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吕后下跪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122字

    为了让韩亚茹转变一下心情,吕雉提出到外面用餐,韩亚茹本不想去,但回头想想,都已经如此精心打扮了,如果不给人看,似乎有些浪费,于是又点头答应了下来。

    能与韩亚茹这身略显隆重的装扮相配的,除了高级会所之类地方,只怕也没别的地方了。

    这个城市有家坐落在湖边的私人会所,不久前吕梁托关系,找人弄了一张会员卡,会所要凭这会员卡才能入场消费,当然,连张会员卡都这么难弄到手,会所里面的消费自然会非常高。

    韩亚茹心里存了气,不花点钱,这气根本就消不了,而又那么刚好,吕梁拿到这卡之后,就一直放在韩亚茹这,今天正好派上用场。

    出门之前,韩亚茹上下打量了一番吕雉,随后进到吕雉房间,帮她挑选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让她换上,裙子的设计非常大方,但大方之中又在细节处透着活泼。

    吕雉的皮肤本来就白,此时被这鲜嫩的颜色衬托的愈发娇嫩,再加上她本就非常精致的五官,即便是韩亚茹,也不由的有些看呆了。

    “妈~”

    吕雉出声叫了一下韩亚茹,韩亚茹这才猛地回过神,含笑走到吕雉面前,伸手仔细的打理着吕雉那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

    “我的小雉,就是漂亮!”停顿了一会儿之后,韩亚茹又叹了口气,“妈别的不求,只希望你这辈子都能万事顺心,心想事成。”

    吕雉轻轻一笑,“妈,会的!”

    母女俩相视一笑之后,这才携手一起出了门。

    会所离韩亚茹她们住的这处高级公寓并不太远,但因为身上穿的衣服单薄,所以韩亚茹还是决定开车前往。

    车子在会所门口停住,很快就有侍应生彬彬有礼的上前询问。

    “女士,晚上好,麻烦您出示一下会员卡!”

    韩亚茹从包里拿出会员卡,从车窗里递了出去。

    侍应生在验明会员卡的真伪之后,这才帮忙拉开车门,服侍韩亚茹以及吕雉下车。

    韩亚茹因为身份原因,鲜少出入这种高级场所,此时不免有些紧张。

    高跟鞋踩到会所门口的毛绒地毯时,她的脚甚至稍稍软了一下,幸好一旁的吕雉不动声色的扶住了她,这才免了她的尴尬。

    母女俩在侍应生的带领下,走在会所长长的复古长廊上,韩亚茹趁着侍应生不注意的时候,压低声音,问着身旁的吕雉。

    “小雉,你紧张吗?”

    “有点!”吕雉淡淡一笑,眼神中哪有一丝的紧张慌乱。

    如今这阵仗,比起当年的皇后册封大典以及新皇登基大典,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吕雉又哪里会紧张。

    这么说,只是不想韩亚茹难堪罢了。

    但韩亚茹却将吕雉安慰她的这番话当了真,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吕雉的手背。

    “别紧张,有妈在呢!”

    说话间,一直在前面领路的侍应生忽然停住了脚步,伸手推开了一扇古色古香的雕花木门,微微弯腰,左手垂在身侧,右手朝包厢里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位看看,对这包厢可还满意,如果有不满意的,我再为两位安排别的包厢。”

    韩亚茹领着吕雉,往包厢里走了几步,在看到里面矮几低榻的桌椅风格时,不由的微微皱眉。

    “怎么连张高点的桌子都没有?”

    “是这样的,会所这个月的主题是大汉风情,所有包厢里的布置都仿照汉宫,两位现在所在的包厢,仿的是长乐宫金銮殿的东厢,虽然空间不大,但却适合两人用餐,空间要是再大点,难免会显得有点空旷。”

    听完了侍应生的介绍,韩亚茹一边打量着包厢里的布置,一边询问吕雉的意见。

    “小雉,你觉得怎么样?”

    “……”

    回答韩亚茹的是一片寂静,韩亚茹一脸奇怪的转头看向吕雉,却只见吕雉望着左前方的一张矮几出神。

    “小雉?!”

    韩亚茹伸手轻轻的推了一下吕雉的胳膊。

    吕雉猛然回神,神情之中还有一丝迷茫,“妈,怎么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刚刚发什么呆呢?”

    吕雉只愣了一瞬,就微微勾唇,笑着解释,“没什么,只是看到这里的布置,忽然想到前不久看到的一个历史故事。”

    “是吗?”韩亚茹狐疑的看了一眼吕雉,随后转头看向一旁安静等候的侍应生,“就这里吧,你们这有什么特色菜,推荐四五个就行,多了,我们娘俩也吃不完。”

    侍应生态度谦和的应承下来,随后为韩亚茹和吕雉上了一壶热茶之后,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两人在包厢内的矮几两侧坐下,趁着吕雉冲泡热茶的空档,韩亚茹好奇的环顾着四周的摆设。

    “不是说仿的是汉宫的布置吗?怎么汉朝时,宫廷里就这样?这未免也太简陋了一些吧!”

    说这话的时候,韩亚茹的语气中不无失望之色,亏得她刚才在门口还那么紧张,本以为这么高端的会所,里面应该金碧辉煌才是,没想到却是这副模样。

    “这是金銮殿的东厢侧房,自然不会太豪华,但毕竟是皇宫,所用之物都不是凡品,这会所仿的也相当认真,妈,您看,这些矮几桌榻都是红酸枝所制,价值其实不菲。”

    吕雉将手中茶盏递到韩亚茹手里之后,看了看四周,眼中闪过一抹暗芒。

    “相传,汉高祖刘邦在金銮殿和众朝丞商量废刘盈太子位的时候,吕后就是在这听到了整个商议过程。”

    “吕后?”韩亚茹对历史并不了解,当初吕雉这名字也是吕梁起的,她其实并不清楚这名字包含的意思。

    “是,史上第一个有记载的皇后,也被世人称为第一毒后。”

    吕雉低眸,浅浅的喝了一口茶盏中的热茶,温热的茶水顺着食道慢慢的流到胃里,一点点的温暖着冰冷的心。

    她记得,当年坐在这小小的东厢之中,听着议事厅里的争吵,她也是这样一点点的喝光了整壶热茶。

    茶水喝完,议事厅里的众大臣也散了,她整理了一下仪表,走出这侧殿,当着群臣之面,以皇后之尊,向身为御史大夫的周昌下跪,感谢他正颜厉色的向皇帝提出抗议,暂时保住了刘盈的太子之位。

    吕后,是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向朝臣下跪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