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挑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3187字

    吕雉静静的看着季宣明,听着他侃侃而谈吕太后的生平,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气势恢宏的宫殿。

    她记得,初次从长安前往洛阳的时候,虽然拖儿带女,一路辛劳,但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累,只觉得踌躇满志,一心只想着到了洛阳之后,她该如何辅佐初登帝位的刘邦,当一代贤后。

    她哪里会想到,到了洛阳,陪着刘邦前来迎接的竟是戚懿母子,而就是这对母子,后来几次三番的要将她们母子三人置于死地。

    即便后来她狠心将戚懿制成人彘,但她含辛茹苦培养长大的儿子,却已被勾引坏了心智,不仅和亲弟弟有了苟且,甚至为了保住刘如意,不顾朝野内外的流言蜚语,与刘如意同进同出,同食同榻。

    若不是身在天家,吕雉不会在自己儿子身上用这诸多手段,但他却偏偏生在天家,身为帝王,他肩膀上肩负的是整个江山社稷,寻常百姓家尚且还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说法,更何况他是天下人的表率,若这般胡闹,这刚刚安定的江山又如何能安稳。

    “吕雉,吕雉!”

    季宣明的声音,渐渐的在吕雉的脑海中清明起来,她全身一震,定了定神,这才转头看向季宣明。

    “你叫我?”

    “你刚刚在想什么,怎么想的那么入迷?”

    吕雉淡淡一笑,“我只是在想,世人评价吕太后,多为心狠手辣,贪恋权势,到是鲜少有人能像你这样,对她有如此高的评价。”

    “我只是就事论事,吕太后前期确实为天下,为百姓谋了不少福祉,至于后期为何性情大变,我没有亲眼目睹,不好胡乱猜测,但我想,这里面总归是有原因的。”

    吕雉坐直身子,转头看了看时钟上的时间,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你要走了?”季宣明站起身,心里隐隐的有些不舍。

    “嗯,不过在这之前,我还需要做一件事。”

    不等季宣明发问,吕雉就径直下了贵妃椅,迈步往不远处的卫生间走了过去。

    季宣明正奇怪吕雉要干什么,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哗啦’一声响,紧接着,又是另外一声‘哗啦’的声响。

    他赶忙跑了过去,只见吕雉全身湿漉漉的站在卫生间门口。

    “你疯了,这么冷的天,你……”话说到一般,季宣明就明白了吕雉的意图,长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苦?”

    “不这样,只靠着一天的杳无音讯,根本就达不到我要的效果。”

    季宣明走进卫生间,拿了一条干净的浴巾,围在吕雉的身上。

    “你是想一竿子就将吕飞燕打趴下?”

    虽然房子里有暖气,但这大冬天的被几桶冷水当头浇下,这还是让吕雉冷的直哆嗦。

    “要不然呢,一次两次的缠上来小打小闹,她不烦,我却不耐烦陪着她玩,一次就能让她消停,何乐而不为?”

    说着话的同时,吕雉披着浴巾,转身就往门外走,大门一开,外面的冷风呼呼的往吕雉的身上直吹,直冷的她全身发颤,连嘴唇都不受控制的抖索了起来。

    季宣明快步上前,从门口玄关处取了一件厚重的羽绒服,紧紧的包在吕雉身上。

    吕雉挣扎了几下,“不用这个……”

    “就算披着,别人也不会起疑,我将你从湖里救上来,怕你冷,将自己的衣服给了你,这也是人之常情。”

    吕雉见推辞不过,只得任由季宣明将羽绒服包在她身上,又任他半拥着自己往车子的方向走。

    护着吕雉坐进副驾之后,季宣明只说了一句‘等我一下’,随后就快速跑进了别墅,等再次出现的时候,他身上也湿哒哒的直往地上滴水。

    “你其实不用这样,随便扯个谎,说是有好心路人路过,将我从湖里救了上来,而你正好开车经过,念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将我送回家就好,你这样……”

    “若是你爸要找这好心路人当面答谢呢?你去哪里找?即便说这人做了好事不留名,一时之间找不到,但若问起这人的长相,你难道又要临时编个谎?”

    “这个谎并不难编!”吕雉抖索着道。

    “但谎言编的越多就越容易露陷,涉及的人越多风险也越高不是吗?”

    吕雉抿了抿嘴,没吭声。

    季宣明发动车子,第一时间就将车里的暖气开到最大,脚下油门踩到底,调转车头,飞快的往吕雉所居住的公寓而去。

    车子停在公寓门口的时候,吕雉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正常的潮红,但她却并不以为意,反而将身上披着的羽绒服脱下,将里面披着的浴巾拿下来之后,这才将羽绒服重新穿上。

    吕雉侧头迎上季宣明充满疑惑的神情,“既然是偶然路过,正好救的我,又去哪里找浴巾?”

    随后她伸手推门,率先下了车,回头看向坐在车内的季宣明,“走吧!”

    季宣明将车子熄火,跟在吕雉身后进了公寓电梯,一路上都有意无意的走在上风口,帮吕雉躺掉一点冬夜里的寒风。

    到了门口之后,吕雉回头看了一眼季宣明,“待会儿无论他们问什么,只管说不知道,至于救我的事,只推说是巧合就可以了。”

    季宣明深深的看了一眼吕雉,轻点了一下头。

    门铃按响之后,很快就有人来开了门。

    见开门的是韩亚茹,吕雉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扑簌簌的往下掉眼泪,嘴唇紧紧的抿着,良久之后,这才一下子扑到已然愣住的韩亚茹怀里,哽咽着喊了一声‘妈~’。

    韩亚茹用力的搂紧浑身湿透的吕雉,嘴唇张合了好几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眼眶却再一次不争气的红了。

    “是小雉回来了吗?”

    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又见韩亚茹迟迟没有回来,吕梁也站起身走到了玄関口。

    看到披着羽绒服,头发还湿漉漉的披散在肩头的吕雉,吕梁也愣了一下。

    “叔叔,阿姨,吕雉身上都是湿的,外面气温低,有什么话还是进去再说吧!”

    明知道吕雉的眼泪是假的,但季宣明就是看不得她如今这般凄楚的模样,于是开口提醒吕梁和韩亚茹。

    “对对对,我都高兴糊涂了,你们赶紧进屋。”

    韩亚茹伸手抹去吕雉脸上的泪水,拉着她的手就往屋子走,进去的时候,还不忘招呼站在门口的季宣明。

    吕梁的视线在季宣明的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但顾忌到对方的身份,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只让开了身子,让季宣明进屋。

    等韩亚茹帮吕雉换下身上的湿衣服,又给吹干了头发,安置好吕雉睡下,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而这段时间里,吕梁和季宣明坐在客厅里,一直处于大眼瞪小眼的状态。

    吕梁见韩亚茹出来,又看了看她身后,“小雉呢?”

    “小雉有点发烧,情绪也很不稳定,我刚给她吃了一片感冒药,让她先睡下了。”

    吕梁点了点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问清楚了吗?”

    吕梁这话不问还好,一问出口,韩亚茹的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个劲的往下掉。

    季宣明在一旁看着,心想,他总算知道吕雉这说落泪就落泪的本事是从哪儿学来的了。

    “你……哎~~先别哭啊!”吕梁拿这样的韩亚茹没办法,叹了口气之后,也只能这么干巴巴的安慰。

    韩亚茹抹了抹眼泪,看了看吕梁,又看了看坐在对面沙发的季宣明,这时见季宣明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想起吕雉方才说的话,于是赶忙起身,从卧室里拿了一套吕梁没穿过的衣服出来,让季宣明赶紧去换一下,回头别感冒了。

    季宣明推辞了几句,见推辞不过,只得抱着衣服进了客卫。

    等季宣明离开之后,吕梁又重新问了一遍,“小雉今天都去哪儿了?怎么弄的这么湿哒哒的回来?还有,怎么又和季宣明搅和在一起了?”

    韩亚茹闻言,眼眶再次一红,“也许季家的这个小儿子,真是咱们小雉命中的贵人,上次是他救了小雉,这次也是,我都想象不到,如果他今天晚上没从那片野湖经过,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野湖?怎么回事?”

    韩亚茹抬眼看了一眼吕梁,又飞快的垂下双眸,暗自抹了好一会儿的眼泪,就是不把话说清楚。

    她越是这样,吕梁脑子里想的就越多。

    “小雉不会是因为那么一点小事,就想不开了吧?”吕梁小心翼翼的猜测着。

    “什么叫就那么一点小事,小雉在学校,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那么久,今天更是变本加厉,居然有人在她课桌里塞垃圾,这也就算了,毕竟都是外人,可飞燕她……她……她不管怎么讨厌小雉,她们俩总是亲姐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说着说着,韩亚茹就又开始泣不成声。

    吕梁安抚了好一阵,这才让韩亚茹止住了眼泪。

    “这事,我会为小雉讨回一个公道的,你放心,我……”

    吕梁的保证还没收完,韩亚茹就背过了身,期期艾艾的道:“我刚刚想了很多,也许我们之间真的不应该再继续了,就算我再爱你,那又能怎么样,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个贪慕虚荣的第三者,我被骂被唾弃都无所谓,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可我不忍心让小雉也这样~”

    韩亚茹倏然回头,眼中含泪的看向吕梁,“你走吧,就让我们母女自生自灭好了,我们母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也许还能活的平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