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李毅柒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4本章字数:3021字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多日的李毅柒。

    李毅柒牵着一匹白马风尘仆仆地站在院子外,子真和子齐跑过去一左一右抱住了他的大腿。他朝宋亦宣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蹲下身子,乐呵呵地用自己长满胡茬的下巴去戳子真和子齐。逗弄两个孩子因为痒而哈哈大笑,这才打散了两个孩子因为看到他而泫然欲泣的模样。

    “李叔,好久不见。”宋亦宣也走了过来,眼眶也有些发热。她跟两个孩子一样把李毅柒当成家人在看待,家人回来了,能不感动?

    “这些许日子没见,宣娘出落得越发标致了。”李毅柒由衷地赞叹道。

    宋亦宣脸红了红,边往屋里走边说:“我们进去吧,霍钰凌在屋里,他看到你会很高兴的。”

    李毅柒笑笑站了起来,牵着马儿,跟着宋亦宣身后面入了院子。

    “那个霍钰凌,你看谁回来了!”宋亦宣停在门槛外,冲屋子里看书的霍钰凌喊了一声。

    院子里,李毅柒将马儿栓好,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往厅堂这里走来。

    “李毅柒,你怎么回来了?”相反,霍钰凌瞧见李毅柒后他确实惊讶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表现的多激动,他手上的书扔到酸枣木桌上,绕过桌子走了出来,他擦过李毅柒肩膀,直接走出院子。并说道:“你跟我出来!”

    “是,三皇子!”李毅柒忙回答,他冲宋亦宣笑了一下,然后再三跟子真和子齐保证自己不会突然离开后,才脱身跟着霍钰凌的身后出了院子。

    是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的吗?宋亦宣站在门口,透过打开的院子门远远地瞧着霍钰凌走远了,然后负手站在田埂上等李毅柒跟过去,李毅柒恭敬地站在他的身后说着什么。宋亦宣当然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但看他们的神情依稀感觉到事情似乎很严重。

    霍钰凌在李毅柒的面前一直派头很足,但是像今日这么严肃也是少见。如果宋亦宣没有记错的话,李毅柒离开是因为罗刹国攻打潍州城的事,为了找出内奸,他和霍钰凌想了个法子。所以是想说那个内奸找到了吗?可是看他们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多高兴的样子。难道潍州城的情况更严重了?

    “姐姐。姐姐。李叔叔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子真和子齐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宋亦宣的身边。宋子真拉着宋亦宣的袖子引起她的注意力,期盼着问道。

    望着子真期盼的模样,宋亦宣没有办法说出残忍的话来,直觉告诉她,李毅柒这次回来是不可能呆的太久,说不定他连霍钰凌也要一起带走。想到这里,宋亦宣的心有些空落落的,霍钰凌若是走了,谁给她做饭呢?

    “姐姐?”子真没有得到回答,有些着急了。唤着宋亦宣的声音都带着点哭腔。李毅柒对他很好,教了子真很多功夫。子真是拿他当师父在看待,所以很是舍不得李毅柒刚回来又要走了。

    宋亦宣回过神来,点了点宋子真的鼻头,笑着说道:“这个要问李叔叔了,不过人总是要习惯分开的,我们与其在意离别,不如把心思放在当下。不然你会因为在李叔叔在的时候没有好好陪他而更加难过的。”

    子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眼眶儿还是红的。他明白姐姐的意思是李叔叔终究还是要走的。

    “乖,别哭!我们去燕婶家买些鱼回来,晚上给李叔叔多做些好吃的,好嘛?”宋亦宣忙伸手将子真抱到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安慰着。

    “我不去,我要留下来多陪陪李叔叔。”宋子真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因为李叔叔曾经说过,男子汉可以流血流汗,就是不能流眼泪。他是男子汉,他不让李叔叔失望,所以他不哭。

    “好,那你在家里等着,过会儿李叔叔就回来了,你多陪陪他说会话。”子真的坚强让宋亦宣的心柔软成一片,也没有勉强他。她伸手将同样眼眶有些微红的子齐抱了起来,“那你陪姐姐去买鱼,好嘛?”

    宋子齐点了点头,就势将脑袋放在宋亦宣的肩膀上。

    宋亦宣去厨房拿了一个小木桶,冲坐在门槛上等着李毅柒回来的子真又宽慰了一番,然后才抱着宋子文出了家门。

    霍钰凌和李毅柒还远远地站在田埂上说着话儿,风儿还挺大的,看样子明天、最迟后天就有一场大雪了。

    宋亦宣到宋燕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院子门口聚集的人还挺多。想必都是知道宋李叔打了鱼来买来了。宋李叔除了平日里做农活之外,也会去河里捕鱼拿到明城去卖,这样可以添些家用。

    村民们都知道宋李是捕鱼的好手,所以每年过节大日子的时候都让宋李把捕的鱼就不要送到城去了,家家户户都要,不如就直接卖给村民。现下马上要到春节了,年鱼的需要很大,比开垦田地要赚的多,所以宋李跟二喜提前结算了刘管家那地的工钱,就冒着寒冷下水捕鱼了。

    大家互相打过招呼后,宋亦宣就抱着宋子齐挤在人群里买鱼。鱼被装在两个注满水的大水缸里。大家虽然都想买,但没人愿意冒着刺骨的冷水去挑什么鱼,都是他们要几条,宋李叔拿几条放到他们的篮子里,然后村民把钱交给站在宋李叔旁边收钱的燕婶。

    人太多,宋亦宣根本就挤不上前,她有些着急万一轮到自己的时候没有鱼了怎么办?

    “姐姐,玲儿找你。”

    宋亦宣探头看前面水缸里还剩多少鱼的时候,感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袖子,因为人多,她没在意。趴在她肩上的宋子齐瞧见了,忙告诉宋亦宣。

    拉宋亦宣袖子的是燕婶和宋李叔的女儿宋玲,跟子齐一般大的年纪,宋亦宣转过身来,瞧见她站在自己的后面,低头问道:“玲儿,你找我有事吗?”

    宋玲神秘地冲宋亦宣招了招手,示意她,自己有事要秘密地说。宋亦宣将子齐放到地上,蹲下身子附耳过去。

    “我娘让我偷偷告诉你,她特意给你留了鱼,你不用跟着人后面挤。”宋玲小声地在宋亦宣的耳朵边说道。

    宋亦宣领会了燕婶的好意,回头冲人群里恰好看过来的燕婶使了个眼色,得到燕婶的回应后,她学着宋玲的样子,附到宋玲耳边说:“好的,那你偷偷带我过去吧!”

    宋亦宣故意哈着气逗弄宋玲,小丫头缩着脖子格格直笑。

    等她笑完了,她才拉着宋亦宣往院子里走了进去,她一直将宋亦宣带到了灶房里,灶房中一张梨花木的宽木桌上放了一个木盆。木盆里也放满了水,水里有十几条鱼在畅快地游着。

    “我娘说,你想要几条就拿几条,余下的她留着自己吃。”宋玲乖巧地传着话。

    宋亦宣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赞扬道:“玲儿真乖!”

    木盆装的不止鲫鱼,还有鲢鱼、鲤鱼,难得还有一条鲈鱼。宋亦宣也没客气,最先下手的就是那条鲈鱼。然后又拿了两条鲢鱼,两条鲫鱼和四五条鲤鱼。两条鲢鱼很大,宋亦宣打算杀了然后做成腊鱼。鲤鱼和鲫鱼都会放进小鱼池里。那条鲈鱼吗?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清蒸。

    按照市价,宋亦宣放了六百文钱在燕婶家的灶台上,拎着已经满了的小木桶准备回家。

    “我娘说不用给钱的。”宋玲将灶台上的银子拿下来想塞回给宋亦宣。

    “小玲,你不要塞给我哦。如果你把钱塞给我,那鱼我也不拿了。”说着,宋亦宣作势似乎真的要将木桶给放下。

    宋玲毕竟是个孩子,握着五百钱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宋亦宣给宋子齐使了个眼色,宋子齐明白后,快一步出了门,宋亦宣也拎着桶趁宋玲去找燕婶说之前,换了一条小路,回家了。

    宋亦宣带着宋子齐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路去了一趟卖豆腐的四娘家。宋四家田地是整个宋家村最少的,为了谋生,他学一个打豆腐的手艺。每天早上都会和四娘挑着担子去明城卖豆腐和豆花,卖完就回来做农活。是很勤恳的一家人。

    “宣娘,买豆腐啊?”四娘瞧见宋亦宣带着她的弟弟走了过来,忙问道。

    “是啊,麻烦四娘给我来二块豆腐。”说着,宋亦宣放下木桶,从怀里掏出二文钱来。

    四娘接过钱,麻利地用芭蕉叶包了两块豆腐递给宋亦宣。宋亦宣拿了豆腐又交给了子齐来拿,豆腐配鱼,是最完美的搭配。

    “四娘,你这里有没有豆芽可以卖啊?”宋亦宣又问道。

    “豆芽?那是什么?我们只卖豆腐和豆脑。”四娘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宋亦宣愣了,难道大庆没有豆芽不成?豆芽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获得的蔬菜吗?用水发发不就行了?

    “就是黄豆发芽之后的那个啊?”

    四娘一听,立马笑着说道:“傻丫头!豆子发芽了哪能吃啊?不都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