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回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051字

    正宗的和食,特别是高档用餐场所提供的和食,品种总是非常繁多,虽然每样都只有一点点,但也鲜少有人能将套餐里的所有东西都吃完的。

    这种用餐时间颇久的饮食方式,吕雉并没有一点不适应的感觉,好歹她曾经也是一国太后,虽然比起现代社会,大汉的物资相对匮乏,但天下好物,都被搜集到了皇宫,她所享受的衣食住行,比起如今的豪门世家,也差不到哪里去。

    一顿饭吃完,外面已是夜幕低垂。

    劳累了一天,谁也不想再出去溜达,晚饭后,吕雉和吕梁以及韩亚茹随便聊了几句,也就各自回房了。

    吕雉来时,已经记清了路线,谢绝了服务员的引路之后,自己顺着木质回廊,慢慢的往回走。

    因为山庄是建造在靠近山顶的位置,相比山下,这里的温度又要低上不少。

    走到室外之后,吕雉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天上已经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她站定在回廊上,看着庭院中的一株寒梅,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

    当日,在长乐宫大殿之上,她将戚懿制成人彘之后,派人去请皇帝,但皇帝却推说政务繁忙,不愿前来,她心里明白,皇帝只怕还在怨恨她趁着他外出狩猎之时,毒杀了赵王刘如意。

    但她并不后悔这般作为,刘如意不死,刘盈的皇帝宝座就坐不稳,试问,一个和自己弟弟有苟且之事的皇帝,如何让天下百姓归心。

    再者,刘盈天性纯善,若不杀了刘如意,断了戚懿的念想,刘盈迟早会被戚懿母子捏在手心,到时候,大汉刚刚建立的基业,势必会轰然坍塌。

    皇帝既然不愿意来,她也没勉强,让人将戚懿投入厕中之后,就回了自己寝殿。

    她记得,走在回寝殿的长廊上时,她也看到了雪白的寒梅,招来贴身侍女一问,才知道,那年的寒梅开的特别早,竟比寻常时候要早上十来天。

    没想到,如今到了这,竟还能看到如此相似的场景。

    站在室外时间久了,吕雉只觉得手脚冰冷,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收拾好心情,快步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到了房间,她径直脱了外衣,将整个人都泡进温泉池子里,等身上都暖和了之后,这才随意套了一件浴衣,回房间休息。

    不知道是因为下午睡了一觉的原因,还是因为到了陌生地方,心里不踏实的原因,吕雉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起身拧开了床头灯,本想拿一本书出来看,但她的眼光却忽然被放在不远处矮桌上的手机吸引了过去。

    晚上出去吃饭之前,她和季宣明在发信息,后来季宣明还没回复,她就出去了,也不知道那孩子在看到定位信息之后,会怎么回复她。

    这么想着,吕雉起身就去桌边拿了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一片黑之后,她才发现手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没电关机了。

    吕雉转身又从行李箱里找出充电器插上,将手机重新开机之后,手机上马上传来了滴滴滴的信息提示音,定眼一看,都是季宣明发来的。

    吕雉赶忙点开信息,看到的第一条信息上就写着,“好,我马上来!”

    马上来?难不成他没看清地址?这是日本,是他想来就能马上来的吗?这中间办理签证只怕就要花费不少时间吧。

    吕雉继续点开下一条,上面写着,“我到机场了,飞机上手机要关机,飞机落地之后,我再联系你!”

    机场?!他真来了?

    紧接着,吕雉快速的将剩下的所有信息都看了一遍,在看到最后一条信息时,她立刻站起身,在身上披了一件厚外套,脚上连袜子都没穿,只穿了一双木屐就匆匆的往山庄办理入住的大厅跑去。

    这一路上,全都是石子儿地,因为下了雪的关系,吕雉这每一脚踩上去,双脚都会陷入积雪中,脚趾上传来一阵一阵的凉意,冷的吕雉直抖索。

    到了最后,脚趾都已经被冻的没知觉了,但她却顾不上这么多,往大厅方向跑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到了大厅之后,吕雉将木质移门一推,室内的暖气扑面而来,让吕雉脑子一晕,差点往后摔了一个趔趄。

    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这才避免了当众出丑。

    吕雉快速的搜索了一遍大堂,在看到背着个包,独自低头坐在大堂角落处的季宣明时,一下子竟不知道是该恼还是该笑。

    似乎是察觉到了吕雉的视线,吕雉刚要迈步往前走,季宣明就站了起来,望着吕雉笑的一脸柔和。

    吕雉走到季宣明面前,还不等她开口说话,季宣明就将手中的盒子递了过来。

    吕雉微微一挑眉毛,“礼物?”

    季宣明点了点头,拿着礼物的手又往吕雉的方向送了送,“你看看,喜欢吗?”

    吕雉接过季宣明手中的礼品盒,盒子方方正正的,拿在手上大小正合适,拆开精美的包装一看,是块造型简单大方的女士手表。

    “喜欢吗?”

    季宣明再一次询问,声音里还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忐忑。

    吕雉并没有直接回答季宣明,而是将手表拿出来,径直带到手腕上,随后将手腕一抬,甜甜一笑,“你觉得好看吗?”

    “好看,和你的气质很搭!”

    说完这话,季宣明的耳垂微微一红,垂下眼眸,本想避开吕雉看向他的视线,但却一眼就看到了吕雉那已被冻红的脚趾。

    “你怎么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感冒了怎么办?”

    说着话的同时,季宣明就立刻弯腰脱了自己的鞋子,不由分说的将吕雉的脚塞入他的鞋子。

    季宣明的鞋子很大,吕雉的脚一塞进去,就觉得有些空空荡荡的,但同时也被一股暖意包围,这鞋子里还带了季宣明的体温。

    “现在觉得暖和点了吗?”季宣明蹲在地上,抬头看向吕雉。

    吕雉微微一笑,“好多了!”

    吕雉低头看向季宣明踩在大堂木质地板上的脚,“你把鞋子给我了,那你呢!”

    “没事,我待会儿在机场重新买一双就行了!”

    “待会儿?!你今天就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