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真正目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2049字

    岳宝儿早在看到季宣昌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此时被侯思铭推了几下,这才猛然想起自己来这儿是为了什么。

    她挺了挺腰背,刚想开口询问,但在对上季宣昌犀利有神的双眸时,这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岳宝儿的嘴唇张合了好几下,最后干脆直接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私信,将里面的内容拿给季宣昌看。

    “这是什么?”季宣昌接过手机,眉心微蹙的看向岳宝儿。

    “这……季大哥看了就知道了!”

    见岳宝儿不肯直说,季宣昌也不再浪费时间询问,直接低头看了起来,在看完私信内容之后,他的嘴角一勾,满脸嘲讽的看向岳宝儿。

    “你相信了?”

    “我……我……”

    岳宝儿被季宣昌看的心慌,我了好几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心虚的模样,倒像她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似的。

    季宣昌将手中的手机直接往茶几上一扔,冷冷的看着岳宝儿。

    “我只说一次,信不信由你,我在外面没有私生子,以后你要是再为了这种事又是打电话又是追到公司的,那趁现在还来得及,干脆取消婚礼算了。”

    “宣昌,你胡说什么呢!宝儿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会这么紧张,你说清楚了不就完了吗?用得着这样疾言厉色的吗?”

    嘴上虽然说着责备的话,但侯思铭的眼里分明就有浓浓的笑意,她就喜欢看岳宝儿被季宣昌吃的死死的样子。

    这女人吗?就该是这样!

    “对对对,季大哥,侯阿姨说的对,我是因为太紧张你了,所以才会这样,我不是不信任你,你相信我,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听到季宣昌说要取消婚礼,岳宝儿赶忙赔礼道歉,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这信息的真假。

    解释了一番之后,见季宣昌的脸色还是不好看,岳宝儿赶忙站起身。

    “侯阿姨,季大哥,我忽然想起来,岳氏那边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我就不耽误季大哥的工作了,还有,侯阿姨,今天谢谢你陪我过来,那什么,我先……先走了!”

    看着岳宝儿落荒而逃的背影,侯思铭捂嘴直笑。

    季宣昌抬眼瞪了一眼侯思铭,“妈,她没脑子,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怎么现在连您也跟着一起折腾!”

    侯思铭止住笑,看向面前这个最让她骄傲的儿子,“我能有什么办法,本来也没打算理她的,可就那么凑巧,她正在哭的时候,岳任强来电话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岳任强这人,这要知道岳宝儿因为你的事哭成那样,他还不来找你闹啊!”

    季宣昌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早知道岳任强是块狗皮膏药,当初就不该贪图省力,受了他的小恩小惠,真是应了那句贪小便宜,吃大亏!”

    侯思铭恨恨的道:“要不是你爸太偏心,你也不用那么急于拿到季氏股份,如今又怎么会被岳任强缠上。”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侯思铭换了个口气,又来开解季宣昌。

    “不过,岳宝儿虽然不大上得了台面,但好在她足够喜欢你,对你唯命是从,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也没必要非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娶个容易控制的老婆也挺好!”

    侯思铭将修长的右腿往左腿上一架,整个身子都靠向沙发靠背,“是挺好控制的,但也相当无趣!”

    “无趣?外面不还有那么多有趣的女人吗?只要别太出格,你随便玩好了,谅那岳宝儿也不敢说你什么!”

    说完这话,侯思铭站起身,“行了,我不耽误你工作了,你忙你的吧,我该走了!”

    季宣昌点了点头,也不起身送侯思铭出去,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忽然,他坐直了身子,拿出手机给刚才在私信里看到的手机号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但电话里却传来手机关机的提示音。

    季宣昌想想不甘心,又给相熟的征信社去了一个电话,将手机号报给对方,让他们尽快查出这手机的机主是谁。

    哼~敢戏弄到他头上,他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征信社那边效率很高,在下班前就回了一个电话过来,说手机号的主人查到了,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平时在天桥上以摆摊贴膜为生,今天中午有个年轻的女孩子给了他五十块钱,让他帮忙买一张电话卡,之后又要走了他的身份证复印件。

    至于这女孩子的样貌如何,这男人却说不清楚,只说女孩儿带了鸭舌帽和口罩,一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

    征信社调取过周边的监控,人倒是找到了,但就如那男人说的,根本就看不清脸,循着女孩儿的行走路径查过去,在查了几条街之后就失去了那女孩儿的行踪。

    听完了征信社的汇报,季宣昌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红木桌面,脑子更是快速的运转着。

    这么大费周章的,难道就为了发一条无关痛痒的诽谤信息?不对,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阴谋,但是谁会用这种方式来对付自己,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几个问题,在季宣昌的脑海里萦绕不去,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此时却刚刚从香甜的睡梦中清醒。

    吕雉慢悠悠的吃好了饭,这才将手机开了机,在看到手机里的未接来电提醒时,她的嘴角微微勾了勾。

    虽然饶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但季宣昌的手机号码总算是弄到手了。

    呵,有了这个联系方式,以后想要骚扰骚扰季宣昌,那简直就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季家的三兄弟,这个大的,现在可以先放一边,剩下的那两个,她还要另外想办法给他们一个教训,特别是老三季宣繁,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习惯,实在是不太好。

    重新将手机关机之后,吕雉找了几本练习册,坐到书房,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虽说参加比赛只是一个赶回国的托词,但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位,免得失去信用度,以后再要取得韩亚茹和吕梁的信任,那就难了。