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瑞雪兆丰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4本章字数:3017字

    “啊!下雪了!”

    打过招呼后,宋燕将手拢进袖子里转身出了祠堂,没走了几步,就感觉脸上像被滴了雨一样凉凉的,忙抬头一看,惊讶地回头冲祠堂里的人大声说道。

    她的话引来祠堂里人的好奇,宋亦宣带头走出了祠堂。祠堂外风已经停了,都已经晚上了,反而没有白天那么冷。宋亦宣学着宋燕的样子,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像被黑色幕布遮住的天空洋洋洒洒地向大地掉落着鹅毛般的雪花,不一会儿,出来的人的头上还有肩膀上都被打白了。土地上也跟结了一层薄霜一般。

    “好大的雪啊!”宋亦宣伸出手接住了一朵雪花,冰冰凉凉很快便融化了,在宋亦宣快要看清雪花的形状的时候,它才慢慢化成一滴水。这是她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不禁赞叹了一句。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瞧见这么大的雪。”端着空了小木桶的宋翠翠也走出来站到宋亦宣的旁边,恰好听到她这句赞叹。望着鹅毛般的大雪也赞叹了一句。

    “好美!”明日一早起来,天地间银装素裹的时候应该更美,宋亦宣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到明天了。

    “是很美!”宋翠翠再次点头附和了一句,脸上也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她说道:“瑞雪兆丰年,明年的收成一定很好。”

    她也听过这句话,但是宋亦宣不记得是在哪里听到的,她也不想去深想,只是痴痴地望着从天而降地像精灵一般的雪花,整个心被一股向上的情绪给充盈,让她不自觉地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宋亦宣觉得这场雪像带来了希望一样,让她头一次产生了能够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的真实感。

    “这么大的雪,怎么办啊?”

    带着担忧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打断了宋亦宣的好心情。她感觉整个人被洗涤了一般,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下雪呢?宋亦宣忙回头一看。她身后站着不少也出来看雪的难民。

    不同于她和宋翠翠对这一场雪的欣喜。这些难民个个表现的愁眉苦脸。

    宋亦宣不解,她望着搀扶在一起的王存夫妇。这对夫妻是白天死去的那位老人家的儿媳,宋亦宣给他们的父亲买了一副薄棺,两人知道后几次道谢,一来二往,宋亦宣对他们熟悉些,便疑惑地问道:“怎么不高兴啊?”

    “恩人有所不知,这雪对于你们这些家园还在的人来说是好事,但是对我们这些因战火被迫背井离乡人来说却是灾难啊。”

    王存向宋亦宣解释道,手不自觉地摸上了妻子隆起的肚子。心里全是对未来的恐慌:这样冷的天,妻子又面临临盆,她该怎么办啊?他们一家能活过这个冬天吗?

    宋亦宣的目光也跟随着王存的目光望向了她妻子的肚子上,然后她又移到其他难民的脸上,才慢慢理解了他们的担忧。下雪对这些难民来说应该是雪上加霜才对。宋亦宣愧疚刚才自己的雀跃,轻声道歉:“抱歉,我刚刚没有想那么多。”

    “恩人不必道歉,天气这种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王存的妻子月娘冲宋亦宣温柔一笑。示意她不必为这些事情介怀。

    “大家赶紧进屋吧,外面太冷了!屋里缓和些,多谢添些衣物,当心生病了!”

    宋亦宣忙招呼大家回去,难民们都比较听话,也都互相搀扶着进祠堂了。宋亦宣拜托宋翠翠和胖婶先进去照顾他们,说自己有些事情要想,停留在屋外望着下雪发呆。

    如果可以的,宋亦宣真想将这些难民都留下来。而且她知道,只要自己提出这个建议,宋岳肯定会支持的。只要不会太麻烦宋家村的人,宋亦宣也相信村民也不会在下这样大雪的情况下,将这些难民赶走。或许她可以将剩下的那四百两都拿出来。四百两让这些难民度过这些冬天应该不是问题的。

    问题是那四百两是她为朱茂成夫妻给存的。若这样花下去,她什么时候能够将他们给赎出来?可若是她就让这些难民在这样的天气里离开,她担心会有很多人还没有到投奔的地方就已经被冻死了。

    所以,她究竟该怎么办才好?或许她可以将那四百两留着自己用,毕竟这些人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你站在外面做什么?”

    一道清冷的指责声响起,宋亦宣定晴一看,霍钰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左手提着一个纸糊的红灯笼,右手举着一把伞,缓缓地朝自己走来,眉头皱像座山峰一样,他似乎很喜欢这个表情。他平日里就喜欢板着一张脸,皱着眉头,也不知道他小小年纪都烦恼些什么?

    “怎么不回答?”宋亦宣的不回应让霍钰凌的眉头皱的更深。心里更是气的要死,这个女人有的是本事让自己担心,她这个样子,让他怎么放心离开。

    “哦,我在想事情!”宋亦宣解释了一下,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翩翩少年。今日他穿了一件月白色银丝暗纹团花长袍,势要跟田地融为一体的节奏。他好像好久没有穿得这样好看过了,虽然粗布麻衣也不曾减弱他半分气度,但是始终还是这样精致上好的锦袍要更加适合他一些。

    霍钰凌走到宋亦宣的面前,手微微一动,大半边的伞就遮在了宋亦宣的头顶。这家伙明明是看着自己的,却不知道她又神游到哪里去了。

    霍钰凌的目光越过宋亦宣的头顶,看进门洞打开的祠堂离,正对着门的屋内。难民们围着厅堂中央的火盆坐着,火盆里的光亮照亮了他们的脸,但没有一个人的表情是轻松的,个个都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着,

    这便是他大庆的子民,他目前没有办法庇佑的子民。点漆般的墨眸里闪过一丝伤痛,霍钰凌唾弃此刻无能的自己。

    回过神来的宋亦宣留意到霍钰凌的目光问道:“要进去看看?”

    霍钰凌摇了摇头,就算这些难民并不知道他是大庆的三皇子,但是他也没有脸面进去看望他们。“事情都忙完了就回去吧!”

    “好!不过我有些事要同宋岳说,你等我一下!”说完,不等霍钰凌回应,宋亦宣就转身入了祠堂,穿过祠堂正厅的左侧门,往后就是易先生和宋岳住的院子,院子里只有三间屋子。亮着蜡烛的那间便是宋岳了。

    宋亦宣敲门的时候,宋岳正在记账,今日获得的那些捐物他得记录下。听到敲门声,他放下毛笔,从书桌后出来开门。

    “宣娘,有什么事吗?”宋岳见是宋亦宣,忙拉开门,示意宋亦宣进屋说话。

    “不用了,就几句话,说完就走!”宋岳的屋子很小,宋亦宣只站在门口就看清楚了整个屋子里的情况,屋子里简陋到只有一张床榻和一张书桌,如果说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的话,便是书桌上堆着的书籍。

    宋岳留意到宋亦宣打量屋子的目光,面上有些窘迫解释道:“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就够了。”

    宋亦宣不知怎么接这话,便直接将胖婶要留宿的事和自己准备回去的事说了。末了没忍住问了一句:”我看你床榻上的被褥着实薄了些,你晚上睡觉不怕冷吗?”

    “我都是穿衣服睡觉的,不冷!”宋岳脸上浮起一丝红润。

    “哦!”宋亦宣点了点头,心想他这样过的也太辛苦了,真是实实在在的‘寒窗苦读’。

    “我先走了,胖婶和那些难民就麻烦你看着些,我明日再过来。”

    “好的,你路上小心!”

    宋岳目送着宋亦宣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久久才收回目光。一阵风起,将雪花打进屋内,宋岳哆嗦了一下身子,感觉到脸上的湿意,这才留意到外面下雪了。

    地上已经白了一层,宋亦宣离开留下的脚印被新的雪花给掩盖了,这时不知哪里响起了一声狗叫。宋岳没来由地想起一句不怎么应景的诗句,并轻声念了出来。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回到祠堂正厅后,宋亦宣又拐到灶房里,想问宋翠翠还有其他人要不要一起回去。

    难民吃完后,她们就来到灶房将东西都收拾好了。胖婶、宋翠翠、和宋四娘几个人围着一张酸枣木的桌子在和面。应该是要做馒头、窝窝头这些东西。

    “还要很久吗?”宋亦宣走过去,看到她们才刚刚和面粉,挽起袖子也想跟着一起帮忙。

    “哎,你别动手了,很快就好了,现在只是发面。”宋翠翠忙阻止宋亦宣。

    宋亦宣听了,听话地没有动手:“我是来叫你们一起回家的。”

    “那你们洗洗手,赶紧回去吧!就和个面而已,我一个人可以的。”胖婶听了,忙催促宋翠翠、宋四娘跟宋亦宣一起回家。

    “这……”宋翠翠有些迟疑。

    “这有什么好帮忙的,真的,你们快回去吧!”胖婶又催促:“现在雪还浅赶紧回去,等雪深了,你们想回去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