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挨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111字

    楚蔚然就算不是季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但毕竟是家主季凡军最心爱的女人,还为季家生了一个儿子,照道理,就算故意将酒洒在一个佣人身上,这也轮不到这个佣人来质问自己。

    但偏偏这佣人是侯思铭最信任的人,而楚蔚然如今在季家处境尴尬,就算季宣明在场,那也改变不了什么。

    楚蔚然本是个心气极高之人,再加上她出身书香门第,若是平时哪里受得了这份闲气,可她也是个相当理智的人,知道在季家,她没有权利生气,更没有权利难过。

    于是在和季凡军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全都选择了沉默以对。

    萍姐本想借机奚落楚蔚然几句就算了,那么多人在场,她闹的太过,也给侯思铭丢脸,但偏偏在她准备偃旗息鼓的时候,就看到了楚蔚然和季凡军之间这默契的对视。

    萍姐再去看坐在季凡军身边的侯思铭,只见她嘴唇紧抿,眼中满是嫉恨之色。

    萍姐本来要熄灭的怒火,瞬间就又高涨了起来,嘴上更是得理不饶人,什么难听话都往外迸。

    眼看着萍姐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过分,楚蔚然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但她却紧紧的攥着拳头,仍旧一声不吭。

    坐在楚蔚然身边的季宣明,忍了这么久,终于是忍不住了,站起身,用力一拍桌子。

    “你说我母亲枉顾身份,那你呢?你只不过是季家的佣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季宣明这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在场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宣明,你给我坐下!”

    一直隐忍不发的楚蔚然,一见季宣明这样,赶忙伸手拉了拉他的手臂,一脸担忧的提醒他注意场合。

    楚蔚然的话音刚落,坐在侯思铭左手第一个位置的季家长子季宣昌,就冷笑了一声。

    他放下手中的刀叉,伸手拿起膝盖上的餐巾,动作优雅的试了试嘴角并不存在的污渍。

    “萍姐没资格说,难不成你有资格在这里拍桌子瞪眼?”

    “宣昌!”

    坐在首位的季凡军见‘战火’越烧越旺,警告的看了一眼季宣昌。

    季宣昌冷冷的看了一眼季凡军,眼中并没有对季凡军的敬意和畏惧,反而是满满的嘲讽。

    “爸,季宣明如此大声喧哗,您没有意见,我只不过是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您就看不下去了?您这心未免也太偏了一些!”

    “就是,爸,您别忘了,爷爷临终之前交待过,永远不许这个女人入季家家门,这个野种也别想入季家家谱,您不会想要公然违背爷爷的遗言吧?”

    季家老二季宣盛挑了挑眉,一脸不服气的看向季凡军。

    季凡军叹了口气,环视了一圈众人,“你们就不能坐在一起消消停停的吃一顿饭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宣明入季家家谱,又什么时候说要让蔚然进季家家门?我只想一家人安安耽耽的吃一顿团圆饭,难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此时,一直不曾吭声的侯思铭终于开口了。

    她一开口就先冷哼了一声,“呵!不过分?季凡军,你去外面好好问问,哪户人家会让小三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今天你让她们母子坐在这里,就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我劝你也别欺人太甚,要不然,我们候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侯思铭的这话一出口,餐厅里的气氛瞬间凝结成冰,站在后面服侍的佣人们,全都低头垂眸,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趁着季凡军和侯思铭对峙的时候,楚蔚然伸手将季宣明又拉回到了座位上,一心只盼着,季家的这些人忘记他们母子的存在,这战火千万别烧到他们身上。

    可事与愿违,侯思铭在和季凡军僵持良久之后,忽然移开视线,看向楚蔚然。

    “楚蔚然,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脸,年年都出现在季家的饭桌上,你别以为生了一个野种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像你这种明知对方有家室,却还要倒贴的女人,谁能保证这生的是季家的种!”

    这番话,无疑是将楚蔚然的人格踩在了脚底下。

    但楚蔚然却什么话都没反驳,只死死的按着季宣明的手,不让他起身为自己分辨。

    “侯思铭,你别太过分,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我们早有协议,你别逼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协议内容说出来!”

    楚蔚然和季宣明能忍,季凡军却不忍心他们母子受委屈,满脸涨红的盯着侯思铭,咬牙警告着。

    可季凡军的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侯思铭虽然没再吭声,却冲着站在楚蔚然身旁的萍姐使了一个眼色。

    萍姐会意,在楚蔚然反应过来之前,用力的甩了她一巴掌。

    楚蔚然没有防备,萍姐的这一巴掌又用了全身的力气,她哪里支撑的住,整个人往旁边一歪,若不是季宣明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只怕楚蔚然非摔倒在地上不可。

    季宣明将楚蔚然扶正之后,站起身,冲着萍姐飞快的回甩了一记耳光。

    萍姐年纪大了,季宣明年轻力壮的,这一巴掌下去,哪里是她能承受的。

    众人只听‘哎呀’一声,萍姐就摔倒在了地上,倒下的时候,萍姐的后背撞到了身后的酒柜,只听乒铃乓啷一阵响,酒柜上的酒掉到地上,摔碎了不少。

    四处飞溅的玻璃瓶碎片更是在萍姐身上划破了好几道口子。

    等到萍姐从这巨大的冲击中回过神来,高声哭喊着季宣明要打死人了,在场已然呆住的众人这才纷纷回神。

    而回过神来之后,季家的三儿子季宣繁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几步冲到季宣明面前,抡起拳头,对着季宣明的脸就是一记重拳。

    季宣繁从十岁开始练拳击,季宣明又哪里是他的对手,当面挨了一拳头,他整个人都往后飞了出去,后背狠狠的撞到墙壁之后,这才缓缓的滑坐到地上。

    楚蔚然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愣在原地好几秒,这才几步冲到季宣明身边,当看到季宣明嘴角慢慢渗出的血迹时,她连说话都带了哭音。

    “宣明,你怎么样?你哪里痛?”

    面对楚蔚然的关心,季宣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费力的抬起手,用力的拭去嘴角的血迹,而眼睛则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季宣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