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回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3097字

    当天上午,班主任在调查清楚整件事的真相之后,第一时间就给吕雉去了电话,但吕雉的手机却显示关机。

    班主任心里一咯噔,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她也不敢耽搁,马上联系了韩亚茹。

    但韩亚茹的回答,却让班主任的心像是瞬间掉进了冰窟窿似的,拔凉拔凉的。

    “吕雉妈妈,吕雉真的没回去吗?会不会是在自己房间,您没发现。”

    电话那头的韩亚茹马上否认,“怎么可能,小雉去上学之后,我一直就在客厅里坐着,除非她是隐形的,我才会看不到。”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韩亚茹忽然意识到了不对,“为什么忽然问小雉在不在家?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班主任哪里还敢隐瞒,组织了一下语句之后,就将早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韩亚茹。

    韩亚茹听完之后,脸色一沉,急忙问道:“你说小雉在学校被人非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班主任原先还不信吕雉真那么能忍,什么都不和家里说,现在听韩亚茹这么一问,这才真的相信了。

    “这事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若不是发生了在课桌里塞垃圾的事,我也不知道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只以为这是局限在网络上的流言,再加上吕雉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班主任越说越觉得自己失职,说到后来,声音都已经轻的听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韩亚茹也没心思责怪班主任,只问了吕雉离开的时间,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韩亚茹站起身就准备往门外冲,可到了玄关口,她才想起,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吕雉会去哪儿,这样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找,肯定不行。

    吕雉失踪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即便报警,也不会有警察受理,如今,除了找吕梁帮忙,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韩亚茹深呼吸了几口气,酝酿好了情绪之后,这才拨通了吕梁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她也不说话,只一个劲的哭,直哭的吕梁心疼不已,这才开口,“小雉不见了,学校老师打电话回来说,学校里早一个星期就在传,说她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女,今天早上,又有人在她课桌里塞垃圾,飞燕她,她又……”

    这话断的恰到好处,既将事情的前后经过说清楚了,又给吕梁留了悬念。

    “飞燕又怎么了?她又在学校欺负小雉了?”

    “你别问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找到小雉,我担心这孩子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只要小雉能平安回来,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可以离你远远的,只要小雉好好的……”

    说着说着,韩亚茹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隔着电话,吕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韩亚茹才好,只一个劲的保证,“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小雉找回来的,小雉这孩子懂事的很,不会做让我们担心的事,还有,别再说什么离开不离开的话了,你们母女受的委屈,我都记着,以后会加倍补偿你们的。”

    如此这般的又安慰了好几句,吕梁这才挂了电话,马上安排人去找吕雉,另外也通过关系,让警方调取了学校附近的监控。

    只是监控在拍到吕雉孤身一人往郊外的方向走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无论是学校的老师,还是吕梁派出去的人,都没有一点关于吕雉的消息。

    一开始,韩亚茹还能勉强镇定,但到了夜幕低垂之后,她却再也坐不住了。

    她原先还有借着这件事,给魏薇以及吕飞燕母女一个教训的想法,但现在,她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千万要让吕雉平安回来。

    吕梁陪在韩亚茹身边,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吕雉不仅是他女儿,更是他以后的前程,如果就这么断送了,他真是连杀人的心都会有。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找不到人?”

    吕梁将满腔的怒火,一股脑的都砸向了电话那头的警察局局长。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吕梁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不管怎样,今天晚上必须要找到我女儿,要不然,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撂下这话之后,吕梁‘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这边因为吕雉的失踪,闹的天翻地覆,而这件事的主角,吕雉同学,此时却靠坐在落地窗边的贵妃椅上,手里捧着厚厚的书籍,正看的入迷。

    季宣明手里端着托盘慢慢的往吕雉的方向走过来,托盘上是精美的欧式茶具。

    到跟前之后,他将托盘放在贵妃躺椅旁的茶几上,自己则席地而坐,熟练的摆弄起了手中的茶具。

    吕雉被奶茶香醇的味道吸引,抬眼往季宣明的方向看了过来,在欣赏完季宣明熬煮奶茶的整个过程之后,她倏然开口,“你似乎一点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拉着你翘课?而且一翘就是一天!”

    季宣明将盛了奶茶的杯子往吕雉的面前推了推,微微一笑,“你想说自然就会说,不想说,我问了也白问,不是吗?”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季宣明又看向吕雉,“不过,我能猜到是什么原因。”

    “哦~你觉得是为了什么?”

    吕雉手捧做工精美的骨瓷茶杯,身子往后微微一靠,将整个人埋入靠垫中,脸上满是惬意的表情。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和最近在学校里疯传的流言有关!”

    “看来你也听到了不少的谣言~”吕雉的眼角微微一挑,看向季宣明,“你相信那些谣言吗?”

    “谣言止于智者,我自问还不是什么蠢笨之人,真真假假还能分辨一二,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能忍受这么久?”

    吕雉淡淡一笑,不答反问,“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吗?”

    季宣明眉心一跳,很快回忆起了吕雉早前说过的那番话,“你说,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没错,不过,我后面还有一句,如果有人危害到了我的利益,那我会狠狠的还击回去,现在,到了还击的时候了!”

    季宣明定定的看着吕雉那如花的笑靥,灯光下,她的眼中似有闪烁的星辰,尽管这话说的狠辣,但这笑却灿烂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吕雉收敛起笑意,看向面前的少年,“你也一样,当忍则忍,不该忍的时候,也无需勉强自己,人活一世,就这么短短的几十年,谁都不容易,辜负了别人无所谓,但你别辜负了自己。”

    季宣明闻言,心头一震,良久之后,才苦笑一声,“我也没勉强自己,现在这样就挺好,我不与他们争,他们自然也不会将我当成眼中钉,平平淡淡过一生,于我是最好的结局。”

    这老气横秋的语气,听在吕雉的耳中,让她无端的想笑,若换成别人,她兴许会说上一句,‘少年郎,你是在为赋新词强说愁’,但面前的这人是季宣明。

    这个少年,看似风华霁月,不识人间疾苦,但谁又能知道,在豪门争斗之中,他受过多少羞辱和蔑视?

    “如果这是你的本心,我无话可说,但如果只是你自我安慰的一种方法,我劝你早点看清眼前局势,你真觉得自己主动退让,就能换到一世安宁?”

    季宣明抬头,直直的看进吕雉眼底,当看到她眼底那波澜不兴的平静时,忽然皱了皱眉,“你是吕雉吗?”

    吕雉挑眉一笑,“不然呢?你以为我是谁?”

    “你之前并不是这样?”

    “你之前和我很熟?”

    “……”

    季宣明一窒,忽然移开视线,看向墙上挂着的复古时钟,“已经晚上十点了,你不回家?”

    吕雉顺着季宣明的视线,也往钟表上看了一眼,“再等等!”

    “等什么?”

    吕雉邪魅一笑,“等事情闹大!”

    说完这话之后,吕雉就不再多说什么,只低头重新翻阅起了手上的书籍。

    季宣明坐在一旁,安静的看了吕雉好一会儿,直到他看清吕雉翻阅的是什么内容之后,这才问了一句,“你似乎很喜欢看汉史?”

    吕雉抬眼看向季宣明,直言道:“更准确的说,我喜欢看吕太后生平。”

    “为什么?”

    “你的问题可真多!”吕雉挑了挑眉,“我与吕太后同名,对她的历史感兴趣,不是人之常情吗?”

    季宣明的直觉告诉他,吕雉并没有说实话,但他同时也明白,即便他打破砂锅问到底,吕雉也不会坦诚直言,于是只得讪讪作罢。

    “你说~吕太后当年若没有嫁给刘邦,那会如何?”

    不等季宣明回答,吕雉又扯了扯嘴角,“瞧我,问的都是什么傻问题,吕太后不愿嫁也嫁了,这世上又哪来那么多的如果。”

    “如果吕太后不嫁刘邦,也许历史上就没有一个大汉王朝!”

    吕雉一愣,抬眼定定的看向季宣明,“为什么这么说?吕太后只是一介女流,于天下社稷无利,她……”

    “你没看史书上评价说,吕太后佐高祖定天下,而写这史书的人正是封建礼教下的卫大夫代表,他都能用这样的词汇形容吕太后,可见吕太后在高祖为王的道路上起到了多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