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恶人先告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3090字

    吕雉微微皱了皱眉,将书包放到书桌上,转头又看了看四周。

    果然,这不是她的错觉,周围的这些人确实是在围观她,而且一个两个的,嘴角都含了一抹看好戏的笑。

    从刚刚一进校门,她就已经发觉到了,这些人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可每当她看过去的时候,却总是看到这些人飞快的转头,不是若无其事的抬头看天,就是几人一群,低头开始谈话。

    她今天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吕雉掏出书包里的手镜,看了看脸,又看了看发型,都很正常。

    而就在吕雉心存疑问的时候,她忽然看到吕飞燕正一脸得意的进了教室,她的身边照例跟了几个跟班,那看向她时的轻蔑眼神和吕飞燕如出一辙,果然什么锅就配什么盖。

    吕雉了然的一笑,她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了,这个学校,会和她过不去的,只怕也就只有吕飞燕了吧。

    吕雉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略显嘲讽的微笑,这吕飞燕,幼不幼稚。

    这么几次三番的弄些不痛不痒的小把戏,有什么意思,有本事的话,就该不声不响的将她一巴掌拍死才对。

    弄清了事情的源头在哪儿,吕雉不再理会周遭异样的眼神,只低头自顾自的看起了书。

    这一整天,这种看好戏的眼神都如影随形的跟着吕雉,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当面在她面前说些什么,也是,流言蜚语就是要这样暗戳戳的流传,这才有意思,若是在正主面前说破了,那还玩什么。

    别人也许会因为这些而烦恼,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吕雉,根本就不将这些小把戏看在眼里,这些人不上前来找麻烦,她也乐的轻松自在。

    只是她才刚走出校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

    “吕雉!”

    吕雉倏然转头,只见季宣明站在校门外的墙角下,头顶上方是一从探出墙头的白梅,一阵风吹过,正好有几片花瓣悠悠荡荡的从枝头落下,擦着他黑亮的发丝落到了水泥地上。

    如今,少年脸上的青紫已经完全消退,原本的面容露出来之后,吕雉这才明白当初那姓唐的少年为什么会怀疑他的性别。

    这样的容貌,说句倾城之姿也不过分,就算是当年的戚懿,在季宣明面前,只怕也要甘拜下风。

    可,男生女相,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你找我?”吕雉顿住脚步,转过身,直直的看向季宣明。

    季宣明似乎是被吕雉看的有些尴尬,微微低垂下眼睑,往前走了几步,在她面前站定。

    “校园论坛里的置顶帖你看到了吗?”

    吕雉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你手机号多少,我把链接给你发过去!”

    说这话的时候,季宣明的耳垂微微的泛着红,眼神也有些闪烁。

    吕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但却并不说破,嘴角的笑意一闪而逝,“好!”

    告知了手机号之后,季宣明很快就将校园论坛里的帖子链接发了过来,吕雉点开来一看,在看完内容之后,只觉得啼笑皆非。

    就为了这么点小事,有必要弄这么大的阵仗吗?果然还都是些孩子,不过,这样的八卦如果可以给他们枯燥的学习带来一点乐趣,也算是她做了一件好事吧!

    “你不在意?”

    季宣明一直在留意吕雉的神情,见她不仅不生气,反而脸上还有了笑意,有些不解的问道。

    吕雉抬头看向季宣明,“这上面说的都是事实,我妈确实是第三者,我也确实是私生女,这有什么好介意的。”

    “正是事实,才会介意,如果都是谣言,反而可以一笑置之了,不是吗?”

    吕雉微微微摇了摇头,“不管是谣言还是事实,自己心里的位置摆的正就好,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有这种心态,才能活的自在,当然,若是对方欺上门来,并且对你造成了不良影响,那就狠狠的还击回去,谁也不是软柿子,是不是?”

    说完这话,吕雉又笑了笑,“不管怎样,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再见!”

    眼看着吕雉转身离开,季宣明却仍旧站在原地,直到吕雉打了车离开,再也看不到身影了,他这才迈步往自己的车子走。

    学校里的流言并没有因为吕雉息事宁人的态度而消失,反而在有心人的煽动下,越传越夸张。

    这一天,当吕雉坐到座位上,刚要将背包塞到课桌抽屉里,就发现抽屉里被人塞了满满的垃圾,低头一看,果壳,纸屑,甚至连用过的纸巾都有。

    吕雉的眼神一冷,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少男少女,只见他们捂着嘴,看着她的这个方向笑的开怀。

    “看什么看?垃圾和垃圾不是更相配吗?”

    刚走进教室的吕飞燕,一脸嘲讽的看向吕雉,嘴中说的话也毫不客气。

    吕雉并未反唇相讥,只是提着书包走到吕飞燕的位置上,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吕飞燕见状,赶忙几步走到吕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干什么?为什么要坐我的位置,你给我起来!”

    吕雉一边慢条斯理的从书包里往外拿课本,一边冲着吕飞燕浅浅一笑,“不是你说,垃圾和垃圾更配吗?这满教室的人,我想不出还有谁能比你更适合坐在那位置上。”

    “你……”吕飞燕扬起手,就想在吕雉的花容月貌上落下一掌。

    但她的手还没落下,就被吕雉用力的抓住了手腕。

    “姐姐,校园暴力这样的字眼若是扣在吕家大小姐的头上,你说这丢人不丢人?”

    用力将吕飞燕的手甩开之后,吕雉又补了一句,“豪门千金,校园暴力,这似乎是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吧,不想上热搜的话,我劝姐姐还是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比较好。”

    吕飞燕被吕雉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除了满脸通红,浑身发颤之外,竟一时想不到自己还能做什么。

    周围的这些同学,暗地里有胆子在课桌里塞垃圾,但当着吕雉的面,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就像吕雉说的,校园暴力这样的罪名谁也承担不起,要是被学校记档了,那以后还怎么读大学。

    上课铃很快就响了起来,吕飞燕不能真的动手去拉吕雉,而教室里现在就只有吕雉原来的那张桌子空着,她若是不坐下,就只能站着等老师过来,无奈之下,她只得瞪了一眼吕雉,转身坐到吕雉原来的位置上。

    坐下之后,吕飞燕的眼珠快速的转了转,她忽然想起魏清源曾经和她说过,这个社会都是同情弱者的,女孩子哭一哭,有时候比什么方法都有用。

    于是,吕飞燕开始悄悄的掐自己大腿。

    旁人不曾注意到吕飞燕的动作,但这却逃不过吕雉的双眼。

    吕雉将吕飞燕的举动全都看进了眼里,嘴角微微一撇,冷笑了一声。

    等到班主任进到教室的时候,吕飞燕也成功的逼出了眼泪,她垂下头,只让人看到微微耸动的肩膀。

    坐在吕飞燕身边的一个女生见状,微微倾斜了身子,凑过来安慰,“飞燕,你是不是哭了?你别伤心,回头我们再给你出气。”

    吕飞燕闻言,不仅没有停止啜泣,眼泪反而掉的更凶了。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很快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再仔细一看,发现吕雉和吕飞燕的位置怎么调换了。

    她走下讲台,先是走到吕飞燕的身边,蹲下身子,与吕飞燕平视。

    “吕飞燕,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坐在吕雉的位置上哭?”

    吕飞燕抬起哭红的双眼,委委屈屈的告着状。

    “老师,这桌子抽屉里的东西真不是我塞的,吕雉误会我就算了,她还抢走我的位置,我……”

    吕飞燕虽然没有吕雉貌美,但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却也让人看着心疼。

    班主任闻言,站起身走到吕雉身边,略显严厉的喊了一声,“吕雉,你怎么解释?”

    吕雉抬头看向班主任,只见她的眼里闪着泪花,却倔强的咬着嘴唇,不肯让眼泪落下,这隐忍的表情比起吕飞燕的梨花带雨,让人更加心生怜惜。

    再加上她的五官实在是比吕飞燕出色太多,美人垂泪本来就让人不忍,更何况,这美人还一副,宝宝很委屈,但宝宝不说的模样。

    班主任虽然是女人,但此时看着吕雉,也不由的心生怜惜,“吕雉,我没有要责备你的意思,只是……只是……哎~~”

    “老师,我知道您一向处世公正,这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背后怎么说我,相信您也有所耳闻,我之所以默不吭声,不是心虚,只是不想因为个别人的别有用心,而弄僵了和同学之间的关系。”

    说着话的同时,一直噙在吕雉眼眶中的泪终于落了下来,“今天这事到底是什么样的,您去看监控录像就知道了,我不想多解释什么,老师,对不起,我现在的心情只怕没办法好好上课,您能准我一天假吗?”

    被吕雉这么楚楚可怜的看着,班主任哪里还忍心说不,“好,那……那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的事,老师调查清楚之后会还你一个公道。”

    得到了允许之后,吕雉连书包都没来得及收拾,转身就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