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言而无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212字

    季宣明走进客厅,刚要将手上拎着的背包放到沙发上,就发现原本放在茶几上的那本书不见了。

    这别墅,除了他之后,只有他身后的楚蔚然会进出,动了那本书的是谁,不用猜也知道。

    季宣明转过身,皱眉看向楚蔚然,“我之前放在这的书呢?”

    “书?”

    楚蔚然一时没反应过来,顺着季宣明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猛然想起。

    “我刚才喝茶的时候,不小心撒了一些茶水在那书上,想着反正都脏了,你应该也不会再用,所以就……”

    “你扔了?扔到哪儿去了?”

    季宣明的脸色倏地一下就沉了下来。

    楚蔚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又不敢解释太多,只得坦言,“我……我扔到厨房垃圾桶了!”

    不等楚蔚然再说些什么,季宣明转身就进了厨房,而更让楚蔚然吃惊的是,一向有洁癖的季宣明,竟然不顾垃圾桶的脏污,伸手到垃圾桶里,将已经沾了一些污渍的书又捡了回来,甚至还珍而重之的用纸巾擦了擦封面。

    季宣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手中的书,见损伤的并不太严重,这才收敛起了身上的冷意。

    从厨房出来,经过楚蔚然身边的时候,季宣明抬眼看了一眼楚蔚然。

    “以后我的东西,你别碰!”

    眼看着季宣明拎了背包就要上楼,楚蔚然赶忙出声,“宣明,这么久没见,你就不能和我多说几句话吗?”

    季宣明停住脚步,站在楼梯上,背对着楚蔚然,“这次,你能在这里住多久?”

    季宣明的这个问题一问出口,楚蔚然就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这才一脸愧疚的抬眼看向季宣明。

    “宣明,你应该知道,我的工作很忙,我……”

    不等楚蔚然说完,季宣明就抬手打断了她的解释,转头看向站在楼梯口的楚蔚然,“我知道了,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吧,我不打扰你,你也别来打扰我,行吗?”

    母子俩如陌生人一般,一上一下的对峙着,直到楚蔚然缓缓的点了点头,季宣明这才转身上了楼。

    上了楼之后,季宣明并没有直接回房,而是捧着书,先去了书房。

    将手中的书小心的摊开放到红木桌面上之后,季宣明拿了纸巾,耐心的一点点将上面的水分吸干,又去卫生间里拿了吹风机,慢慢的将还有些潮湿的纸张吹干。

    直到确定书已经干净并且都干了,季宣明这才将书翻到吕太后本记那页,找了一张新书签,仔细的夹好,合上书页之后,又用手掌轻轻的抚摩了两下书面。

    他记得,之前吕雉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页。

    这边季宣明回家,见到了并不太想见的人,而那边的吕雉,情况也差不多。

    吕雉刚用钥匙打开门,就看到客厅里的那盏水晶灯又亮了起来,再看到鞋柜里的那双男士皮鞋,来人是谁,已经是一目了然的事了。

    吕雉轻轻的叹了口气,调整好脸上的表情,走进客厅的时候,甜甜的叫了声,“妈,是不是爸来了?”

    盛装打扮的韩亚茹笑着走到吕雉面前,伸手接过她手上的背包。

    “是啊,你爸晚上要带我出席一个宴会,晚饭来不及准备了,待会儿我让酒店送外卖过来,你吃完了,就早点睡,还有,你准备一下行李,你爸说,明天一早,就带我们去日本度假,正好,你不是放寒假了嘛,趁着之前办的签证没到期,咱们好好的去玩一段时间。”

    韩亚茹絮絮叨叨的和吕雉交待了许多,神情中满是兴奋之情,可见,吕梁要带她出席宴会这件事,让她心情十分愉快。

    直到吕梁西装革履的从卧室走出来,韩亚茹这才停止了念叨,脚步轻快的走到吕梁面前,双手更是自动自发的挽上了吕梁的胳膊。

    “亲爱的,我都准备好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吗?”

    吕梁尴尬的笑了笑,先是看了一眼吕雉,随后又低头看向韩亚茹。

    “亚茹,今天恐怕……”

    韩亚茹脸上的笑一僵,挽着吕梁胳膊的手慢慢的松开,缓缓垂落在身侧,“你是不是又不能带我去了?”

    “对不住,这次又要食言了,我接到消息,说魏家的人也要出席这个宴会,到时候在宴会上,你要是碰到他们,不是很尴尬吗,是吧?”

    吕梁伸手搂了一下韩亚茹,“乖,这次先不去了,反正宴会也就那样,怪无聊的,明天一早,我就来接你和小雉,到时候去了日本,你想买什么都行,好不好?”

    吕雉在一旁看着,她能清晰的看到韩亚茹微微泛红的双眼,还有紧紧抿着的双唇,只是,做人小三,韩亚茹应当早有这样的觉悟才对。

    过了许久,韩亚茹这才整个人往吕梁的怀里一扎,闷声应着,“好,我都听你的,我也不想让你为难,只是,明天一早,你可一定要来啊!”

    吕梁闻言,忙不迭的点头应允。

    安抚好了韩亚茹之后,吕梁才有心思搭理吕雉。

    “小雉,既然你妈都已经打扮好了,你晚上就陪着你妈去外面酒店好好吃一顿,明天一早,我就来接你们。”

    吕雉点了点头,十分的乖巧,“好,爸,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妈的。”

    吕梁满意的笑了笑,松开韩亚茹,走到吕雉面前,伸手在她脑袋上轻轻的拍了几下。

    将吕梁送走之后,韩亚茹不用再假装温柔,她伸手取下耳环,重重的往茶几上一扔,“永远都是这样,说话不算话,口口声声不将魏家放在眼里,见到魏家的人,还不是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吕雉叹了口气,走到韩亚茹身边坐下,“妈,别气了,气坏了自己划不来,宴会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参加,现在您名不正言不顺的,去了也是惹人非议,何必呢?”

    “我就是想让魏薇知道知道,吕梁心里装的是谁,我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真当我们好欺负。”

    韩亚茹一脸心疼的看向吕雉,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小雉,就算你不说,妈也知道你在学校里的日子不好过,妈就是不想让别人在背后糟蹋你……”

    “妈,我不看轻自己,那就谁也糟蹋不了我,你别为了我去做这些无谓的事,这没有任何意义!”

    吕雉一脸严肃的劝着韩亚茹,如果说,一开始她还对韩亚茹抱有很深的戒心和成见,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真的相信,韩亚茹对她这个女儿是真心疼爱的,就算韩亚茹插足别人婚姻,做的再不对,她这个做女儿的,却也没有任何立场去怨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