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安置难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4本章字数:2996字

    “啊!”一声高亢的痛叫声从胖婶的嗓子里吼了出来,只见她壮硕的身子灵巧地跳了起来,后退了一步,因此松开对张晓霞的控制。

    “呸!”张晓霞朝田埂上吐了一口口水,里面带着点血丝。

    “张晓霞你真的是疯了!你竟敢咬我!我可是你嫂子!”胖婶不停地甩着被咬出血的手,这样能够减轻一点疼痛。

    “你活该!”张晓霞啐了胖婶一口,“你现在知道说你是我嫂子,刚才他们欺负我的时,怎么没见你跳出来说你是我嫂子了?你还拉着我仍由他们打我,我的脸到现在都还痛,我跟你们没完,我张晓霞也是好欺负的。”

    胖婶注意到张晓霞脸上现在还有宋岳打的巴掌印,心里一软,柔声道:”“晓霞,嫂子拉着你,是因为你那话着实说的难听了点,但是我真没想到宋岳会打你。”

    “哼!”张晓霞冷哼一声,“我才不信,反正我已经被打了,你说什么也晚了。从你去帮宋亦宣那个小贱人家开垦荒地,我就知道你已经向着那个小贱人了。就那几个钱就把你给收买了,我瞧不起你!”

    “你!”胖婶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她忙深呼吸一口,解释道:“我没有向着宣娘,我去开垦荒地的原因你还不知道?你哥他现在的心思全在那个寡妇身上,家里都快被搬空了,你瞧见他近日在家过了几夜?”

    说着,胖婶难过地抹起眼泪来。宋欢跟张寡妇之间的丑事闹开了之后,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住到张寡妇的家,也不知那女人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让他一心向着她,家里的东西都搬了过去。

    张晓霞没有声响,瞧见胖婶哭了,幸灾乐祸地补充了一句:“你这样不向着自家人,也难怪欢哥喜欢那个寡妇张。”

    胖婶没想到张晓霞会这么说,脸上挂着眼泪直勾勾地看着她,手上的痛也比不上心上的。“张晓霞你个没良心,你跟你男人一样好吃懒做,我不出去做工,咱家吃什么?”

    胖婶这一句话,将张晓霞的脸说的红白交错,她自己心里明白胖婶说的不假,但就是没有办法拉下脸来。她梗着脖子说道:“谁好吃懒做,你把话说清楚,欢哥不要你了,你不回娘家,死皮赖脸非要待在我们家。吃我们的喝我们的,现在居然倒打一耙,真没见过你这样的。”

    “你!”

    这下,胖婶是真的气的说不出话来。两人就这样站在田埂上对视了好一会,而张晓霞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

    心灰意冷的胖婶说道:“好,我这就回娘家。”

    说完,她真的转身往村口的方向走去。张晓霞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下子就后悔了,可是她拉不下面子,一跺脚转身回家了。

    胖婶听到身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张晓霞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自言自语道:“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她是有意想和宋亦宣搞好关系的,但并没有张晓霞说的那么不堪。自从她心境变了之后,看事情的眼光就变了,认识到自己和张晓霞之前是真的对不起宣娘这个孩子。她一个大人还不如一个孩子,说出去让人笑话。所以她就存了想要和好的心思,张晓霞是她妯娌,好事她自然也想着的。所以今日有心想带着张晓霞一起,顺带着缓和一下她跟宣娘的关系。

    只是没想到,她不仅搞砸了,如今还变得有家不能归。她刚刚也是心灰意冷说想要回娘家,但是她哪里真的会回去,回去了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以前她或许不在意这些,但现在她就不得不在乎了。

    恍恍惚惚中,胖婶往村口走。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村口古木下的难民都被移到祠堂里了。祠堂的门打开着,中央本来放着学童桌椅也移走了。换成了一个火盆在烧,难民们围着火盆坐着,宋亦宣和宋翠翠她们将煮好的稀饭和玉米面馒头分给那些难民,接过馒头和稀饭的人露着打心底的笑容,向她们道谢。只是远远地看着,就有一层暖意在心里升腾起来。

    宋燕嫂从灶房里拎了一桶脏水出来准备倒掉,却见门口站着一个人,原是天黑看不见是谁,以为是难民,走近了一瞧,原来是胖婶。

    “胖婶,你站门口做什么啊?快进去啊?”宋燕婶没注意胖婶表情的异样,外面怪冷的,示意她赶紧进去。

    她的说话声引得屋里的宋亦宣和宋翠翠还有几个难民都往外瞧了瞧。胖婶心里有愧,忙低下头别开目光。宋燕婶瞧见这情景,才意识到胖婶的异状,略寻思了一下,心想可能白日里的事情还影响到了她,忙轻声安慰道:“没事的,宣娘不是那种喜欢记仇的人,再者白天那情况也不怪你,大家都知道你存了和好的心思。只是晓燕那丫头不识趣不领情。着真不怪你,你进去吧。”

    宋燕婶的话让胖婶不禁动容,没想到她们都知道而且还如此体谅自己。眼眶不禁又红了红,张开嘴巴想说些什么,可是什么话也没有办法表达她复杂的心情。

    只见胖婶轻声说道:“谢谢。”

    然后绕过她,径直走进祠堂里。宋燕婶看她这样,知道自己说的话她听进去了,这才放心重新拎起刚才放到地上的桶走远些倒掉。

    “胖婶”宋亦宣冲走进来的胖婶微笑着唤了一声,脸上的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白天张晓燕的事情改变对胖婶的态度。

    胖婶也回了宋亦宣一个笑容,“今日白天的事情我替晓霞同你道个歉。她,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终有一天,或许她也能够明白,希望宣娘你,你暂且原谅她。”胖婶知道自己可能没有办法拉着张晓霞过来给宋亦宣道谢,不论张晓霞对自己怎么样,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妯娌,这个过错她暂且先担着,日后再想办法让晓霞改邪归正。

    今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张晓霞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她这个嫂子留。而胖婶竟然还想着替张晓霞说话。没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样大,如今的胖婶和她刚来这个地方时遇到的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能够如此低声下气的为张晓霞说话,宋亦宣多少有些佩服她,竟也有些自叹不如的意味,说道:“没事的,胖婶,我没有放在心上。"

    “宣娘,你真是个好人!”胖婶由衷地感叹。

    她的话旁边的难民也听到了,虽然他们不知缘由,但是这位姑娘对他们这群难民的帮助,他们也非常的感激,举起手上的碗,以稀粥当酒,纷纷附和道:“对,好人啊,好人。”

    宋亦宣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像前世,她一向接任务杀人,从不问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就算对方再怎么苦苦哀求自己,她都能够眼睛也不带着眨地将对方给杀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算的上一个好人。

    不谈过去,谈现在的话,她也不见得是个好人。与人和善是她总结出来最好的人际交往方式,这样才不会产生更多的麻烦。其实她曾经也考虑过不管别人如何,过着像前世一样我行我素的生活。但是这个想法被她很快就推翻了,因为现在的她不像以前的她。以前她的孤家寡人一个,现在她身边有必须要照顾的人,她如今活着不只为了自己,还要想着子真、子齐两个孩子。

    “今天已经很晚了,胖婶过来做什么?这些人今日起码要在这里过夜,馒头明日在蒸也行的,你可以先回家好好休息!”宋艺宣忙转移话题。

    回家?胖婶听了自嘲地笑了一下,心想那个地方还称得上自己的家吗?

    “怎么了?”宋亦宣留意到胖婶苦涩的笑容,关心问道。

    这或许是头一次有人这般关心自己,胖婶略迟疑了一下,将自己后来跟张晓霞发生的事情跟宋亦宣说道,末了问道:“可以让我今晚在这里留宿一晚吗?”

    “当然可以!”宋亦宣忙说,怪不得她神情这样古怪,“等一会我跟村长说一下,让他给你腾个地方,”

    “不用特意,我跟他们一起就可以了。”胖婶忙摆手,侧目看了一眼围着火盆取暖的难民们,她如今这个境地跟难民又有什么区别。

    宋亦宣见她坚持,估计也听不进去自己劝慰的话,只好先点头应了,不过这事还是得跟宋岳说一下。

    “宣娘,我的事都做好了,我先回去了啊!”倒完脏水,将桶送回灶房。重新出来的宋燕,走到宋亦宣的面前说道。“天色已经晚了,宋李跟着宋锋后面办事去了,玲儿一个人在家,我怕她担心,就先回去了。”

    “好!燕婶,路上小心!”宋燕的家同自己的不再同一个方向,宋亦宣就没说要一起的话。

    “那宣娘,翠翠,胖婶,明天见了,你们也记得早点回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