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季宣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2086字

    吕雉到达季氏的时候,正是午休时间,季氏是国内乃至国际上都非常知名的企业,此时进出季氏办公大楼的员工自然很多。

    虽然没在这样的大公司上过班,但吕雉却知道,这种大企业的负责人,连用餐时间都不是自己的,所谓的午餐会议,晚餐会议就是这么来的。

    即便不是和生意伙伴联络感情,也会邀请下属一起用餐,用以褒奖属下认真工作的态度。

    所以,这个时间段守在这里,必然可以看到季宣昌。

    吕雉不奢望第一次见面就可以帮季宣明出一口气,但从旁观察一下这个季家未来掌权人,却也非常有必要,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次不成功不要紧,以后多的是机会。

    吕雉在这咖啡馆坐了大约有半小时左右,果然看到一个高约一百八十公分,身穿黑色手工西装的男人,被人前呼后拥的送出季氏大门。

    这人眉眼之间和季宣明有几分相像,季宣明的五官基本上都遗传了楚蔚然的柔美,只有这眉眼之间的傲气却是完全的季家风格。

    吕雉几乎不用再去调查这人的身份,就能确定这人就是季家大公子,季宣昌。

    但为了保险起见,吕雉还是招手叫过了一旁的女侍应生,冲着这侍应生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你好,能向你打听一件事吗?”

    这世间的人,绝大多数都无法抵抗美色的诱惑,更何况,像吕雉这般的容貌,本就是世间难求。

    “当然,小姐您请问!”

    吕雉言笑晏晏的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季氏大楼。

    “是这样的,下午我要去季氏,面试总经理办秘书助理的职位,据说面试官里就有季总经理,我听说季总经理脾气不太好,我这样远远的看着,觉得这人挺像季总经理的,你在这里工作的时间久,能帮我确定一下吗?”

    女侍应生顺着吕雉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就点了点头。

    “这就是季总经理,不过,小姐您听来的传闻可能有误,季总经理常常到我们这里进行商务会餐,为人很平易近人的,一点都不像有些暴发户,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吕雉注意到,这女侍应生在说起季宣昌的时候,一脸的迷醉,显然这是季宣昌的迷妹之一。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之前听人说季总经理不好相处的时候,还担心了很久,就怕面试的时候被为难!”

    “小姐放心,我保证,季总经理不是这样的人!”

    看着女侍应生这信誓旦旦的模样,吕雉甜甜的一笑,道了谢之后,就让人离开了。

    而就在吕雉和女侍应生说话的时候,季宣昌和身边的几位高管竟穿过马路,径直往这咖啡馆走了过来。

    吕雉低头看了眼身上的打扮,为了行动方便,她今天穿的很休闲,里面是一件奶白色的套头毛衣,外面罩一件厚外套,配一条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很学生气,亏得刚才那女侍应生竟没怀疑她的身份。

    以这样的打扮,上前制造偶遇,或者栽赃季宣昌非礼,那不是一般的困难,再加上刚刚那女侍应生已经认识她了,若是被女侍应生爆料自己事先打听过季宣昌,事情闹起来反而不美。

    左右权衡了一下之后,吕雉决定暂时先按兵不动,先看看季宣昌是否在人前真的那么儒雅有风度。

    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凑巧,季宣昌进了咖啡馆之后,并没有让侍应生帮他开雅间,反而是挑了吕雉身后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等季宣昌坐下之后,他和吕雉正好背对背坐着,吕雉只要将身子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就能听到季宣昌说话的声音。

    吕雉嘴角微微一勾,松开绑着头发的发圈,将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之后手捧咖啡杯,佯装惬意的靠到沙发上,半垂着头,一口一口浅浅的喝着手里的咖啡。

    而实际上,此时的吕雉根本不知道杯中的咖啡是苦是甜,她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季宣昌的谈话中。

    “下午的项目会议都准备好了吗?”

    季宣昌略显淡漠的声音传来,吕雉瞥了瞥嘴,尽管季宣昌刻意隐藏,但吕雉还是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听出了傲慢和轻蔑。

    季宣昌根本就看不上坐在他对面的那几个高管。

    “都准备好了,恒发国际那边的地皮,我们查找过各方面的资料,绝对是个值得花大力气去争取的项目,一旦得标,由季氏承接了整个开发工程,这不仅有利于拓展季氏在政府部门的影响力,而且盈利额也会非常可观!”

    “恩,好,我对下属的要求,你们应该都清楚,既然这个项目对季氏有着这么重要的影响力,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要将工程拿到手,记住我的话,我季宣昌,为你们的过程鼓掌,但永远只为结果买单,明白吗?”

    这回,吕雉从季宣昌的语气中听出了踌躇满志和势在必得,看来这个工程,季宣昌非常看重。

    如果现在自己实力具备,吕雉绝对会利用这个工程给季宣昌一个下马威,但她现在要钱没钱,要势没势,想从这个工程入手,实在是力不从心。

    吕雉低垂的眼眸中倏然闪过一抹寒光,如今这样的处境,让她很不喜欢,不过,她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的将被动转化为主动,总有一天,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左右她的命运。

    而如今,实力不具备,那她就只能借势了。

    能打击到季宣昌的,会是谁?

    而就在吕雉为此犯难的时候,她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高管战战兢兢的声音。

    “季总,今天早上我去岳氏参加签约仪式的时候,岳小姐像我问起了您的情况。”

    “岳小姐?”季宣昌的声音顿了顿,“岳宝儿?”

    “对,就是岳宝儿小姐?”

    “她没事瞎打听什么?”

    季宣昌此时的声音里已经透出了明显的不悦。

    “就是……就是……”方才说话的那位高管结结巴巴的,似乎下面要说的话,有些难以启齿。

    “行了,别就是了,我知道她打听的是什么,不就是担心我婚前和别的女人还有瓜葛,想要侧面打听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