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朋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051字

    吕雉收起手机,下意识的环顾了一圈四周,刚刚进教室的这一路上,她并没有看到季宣明,他是怎么知道她已经来学校了的?

    在四下环顾,始终没有看到季宣明的身影之后,吕雉很快就将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重新埋头,一心一意的背起了单词。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她已经总结出了学好英语的关键,除了张开嘴说之外,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词汇量。

    现在有家教会帮她纠正发音和语法,但词汇量却还是要靠她自己。

    这一整天,吕雉过的都很平静,没人上来找她麻烦,同样也没人凑到她面前套交情,她安安静静的上完课,做完作业,等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收拾了书包,在众人的注视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走出校门之后,吕雉停住脚步想了想,随后脚跟一转,往一旁的角落处走去。

    面若芙蓉的少年,此时正斜斜的靠在围墙墙角,低着头,一条腿笔直的支棱着,另一条腿微微曲起,不时的踢一下脚边的小石子儿。

    平淡无奇的校服,愣是被他穿出了玉树临风的感觉。

    看着面前这如画的一幕,吕雉的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扬。

    季宣明听到声响,猛一抬头,正好和吕雉含笑的双眸对了个正着,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又强行将那光亮遮掩了起来。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怕错过你出来的时间,最后一节课就没上!”

    吕雉移了移视线,看向季宣明的肩头,果然,这上面已经卧了好几片飘落的花瓣。

    “走吧,有什么话上了车再说,这里挺冷的!”

    吕雉的视线若有似无的从少年被冻的有些发红的鼻尖上扫过,率先往不远处的车子走了过去。

    一坐到车里,一股暖意扑面而来,将刚刚才沾染上的寒气一下子就吹的烟消云散了。

    “你什么时候开的暖气?”

    季宣明一边松开手刹,一边道:“刚刚!”

    “那为什么不在车里等?”

    季宣明抿了抿薄薄的嘴唇,没吭声。

    吕雉深深的看了一眼季宣明的侧脸,转过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车子开出许久之后,吕雉看着车窗外熟悉的风景,淡淡的开口,“你找我什么事?”

    季宣明把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动,“也没什么事,就是看你身体好点了没有!”

    “早两天就已经好了,只是家里不放心,所以又休息了两天,你呢?”

    “我?!”季宣明一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那天不是也淋了水吗?回去之后有发烧吗?”

    “没有,我是男人,哪那么容易生病!”

    吕雉注意到,说这话的时候,季宣明的耳垂微微的有些发红,她低头浅浅一笑,也不去戳破对方的谎言。

    反正现在季宣明看着是挺好的,就算真的病了,想来如今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她也就无谓多此一问了。

    “之前的事,谢谢你!”

    “……”

    久久得不到季宣明的回答,吕雉转头去看,只见少年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似乎并不开心。

    “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吕雉一愣,过了三四秒,这才反应过来季宣明说的是什么意思,她轻轻一笑,“好,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

    有了吕雉的保证,季宣明这才放松了脸上的表情。

    车子在离吕雉家三百米不到的一个街心公园停了下来,季宣明转头看向吕雉,“吕飞燕是昨天转的学,听说临走之前,约了学校的一些富家子见面,你……”

    “你不也是富家子吗?她没约你?”不等季宣明说完,吕雉微微抬高下巴,一脸俏皮的看向季宣明打趣。

    “我在和你说正经的,这些人仗着家里有点权势,什么事都敢干,你小心点!”

    季宣明丝毫都不觉得吕雉的玩笑有什么好笑的,眉心紧紧的皱着,一脸的严肃。

    吕雉轻叹一声,伸手拍了拍季宣明绷紧的手臂肌肉,“你别那么紧张,都是一帮半大不小的孩子,出不了什么事。”

    “就算半大不小,但也比你有力气,你……”

    “我不还有你在帮我吗?你觉得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季宣明瞬间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许久之后,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尽管已经在拼命克制,但他眼中的光芒却仍旧亮的有些灼人。

    “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而且你怎么确定我就一定会帮你?”

    吕雉再次咧嘴一笑,“是谁刚刚说拿我当朋友的,朋友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帮助吗?”

    季宣明眉心的褶皱,因为吕雉的这番话,倏地一下就松了开来。

    “对,朋友是该这样。”

    季宣明定定的看着吕雉,“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吕雉甜甜一笑,随后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那还有其他什么事吗?我妈给我请的家教马上就要到了,我得赶快回家才行。”

    季宣明摇了摇头,“没了,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点!”

    吕雉笑着点了点头,推开车门,拎起背包就跳下了车,走出几步之后,她的脚步顿了顿,随后转身冲着季宣明挥了挥手。

    季宣明坐在车里,刚要伸手回应,就看到吕雉转过身,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了,季宣明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发动车子离开。

    走过一个拐角之后,吕雉停住脚步,收起脸上的笑意,转头往季宣明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透着一丝复杂。

    季宣明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见过几次,有一些交情的孩子,一个在家里得不到温暖,碰到一个貌似同病相怜的人,就急于和对方互相取暖的孩子,一个对她有着莫名好感,一心想要靠近她的孩子。

    利用这样的一颗真心,让吕雉无端的有些罪恶感。

    但,男孩要成长成男人,总要经历过苦痛的磨炼,她对他的利用,就当是他交的学费吧!作为回报,她也会帮他认清前路。

    这么想着,吕雉再次转身的时候,脸上就少了一丝动容,多了一丝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