了起来。”铁匠大大咧咧地说着,这一次明城陷落,对他的生意只好不坏,于是他也不在乎旁的什么家国仇恨的。

    宋亦宣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果然跟霍钰凌猜想的一样,这罗刹国人的心思真不简单。既然铁匠铺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其他人肯定也少不了。

    “宣娘今日来,是要买些什么?”汉子问道。

    “我想……,”宋亦宣正要说,就被他手里一拉一抽的风箱给吸引住了目光,脑海中灵光一现,开口问道:“李叔,你拉的那个是不是风箱?”

    “风箱?”铁匠想明白了,皱着眉头想了想后,豁然开朗道:“叫风箱确实贴切些,小姑娘家的,问这个做什么?”

    “李叔,你能告诉我,它是怎么将风送进去的吗?”宋亦宣没有回答李铁的问题,而是将自己的问题大胆地提了出来,她瞧着着风箱的设计跟压水井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只要搞清楚着风箱用的是什么活塞装置,说不定她压水井装置的活塞也能得到解决。

    铁匠看宋亦宣望着自己的眼睛里头冒着光,也不好不回答,可是让他怎么回答是一个问题,他一个大老粗,这些事情都是凭经验,让他怎么解释啊?铁匠挠着头回答说:“这个啊,那个,你这丫头可真是难为我了,我哪里讲的出来,不如我直接给你看吧。”

    幸好他铁匠铺里还有一个备用的橐籥,铁匠停下手上拉橐籥的动作,走进店铺侧面的一个屋子里翻找出橐籥。

    “那,这个橐籥你拿着瞧吧!”李铁匠对宋亦宣的印象很好,不觉得麻烦地搬出一个全新的橐籥出来,放到门口,让宋亦宣仔细看个够。

    “李叔,您真好!”,宋亦宣毫不客气地赞扬道,同时她还笑眯眯地朝李铁竖起了大拇指,弄得铁匠一个粗壮大汉,黝黑的皮肤微不可见地红了。

    铁匠被夸得不好意思地抬起大手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直笑。

    宋亦宣蹲到在这个年代被叫做橐籥的风箱前,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因是密封的,宋亦宣也不好意思再说让他将风箱拆开让自己看,便将眼睛对准那风箱的入风口望里面瞧。瞧见风箱里面放着一个类似皮囊的东西,忙收回眼睛,求知若渴地抬头看向李铁匠问道:“李叔,里面那个皮囊是用什么做的啊?”

    “哦,那个是用牛皮缝制的。”铁匠反应慢了一拍解释道:“整个橐籥就那个皮囊最贵,整个大庆很难找的。”

    牛皮?宋亦宣在脑海里想开了,整个大庆没有橡胶制品,但用牛皮代替也可以啊,现代社会不是也有牛皮制作的鞋子啊,包啊什么的。跟橡胶制品很像的。宋亦宣觉着自己跟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有些迫切地问道:“李叔,这个牛皮你们这有吗?”

    “有,但是你要牛皮干嘛?”铁匠被宋亦宣一连串的行为弄得更糊涂了。宣娘打听这些做什么,什么铁器现在要用牛皮了?他一个打铁的都不知,宣娘怎么就知道了。

    宋亦宣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她将那张纸摊开送到他的面前,纸上画的是她压水井的活塞部分。她之前在宋翠翠和霍钰凌的口中委婉地打听过,整个大庆,包括邻国,像金国、罗刹国打水都是用木桶拎的,都还没有先进到有压水井这样设备,如果她能够设计出压水井解决打水问题,她肯定能大赚一笔。

    当然,宋亦宣也不傻,她不会打铁,万一别人学会了整个压水井的做法,自己生产,不带她玩,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将整个压水井分成了几个部分,打算多跑几家铁匠铺,让他们打造不同的部分,这样比较安全些。

    宋亦宣本来打算让李铁帮忙打造最后要伸进水井里的长铁管的,她觉得这部分的工艺应该是考量手艺的,但是现在看到橐籥后,她的想法变了。她拿出的纸张是画有活塞部分的图纸。

    “这是什么啊?”宋亦宣画的是现代社会的设计风格,又不是一个成品,李铁不认识的当然的。

    宋亦宣很仔细地将自己要打造的东西的样子跟李铁仔细地说着,差不多一盏茶功夫才说清楚,她着重将要用牛皮做成活塞的事情跟李铁说了。末了,李铁总算明白自己要锻造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但是他还是没有搞清楚,他要锻造的是什么东西。带着疑惑,铁匠选择直接问宋亦宣。

    “宣娘,这到底是什么?你让我锻造出这么个东西干什么?”

    “这是秘密,以后你就知道了。”宋亦宣冲李铁做了一个保守秘密的动作,模样十分俏皮,大概是解决了活塞这个大难题吧,宋亦宣心情很愉悦。

    李铁匠摇了摇头,没有再问,看着宋亦宣给的银子还算合理的份上,他就不多嘴了。李铁掂量了一下时辰,说:“三天后,你来拿吧。”

    “行,那谢谢您了,李叔。天色也不早了,我先走了啊!”宋亦宣将纸张递给李铁,走过去解下自己的骡子。

    “一个女孩子晚了确实不太安全,早些回去吧!”李铁匠回首道别,又坐回去继续拉自己的橐籥了。

    最难的活塞部分搞定后,其他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宋亦宣另外又跑了几家铁匠铺,说好自己要做的东西,付完定金,约定好取东西的时辰后,就赶着骡子回宋家村。

    冬日里,天黑的比较早。酉时两刻多一些的时候,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宋亦宣人已经入了村口,骑的骡子还算识路,也算是安全到家了。

    “今日怎的回来这么晚?”院子门门口,霍钰凌一个人拎着灯笼沉着脸在等她。

    宋亦宣心情很好,她冲霍钰凌笑了笑,翻身下了骡子,开口解释说“忙了一些事情。子真、子齐回来了吗?”

    正常情况下,这两个小的瞧见自己回来的晚,肯定也会跟着出来接自己的。

    霍钰凌动作自然地接过宋亦宣手上的缰绳,同她一起往院子里走解释说:“两人在学堂里犯了错,易先生罚他们抄写一百遍《三字经》。”

    “犯了错?”宋亦宣前进的步伐停住,侧脸看向霍钰凌问道:“什么错?子真、子齐那么乖,怎么可能犯错?他们是不是被欺负了?”

    “你自己去问便是了!”霍钰凌看了一眼因护短而略显激动的宋亦宣,示意她直接跟当事人说,自己则牵着骡子去到柴房那,跟仅剩的一匹马系在一起。

    铮翼军的马儿被李毅柒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