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生气的宋亦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3本章字数:3021字

    “之前的银子应该都是你跟翠翠姐先垫付的,这五十两,你们先扣下你们自己的,余下的用来付工钱和饭菜钱。如果不够,再来我这儿来拿就是了。”边说着,宋亦宣便将满满一袋五十两的银子递给宋二喜。

    这五十两银子,是从文华阁结给自己前几个月说书的银子里拿出来的。府衙判给自己的那一千两银子,剩下的二百两,她封号存到刘管事介绍的钱庄里去了。那二百两说什么也不能在动了,她要留着用来赎朱茂成和熙儿,虽然那点银钱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她会慢慢攒到的。

    其实她跟朱茂成和熙儿并没有太深的感情,宋亦宣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心一意想要将他们从大牢里救出来。大概是不救怕良心上过不去吧!

    “够了,够了!”宋二喜接过银两,忙说道。

    “嗯,那就好。银钱你收好,有什么事随时告知我,我要走了,等会还要去文华阁说书。”说着,宋亦宣连同账簿也一起归还宋二喜。

    “好,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之前不是要找泥瓦匠做房子吗?王家村有几个手艺好的,但是人家年前不愿意开工,年后可以嘛?”宋二喜忙将另外一件事告知。

    “行,没问题的。”宋亦宣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年前她还真没什么银子了,唯一进账就是文华阁的说书钱,就几天也不知能结多少,这样一来,她还可以喘口气。虽然没钱,但是房子还是要造的。

    宋亦宣想了想。说道:“约在元宵节以后吧!”

    “行,那我就这么和人家说了。”宋二喜说道。

    “嗯,那我走了,二喜哥。”宋亦宣摆手道别。

    “冬日里田埂容易泥泞路滑,你留意着点。”宋二喜提醒道。

    “知道了!”

    宋亦宣扛着锄头往回走,就算宋二喜提醒了,她的心思还是飘远了。一百亩田地开垦的事她算过,五十两绝对够了。除去钱庄的钱,她剩下一共不到四十两的银子。她还有很多地方要花钱,这四十两是万万不够的。宋亦宣默默地在心里算了一下,她现在一共有四项可以提供收入的事在做。

    首先当然是文华阁说书的事,年前几天的说书,客人比较多,起码能得一百两左右。其次就是翰林书局卖书的进账,但是这项收入还不一定,要等着看《蝶恋》卖出的效果怎么样,才能继续进行,不然白白浪费时间去写卖不掉的书可不太好,这一项进账暂时无,第三便是她买的这一百亩田地。宋亦宣现在有些后悔了,她感觉自己是在盲目的投入,这一百亩的田地似乎是个无底洞一般,她只有等到第一批稻谷收成之后才能知晓收益如何,在这之前,她只能往里面砸钱。所以这一项进账还需要记负数。宋岳交给宋二喜记账的方法不错,她回去也试试记一个账本。

    最后就是她的压水井赚钱计划了,她这一次定做的是样品,只要样品成功了。她就可以投入生产赚钱。想来压水井在这个古代可以算得上是垄断了,她可以把价格定高一点,说不定收入可以很不错。但是这一项也是个未知。

    所以算来算去,宋亦宣感觉自己似乎白忙了一场,除了文华阁说书,没有一样是靠谱的。

    “啊!搞什么,走路不长眼睛啊!”

    宋亦宣正想事情,突然感到撞到什么,脑门一疼,身体不由自主往后仰,摔坐在田埂上,她还没意识到发了什么,耳朵里就听到刺耳的骂街声,声音还有熟悉,便忍着疼痛抬眼去瞧撞到自己的人是谁。

    “宋小玉?”看清楚来人,宋亦宣揉着后背从地上爬了起来。

    “是我怎样!”本来被撞到就已经很倒霉了,宋小玉一看撞到自己的是宋亦宣,火气更大了。如果不是宋亦宣,她怎么可能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宋亦宣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背刚刚是被锄头给磕到了。幸好是锄背,如果是锋利的锄刃,她连命估计都没了。宋亦宣捡起锄头,冷着脸死死地盯着嚣张的宋小玉,抿着唇没有说话,气势骇人。

    一瞬间,她似乎又成为了那个浑身浴血、杀伐果敢的雇佣兵宋亦宣。

    “你,你……,”宋小玉显然被宋亦宣的样子给吓到了,说话都结巴起来。可是一想到关在大牢里的父亲,和已经搬空了的家,她还是找回了一个点气势,冲宋亦宣无畏地喊道:“你,你黑着个脸给谁看,是你先撞的我,好嘛!”

    “所以,你想要怎样?”宋亦宣没有收回气势,眸色因为后背的疼痛更冷了。她向前靠近了一步,逼问宋小玉。

    “你,你别过来,你还讲不讲理了,明明是你先撞的我!”宋小玉的气势瞬间没了,平生她第一次感觉到一股叫做‘杀气’的东西,有冷汗从她的额角滑落,她害怕着一边后退,一边逞能说道。

    “我不讲理,你又如何!”宋亦宣作势又前进了一步。

    “啊,啊,啊……,宋亦宣要杀人了!”宋小玉这下真怕了,连掉在地上的篮子都不捡了,转身喊着宋亦宣要杀她就逃跑了。

    宋小玉一离开,宋亦宣腿一软就跌坐在田埂上,她的背太痛了,她硬撑着没有在宋小玉的面前露出软弱来。宋亦宣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什么人,松开外套,扭头试图看清楚到底伤得怎么样了。

    目光能够看的到的地方青紫一片,看不到的地方,宋亦宣只能拿手去触碰。只轻轻点了一下,她就发出‘嘶嘶’地抽痛声。没事带什么锄头出门!宋亦宣心里暗骂自己愚蠢。

    宋亦宣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才起身将锄头当做拐杖拄着往回走。走到村子里晒谷场的地方,就瞧见村长媳妇拉着哭哭啼啼地宋小玉气势汹汹地迎了过来。

    “宋亦宣,你什么意思,夺走我们家的家产还不够,还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你才放心不成!”

    村长媳妇叫嚣着,她的声音很快就引来晒谷场聚集的村民过来围观。宋亦宣的背还是很痛,只想早点回去,可有村民围观,她不能用同一招将她们吓回去,那就落实了自己有一瞬间想杀宋小玉的想法。

    宋亦宣虚弱地牵动着嘴角,问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我说的是什么话?你心里不清楚,小玉快将宋亦宣要杀你的事说给大伙听听,让大家评评理。”

    村长媳妇推了一把宋小玉。她其实是一个极厉害的女人,见围过来的人,似乎更愿意相信宋亦宣一些,立马做小伏低,软了语气又说道:“我明白大伙儿还在气我男人,但是我男人只是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他已经受到了惩罚,到现在还关在大牢里,这事已经清了。我也自知对不起宣娘,所以再三嘱咐我们家小玉尽量不要太接近宣娘,以免让宣娘看了想起以前不痛快的事。但是这一次是宣娘主动撞了上来,我们家就算再错,但也罪不至死啊,宣娘你为什么想杀我小玉。”

    她这一句话果然让那些村民心里的秤砣渐渐偏了。村长媳妇又推了推宋小玉,让她一鼓作气,将宣娘霸道骇人的真面目说出来。

    宋小玉含着眼泪,哭哭啼啼并添油加醋地将宋亦宣今天在田埂上如何对待她的真面容说了出来,还造谣了一句宋亦宣根本没有说过了话。她说宋亦宣有开口说她该死!

    有了宋小玉这一番活灵活现的描述,村民们都跟亲眼见到一般,有些代表正义的人立刻开口道:“宣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错在宋喜,这跟小玉有什么关系,而且你还扬言要杀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宋亦宣解释道。

    “你的心情我们都能够理解,说过就说过,不要装不承认。说开了还好沟通一些。”有些惯做和事佬的不清楚情况就开口劝道。

    宋亦宣听着这些村民七嘴八舌地说着他们自以为的想法,也难免要生气了。只是在生气的情绪影响下,宋亦宣感到自己的背更痛了。她深呼一口气,沉着情绪解释道:“我今日只是想去刘管事的那一百亩田里看看而已,没想到回来就碰到小玉,我承认可能是我不小心撞到她的,但是我没有说过要杀了她的话。她自己哭哭啼啼跑过来,我也不知道她搞的什么鬼!”

    “小玉能搞什么鬼,现在全村的人都指望着从你那里讨工做,大家肯定会向着你的。小玉哪里来得胆子回来瞎说,只要是她瞎说,就相当于跟全村人作对,我们家小玉也不傻啊!”

    宋亦宣的话音一落,村长媳妇立刻补充道,丝毫不给村民思考的机会。人们很容易同情弱者这一点的心理,村长媳妇掌握得很好,她将自己和小玉的姿态放到越低,村民就越容易相信她的话。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有那样的念头。不过我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