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补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685字

    听到脚步声,斜靠在墙角的季宣明抬起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看到逆光走向自己的吕雉时,他的脸上并无惊讶之色,只是淡淡一笑。

    季宣明往前走了几步,非常自然的接过吕雉手中的背包,“去哪儿?”

    吕雉微微一挑眉,“随便!”

    “你不怕我将你带到什么偏僻的地方,然后图谋不轨?”

    “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季宣明闻言一愣,侧头盯着吕雉的侧脸许久,直到吕雉转头过来看他,这才轻笑一声,迈步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

    “你有驾照?”吕雉记得,这个社会十八岁才允许考驾照,而季宣明的年龄应该还不到。

    “没有!”

    季宣明回答的理所当然,低头系上安全带之后,又转头看向吕雉,示意她将安全带系上。

    “你怕吗?”

    “怕什么?”

    “我没驾照,你就不怕我把车开进河里去?”

    吕雉系好安全带,抬头看向季宣明,“你的技术若是真的这么不过关,这车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不是吗?”

    季宣明微微一愣,随后哑然失笑,笑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事实证明,季宣明虽然没驾照,但驾驶技术却非常过硬,即便是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也开的很稳。

    “你这车性能不错!”

    吕雉下车的时候,回头看了这外形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车一眼。

    “我给这车子换了几个配件。”

    “你自己改装的?”

    吕雉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还有这项技能。

    “只是对车子比较感兴趣,所以就多看了几本书。”

    季宣明云淡风轻的解释了一句,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跟在季宣明身后走进别墅的时候,吕雉心头浮现两个字,学霸,是的,还有什么词能比这个更贴切?

    这所别墅相当大,里面的装修也非常考究,只是一进门,吕雉就觉得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这别墅太冷清了,竟像是没有人住似的。

    “你一个人住这儿?”

    “大多数情况是,我母亲工作很忙,经常出差,一年中,大概只有十来天是住在这里的。”

    将两人的书包都放到沙发上之后,季宣明转身进了厨房,为吕雉倒了一杯鲜榨橙汁。

    “这样也好,我一个人反而自在一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吕雉从季宣明的手中接过橙汁,浅浅的抿了一口,并没有再说什么。

    她和季宣明不熟,过多的询问别人的私事,这不是她一贯的行事作风。

    “你是要在这里,还是去楼上的书房?”

    吕雉抬头看了眼通往二楼的楼梯,“就这里吧!”

    “好!”

    季宣明将沙发上的靠垫扔了几个到长毛地毯上,作为坐垫使用,然后又从书包里拿出书本笔记。

    “你希望我帮你补哪些课?”

    “英语和数学!”

    吕雉的回答干净利落,这两门功课是她前生未曾接触过的,就是原主,对这两门功课也掌握的不好,但偏偏这两门课,对于今后的发展却极其重要。

    “好!”

    季宣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他从书包里拿出几本全新的练习题,将本子翻到最后,修长的手指往上面轻轻一指。

    “你先做一下这套试题,我需要知道你现在的程度如何,后面才能有针对性的进行补习。”

    吕雉接过本子看了一眼,拿出笔,按照原主的记忆一道一道做下来。

    而在吕雉认真做题的时间里,季宣明则拿出一本繁体竖版的史书看了起来。

    一套题做完,吕雉抬起头,伸手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肩膀,在看到季宣明手上的书时,不由的有些惊讶,这是她前两天才刚刚看过的史记。

    “题做完了?”

    季宣明将视线从书上移开,抬头看向吕雉。

    “恩,做完了!”

    季宣明将手中的书随意往茶几上一放,拉过吕雉面前的练习册,低头认真的检查了起来。

    “你喜欢看史书?”

    吕雉拿过一旁的书翻了翻,发现季宣明居然也在看汉朝的这部分历史,好巧不巧的,夹了书签的那页,讲的正是吕太后。

    “随便看看,谈不上喜欢!”

    季宣明的注意力仍旧在试题上。

    “你觉得吕太后如何?”

    “吕雉?”季宣明抬起头,看向吕雉,随后倏然一笑,“抱歉,我指的是吕太后。”

    吕雉微微一笑,静静的等着季宣明的答案。

    季宣明沉吟了半响,这才道:“我觉得,吕太后其人,非常矛盾!”

    “哦~~怎么说?”听到季宣明的这个观点,吕雉也来了兴趣,盘腿坐正,笑看着对面的少年。

    “史书上评价吕太后性格刚毅,每当刘邦优柔寡断之时,她都能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甚至在刘邦几度想要重立太子的时候,她都能保持冷静,出面请到了连刘邦都推崇备至的商山四皓来稳定太子地位,这样的女人,后期却因为贪恋权势,做出将外孙女嫁给儿子的荒唐事,你不觉得这于她的性格有些不符吗?”

    吕雉淡淡一笑,“权利使人疯狂,你又怎么知道,在权利中浸淫多年之后,吕太后的性情不会发生变化!”

    “普通人或许会这样,但像吕太后这般心怀天下的女中豪杰,最后却也逃不出权利的诱惑,难免让人有些唏嘘。”

    看着季宣明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吕雉忽然之间觉得心中轻松不少。

    原本在看到狐妖因一己私欲,将大汉皇室弄的乌烟瘴气之时,心中升起的郁结,此时因这少年的几句话,竟瞬间烟消云散了。

    “史书使人明理,多看史书对你有好处,作为帮我补习的回报,以后如果有历史方面的事想不明白,你可以来问我,别的不敢说,但对历史这块,我还是有些研究的。”

    “你喜欢历史?”

    季宣明有些惊讶的看向吕雉,女生极少有对历史感兴趣的,在他的印象中,吕雉似乎也从未表现出对历史的喜爱,如今却说出这么一番话,倒是让人有些始料未及。

    “怎么,你不相信?”

    “不……”,季宣明先是飞快的否认了一句,随后又点了点头,“是有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个学期历史会考的时候,你的成绩并不太好!”

    吕雉难得俏皮的一笑,“有谁规定精通历史,就一定要表现出来?”

    季宣明刚要回答,吕雉却歪头看向季宣明,抢先道:“我的历史会考成绩如何,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早就在关注我?”

    “我……”

    刚刚还一脸镇定的季宣明,却因为吕雉的这番话,耳垂微微一红,眼神也有些闪烁,“我只是记忆力较常人强一些,会考成绩公布的时候,我刚好看到过你的成绩。”

    “是吗?”吕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季宣明,随后转移话题,“这套习题我做的怎么样?”

    “哦,嗯,是这样……”

    短暂的慌乱过后,季宣明很快恢复了冷静,指着练习册上的试题,将吕雉做错的题,一题一题的指出来,并详细讲解。

    季宣明讲题的思路非常清晰,再加上吕雉本来就不笨,之前没记住的或者记错的知识点,很快就纠正并记住了。

    一套试题讲完,时间也不早了,季宣明看了看手表,“我送你回去吧,回去的太晚,你家人该担心了。”

    吕雉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的天色,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季宣明的车开的很快,当车子停在吕雉所住的小区门口时,正好是晚自习下课后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是学校到这小区的时间。

    下车之前,吕雉转头看向季宣明,眼神中透出一丝欣赏,心思如此细腻的男人或者说男孩,还真是少见。

    “今天谢谢你,明天学校见!”

    “恩,明天见!”

    简单的告别,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吕雉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回头,但即便是这样,季宣明的嘴角却仍旧扬起了一抹笑意。

    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到,他看向吕雉的眼神中,有了一丝别样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