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恩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44本章字数:3003字

    “喝就喝了?又不是不让你喝,男人喝点酒才像男人嘛。村长你太瘦弱了,就应该喝点酒。不过不能贪杯就是了。”胖婶以为宋岳是不好意思,笑着解释自己没有怪他的意思。

    “我真没喝酒!”宋岳哭笑不得地解释。

    “你没喝酒,难道是宣娘喝的?”胖婶不信地反驳,她看了一眼正在给宋宁儿喂姜汤的宣娘,重重地摇头,觉得宋岳是在忽悠自己。

    宋岳顿感头疼,“宣娘没喝,我也没喝。”

    胖婶怀疑地问:“那拿酒出来做什么?”

    “我也还没明白,是宣娘要用来给孙宁儿祛风寒用的。”宋岳选择直接解释。

    “啊?用酒解风寒,这是哪门子的祛风法子,我怎么没听说过。”胖婶大大咧咧地喊了出来,正好被后面跟来的老人家给听到。

    她捧着另外一碗姜茶,一进门就问“什么用酒祛风寒?你们在说什么?”

    宋亦宣一听,暗道糟了,还没解释,就听到老人家尖叫着说:“你们在干什么?小宁儿的被子哪去了,你这是要害死她不成。”

    “老人家,你听我……”解释两个字还没说完,就被老人家一把从床边拉开了,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量,瘦骨嶙峋的手掌隔着厚厚的衣服还是将宋亦宣的胳膊捏的生疼。

    “老人家,你快放手,宣娘不会乱来的,你听她解释啊!”

    “孙老太太你快放开宣娘,”

    胖婶和宋岳看到宋亦宣皱眉的模样,下意识选择相信她,一前一后上前帮宋亦宣摆脱孙老太太的控制。

    孙老太太被拉开了还愤愤不平,她瞪着宋亦宣,就算她救了他们这些难民,但是只要伤害宁儿丫头,她还是要跟她没完。宋亦宣甩了甩还有些疼的胳膊,温和地说道:“老人家您疼爱孙宁儿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你想想,我和她无冤无仇,若不是这次你们逃难来到我们宋家村,我这辈子估计都不可能认识你们二位,所以我为什么要害她呢?你且听我解释一下,好吗?”

    “对啊,老人家,你让宣娘解释一下!”胖婶忙附和。

    良久,老人家才缓和过来情绪,她僵硬着表情说道:“你且解释,我听着。”

    “我这也是偏方,老人家您别不信,你且看看孙宁儿的情况,你看她脸色是不是好些了。”宋亦宣见她有所缓和,觉得语言解释可能苍白了些,忙让她看看孙宁儿的情况。

    老人家半信半疑地转身去看床上孙宁儿的情况,瞧到孙宁儿面色不在潮红,变得有些血色的感觉了,不信地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发现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烫了。心里明白是真的好了,老人家回过身子来,‘扑咚’一下,跪了下来。

    “老人家,您这是干什么!”宋亦宣下了一跳,忙走过去要扶老人家起来。

    可是老人家劲儿太大,她拉不到,忙求救般地看向宋岳和胖婶二人。

    “老人家您还是起来,您辈分跪宣娘,这没感激到,反而折了宣娘的寿。”胖婶会意,忙过来帮忙拉老人家起来。老人家一听胖婶这么说,顺势忙跟着站了起来,说道:“都是我的错,宋姑娘的大恩大德,除了给您下跪,老身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

    “这没什么的,举手之劳而已。”宋亦宣还想解释什么,就听到外面李二的声音传了进来:“郎中来了,郎中来了。”

    众人往门口一看,瞧见他引着一位身着长衫的的中年大夫走了进来。

    那大夫也很负责,一进来见这么多人就问:“病人是哪位,让我瞧瞧。”

    “病人在床上呢,大夫麻烦您仔细看看。”胖婶忙将孙老大大和宋亦宣从床边拉开,让出身后床榻上躺着的孙宁儿。

    “李二,你这腿怎么湿成这个样子?!”胖婶有留意到李二半截裤腿都是湿的忙问道。她记得宋岳是让他赶骡车去拉郎中的啊。

    李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解释道:“路不太好走了,又赶时间,我就拉着裸车跑回来的。”

    “冷吧!赶紧跟我去灶房烘干。锅里还有些姜汤,你喝点,以免受凉也生病了。”说着,胖婶就拉着李二往厨房走去。

    “胖婶你多煮些姜汤,让大伙儿都喝一点。”宋亦宣冲走出去的胖婶喊了一声。

    “好嘞!”胖婶高声应了。

    胖婶和李二一走,屋子里终于不那么挤了。宋亦宣望着郎中坐在床边认真诊脉的样子,不大放心地问道:“大夫,孩子怎么样了?”

    “是啊,大夫,宁儿怎么样了!”老人家立马也附和问道,虽然经过宋姑娘那一番诊治,宁儿脸色好了很多,但是她没有听过的偏方,她还是有些担心。

    大夫慢悠悠地松开病人的手,还细心地帮忙塞回了被子。“孩子没事了,也用不着开什么方子,我留一些清热解毒的药丸,一日服用两粒就可以了。”

    大夫的话,让所有人的心都放了下来,孙老太太又感激地看了一眼宋亦宣。看得宋亦宣有些不好意思,她忙说道:“大夫,我送您出去,另外您能给我留一些常用的药丸吗?若日后发生同样的事,我们也好应付一下。”

    “好!没问题。”

    若不是发生这事,宋亦宣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万一要生病了怎么办?今日还好只是发烧,她还能应付,若是其他病症,她又该怎么办呢?宋亦宣想起之前刘管事跟自己谈起让她去明城居住的事,现在想想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在这宋家村,虽然自给自足活的逍遥自在,但终究没有城里方便。

    且不说这生病的事,还有子真、子齐学堂的事,经过一段时间的留意,她发现易先生能够教给他们的知识,实在是太浅薄了。若是要两个孩子有更好的发展,必须要找到更好的老师才行,宋岳偶尔还会教教子真、子齐一点新的东西,但长久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宋亦宣花了一两银子在大夫这买了一堆清热解毒和治跌打损伤的药。在等待李二烘干衣物的时间里,又拜拖他帮忙给那些难民看了看身体。

    回去的时候,李二就没有那么赶了,宋亦宣看着两人上了骡车慢慢地往李家村方向走了去。

    “宣娘!”宋峰的声音从另一面传过来,他赶着牛车过来,牛车后面堆放着一堆山芋之类的东西。应该是从村民那获得捐献物资。

    “只有这么些吗?”等牛车走进了,宋亦宣才看真切板车上其实根本没有多少的粮食。

    宋岳说道:“虽然有了你的号召,每家每户或多或少地捐了点东西,但是怎么说呢?赶着天下大雪,大家都找借口说,粮食要过冬用,其实根本也没拿出点什么来。”

    好吧!她想错了,一场大雪并没有带来什么好的开始。宋亦宣心里苦笑,看来自己再一次高估了宋家村的村民,“罢了,我不是给了银钱给宋岳了吗?就用那个钱去明城买吧。”

    “明城现在的粮食价钱也高,我寻思不如我在各村里收些粮食,可以省些。”宋峰是做这行的,所以提出建议道。

    “那就麻烦您了,叔!”

    “客气啥!咱做的都是好事!”宋峰爽朗地说道。

    “哥,你来啦!”宋岳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瞧见宋锋,忙打招呼。

    “嗯!王存那事怎么样了?坟头找到了吗?年前大家都不意为了死去的外乡人抬棺找晦气,所以我将牛车赶了过来,咱们用牛车抬过去。”

    这时,王存正好走了出来,宋峰瞧见他听到自己的话了,忙说道:“就委屈王存兄弟了。”

    王存走近了后,居然也‘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王存兄弟,你这事做什么,赶紧起来。天寒地冻的,你冻坏了身子,你娘子怎么办?”宋峰忙走过去将王存给扶了起来。他娘子月娘也出现在了祠堂门口,扶着肚子靠着门框在默默地垂泪。

    王存瞧见月娘在哭,鼻头一酸,没忍住男儿泪,也哭了。他边哭边说:“从潍州城逃了出来后,我们一家人就没有想过能活多久,只想着能熬过一天是一天。没想到遇到你们这些好人,不仅让我父亲得已入土为安,还收留我们起码能够熬过这个冬天。你们小小的善举就相当于救了三个人的性命,我和月娘做牛做马都难以报答。老天爷有眼瞧见了的话,恩人们都能够长命百命。”

    “王兄,别这样!现下最要紧的还是让您的父亲早点入土为安。”宋峰忙说道。

    “是,是恩人说的是。”王存用袖子胡乱地擦着眼泪,连连答是。

    “外面怪冷的,我们进屋吧,好好商量一下老人家下葬的事宜。”宋峰忙照顾大家进屋里。

    这种事情宋亦宣便不想掺和了,她也不懂,便躲进厨房帮胖婶蒸馒头,煮稀饭。忙了一早上,她还一点东西都没有吃。

    希望还是不要再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