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初到异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687字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一声声尖锐的笑声传入吕雉的耳中,吕雉抬眼看去,只见四周一片迷雾,而在这层层迷雾之中,竟慢慢走出一个狐面人身的东西。

    吕雉先是微微一惊,随后很快镇定了心神,看向来人,道:“你是人是妖?”

    对方倒也不隐瞒,狐狸眼邪魅的眨了眨,道:“你看我这般模样,像是人吗?我乃洛阳城外姑苏山上修炼千年的狐仙。”

    “狐仙?!”吕雉定神细看,见这人脸上的毛发以及长长的鼻子并不像是伪造的,心中不由信了五分。

    “你来找我何事?”

    狐仙见吕雉神情自若,竟半分惊恐都无,不由心生佩服,她盘腿往吕雉面前一坐,道:“你可还记得戚懿?”

    前两日才被自己下令制成了人彘的戚懿,吕雉自然记得。

    狐仙见吕雉点头,于是接着道:“戚懿不堪受辱,今夜子时已香消玉殒,但她临死之前,以灵魂为祭,向本仙许了一个心愿,你猜是什么?”

    说话间,狐仙的嘴角一勾,分明是张狐狸脸,此时却露出了只有人才会有的戏谑表情,这模样,说不出的怪异。

    吕雉仔细一想,回想起当日在大殿之上,她命人砍掉戚懿四肢时,她说的那番话,不由心里一惊,道:“她想让我易地而处,和她掉转身份?”

    狐仙哈哈一笑,抚手大笑,道:“都说吕太后足智多谋,果然是好心智,没错,戚懿的愿望就是这个。”

    “戚懿已死,又如何掉转身份,难不成你还能让戚懿起死回生不成?”

    狐仙摇头,“何必这般麻烦,戚懿来生的命格和今生是一模一样的,她既已将灵魂送给了我,自然是不能投胎转世的,正好,吕太后可以将这空缺补上。”

    “……”吕雉定定的看着狐仙,沉吟良久,“既然是来生的事,你如今入梦又是为了什么?”

    是的,吕雉已经明白,自己恐怕是在梦中,要不然她的寝殿之内又哪儿来的这么多迷雾,她此时又为何看不到守在殿中的侍女。

    “来生?!”狐仙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不不不,吕太后今夜就要上路了。”

    “今夜?!”吕雉微微提高音量,“我只知人间亡魂,概由阎王定夺,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小狐仙插手了?”

    “阎王?!”狐仙再次哈哈大笑,道:“吕太后也说了,那是亡魂,但您不是啊,您的寿数未尽,即便离了魂,那也是生魂,既然是生魂,阎王又如何管得着。”

    不等吕雉再次发问,狐仙继续道:“您后头还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呢!正好,我在山中修炼千年,日子过的苦不堪言,早就想享受一下这人间富贵,等您离了魂,去了那不知处,我就上您的身,替您做完这一世的大汉太后。”

    都说狐魅惑国,儿子刘盈又秉性敦厚,绝不是这狐仙的对手,若是真让她上了自己的身,做出许多不着调的事,只怕天下百姓要遭殃。

    “你胆子倒不小,天道有轮回,你如今这般行事,难道就不怕天谴?”吕雉厉声斥道。

    “天谴?!”狐仙冷笑一声,道:“天谴我自然是怕的,可你以为我要戚懿的灵魂是干什么用的,自然是挡天谴用的,等我在人间享受了这一番,你的寿数一尽,我就会回山中继续修炼,我算过了,吕太后您也就只剩下二十来年的命数了,何必那么小气呢,是吧!要知道,我将你的魂魄送往来世,那可是个小姑娘的身子,平白给您多了那么多年的寿命,您该知足才是。”

    吕雉还待再说,狐仙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只见她右手一挥,吕雉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跌进了深沉的黑暗中。

    “你不过是季家见不得人的私生子,拽什么拽,别以为学习好,你就有机会回到季家,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呵,季家可是已经有三个成年的继承人了,等你长大,季氏早就被他们三兄弟瓜分了,哪里轮得到你这个野种?”

    傲慢之中又带了一丝轻蔑之意的声音,传入吕雉的耳朵,她猛地一下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竟是高高的台阶,吕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以免头晕目眩之下摔到台阶下。

    不等吕雉弄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她就听到了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你干什么?”少年人雌雄莫辩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满是怒意却不见一丝惊惶。

    “干什么?!”方才辱骂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长成这个模样,现在我怀疑你根本就是个女的,我要验明正身。”

    “我是男是女,都轮不到你来验,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我滚。”

    “滚?!”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说话者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季宣明,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你信不信,我今天就是让人来轮了你,你那做人情妇的妈也不敢来吭一声,还有,你别以为季家会为你出头,老实和你说,你爸的正头老婆可是巴不得你出事呢!”

    “砰”的一声,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季宣明,你这个野种,居然敢动手打我!”

    暴怒的声音再次传来,紧接着是扭打起来后桌椅被碰撞倒地的巨大声响。

    吕雉靠在墙边,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皱了皱眉之后,转身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只几步路,吕雉就发现这地方古怪的很,她现在所处的楼层非常高,而且这幢建筑的材质很奇怪,并不像是大汉所用之物。

    她现在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已被那狐妖弄到了不知处?

    随着打斗声越来越清晰,吕雉看到有两个衣着奇怪的少年在一个满是桌椅的房间里扭打成一团。

    一个身形健壮的少年正骑在一个略显瘦弱的少年身上,拳头如雨点似的往下落,每抬一次手,都会带出四溅的血花。

    眼见着再不上前阻拦,那被压在身下的少年就要没命,吕雉赶忙几步冲上前去,伸手用力一推,将那健壮的少年推了一个趔趄。

    若是平时,就凭吕雉的力气,她根本没办法推动少年,但方才这少年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身下的少年身上,根本就没防着会有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并推他一把,这才不小心着了道。

    “TMD,是谁敢推老子!”

    少年转头恶狠狠地看向身后,在看清吕雉的面容之后,忽然冷笑一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灰,“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吕家的私生女,怎么?私生女要帮私生子啊!果然你们这些人都是臭味相投的一丘之貉。”

    吕雉不理会这人的污言秽语,径直走到已是满脸鲜血,脸更是肿的看不出原来面目的少年面前,蹲下身,轻声道:“你怎么样?还能站起来吗?”

    少年伸手抹了抹眼前的血迹,努力睁开已经肿的像核桃一般的双眼,看向吕雉,“是你?”

    吕雉暗道,难不成这人认识我?

    眼见男子双手撑地要站起身,但不知道伤了哪里,吃痛之下又忽然往地上摔去,吕雉来不及多想,伸出手一把就扶住了少年。

    “别动,你可能是伤到骨头了,我慢慢扶你起来。”

    这个叫季宣明的少年却根本不理会吕雉的好意,用力一甩手,“不用!我自己能行!”

    吕雉见这人甩开自己之后,摇摇晃晃的要靠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索性退开一步,给他留出足够的空间。

    “哼!热脸贴冷屁股了吧!”站在一旁的唐姓少年,斜斜的靠在墙壁上,双手环胸,一脸的嘲讽。

    “贴不贴的,这都是我的事,似乎还轮不到你来管吧!”吕雉转头看向少年,冷声道。

    被吕雉这么冷声一问,少年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他站直身子,往吕雉的方向走了几步,手指直直的指到吕雉面前,“你高傲个屁,私生子都是这么一副死德性,怎么?老妈当婊子,你们这婊子生的倒来装清高?也不嫌臊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