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姐妹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860字

    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吕雉将大汉的历史简单的过了一遍,当年,她跟在高祖身边,亲眼看着大汉的天下奠定,如今,却在史书上,看到那个百业待兴的王朝一点点的从兴盛走向灭亡。

    心头这种复杂的情绪,即便是她自己,也形容不出。

    而就在吕雉靠在床头,闭目沉思的时候,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吕雉睁开双眼,定定的看着这手机屏幕好一会儿,这才接了起来。

    “什么事?”吕雉的声音清冷而平淡。

    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写着‘讨厌的吕飞燕’,如果吕雉没有记错的话,这人就是比她大了三个月的同父异母姐姐,她不觉得有必要用亲热的语气和对方说话。

    “还没死呢?”

    吕雉微微一皱眉,她不喜欢与人打嘴仗,除了显得小家子气之外,并没有其他用处,但若是有人欺上门来了,她也不会默默承受就是了。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姐姐,我是妹妹,这种生死大事,我怎么敢抢在姐姐前面。”

    “你……”

    见自己一句话就将吕飞燕噎的无力反驳,吕雉忽然没了兴致,这种战斗力,还不配成为她的对手。

    “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就挂了,亲爱的姐姐,咱们下次再聊。”

    “等等!”手机那头的吕飞燕大叫一声,“吕雉,你敢挂电话试试!”

    吕飞燕不说这话还好,兴许吕雉还会给她留点颜面,但她这话一出口,吕雉二话不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只是,还没等吕雉将手机放回床头柜,手机铃声就再次响了起来,来电人是谁,不用猜也知道。

    吕雉嫌铃声太吵,拿过手机,直接将吕飞燕的名字拉入了黑名单。

    原主虽然性格有些跋扈,但不知是不是自卑作祟,在对上吕家的那对兄妹时,却是典型的嘴上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就拿这电话来说吧,换做是原主,那是绝对不敢不接的。

    然后,现在住在这身体里的是吕雉,而不是原主,她自然不可能将这样的黄毛丫头放在眼里。

    将吕飞燕拉入黑名单的举动,为吕雉换来了两天的平静。

    两天后,吕雉身体没什么大碍了,自然还是要去上学,这个时代比起大汉,女人有了更多的自主权,所能选择的路也更多,当初因为身份局限不能做的事,如今都已经没了限制,吕雉不准备浪费这么大好的机会。

    既然人生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她必然要活出别样的精彩。

    只是,吕雉一路上的好心情,在刚刚进入教室的时候,就被面前的人给破坏殆尽了。

    “你前两天为什么挂我电话?后来居然还敢把我的号码拉进黑名单,吕雉,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吕飞燕双手抱胸,站在吕雉面前,不准吕雉进教室一步。

    这会儿离上早自习只有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教室里早已经坐满了人,但众人却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上前劝和的意思。

    吕雉扫视了一圈教室,嘴角微微一勾,但这笑意却未达眼底。

    “姐姐认为我是什么身份?”

    “你别姐姐长姐姐短的,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罢了!”

    “见不得光?”吕雉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随后伸出手指,指了指天上,“姐姐莫非瞎了?这不是光吗?”

    “你!吕雉,你这么胡搅蛮缠的,有意思吗?”

    吕雉却无视吕飞燕的气急败坏,淡淡一笑,“姐姐,不会用成语就别用,用错了多丢人,胡搅蛮缠用在我身上,似乎不妥呢!”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吕雉往旁边一闪,从吕飞燕和门框的空隙中进了教室。

    “吕雉,你给我站住,不准进去!”

    吕飞燕追在吕雉身后,见吕雉根本不理会自己,气急之下,竟动起了手。

    吕雉早已从玻璃窗的反射中看到了吕飞燕的举动,在吕飞燕碰到自己之前,身子微微一躲,非常利落的避开了吕飞燕的手,而她这一闪躲,吕飞燕却因用力过猛,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吕雉旁若无人的走到位置上坐下,抬头看向已是满脸通红的吕飞燕,“吕同学,刚刚你说我不是你的妹妹,我现在细细一想,觉得你说的有道理,飞燕的妹妹应该是合德才是,这飞燕合德两姐妹的下场可不怎么好,咱们不是姐妹,我觉得挺好。”

    吕雉的这话一出口,听懂了里面意思的几个同学纷纷大笑了起来,而没听懂的那些则是一脸的迷茫。

    而非常不巧,吕飞燕正是这些没听懂的人之一,她知道吕雉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但具体不好在哪里,她却完全摸不到头脑。

    就在这时,班级里一直和吕飞燕玩的比较好的几个同学看不下去了,站起身,将吕飞燕拉走,临走之前,还瞪了一眼吕雉,“你别以为知道一点古代历史,就有什么好得意的,私生子终究是私生子,你的出生,本来就是个污点。”

    吕雉淡淡一笑,并不将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是不是污点,她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等吕飞燕被人拉走之后,吕雉忽然回头,往教室后门看了过去,只见季宣明直直的站在那儿,他的脸上还有一些青紫的淤痕未曾消退,但原本那俊美异常的五官却已重新显露了出来。

    两人眼神对上的一瞬间,吕雉似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笑意。

    吕雉垂下眼睑,撇了撇嘴,心中暗道,小屁孩,装什么深沉。

    等她再次抬头的时候,门口已经没了季宣明的身影,看来是回自己的教室了。

    季宣明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就像吕飞燕的找茬一样,没有必要特别记在心里。

    尽管有了原主的记忆,但原主学习成绩并不算好,吕雉很想一天之内就追上所有的进度,但显然这并不可能。

    好在,有个季宣明可以帮自己补课。

    放学之后,吕雉收拾好书包正要往外走,已经消停了一天吕飞燕却又找上了门。

    吕雉抬眼瞟了一眼吕飞燕,却并没有搭理她,即便脾气再好的人,这样三翻四次的被纠缠,脸色也必然不会好看,更何况,吕雉自问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吕雉,你别以为自己知道几个古代人名,就有什么了不起的,什么飞燕合德,她们姓赵,我姓吕,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

    “我有将你们混为一谈吗?赵家姐妹可是历史上出了名的美人,恕我眼拙,真没看出来你和她们有哪里相像。”

    “你什么意思?你在讽刺我长的丑?”

    吕飞燕气的跳脚,没错,她是没吕雉长的漂亮,可那又怎么样,她又不会去给男人当情妇,要长那么好看干什么?

    吕雉淡淡一笑,眼神上下扫了一遍吕飞燕,之后,背起书包就往外走。

    吕飞燕接连在吕雉面前吃了这么多亏,哪里肯这么轻易就放她离开,伸出手,一把就抓住了吕雉的手臂。

    吕雉不慌不忙的转头看向吕飞燕,纤纤手指往上指了指,“小心监控,若是传出吕家大小姐无故打人的传言,只怕于姐姐你的名声不利呢!”

    吕飞燕一愣,抓着吕雉的手下意识的就松了开来。

    等到吕雉走出了教室,吕飞燕才猛的想起,早上班会的时候,班长说过,教室里的监控坏了,让大家尽量别将贵重物品放在教室。

    只是,等到吕飞燕想起这事再拔腿去追,前面哪里还有吕雉的身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连几次都在吕雉手里吃了暗亏,吕飞燕恨的差点咬碎银牙,但此时,她却是什么办法都没有,总不能真的不顾形象,抓住吕雉,将她暴打一顿,这样,她吕家千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就像她母亲说的,她是瓷器,吕雉是瓦片,拿瓷器碰瓦片,傻子才会这么干。

    但,就这么让吕雉用着吕家的钱,在外面好吃好用的,她真的不甘心!

    吕雉走出教室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掏出手机给韩亚茹去了一个电话,表示自己晚上要留在学校晚自习,等晚自习结束之后,再自己打车回家。

    对于吕雉忽然开始上进,想要认真学习这点,韩亚茹是非常认可的,女人,单单只有一个漂亮的皮囊是不够的,最好是内外兼修,才能将男人牢牢的抓在手心里,于是,她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下来。

    走出校门之后,吕雉往门口隐蔽处走了几步,果然看到季宣明背着书包,安安静静的在那儿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