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闹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4本章字数:3021字

    宋喜媳妇允诺赔偿的银子还没有给宋翠翠,所以宋翠翠家所有的银子加起来一共也只有七十五两。宋亦宣着急用,还是跟宋翠翠换了,余下的二十五两,让他们有了的时候,在补给自己。

    宋亦宣揣着沉甸甸的银子同宋翠翠一起,叫了宋燕,胖婶,还有宋四娘,只是没想到胖婶将她家那个弟媳张晓霞也给带来。张晓霞是个什么样的主,宋亦宣也记得清楚,胖婶经历欢叔跟张寡妇通奸那事,算是改邪归正。难道张晓霞也遭遇什么大事,也转了性子不成?

    事情上,宋亦宣想多了,一行人就走到村口祠堂那么点路上,这张晓霞的脸色就没有好过,一路上嘀嘀咕咕的,声音轻,有时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总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碍着胖婶一脸哀求着望着宋亦宣,宋亦宣才忍着没有将她赶走。

    宋亦宣带着人比宋峰他们早到。其实她离开的时辰加在一起也才一个时辰,回来时发现村口聚集的难民更多了,有力气的走的都走了,都是一些老弱病残留了下来,差不多有将近二十口人都面黄肌瘦的瘫在地上,从潍州城逃难到宋家村这边,个个都脏的跟乞丐有的一拼,有些还不如乞丐。

    几个人见宋岳和李二都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旁边,忙走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紧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脸上嘴唇都出现了皲裂的痕迹,嘴巴发紫。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大着肚子,估摸怀胎七八个月了。两人应该是老人家的亲戚,跪在旁边不停啜泣着。

    宋亦宣的目光滑向老人家的胸膛,一点起伏都没有,想必已经去世了。宋岳有些固执地拿手上的湿布去沾老人家干裂的唇瓣,因为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李二蹲在老人家的另一边,想用一块白布盖住老人,但是宋岳这个样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真可怜!”宋四娘突然来了一句,别过脸,有些不敢看。

    李二注意到宋亦宣来了,忙站了起来,走到宋亦宣旁,望着宋岳,无奈地说道:“宣娘,你劝劝宋岳。”

    宋亦宣轻声问道:“他怎么了?”

    “不知道。”李二摇了摇头,他若是知道,还要劝一些。

    “大概是想起他去世的父亲八阿公了,八阿公还在的时候,很疼村长的。”宋翠翠在旁边小声提醒了一句。

    宋亦宣点了点头,走到宋岳的面前,弯腰蹲在他旁边,伸手去掰宋岳的身子,但是他反应强烈,她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放弃,轻声对宋岳说:“宋岳,是我!人固有一死的,任何人都不能豁免。我们唯一能够为死去的人做的,就是让他们在活着的时候幸福,死的时候安详,你这个样子不仅让老人家没法好好地去了,也让他两个活着的亲人,心里更难受。”

    “又不是自己的亲人,做这个样子给谁看!”张晓霞轻飘飘地来了一句,语气中满是不屑。

    她的话成功引来所有人的注,除了宋岳。

    “看什么看,本来就是!我又说错!”张晓霞察觉到大家眼里的指责,但一点愧疚都没有,一一瞪了回去、

    “晓霞,你积点德吧!”胖婶恨不得捂住张晓霞的那张嘴,心里直后悔怎么将她给带来了。

    “积什么德,我只是拆开了某些人的假面目罢了。你让我积德,还不如让那些假惺惺搅得死人都不得安心的人积德。”张晓霞本来就不高兴嫂子现在完全倒向宋亦宣,非要拉着自己出来做好事。她张晓霞从来就不是这种人!这也就算了,说几句大实话就得了众怒。这世道是怎么了,都被宋亦宣买通了不成!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在大家没留意到情况下,宋岳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张晓霞的面前,一巴掌摔在了张晓霞的脸上。这一巴掌打得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张晓霞本人,她捂着脸,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我宋岳从来不打女人,但是你这样的女人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宋岳收回了手,脸上的神情冷冷的,眼眶儿有些红。

    张晓霞这才反应过来,大骂道:“宋岳。你敢打我!王八蛋,你不是男人!”

    一边骂着,她一边扭曲着脸要往宋岳的身上扑去,张晓霞知道自己的指甲锋利,就用指甲去挠。宋岳的脸上很快就被抓出血痕来。

    “张晓霞,你疯了!”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去拉架。

    她一个人哪里是其他人的对手,几下就被胖婶、宋翠翠她们拉开了。

    “你们拉我做什么,是他先动的手,我要打死那个王八蛋!”张晓霞挣扎着,口里也没停了骂,她一点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狰狞着要报复的模样十足一个泼妇。

    “张晓霞,你够了,明明是你出言不逊在先!”宋亦宣没有忍住开口说道。

    “呸!”

    张晓霞一口痰想要吐到宋亦宣的脸上,不过站在旁边的李二将她拉开了。张晓霞见没有得逞,气愤地骂道:“关你屁事!我说宋亦宣,你不要以为你背靠着文华阁,现在有了点小钱就觉得谁都要听你的,顺着你,可我张晓霞就不吃这套。”

    说完,她忽然笑了一下,脸上挂着那种让人极不舒服的笑容,斜看着宋亦宣说道:“你这丫头,除了长得好看了点,旁的也不怎么样,天知道刘管事为什么要你负责管他那一百亩田地的事。现在细想起来里面肯定有猫腻?”

    张晓霞故意地引导着大家往不堪的地方想,这女人真的是不堪理喻。只要她说话,是人都想打她一巴掌。宋亦宣之前打过她一次,现在不愿动手了,她嫌最后疼的还是自己的手。

    “我和刘管事有没有猫腻,我不介意你去找刘管事问问,但是有一件事我能肯定,有些人被打一次不行,打两次还不长记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没长脑子。”

    张晓霞一开始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明白宋亦宣在拐着弯骂自己没脑子。她气的声音拔高,尖锐的有些刺耳连环骂:“你这个小贱人,竟然敢骂我。你怎么不去死!今天说什么都要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小贱人!”

    宋亦宣正想来一句更狠的,眼角的余光留意到那些难民跟看闹剧一般望着这边,顿时觉得没意思。

    这是,宋峰带着几个人推着一个板车过来了。板车上放着麻袋还有几床被子。想必装着的就是从村里各家募捐的粮食。跟宋亦宣预想的一样,着实很少。

    “怎么回事呢,这!”说话的人是宋奇,跟宋峰说的一样,他果然来了。

    “没事呢,没事呢,我还有点事,等会回来蒸馒头。”胖婶怕张晓霞又要说出不堪入耳的话来,这回直接捂着了张晓霞的嘴,一脸愧疚地拽着张晓霞往家的方向走。

    “宋岳?”宋奇看着胖婶怪异的模样,准备问宋岳,瞧见他脸上明显被女人抓出来的伤痕,心里更好奇了。

    宋岳微阖双眼,掩下眸中的情绪,说道:“没什么。麻烦几位嫂嫂婶子拿了粮食,进祠堂尽快煮好,给大伙儿吃点”

    那些难民听到这,知道宋家村的人有意来帮助他们,面上露出喜色。纷纷感谢“好人啊,好人啊?都是好人!”

    有更甚者流下了感激的眼泪,不停地磕头。

    宋岳忙扶着最近的一位老人。“各位不要谢,我们也只是暂时提供一些吃食,这也不是长久的法子。大家吃饱了才能尽快投奔自家的亲戚才是正道。”

    “我们都明白的,只是谢还是要谢的,我们这些人走了那么多村子,只有你们宋家村这么好心。”那位老人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讲述起逃难以来遭受到的冷眼。

    宋亦宣知道现下也没自己的事了,便招呼宋翠翠将被褥都分了下去,还吩咐宋四娘和燕婶先拿粮食去祠堂里去煮,她等会过来。

    分派好被子,宋亦宣注意到已经被李二盖上白布的老人,拉着宋翠翠私下问了一下他们家有没有打好的棺材,她出钱替那位死去的老人买一副,还问了有什么纸钱,有的话也带些过来。宋翠翠将话告诉了跟宋峰一起来的宋二喜。二喜同宋岳耳语一下后,就带一个人回家去抬棺材。

    安抚好那些村民后,宋亦宣就将那些男人聚集到祠堂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自己带来的七十五两银子交给了宋岳。希望经过自己这么一刺激,村民们能再多发一些善心。外面那些人一看就是饿了好久的,宋峰带来的就那么点米面最多只够一顿吃的。

    宋亦宣透过门缝望着外面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希望的难民,带着一股愧疚说道:“这些银子是文华阁和我的一点心意,希望能够尽量帮助到他们,也希望大家也多出点力,有什么能够提供尽量都提供出来,好歹让他们过好这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