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生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3本章字数:3030字

    “你说得有道理!”宋亦宣听了霍钰凌关于压水井能不能卖出去的分析,连连点头,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她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不过做生意总是这样会出现更多的挑战,若太容易成功的话,那人人都想成为商人了,无人愿意脚踏实地种庄稼。家里的水井还是需要安装一个的,买卖的压水井的事她还需在多谋划一番。

    说话间,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宋亦宣和霍钰凌将东西收拾好后就回屋做饭,准备休息。

    次日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宋亦宣就起来了。今日是她年前最后的两场说书,年前她也不想再往明城跑了,所以她打算一早去明城,争取把要办的事情在午时前都办了,这样晚上可以早些回来。

    宋亦宣将自己的决议跟早就起床练功的霍钰凌说了,并拒绝了他陪同,一个人骑着小骡子出了门,在村口的古槐树下,宋亦宣碰到了站在树下望着另一边似乎在等什么人的宋翠翠,

    “翠翠姐,一大早你坐这儿做什么?”宋亦宣赶着骡子过去,问道。

    “是宣娘啊,我约了小莲今日一同去明城赶集呢,最近太忙了,我们家很多年货还没准备。”宋翠翠一回头瞧见是宋亦宣,忙笑着解释。

    宋翠翠话里没说,宋亦宣却明白她是在忙自己那一百亩地的事,多亏了宋翠翠一家的帮忙,自己才这么轻松。宋亦宣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早知她今日也要去明城,应该将马车也赶出来,这样至少能让走路也轻松些。

    “是八婆家的那个小莲?”

    “是啊。”宋翠翠点了点头,昨天下地摘菜的时候碰到小莲,跟她闲聊了一会家常。她听到自己说要去明城采买年货,便约着要一起来,说想买些胭脂水粉什么的。年后回门的时候涂点,显得有精神气些。

    “你这一大早又是作甚,文华阁的活不是在午后吗?”宋翠翠也问道。

    “今日最后两场了,年前都不想再去明城了,所以想早点去,在午前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宋亦宣下了骡子,冲宋翠翠如实解释道,“翠翠姐,既然都是明城,我们一起吧。”

    “行,不过咱得等会小莲。”宋翠翠高兴地同意了,说话间,远远就瞧见小莲挽着一个布包走来,她忙挥手招呼:“小莲,在这呢,快点!”

    “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小莲的脸上带着点红润,一到跟前就不好意思地抱歉。

    “我也刚来呢,正巧碰上宣娘,多了一个伴。”

    宋亦宣冲小莲微笑地打招呼道:“小莲姐早!”

    八婆让宋亦宣唤小莲婶子,按辈分来说是没错,连翠翠姐的辈分都比莲儿小一辈,但是莲儿是个新媳妇,她实际年龄最多比宋亦宣大三岁左右,看着跟宋翠翠差不多大的年纪,宋亦宣叫婶子是叫不出口的,便跟着宋翠翠一样,叫她姐了。

    小莲愣了一下后柔顺地回应:“宣娘早!”

    三人就这样一起往明城去了。路上小莲的话不多,都是宋亦宣和宋翠翠再聊田地的事,她偶尔会插一两句。宋亦宣心想大概是不熟悉的缘故,到明城后,天边的太阳才刚升上来,入了城门,宋亦宣找了个理由同她们先分开。她牵着骡子去了李铁的铁匠铺。

    李铁正在铺子里叮叮咚咚地敲打一把犁头。农历年过去是春忙,春忙时是农具买卖生意最旺盛的时候,所以李铁打算多准备一些。

    “有人在吗?”宋亦宣将骡子系在铺子门口的木桩上,走进来叫了一声。

    “宣娘啊?又要打什么铁具?”

    上次宋亦宣让他打造的那个铁具,李铁都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模样奇怪不说,第一次锻造费了他好一番功夫。

    “是啊,这一次可能要更麻烦。”宋亦宣老实说道。

    李铁不爱将虚话,直白地说道:“你直说只要有银子,都好办事!”

    “银子的事,你且放心,少不了的,不过我要你为我签订一个契约,你要保证不能将我在你这订做的东西擅自做了拿去买卖,也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它们制作的方法。”为了让自己说的话不像玩笑,宋亦宣板着脸,神情很严肃。

    她的模样有些吓到李铁。宋亦宣还是个刚到李铁胸口高的孩子。这么点大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场。明明他才是那个高大粗壮的汉子才对。可李铁却气势很弱地说道:“好,我保证。”

    宋亦宣满意地点了点头,她从怀里掏出自己昨日拟好的合同,递给李铁,“你可以看一下,如果可以接受的话,你就按个手印。”

    李铁是识字的,他狐疑地接过宋亦宣递过来的纸张,仔细看了一遍。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瞪大铜铃一样的眼睛望着宋亦宣说:“丫头,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我发烧,我是认真的。”宋亦宣没有躲闪李铁的目光,望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我这么做,自有我的考量,我也不傻的。万一你要是违约,你就要赔我一万两白银,你可要考虑清楚。”

    李铁惊讶的不是违约部分,而是宋亦宣给自己的契约里写着。只要他为宋亦宣提供保密,她愿意每锻造一个压水井会多付一百文。李铁自信自己口风紧是不会乱出去说的,所以违约部分他不担心,他只是觉得宋亦宣有点傻,她这是疯了吗?多付自己一百文。一百文至少能买十斤猪肉了。

    宋亦宣还是很相信古人的道德水准的,他们承诺的事,自然会答应。可是她毕竟还保留了现代人的思维,她更相信契约一些。

    昨夜,宋亦宣躺在床上想了很久。霍钰凌说的很对,她的压水井用铁很多,所以价格肯定是降不下去的,一般百姓肯定是消费不起的,所以最终她决定将压水井的市场定位在像明城这样的城镇里,城中家家户户基本都有口井,有钱人也居多,他们肯定是会愿意花这个钱的。

    价格方面,宋亦宣打算定高价,二两银子包安装到位。这些暂且是后话,她现在需要搞定让李铁不要泄密,不然她想靠这个压水井赚到大笔银子的事就泡汤了。

    “你等会,容我想想。”李铁握着宋亦宣的那个契约的手有些微微发抖。他脑子里现在已经转不过来了。李铁瞧着宋亦宣这个样子,似乎以后还要定做更多。每定做一个出去他本应赚的银子,他还可以额外获得一百文。如果她定做十个,那他岂不就能额外赚一两银子了,这钱好像白得的一样。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李铁下定了决心,炯炯有神地看着宋亦宣说道:“好,这事我应了。”

    李铁做事十分利落,他刚说完,就将大拇指伸到旁边案子上放着镰刀轻轻划拉了一下,然后按在契约上,宋亦宣都没来得及从怀里拿出自己带来的印台。

    不管如何,这事就这么成了,宋亦宣接过李铁递回来契约书,觉得鼻尖都萦绕了一丝血腥味。她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契约叠好塞进了袖袋,同时将完整的压水井示意图拿了出来。

    “你按照这个先定做一个尺寸有些变化,你要特别留意一下。”上次宋亦宣就详细教过李铁怎么辨认图纸,这次她不需要重新再说一遍了。

    “宣娘,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干嘛的么?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李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从他会走路起就跟着父亲后面学习打铁,他自认没有他不认识的铁具,可是宋亦宣要打造的这个着实把他给难住了。

    “嗯?这样吧,你先定做两个,我光用嘴说,我怕你不明白,到时候做好了,我告诉你,你就明白。行吗?”宋亦宣想到后面还有用得上李铁的地方,索性多定做一个,送给李铁,到时候跟他谈接下来的事情就方便了。

    “行,不过这玩意比之前要复杂多了,不熟练的情况下,三天不太好完工了。”李铁估算了一下时间,老是说道。

    “没事,年前我都不着急。初四后我才来明城,到时候我在来拿怎么样?”

    “行,可以。”李铁满意地点头应了。

    宋亦宣付了五百文作为定金,就牵着骡子去找宋翠翠她们,宋翠翠说今日估计呆在明城的时间会比较久,为了感谢宋翠翠对自己的帮忙,她便约她们办完事在明城有名的邀月楼吃饭。

    不过宋亦宣并不是在邀月楼跟宋翠翠碰面的,她在之前为子真、子齐买衣裳的店门口巧遇到她们。宋翠翠解释说过年了,想给二喜哥扯点布做件新衣,宋亦宣看她们手上已经拿着挺多东西的,就让他们系到骡子身上,给了十文钱让店门口的伙计看着后,三人一同进去瞧了。

    一进门,宋亦宣就瞧见上次跟霍钰凌来时的那件被自己买走的金线暗云纹的袍子又出现了。骗纸,不是说最后一件的么!店铺掌柜的精明地注意到宋亦宣的目光,立即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